併車也是一個建立人脈的新趨勢!接訂單、拉投資、找實習、交朋友在搭車聊天時通通有

併車現象愈加普遍,畢竟省錢又方便。在併車過程中,你會與其他乘客進行攀談嗎?說不定,你的下一份工作、下一個訂單抑或是下一份投資就來自於跟你併車的朋友。
評論
評論

本篇 原文 New York Times《Is Ride Share The New LinkedIn》,經合作媒體 36 氪編譯,INSIDE 授權轉載。

編者注:併車現象愈加普遍,畢竟省錢又方便。在併車過程中,你會與其他乘客進行攀談嗎?說不定,你的下一份工作、下一個訂單抑或是下一份投資就來自於跟你併車的朋友。可如果你拒絕攀談,你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錯過了哪些機遇。

車上聊出來的工作機會:共享汽車是新的職場社交平台?

Rori Sachs 原本以為這不過是一次普通的併車經歷,她之前就經常使用 Via 共享服務。她是布朗克斯菲爾德斯頓文化理論學院的高中生,兩天前剛剛被自己心儀的學校雪城大學 SI 紐豪斯公共傳播學院錄取。為了慶祝自己被錄取,她和朋友從學校打車前往熨斗區的乒乓球俱樂部 Spin。

上車之後,她們開始和其他的乘客閒聊起來。當時,車上還坐著一位母親和她念六年級的女兒。Sachs 在交談中聊到了自己是如何被這所大學錄取的,並表示自己迫不及待想要學習新聞和公共傳播。

讓 Sachs 感到驚訝的是,這位母親表示自己也是紐豪斯公共傳播學院的畢業生,如今正在一家書籍出版社工作。當她們分別的時候,Sachs 收到了一張名片,而且這位女士還邀請她申請夏季實習專案。

「這根本不像是一場面試。不過我看上去還不錯,穿著毛衣和靴子。」Sachs 說道,「我的感覺就像是——哇!剛剛發生了什麼?」就連司機看上去也很訝異。

像 UberPool、Lyft Line 以及 Via 這樣的併車服務為很多紐約客提供了高效的共享方式。這些服務的本意是讓同一方向的乘客一同併車,這樣你就可以節省一部分車費。但這其實還暗含著另一個不那麼明顯的想法:併車可以將人與人聯繫在一起。

「在這座城市裡,雖然人數很多,但這是一個非常小的世界。」Sachs 說道,「在 Via 上,所有人都樂於聊天並且很友善,因為這是一個親切的環境。你永遠不會知道你的伯樂在哪裡。」

2017 年 4 月的一個早晨,Isaac Schwartz 選擇搭乘 Uber 上班。他當時正埋頭忙著自己手頭上的事情,喝著一種名叫 Complete Start 的混合飲品。這款低糖分的植物早餐奶昔是他和他的業務合作夥伴最近剛開發的。坐在他身邊的男士 Richard Hall 俯身向前並詢問這是什麼。他說自己很好奇,因為他正在開始嘗試一個新的食譜,但他不知道早晨趕時間的時候應該吃些什麼樣的健康食品。

Schwartz  給 Hall 提供了一個奶昔樣品,Hall 看上去還蠻喜歡喝的。他詢問了公司的商業模式並且表示想要提供幫助。他們交換了名片。之後,雙方進行了幾次會面。五月,Hall 給 Complete Start 投資了 15 萬美元。

「我真的不敢相信這筆資金居然是源於搭乘 Uber。」Schwartz 說道,「有些時候,天上就會掉餡餅。」

33 歲的 Randi Jakubowitz 是芝加哥的一位職業生涯導師和人力資源專業人士。當時,她正乘車從拉瓜迪亞機場前往曼哈頓市中心。不曾想,這次併車經歷讓她的技能組合派上了用場。

在 Jakubowitz 接完一通工作電話之後,她的併車乘客碰巧聽到了其對話內容並詢問 Jakubowitz 是否是一個招聘人員。他向她吐露了自己心中的秘密。他現在非常渴望換一份工作,他的夢想是成為產品經理,但他不知道該從哪裡著手。Jakubowitz 給了他聯繫方式,之後通過郵件説明他修改了簡歷並告知他一些可能會有招聘需求的公司名字。

「我覺得自己幫到他的一點就是幫他明確定位。我告訴他,所有人都想進入產品產業,但是他可以這樣去做......」她說道。

Jakubowitz 一點都不介意陌生人與她攀談。她表示:「我覺得他很不錯,他一開始根本就不瞭解我。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

就連詩人也在藉助共享服務來進行文學創作。

31 歲的 Lisa Ann Markuson 住在布魯克林的綠點社區,她運營一家名為 Haiku Guys & Gals 的公司。一些公司會聘請她或她的同事來為活動或聚會上的賓客創作俳句(俳句,是日本的一種古典短詩,由「五-七-五」,共十七字音組成;以三句十七音為一首,首句五音,次句七音,末句五音)。「從本質上來說,我們屬於詩文界的 DJ。雖然我們不是在唱機轉盤上工作,但我們有打字機呀。」

去年 12 月,她意識到自己錯過了一個非常寶貴的機會。她時常搭乘 Lyft 並且經常和車上的其他乘客攀談。那為什麼不為他們創作俳句呢?

「我一開始感覺有些尷尬,但之後我想了想——如果我是 Lyft 上的乘客,在刷遍 Twitter 上的新動態後,我很樂意有人為我創作俳句。」她這樣說道,「至今為止都沒人拒絕過這件事呢!」

到現在,她在 50 多輛車上創作過俳句。由於乘客(或司機)可以選擇主題,她寫的俳句可能描述的是各種各樣的事物,從戴眼鏡到穆斯林的習俗。「有一個人曾希望我寫俳句來描述他喜歡一個人長達 20 年時間,但不知道自己能否從這段感情中走出來。」Markuson 說道,「還有一個人選擇了花生作為主題。」

她表示自己只有在 Lyft Line 這樣的共享汽車上才能做這件事,傳統的計程車則不行。「黃色的計程車都裝有玻璃嵌板,你很難和司機進行交談。」她說道,「司機就好像是被封鎖起來了一樣。再者說,車上也沒有其他人可以交流。」

事實上,不僅僅只有乘客存有「其他」念頭。從 2015 年 10 月開始,41 歲住在紐澤西的 Cameron Kruger 就在為 Uber、Lyft、Via 以及 Juno 服務。他自己還有一個副業,即出售治療粉刺的枕套。

「有一天,我在麥迪森大道接到了一位乘客,要將其送到甘迺迪機場。」他說,「這位紳士表示自己是日本摩根大通集團的執行長。」Kruger 將自己的業務告訴給了他,之後這位男士當場買了 15 個枕套。「他說自己想要支持一下美國人民的心靈手巧。」

共享公司表示對於司機或乘客在搭乘過程中推廣副業,公司還沒有頒布正式的章程。「我們知道這些人不僅僅只是司機。」2015 年 12 月 Lyft 的發言人 Mo McKenzie 這樣說道。Uber 出臺了一個現今已經廢除的專案 Uber Entrepreneur。當司機是一位創業者或小企業家時,Uber 會提醒乘客注意。

但是那些經常在乘車過程中發展人脈或宣傳自己公司的人卻有一套心照不宣的行事章程,這也是他們的經驗之談。

「我只會在晚上或週末推廣自己的副業。」詩人 Markuson 說道,「白天使用 Lyft 服務的人通常會因為交通問題、擔心遲到而有些焦慮不安。」

司機 Harry Campbell 表示司機們也應當謹慎行事。他自己還寫了一本書,名叫《併車共享指南:關於 Uber、Lyft 以及其他共享汽車公司你所需要知道的所有事情》(The Rideshare Guide: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Driving for Uber, Lyft and Other Ridesharing Companies)。 Campbell 表示自己總是會藉助一些標準問題來試探乘客,比如說「你今天過得怎麼樣?」。如果乘客只給出了很簡短的回復,那麼他就會選擇保持安靜。但如果乘客開始暢所欲言,那麼他就會繼續這段對話。

對於乘客來說, Campbell 建議他們應該注意其他乘客所坐的位置。「如果你是在後座,而另一個人在前座,這就有可能表明有人不願意進行交談。」他說道,「雖然司機們都沒有經過這方面的訓練,但他們很善於觀察一些社交提示,這一點很神奇。」戴著耳機的乘客則清楚說明了一點——請勿打擾。

在那次併車體驗之後,職業導師 Jakubowitz 就開始與其他乘客進行攀談,但她決定除非大家自然而然聊到了有關工作的話題,否則她不會提及自己的工作。「我不是銷售員。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自然的對話。」她說道。但是她也表示:「如果你能幫助別人,那為什麼你不去做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