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香港工程師極缺薪水卻那麼低?——一位IT創業家的觀察

香港 IT 界有個怪現象,年輕人不願選工程系,工程師入職待遇被形容為「差到難以過活」,但公司都說 IT人才極缺招人超難。有了市場,有了機會,為什麼薪資還是那麼低?
評論
Photo Credit:pixnio
評論

本篇來自 關鍵評論網 香港 ,作者周雪君。

香港創科界(IT)有個怪現象,年輕人不願選修工程系、工程師入職待遇被形容為「差到難以過活」,但公司都說 IT 人才極「渴市」,招人超難。年輕創業家、視野機器人有限公司創辦人及首席研究員岑棓琛告訴我,原來這需求(Demand)與供應(Supply)之間是沒有關係的。

在香港讀工程沒「錢」途?

「年輕人不願選工程系是因為薪資低,低到難以生存。阿里巴巴在深圳招 programmer,一萬六千,是人民幣啊,16 個月糧,還要包社保。香港呢?一萬五千,港元,12 個月糧!」

「在香港,一個房間月租 9000 元 ( 約台幣 34794 元),扣除車費每月 3000 元 ( 約台幣 11598 元),再扣除吃飯,大約剩下 5000 元 ( 約台幣 19330 元),怎樣過活?!年輕人自然會想:不如去炒股票、做保險經紀、做地產、醫生、護士。」

首先得說一下在香港讀工程系不是由始至終都沒「錢」途。套用岑棓琛的說話,「在八、九十年代,香港的工程師好強」,那是要建設香港和中國產業「養出來的一班 IT(創科)人」,但後來大家都跑去做地產和金融了,認為工程師賺錢不夠快,就連香港政府都一味標榜法律、會計等專業服務,卻沒有提過工程,那是整體社會意識影響年輕人不想入行。

即使在工程系畢業,不少人寧願做營銷或其他工作,又或者讀多個工商管理學位,「畢業後大多數在中小企業打工,升兩級已經見頂,但如果在律師樓或什麼顧問公司,有機會獨當一面。這些觀念好難改變。」

有一個好好的機會在面前......

現在中國要搞一帶一路,岑棓琛認為,基本上是八、九十年代的一次翻版,只不過場景不再是中國和香港,換上了 65 個國家。他說,不要以為一帶一路都是國營企業的生意,與香港無關,單就創科業而言,香港可以在企業解決方案方面有所貢獻。

「而家不是叫你把整條港珠澳大橋搬去泰國,而是找出這些市場到底需要什麼,我們可以提供什麼。」他以自己公司開拓印尼業務為例,公司有兩大產品,防火機器人和空拍機,當初以為當地林業公司看重的一定是防火,但原來他們認為火災管理還是其次,病蟲害才是他們的頭號關注,那就要提出以空拍機的航測技術,可以精準分析有多少株樹有問題。

「情況就好似去酒吧認識女生,首先要了解她需要什麼,人家想靜下,你若什麼都要講,她一定覺得你好煩。正如你要知道顧客有什麼需要。有時你可能要找顧問公司去做說客,中介的角色好重要,又說回酒吧認識女生,如果有共同朋友就好說話。」

他承認,有時候同當地公司談了很多,最終發現公司的服務不適用於當地,又或者對方根本沒錢購買服務,但起碼是互相了解。「你不去就沒有機會。香港人要願意走出去。以前華為(智慧手機生產商)派人去非洲鋪設管道、電網,當時派去的是大學畢業生,現在他們都是高層。」

有了市場,有了機會,為什麼人工還是那麼低?

岑棓琛說,除了中小企業資金不足之外,另一個原因是「崇洋」:「大家會願意用很高人工去請外國工程師,香港老闆,尤其是大公司,仍然有這種思維,認為外國人是值貴。同一間公司,技術與教育水平相若,但外國人同本地工程師的薪水可以有很大差距。」

他說,香港工程師的創意和靈活性不比外國差,「香港人貪新鮮,多窮都好,有什麼潮流都會八卦下,再加上資訊自由流通,英文程度始終比起中日韓台,還是有優勢的,尤其是 IT 人,看的都是外國網站,要掌握最新資訊,誰會看大陸網站?」

他的公司把研發部門留在香港,而且外國人同本地人同工同酬,「我想證明在香港做 R&D 是行得通的,當然,做不到我也要走。」

「我不會說香港創科業前景亮麗,只可說發展條件齊備」

香港 IT 產業落後了這麼多年,現在港府以至北京都說要大力發展,岑棓琛認為,即使有政府支持,也不能說前景亮麗,只可以說所需的土壤、條件都齊備,「香港的通訊、物流、科技、基礎設施樣樣齊齊整整,但一個產業是需要時間培植,你能說因為有一帶一路,就期望香港年輕人一下子湧去發展。必須有成功案例讓大家看到,才會跟著做。」

參考騰訊、華為等大公司,為了保持創新思維,會鼓勵員工創業,又或者在內部設創新部門,培養創業冒險精神。不管是創業或創科,不怕輸很重要,「失敗在創業周期是一個重要環節。矽谷都是有 999 個失敗個案,只要有 1 個成功案例,就能養活很多人,因為投資者願意把賺來的錢再投資。我們要培養 serial entrepreneur(連續創業家),失敗了可以東山再起,只要擁抱失敗,下次不再犯同樣錯誤就有機會成功。香港人總是把成功失敗看得太重。」

岑棓琛說,創業必須要冒風險,這幾年掀起一片創業風潮,政府要在這方面多做教育工作,「萬眾創業是很大問題的,一個社會不需要萬眾創業,只需要有興趣、願意承擔風險和有條件的人去創業。」

畢業於中大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的岑棓琛,本身就是 serial entrepreneur,視野機器人有限公司是他第三次創業,公司的重點產品是防山火機器人和無人機。前者是岑棓琛研發的 24 小時的森林火險監控系統,透過紅外熱成像儀、高速圖像自動分析等技術,能迅速探測到火源,有助阻止火勢蔓延。目前在全球超過 40 個國家和地區提供智能監控服務。不過,岑棓琛表示,未來會以無人機航空測量業務的發展較快。

一如很多 startup(新創公司),視野機器人也在努力尋找「上岸」的方法——上市或被收購。然而,岑棓琛說,發夢歸發夢,業務發展要一步步來。他指公司仍處於增長期,爭取在未來兩三年錄得盈利。目前公司正處於轉型期,把機器硬體交由其他公司製造,集中做軟件數據的業務。岑棓琛承認,當中會有短暫的陣痛,營業額會在短期內下跌,他期望軟件生意的增長能盡快補足硬件生意的流失:「作為科技公司,不應該靠建塔拉電線賺錢吧,那是不長久的。」


不只是把交易搬到網路上!數位轉型3模式協助品牌再升級

數位轉型並不只是將實體商家搬到線上,要將數位的概念貫穿策略、組織、技術、文化等面向,才算是真正搭上數位轉型的列車。
評論
評論

2020 年世界各國因為疫情的蔓延,讓許多企業都開始正視數位轉型的議題,然而台灣到了 2021 年才開始爆發大規模的疫情,也讓很多產業意識到數位轉型的重要性。新冠肺炎疫情帶來許多衝擊,居家辦公、遠端教學、餐廳禁止內用、市場分流等措施,也造成了生活模式及消費習慣的改變,對企業與商家而言,數位轉型成為迫切需求。以餐飲業而言,研究機構 IDC 指出,由於疫情影響,原先需要 2 年以上的數位轉型工作將壓縮到 2 個月以內完成,而另根據《數位時代》的調查,台灣已經有 85.7% 的組織及企業已展開數位轉型。新興的年輕消費族群身為數位原生代,對於數位科技更是運用自如,企業如何運用數位科技及數據幫助企業更精準接觸 TA、並營造更個人化的消費體驗,才是關鍵。

數位轉型並不只是將實體商家搬到線上,要將數位的概念貫穿策略、組織、技術、文化等面向,才算是真正搭上數位轉型的列車。針對數位轉型,全球企業巨擘 Google提出「數位獲客」、「數位科技」、「數位文化」轉型三支箭,指出企業應從線上觀察消費者的行為模式以理解消費者,進而調整數位策略,配合其行為進行個人化行銷或掌握流量,轉為實際業績;在數位獲客以前必須善用數位科技,利用雲端科技打造互相連結的平台;而營造合適的組織文化,培養更多數位人才,更是數位轉型後企業能夠永續經營的重要關鍵。

許多品牌也以此為基礎延伸數位轉型的概念,三模式Plus促進再產業升級:

數位X異業結盟 增加獲客

利用數據進行個人化行銷已是行之有年的數位轉型策略之一,數位廣告及行銷界也長期依賴第三方 cookie 精準追蹤用戶行為進行個人化行銷。在此基礎之上,也有許多品牌進一步融合數位及異業結盟,增加獲客數。如玉山銀行,過去銀行業的獲客模式主要為信用卡優惠,現在則把金融服務融入數位場景中,利用數位化銀行串聯多平台線上支付,擴大異業合作,也增加獲客數。旅遊平台 KKday 在疫情期間受到莫大衝擊,推出旅遊業雲端 SaaS 服務 「Rezio 預定系統」及「KKday 同業分銷平台」,整合旅遊業商品、訂單、金流等面向,攜手合作夥伴一起進行數位轉型,互相增加獲客數。

本土電商龍頭 PChome 24h購物也觀察消費者的消費模式,將數位服務融入異業串聯,如觀察到現代上班族的寄杯文化,因此與新型態咖啡寄杯 APP:CAFFÈCOIN 職人咖啡通行合作,集結全國 1000 家職人咖啡館,於線上儲值,跨店皆能兌換,輸入折扣碼送咖啡兌換金 ;或是看準永續消費的概念與永續時尚品牌 FYNE 合作,輸入折扣碼可享滿額折抵,且參加 FYNE 舉辦的舊衣回收傻瓜計劃,於活動期間透過 FYNE 官網申請不限品牌,舊衣回收可獲得紅利,紅利還可於 FYNE 官網消費折抵。

PChome 24h購物與新型態咖啡寄杯聯盟 CAFFÈCOIN 職人咖啡通行合作。

數位融入生活場景 

而品牌推出的服務要被應用才能增加獲利,品牌藉由數位技術融入生活場景,讓消費者更加離不開品牌服務。如 APPLE 開創的 Face ID,藉由擴大與 APP 通路合作,下載、入口網站、繳費解鎖都要靠 Face ID,也成功增加消費者對品牌商品的依賴度。看準現代人離不開網路地圖的服務,Inline 結合 Google Map 地圖定位服務,讓消費者使用 Google Map 搜尋餐廳或商家後,能直接在地圖下方的「訂位」鍵完成訂位服務,深入消費者生活場景,提升依賴及使用度。而 PChome 24h購物的金流服務 P 幣支付也不斷致力於融入消費者的生活場景,使用範圍從超商、水電費、停車場、買咖啡服務等層面融入消費者的生活,形成 PChome 的金流生態圈,其也支援最完善的行動支付服務,將數位工具完整融入生活場境,滿足消費者體驗。

數位科技擴大應用

隨著科技的推陳出新,行銷手法也不斷變化,尤其在 COVID-19 肆虐之下,新興的行銷 5.0 也應運而生,行銷 5.0 主要在於使用科技提升消費者體驗,如鼎泰豐早在 2016 年就陸續引進 Pepper 機器人及自助點餐機來減少消費者排隊等待的時間,提升顧客體驗,近來更結合物聯網技術,監測店內食品保持品質一致,是行銷 5.0 應用的先驅;IKEA 利用 AR 讓消費者可以將販售的家具擺放在現實生活空間,檢視產品是否符合自家風格。

鼎泰豐早已引進 Pepper 機器人協助候位、點餐系統,減少大量等待時間,優化消費者體驗。
IKEA 發布 APP「IKEA Place」讓消費者可以藉由 AR 技術,檢視產品放置在家中的感覺。圖片來源:IKEA Youtube

除了上述三模式,在企業及商家中樹立良好的數位文化更是能讓組織成為活水,在時代趨勢中不被淘汰。樹立良好的數位文化不外乎就是要培養許多數位人才,尤其是生長在數位原生代的 Z 世代們,從小浸淫在數位時代帶來的資訊爆炸環境,求知慾、學習力旺盛,應變能力強,對於科技運用能力更是嫻熟,

且多半不滿足於單一能力的培養,紛紛具有多元能力而成為斜槓族;除了技術性的能力之外,在軟實力上也不落人後,Z 世代勇於表達自我,也積極在社群媒體上求表現,甚至被稱為「孔雀世代」,同時也善於營造生活氛圍,重視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貼近現代消費者的需求。

PChome 24h購物開辦電商線上課程,強化電商人才培育。

許多企業注意到 Z 世代的人才特質,開始運用在企業經營上,尤其在以數位為根基的電商產業,如 PChome 24h購物看到了 Z 世代人才的特質優勢,但苦於台灣並無系統性的電商培育資源,因此開辦電商線上課程,教授創意檔期策略、異業合作、社群入門及行銷提案等電商產業知識,培育人才回饋產業界。人才培育是數位轉型文化能夠保持滾動的重要因素,品牌應善加運用 Z 世代數位人才的特質,創造雙贏。

本文章內容由「戰國策傳播集團」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