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社交平台人們的信任度與願意分享隱私程度不同,來看看這份大西洋月刊做的使用者調查吧!

人們並不會放棄社交媒體,但會用得更安靜一點、小心一些和不那麼私人。而社交媒體對於真實的連接而言,並非是很好的工具。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愛范兒 ,INSIDE 授權轉載。

當社交媒體悄然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時,現代人也在神不知鬼不覺地拱手送上自己的資料。人們不得不思考,如何警惕使用自己的社交帳號,又或者,是否乾脆逃離。

使用社交媒體的心態與行為

「連接」是 Facebook 的宗旨。「連接人的社交願景是我的最優先考慮的事情。」4 月聽證會前,祖克柏說道。彼時,上千萬 Facebook 使用者發現自己的私人資料被洩露給了劍橋分析公司。

有研究發現,通過近距離的自我暴露,人與人之間變得更加親近了。只有人們對於深度使用這些平臺沒有什麼隱私顧慮,社交媒體平才能讓人際溝通變得如此緊密。荒謬的是,這些工具創建之初是想讓人們保持一定距離地熟絡起來。

大西洋月刊資深副主編 Julie Beck 最近開展了一項研究,試圖驗證人們在使用社交媒體時多大程度會審視自己,以及劍橋分析公司醜聞是否影響了他們使用 Facebook 和其他平臺的行為。Beck 還與佐治亞理工學院互動式計算專業副教授 Sauvik Das 和密西根大學 Living Online 實驗室主管 Sarita Schoenebeck 分享了資料,他們也對部分資料進行了一些基礎分析。

當然,這份調查算不上嚴謹。大西洋月刊通過 Facebook 、Twitter、訂閱郵件和會員專案將調查發送給讀者,因此不是人口統計學意義上的取樣。在 2218 名受訪者中,有 82% 的白人,且多數來自美國;女性占比 5 9%,男性為 40%,還有 1% 的其他性別;受訪者分佈的年齡層也很廣泛,但總體上趨於年齡較大的群體。

調查結果顯示了人們在社交媒體上樂意/ 不樂意分享的內容、對不同平臺的信任程度以及隱私問題如何影響用戶行為。除此之外,Beck 還跟進採訪了一些讀者,瞭解他們對社交媒體隱私問題的詳細看法。

隱私擔憂與自我審查

總體來看,78.8%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對自己在社交媒體上的資訊隱私「非常」或「有一些」擔憂;有 82.2% 的人表示會在社交媒體上進行自我審查。Das 的分析提到,相比年輕群體,年齡較大的人更有可能因為隱私顧慮進行自我審查,不過對於所有年齡群體而言這一比例都有 75% 甚至更多。在這次調查中,「自我審查」被定義為「因為擔心隱私洩露,用戶會阻止自己發佈想要分享的內容」。

受訪者對社交媒體資訊隱私程度的擔心
受訪者在使用社交媒體時會進行自我審查

27 歲的 David Garvey 是在波士頓工作的一名銷售主管,他在劍橋分析公司事件的爆發前就開始注意自我審查。起因是 David 一次將在高中飲酒的照片發在 Facebook ,朋友的母親看到後跟校長告狀。

「通過那件事,我意識到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任何內容都會隨時被其他人圍觀。」Garvey 說道,「所以我幾乎不怎麼發東西了。任何發出去的東西都有可能被公開消費,我儘量避免這種情況,將自己的社交控制在親密圈子裡。」Garvey 表示,他其實並不怎麼擔心在社交媒體上的隱私問題,因為他對自己發佈的內容已經夠小心了。

社交媒體面臨的信任難題

在受訪者中, Facebook 目前是使用最多卻最不被信任的社交網路,57.9% 的平臺使用者表示他們「幾乎不信任」Facebook 或「根本不信任」Facebook 對個人資訊隱私安全的保護。受訪者對其他的平臺如 Twitter、LinkedIn、YouTube、Pinterest、Snapchat 態度各異。其中多數人持中立或不確定的態度, Facebook 旗下的 Instagram 擁有更高的信任度。有幾位受訪者表示,他們知道 Instagram 屬於 Facebook ,但感覺在 Instagram 上分享的大部分是圖片,不那麼容易會被利用。

各大社交媒體平臺的信任度調查

劍橋分析公司醜聞的餘波

Facebook 一位發言人在郵件中對 Beck 提到,繼三月劍橋分析公司醜聞爆發後過去的數月中,公司並未發覺對用戶行為有何重大影響。「我們所看到的是,如今人們更多地關心資料隱私,並且明白自己手中的控制權和選擇權。」為了讓用戶更好「控制」自己的帳號隱私, Facebook 提供了更簡潔明瞭的隱私設置,並計畫開發「歷史記錄清理」功能,讓用戶能刪除那些從 Facebook 外部資源收集到的資料。

但也有一些人開始考慮在劍橋分析公司事件後如何使用或是否使用 Facebook 。在 Beck 的調查中,99%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知道這一事件。如此高的比例當然也不稀奇,畢竟這項調查主要針對大西洋月刊的讀者發出,而大西洋月刊密切關注報導了這一醜聞。這其中,有 41.9% 的人表示是因為知道這一新聞所以改變了使用 Facebook 的行為,主要是更加小心對待自己發佈的內容。但 Das 提醒,「談及隱私的時候,人們往往說一套做一套。」

另有一小部分的聲音(9.6%)表示,在醜聞爆發後他們刪除或凍結了自己的 Facebook 帳號。而劍橋分析公司事件發生後, Facebook 拒絕提供人們平均每月凍結或刪除的帳號數量。

芝加哥的一位 Blogger Janice Riggs 在聽說該事件後,刪除了自己的 Facebook 帳號。「它只是我生活中可以拿掉的一件東西,」她說道,「我不用 Facebook ,也不相信它,所以我乾脆了關了帳號,我丈夫也是。但我也有認識的人表示並不會真正完全棄用 Facebook 。」另外 Riggs 也提到,弄清楚如何刪除 Facebook 帳號還是很麻煩的,她最後在穀歌上搜索了不少操作指南。

有一小部分人(25.6%)表示,他們在劍橋分析公司事件後改變了在其他社交媒體平臺的使用行為,主要是變得更小心、發東西更少或更改隱私設置。

私人資訊與原創內容

撇開劍橋分析公司事件的影響,總體上來看,受訪者們表示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內容相比 5 年前沒那麼私人了。共有 60% 的人表示他們發的內容「非常不私人」或「比較不私人」,但也有 25.7% 的人仍維持原樣。

2016 年 The Information 報導,至少在 Facebook 上,原創性質的個人分享(相對于發表情包或連結)正在減少。美國新聞學會(API)2015 年的調查發現,千禧一代相比過去更加注重隱私問題。

融入生活的社交媒體

「我認為人們越來越接受這樣一種觀點,即社交媒體已是生活的一部分。」Das 說道。這一點在他自己身上也有所體現,Das 發現自己會在 Facebook 分享工作更新或重大個人事件,「而以前我只會發些無關緊要的內容。」

隨著社交媒體的新鮮勁過去,實用性變得更強,也許人們會越來越意識到:私人資訊正是使用社交媒體時付出的代價。當然有人對此並不在意。

「如果 Facebook 想提取我的資料來改進整個演算法,那只管去做。」Garvey 說道,「我認為這會給社會帶來淨效益。這些資料是有價值的,可以從中發現更有建設性的見解,而非有害的。」

「馬克· 祖克柏是 Facebook 的天才,」一位居住在加州 98 歲的退休教師 Shirley O'Key 說道,「他有讓人欽佩的目標,他想要給世界提供交流溝通的管道。我非常相信他做這些事的誠意。當然他也受阻了,因為人人都在說他沒有保護隱私。然而我們應該意識到:世上並沒有什麼事情是私密的。」

也許人們並非一無所知,只是一時迷茫。Beck 的同事 Alexis Madrigal 指出, Facebook 的發展是不會受阻的,它已經很壯大,對太多人的生活都相當重要,沒有什麼負面新聞可以真正影響到它。至少從必要性來說, Facebook 有其獨特性。在 Beck 的調查中,大多數的 Facebook 用戶(68.6%)表示,如果沒有 Facebook ,他們的社交生活受損的狀態會是「一點點」、「一般」、「很大」。而對其他社交媒體平臺,多數人的態度是,沒有它自己的社交生活「一點也不會」遭受損失。

「沒有這一平臺,你的社交生活會遭受多大損失?」

佛羅里達一位 26 歲的零售業工作者 Regina Goodrich 說,過去五年間她凍結自己的 Facebook 帳號有五次左右,但總是忍不住又用了回來。「我很可能是太害怕錯過一些事情了。」Goodrich 說道。但她最近又徹底刪除了帳號,並非因為劍橋分析公司醜聞,而是 Facebook 讓她感到太焦慮了。不過,「隱私擔憂也是原因之一。」

然而,在這次調查中大多數人還是反映,他們並不會因為這次醜聞而改變自己使用社交媒體的行為。

芝加哥一位元 22 歲的數位行銷人員 Taylor Moore 表示, Facebook 是她「主要的社交網路」,她用 Facebook Messenger 比短信還多。「如果我不得不刪除某些 app,那刪 Facebook 一定會造成重創。」對於劍橋分析公司事件,Moore 認為這更像是一個「違規行為」,她並沒有因此而改變自己的使用習慣。

「劍橋分析公司事件並不是 Facebook 第一次陷入隱私風波。」Schoenebeck 說道,「十年來不斷有這樣的新聞爆出。每碰上一回,人們似乎都覺得,' 這次是真事,一定要遠離 Facebook ‘。但隨後人們又忘了這回事。 Facebook 幾乎就像一個公共工具,因為人們尤其是成年人覺得,他們必須得用這個東西。所以我認為人們是不會將使用 Facebook 和對它的信任牽扯在一起,畢竟有許多機構和組織都在使用,工作場所、學校、社區中心、教堂等,不用的話人們會錯過很多事情。」

儘管對隱私的侵犯會導致一些人徹底退出某些平臺,但從宏觀層面來看,社交媒體的主導地位並不會被撼動。「停止使用現有的平臺,回到過去傳統的社交方式似乎並不太可能了。」Das 說道,「我們不能停止使用社交媒體,因為它們已經完全改變了我們社交的方式,至少在這個國家是這樣。」

相反,如果我們繼續依賴社交媒體用以關係維持,那麼損害信任的隱私侵犯行為就有可能導致寒蟬效應。人們並不會放棄社交媒體,但會用得更安靜一點、小心一些和不那麼私人。而社交媒體對於真實的連接而言,並非是很好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