智慧型手機隨著螢幕越做越大,防摔碎也成為各大廠的研究方向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數年內,康寧保證手機螢幕能在正常跌落範圍內盡可能接近100% 的完好性。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愛范兒 ,INSIDE 授權轉載。

手機一個不留神從掌心滑落,熟悉的撞擊聲聲聲入耳,就算內心千萬隻草泥馬電光石火間呼嘯著奔騰而過,但佯裝鎮定的我們若無其事地撿起來翻個面看看,總算長出了一口氣:

反正沒爆螢幕,那就是幸事。

智慧手機發展到現在,形態上已經越來越統一,各家廠商的終極目標,無外乎都是在試圖解決正面一整塊螢幕的難題。

所以正如你所看見的一樣,我們的手機邊框變得越來越窄,連原本放聽筒和 Home 鍵的位置都被螢幕所覆蓋

另一個可以察覺到的改變是,從去年下半年起,很多旗艦手機從全金屬材質改為使用雙面玻璃的設計,這麼做並不只是為了多變的配色款式,而是玻璃材質本身更符合全面螢幕時代的結構需求,比如無線充電特性的實現,還有天線信號的金屬遮罩問題。

但就和我們邁不過電池續航這道技術門檻一樣,玻璃機身和玻璃螢幕同樣有不耐摔的必然缺陷。

雖然這個透明材料有著比金屬更高的硬度,也有著非常棒的觸感,但它的脆性體質就和棉花是軟的一樣,已經形成一種常識認知了。正因為如此,在很多人眼裡,手機螢幕上的玻璃理應是這個設備最脆弱的一部分,而貼膜戴套則是新機入手後「必不可少」的環節。

當然,雖說劃傷了螢幕不見得會影響手機本身的使用,但「螢幕摔裂了」也已經成為人們換新手機的其中一大理由。根據 IDC 的資料統計,每年有超過 9500 萬台手機,是因跌落碎螢幕而出現損壞的,排在第二位的則是進水。

如果手機本身足夠堅固,哪還會有祖傳貼膜手藝和各色保護殼登場的機會呢?

這意味著,只要智慧手機仍然離不開玻璃材質,那麼對於提供玻璃的供應商來說,做出一塊不那麼容易碎的玻璃,自然就是它的終極目標。

和那些廣為流傳的矽谷秘聞一樣,玻璃會出現在智慧手機身上也是一次偶然

在 iPhone 發佈前的幾個月,賈伯斯專門邀請了康寧公司的 CEO 溫德爾·維克斯(Wendell Weeks)來到庫比蒂諾,並告訴他說,蘋果希望找到一塊既防刮,又有一定抗摔性的新型玻璃材料。

圖片來自:WSJ

在原計劃裡,iPhone 本來會和以前的那些功能機一樣,使用老舊的塑膠螢幕蓋板,但玻璃在透光性和硬度等很多方面都遠優於後者,而且可以做得更輕薄,賈伯斯自然就把目光投向了這種更為優雅的材料上。

據說,當時康寧向賈伯斯展示的是一個已經封藏了數十年技術原型——誕生於 1962 年 Chemcor 玻璃,但那時候康寧還不具備實際的量產能力,隨之就打入冷宮。

「你們能做到,動動腦子,你們能做到的。」賈伯斯又一次展示了他的現實扭曲立場,好比下命令一般跟維克斯說道。

圖片來自:NewsHub
圖片來自:NewsHub

維克斯確實做到了,按照蘋果的需求,康寧在 6 個月內對自己工廠和技術進行了改造,成功將這款玻璃實現了量產。它通過改變玻璃內部的化學成分,並藉助熔融下拉制程和離子交換工藝,在玻璃表面實現了一個更堅固的壓縮層,進一步增強了表面的抗損傷能力。

再之後,便是我們所熟悉的大猩猩玻璃登場了。

只要我們仍在貼膜戴套,就說明玻璃技術還不夠好

從 2007 年至今,康寧的大猩猩玻璃已經經歷了五次反覆運算。而在 7 月 19 號,康寧公司也宣佈推出第六代大猩猩玻璃,耐摔性的提升依舊是本次的重點。

根據康寧給出的實驗室資料顯示,使用第六代大猩猩玻璃的設備,可平均經受 15 次從 1 米的高度到粗糙表面的跌落,比第五代大猩猩玻璃的表現翻倍。

而在第五代大猩猩玻璃中,康寧給出的資料是手機從 1.6 米高的地方掉下來,有 80% 的可能性不會被摔碎。

這些量化數字指標的意義,可以對比 Toluna 的全球消費者報告。資料顯示,我們一年內平均會出現 7 次左右的摔機情況,而且有超過 50% 都是發生在 1 米高的範圍內。

通俗點理解,如果你的摔機頻次和這份報告相符合,那麼第六代康寧大猩猩玻璃至少能保證你的手機在 2  年內,不會因走在路上不小心脫手著地而發生爆螢幕慘劇。畢竟在 2 年後,你可能就會換另一台新手機了。

但實驗室給出的資料終究只是理想的狀態,畢竟有時候角度稍微偏一點,或是碰上不成熟的邊框結構,都會導致碎螢幕概率的增加。

圖片來自:Tweakers
圖片來自:Tweakers

又想做薄,又想耐摔,真有這麼好的事嗎?

早在第四代康寧大猩猩玻璃推出時,康寧大猩猩玻璃副總裁 John Bayne 就曾針對手機的碎螢幕問題給出一個解釋,他認為很多智慧手機之所以會碎螢幕,並非是單次撞擊地面造成的。事實上這塊玻璃很可能之前就已經出現了一些劃痕和裂縫點,比如鑰匙刮擦,或者先前也跌落過幾次。

「雖然我們的肉眼察覺不出這些磨損,但它就好比是一個漏洞,一旦再次遭到外力的擠壓和碰撞,就會導致玻璃出現大面積的破碎。」

現在,很多人還是習慣給自己的手機貼上一層鋼化玻璃膜,以此來提升螢幕的耐磨性和抗跌性,畢竟手機正面著地時,這塊玻璃仍然是承受衝擊力的主要部分。

正因為如此,康寧仍然在持續不斷地提升自家大猩猩玻璃的性能。從最早的 iPhone 到現在,這幾年康寧大猩猩已經廣泛運用在我們所熟知的三星、小米、OPPO 和 vivo 等品牌手機上,佔據了這個市場 40% 的份額。

不過,康寧除了要保住這個「抗損性第一」的寶座,還要考慮其它形態的發展,比如更輕薄,以及做成曲面和其它異形螢幕的形狀,以滿足全球超過 60 億台設備的需求。

畢竟業內做玻璃的也不只有康寧一家。德國的肖特公司此前就曾推出一款名為 AS 87 eco 的超薄柔性玻璃,它可以做到僅有 0.35mm 左右的厚度,主要用於智慧手機指紋感測器上的保護蓋板。

還有一個經常提及的是日本的旭硝子玻璃,除了中低端手機的運用,它在今年也展示過可折迭形態的玻璃蓋板。

圖片來自:Digital Trends
圖片來自:Digital Trends

但現在,手機玻璃的發展也陷入了一個矛盾的境地。一方面,我們對手機的抗摔性有要求,希望它能保證足夠的堅固;但另一方面,手機廠商也希望自己的產品能做得足夠輕薄,也就對玻璃蓋板的厚度有所要求。

對於這個問題,John Bayne 之前在接受 CNBC 採訪時也十分無奈,他說如果現在的手機玻璃仍然沿用和前幾年一樣的厚度,但是合成技術換成現在最新的,那消費者在日常使用中就基本不用擔心爆螢幕問題了。

「問題在於,當我可以把玻璃厚度做到最低 0.5mm,廠商還會選擇原來 1mm 的厚度嗎?這是個取捨的過程,你既然選擇了要把玻璃做薄,就不能要求它在抗摔性上有質的飛躍。」

當然,對於想要優先保證清晰度的手機鏡頭,以及類似 Apple Watch 這樣的智慧手錶來說,相比於玻璃的韌性,它們會更看重抗刮性,所以會更鍾情於耐磨性更好的藍寶石玻璃。

為了應對這種競爭,現在康寧也有針對性地推出面向可穿戴設備的 DX 和 DX+ 玻璃,在保證一定抗刮性的同時,也兼顧了可視效果。

可手機的形態注定了它存在跌落的風險,畢竟我們都不會將手機像手錶一樣綁在手腕上,自然也就沒辦法保證手機螢幕 100% 不會出現事故,除非玻璃真的不會碎。

想讓手機完全不碎螢幕,僅靠那層玻璃是不現實的

玻璃總是會碎的,好比你不能要求金屬變成和棉花一樣柔軟,也不能要求塑膠變成和陶瓷一樣溫潤,每一種材料都有它的特性,也有它好與不好的地方。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數年內,康寧所能保證的,大概也就是正常跌落範圍內盡可能接近 100% 的完好性,但如果從幾十米高的地方掉下去,手機還是會摔得很慘。

如果我們真的想讓手機螢幕變得和金屬一般堅固,估計就超出現有玻璃材質所考慮的範疇了,或者說,僅僅只靠一塊玻璃顯然是不夠的。沒人想重回高強度塑膠當螢幕的時代,那是開倒車的做法,我們只能嘗試比玻璃更高檔一些的材料。

比如前文提到的藍寶石玻璃,在去年的 HTC U Ultra 上就已經有實際的運用。事實上蘋果也曾想過在 iPhone 6 螢幕用上這種高硬度材料,但最終由於成本、透光度和韌性等都不如玻璃面板,蘋果只能放棄了這個想法。

還有像 Moto Defy 這樣的三防機,以及加厚邊框和添加多層螢幕架構的 Moto X Force ,也是以防碎螢幕和耐摔性來作為主打賣點,然而市場的接受度並不是太高,畢竟大部分三防機都長得不太好看。

當然,也有人打算尋找玻璃的替代品,比如說製造商  Akhan Semiconductor,它就計畫在明年推出基於鑽石材質的螢幕,硬度幾乎是第五代大猩猩玻璃的 6 倍,而且更加耐刮。問題是誰會願意那麼奢侈,將做珠寶的鑽石用在手機螢幕上?鑽石行銷第一個不答應。

還有一個方向是可修復玻璃技術的發展。這個實驗的成果是來自于東京大學的研究小組,它們基於 Polyether Thiourea 樹脂材料製作的玻璃,可以幾小時後自動修復裂痕,並恢復原狀。

但就和所有的實驗室技術一樣,縱使這些方案都宣稱解決了碎螢幕問題,但它們真正落地到消費級產品上估計還要再等待一段時間。

設想一下,如果未來技術創造出一個新的材料,可以真正做出一台摔不碎螢幕的電子設備,貼膜保護殼都可以徹底去掉,那麼我們所熟悉的智慧手機,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

那時候,估計玻璃也會和現在的聚碳酸酯一樣,成為被大家所追憶的對象吧。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