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專訪】從矽谷回來的 Bitrue 王志得:談鏈不瘋幣才是未來

評論
評論

昨天虛擬貨幣交易所「Bitrue」在台舉辦發表會 ,預告將積極帶進優質的 ICO 團隊與虛擬貨幣給台灣消費者。王志得出身台大資工所碩士畢業,之前待過訊連、獵豹移動等大型公司,在高科技與行動互聯網產業有超過 10 年的從業經驗。

不僅如此,他直接在去年於矽谷創辦了區塊鏈孵化器「Bitrue Space」,跟當地創投、新創團隊與技術社群有深厚的互動。INSIDE 這次也利用機會,對王志得進行一次深入訪談,為讀者帶來他身處美國矽谷區塊鏈產業震央的寶貴經驗。

矽谷不愛看 Token,看鏈

王志得首先跟我們談了約一年來矽谷區塊鏈圈的風氣變化。以太坊 ERC20 的普及開啟了 2017 下半年的虛擬貨幣浪潮,一瞬間讓許多新創團隊與公司開始流行發幣募資。「那時不管保險、廣告,甚至賣奶茶的,都想發幣然後來我們孵化器看看。」這股熱潮一般網路業的從業人員當然不會錯過,除了自己跳下來研發之外,還有許多矽谷工程師各自成立大大小小的區塊鏈創投參與其中。

但這些矽谷工程師原本就對精通技術,也能用高標準從技術去審視每個區塊鏈新創與虛擬貨幣是否靠譜,加上 2018 年比特幣幣價驟降像一股冰水潑了大家一臉,也讓他們看案子時更加謹慎、小心。

「矽谷原則上現在是不太愛看 Token 的,他們看鏈。一方面這些沒有新技術只發 Token 的服務原本就有既定的經濟規模與成長侷限,發幣對他們來說只能增加流通性,並無法根本創造新價值,了不起就整體產值成長 20%。」

王志得解釋,「但矽谷創投要求的是 5-10 倍成長,看的是具創新、顛覆性的計畫。所以這個時間點,都是看公鏈。」在矽谷,好公鏈在私募階段就人人搶,但壞項目已經沒人理了。(編註:美國認定虛擬貨幣屬有價證券,ICO 須遵守證交法上豁免申報之規定,也進一步造成美國鏈圈不喜歡看 Token。)

▲專注跨鏈技術的 Wanchain 是王志得在矽谷就緊密觀察的團隊

只是公鏈也是百百種,什麼公鏈才能受到矽谷鏈圈認可?王志得說有的白皮書寫得天馬行空,但說穿了區塊鏈本質上是電腦科學,自然要回到程式碼與技術來審視。他舉例現在公鏈都在談分片(Sharding)來增加效率,但分片不是新技術,誰用做多,誰最熟?Facebook、Google 這種需要處理巨量資料的大公司。團隊嘴巴上講分片,但懂不懂,有大公司技術背景的人一看就知。「這些人是請新創直接簡報兩個小時的技術發展路線,講得不好就走不出來。」

不光是技術本身,團隊在這個時間點「做什麼」也很重要。王志得說現在區塊鏈還在基礎建設發展期,「這時跳出來說你想做一個大的 DAPP 服務很有問題,TPS 都還不夠快,你怎麼做?發生類似情況的團隊很多,也讓有些去年很紅的計畫,今年看起來反而像 joke。」

前面提過,這些區塊鏈創投不少來自 Google、Facebook 等大公司,但這些矽谷鉅子本身是怎麼看區塊鏈的?王志得說他們正在積極觀察、研究區塊鏈技術,像 Facebook 就把 Messenger 負責人 David Marcus 調去帶領一組全新區塊鏈團隊,期待對區塊鏈之研究可以有效把成果回饋到原有系統。「但他們都很低調,理由是區塊鏈經濟跟這些大公司的原有商業模式不少部分是相違背的。如果他們太高調,會被股東、投資人質疑要不要整個模式打掉重練,」

但王志得強調,矽谷「談鏈不瘋幣」不代表就不該 ICO 了。他解釋好團隊不該只拿幣圈的錢,反而要積極去跟創投或其他投資人連結,進而找到人脈、技術、商業機會等真正有用的資源。「但發 ICO 不一定是缺錢,而是一種讓自己曝光,進而廣泛找尋資源的策略手段。」

跟日本、韓國相比,台灣應該怎麼走?

王志得也分享了他對日本、韓國市場的觀察。日本雖然是最早擁抱區塊鏈,把區塊鏈當經濟解藥之一的國家,但 Coincheck 被駭市值 5 億 3 千萬美元事件,直接造成發照速度放緩,連帶也讓金流與區塊鏈新創的動能慢下來了。

韓國卻又是另一種故事,王志得形容韓國面對虛擬貨幣時是「賭徒國家」,去年最盛時調查顯示高達 31.3% 受薪階級投資虛擬貨幣,全國搬磚、炒幣風行。「但結果民間玩過火,官方一方面出手大力管制收拾這件事,但另一方面又想聯手大公司與聽話的新創發展鏈,後續竄起來的機率很高。」

那麼,台灣呢?為什麼這時會想回台灣經營 Bitrue?王志得認為台灣法規即將出爐,預期可以出現充滿彈性的規範,但市場還是充斥太多沒有技術含量的 Token 項目,而且國際化的程度也不夠。講完這兩句話後,他畫了一張圖:

這是一張簡單的區塊鏈生態圖,可以看到區塊鏈新創得一邊跟創投、market maker 溝通,一方面要在交易所上架才能面對一般消費者。但只見他把創投、market maker 跟交易所圈起來,說道:

「這就是區塊鏈經濟跟過去不太一樣的地方。交易所與創投、market maker 應該成為聯盟,一方面選擇真正有價值的區塊鏈新創,一方面介紹好的投資對象給大眾,也就是 Bitrue 想在台灣做的事,把台灣好團隊帶到國際,也把好的投資對象帶進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