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上市首日破發,股價低迷將會成為常態嗎?

如果說 Facebook 股價的回升來自於其用戶量及業績的增長,那小米在這點上能達到的高度或許已經能夠預見。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36kr,INSIDE 經授權轉載。

7 月 9 日,熱鬧了近半年的小米上市規劃終於塵埃落 定 ,只是首日表現沒了當初高喊千億美元市值的意氣風發。

上午小米港交所上市,開盤價 17 港幣,盤前競價即跌破發行價,開盤後一路走低,最低跌至 16 港幣每股,跌幅 5.76%。對此,雷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最近大市不好,短期股價不是最重要的,長期的表現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首日破發在互聯網上市公司中並不罕見。2012 年 Facebook 上市第一天微漲了 0.6%,次日即大跌 11%,跌破發行價,而亞馬遜上市後的 13 個交易日里,有 5 天都在發行價以下,更何況 7 月 10 日小米股價開始高開高走。

長期表現是上市轉折點出現後最能呈現公司價值的標尺,只不過就目前來看,小米真的有驅動股價攀升的機會嗎?

前景不容樂觀。

港股還是小米的「蜜糖」嗎?

儘管一級市場的寒冬警報讓小米選擇提前赴港上市,但低迷的港股卻未必能成為小米的救星,概括地講,受整個大環境的影響,小米短時間內股價也許很難有巨大增長的機會。

進入 2018 年後,港股迎來冰火兩重天的焦慮時期。一方面,受內地獨角獸集體上市的影響,港股上半年成為全球最熱的 IPO 市場。據 Wind 顯示,截至 2018 年 7 月 4 日,港股共新增 103 家上市公司,其中包含 3 家通過介紹方式上市的公司,相比 2017 年同期港股共新增 69 家上市公司,同比增長 49.28% 。

但另一方面,港股發行的新股破發率慘不忍睹。Wind 數據所知,截至 7 月 4 日,在港股新增上市的 100 家(剔除 3 家通過介紹方式上市的企業)企業中,破發率高達 75%。曾被市場稱為“新經濟五劍客”的眾安、閱文、易鑫、雷蛇與平安好醫生,股價均呈現較大跌幅,其中易鑫和雷蛇的股價已較歷史高位下跌超過 50 %。

而且今年港股市場對新經濟公司 IPO 的 反應可謂是冷淡許多,雖然上市公司數量創新高,可總融資額為 503 億,卻較去年同期反而下降了 8%,也是自 2016 年以來的低位。

聯合一級市場更為慘烈的現狀,可以發現,整個市場實打實的迎來了一陣「錢荒」。追根溯源,銀行體係是一、二市場資金最主要的來源渠道,一關閘限水,自然資源緊缺,「有錢人」都缺錢了,誰還大規模地再往虧損的新經濟公司砸錢?

而具體反映到獨角獸們上市,原本關於中國一級市場估值過高的質疑便不絕於耳,現在透過上市逐步拉低價格,私募市場與公開市場的估值差異最終總會消失。這可能是一個重新估量公司商業價值的過程,小米就是典型例子,從 IPO 剛開始宣傳的千億美元市值,到雷軍 7 月 8 日披露的 543 億美元估值,中間已經腰斬近一半。

令人擔憂的是,接下來港股上市的公司,也是經過國內投資追捧提升估值的代表,他們同樣可能重蹈小米的覆轍。

更何況,利率上升、人民幣走弱以及大國貿易前景的不確定性,將影響到亞洲經濟增長和企業利潤,這也是外界質疑小米支撐不起高估值的原因之一,關鍵是也給未來盈利帶來不確定性因素。

小米正在觸及天花板,利潤增長難以打動股市?

2012 年 Facebook 上市當日的技術故障,以及外界對其移動化道路的爭議,使得 Facebook 遭遇了納斯達克史上一次罕見的 IPO 災難。接下來的整整一年中,Facebook 都沒能走出這場股災的陰影。然而僅僅三年過後,它的市值達到了 2260 億美元,市盈率高達 81 倍。

讓華爾街閉嘴的直接原因,自然是利潤,尤其是移動端廣告到 2013 年末佔據了公司一半以上的收入,Facebook 一波三折的 IPO 終於被市場拋到了腦後。

對小米來講,如何像 Facebook 一樣逆勢反彈的關鍵也是利潤,但手機業務將達天花板、IoT 板塊未見爆發,這種情況下,小米未來財報利好的機會到底有多大呢?

針對占據主要營收的智慧手機業務,小米目前面臨兩大難題,一是恰逢整個智慧手機市場銷量下滑的環境背景。中國訊息通信研究院發布了中國智慧手機市場 6 月及上半年的市場情況,數據顯示,6 月份中國智慧手機出貨量為 3661 萬台,同比下滑 12.4%,2018 年上半年中國智慧手機市場同比下滑了整整 18.7%,累積出貨量為 1.96 億台。

二是,小米手機在國內的增長已經基本停滯。據 IDC 數據顯示,小米雖全球銷量耀眼,但中國銷量僅 5510 萬部,此前 2014 年-2016 年,小米國內銷量依次是 5270 萬部、6490 萬部、4150 萬部。也就是說,雷軍看似大刀闊斧的重組和變革,只是讓小米在國內回到了下跌前的狀態,離 2015 年的高峰相差近 1000 萬。

在如此明顯的發展局限下,小米只能寄希望於中高端旗艦機,但實際上這部分手機銷量一言難盡。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到,定位於旗艦+高端旗艦的手機產品(2000 元以上)佔比在進一步縮小,從 2015 年的 18.8% 縮減至 2018 年 Q1 的 6.2%。一般來講,品牌形象固化,從低到高的轉型尤為困難。

至於被雷軍寄予厚望的 IoT 板塊,不僅僅是受產品智慧化功能的限制,實際上市場對智慧家居、萬物互聯等一系列概念的追捧,已經消退。而消費者在對智慧家電產品嚐鮮過後,很少人將其作為可聯網化的智慧設備,只是把它們當做普通的電器使用,反映到米家對應的各類產品上,其 MAU 從 2015 年 10 月的高點至今下跌超過 80%,市場情況可見一斑。

從長遠眼光來看,小米生態鏈也很難達到顛覆現有消費品結構和市場格局的程度,畢竟現有廠商已經壟斷了多數家電產品的核心零部件和供應鏈,無論是產能還是專利積累,小米還將受制於人。也就是說,小米手機難逃「組裝」和產業鏈的桎梏,有可能很大程度上也將延續到未來的生態鏈中。

如果說 Facebook 股價的回升來自於其用戶量及業績的增長,那小米在這點上能達到的高度或許已經能夠預見。

營銷、互聯網、創新,這三個故事正面臨挑戰

港股低迷、貿易戰摩擦的環境,令小米股價深受影響,而其自身若是不能用利潤證明,最後剩下的可行之道,估計還是講故事。上市之前,小米的故事是營銷,奔赴上市,小米的故事是互聯網,而上市之後或許是創新,當然這三個故事還能不能在小米上市後起到效果,是個未知數。

首先來看營銷。在招股書中有一組數據比較有意思,2017 年,小米營銷費用高達 52.3 億,佔整體開支的 4.6%,而產品研發費用僅為 31.5 億,佔整體開支的 2.7%。自 2015 年起,小米每年在營銷方面的開支皆高於產品研發,兩份開支間的差距也在逐年拉大。

重營銷而輕研發,這是小米面對持續性虧損的選擇,短期來看,其實這種選擇無可厚非。為了減少虧損,在利潤上升空間不大的情況下,只能減少開支,而削減研發還是營銷,技術實力薄弱的小米自然不會寄希望於投入大而見效慢的研發。

只不過,這種傾向可能帶來兩種風險:營銷不買賬,創新繼續乏力。

在眾多手機廠商中,小米的互聯網營銷可謂是首屈一指,可難免有些過猶不及,其手機一直搶購、缺貨,被質疑虛假公佈銷量、廣告違規等等,這些套路是否在上市後歸為不規範經營,又或者受到監管,皆有可能。更何況作為一個上市的商業巨頭,如此營銷手段也將影響企業形象。

至於另一重風險則有關上市後小米所講的創新故事,公司為了減少虧損而收緊研發,對本來就缺乏技術基因的小米來講,可能意味著產品升級更加困難。如今華為技術優勢盡顯,藍綠廠憑藉兩款旗艦機打破一直以來創意乏乏的品牌形象,小米的處境更為艱難。

而技術的短板也決定了小米在 IoT、互聯網服務、手機三條賽道上,都很難引領產業變革,就像當初首次提出全螢幕,到頭來還是蘋果將其推向潮流,這不僅是影響力的差別,其實歸根結底還是技術上的差距。

總體來看,小米所講的三個故事其實都是相互牽連,研發實力跟不上,中高端機品牌轉型很大程度上成了一句空話,而這也將影響到小米互聯網服務的業績增長,如此一來,互聯網公司的上市名義估計也就兜不住了。因此,相比上市之前資本故事還能助推估值,上市後小米處境實則更為艱難。

從 0 到 1000 億元人民幣的飛躍,雷軍用 7 年時間做到了,但對一個公司來講,7 年或許還過於短暫,未來小米從上市這個轉折點走向何方,還需更多時間驗證。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