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燃冰特輯:傳說中的深海雪糕!

評論
評論

(下)那碗可燃冰燒完後的殘留物,攝於 6 / 27 記者會。

本篇由 科技部 官方小編設計對白,情節過程皆由採訪獲得。新聞可參考日前文章 存量可當 50 年天然氣使用,台灣西南海域首度發現替代能源『可燃冰』!」

「喂~中山大學嗎?麻煩快遞一桶液態氮到海上,要快喔,我們發現傳說中的可燃冰了!」

「……什麼?」

「對,我們打 core 打到可燃冰了,一大塊、可以捧在手上燒的可燃冰!我們挖到兩次,但船上沒有保存設備。」

「我馬上連絡漁船送過去!」
  
時間往前回到 6 月 21 日深夜。
  
凌晨時分,法國研究船「瑪麗杜凡號( Marion Dufresne, MD)」在台灣西南海域鑽探岩心。一片漆黑的海面,唯這艘龐然大物兀自亮著。此趟航次有 33 個站點要採岩心,對大夥兒而言,這天的岩心採樣只是另一個例行工作。
  
突然間,總技術師覺得拉岩心上來的手感不太對。 15 米長的岩心都埋到沉積物裡去了,拉起來的黏滯感不太一樣,也量不到基本參數。
  
「當時他們很緊張,不知道打到什麼東西,以前沒這種經驗。」台大海洋所副教授蘇志杰回顧。大家猜想著那根岩心大概採到爛泥巴,但還是把岩心送到甲板上一個小貨櫃,內有精密儀器可以初步分析基本特性;同時再佈放一根 25 米長的岩心。
  
第二根岩心拉上甲板後,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一些臨時支援的便回房休息,一些成員繼續處理,科學家回實驗室討論。
  
凌晨三點多,偌大實驗室裡只有兩三個台灣科學家;甲板上還有一些人忙著將岩心切成小段、分析成份。有些人已經近三十小時沒睡覺。
  
一個成員拿著盆子,踱步進實驗室,臉上沒什麼明顯情緒。
  
「剛剛在岩心裡發現這個,這好像是 ……?」
  
科學家們瞬間石化,全宇宙的時間暫停一秒。
  
「是 hydrate(水合物) 啊啊啊啊啊!!!」

「哇~~~~~~~~~~!!!」

「喔。」(顯示為毫無概念)

「你還杵在那邊幹嘛?!快拍照!拍照!」

「還要點火看看!打火機呢,打火機~~」

「嗯?噢,噢,好喔!」
  
甲烷水合物不是端盆那位成員的專業,他還沒完全意會眼前大咖科學家在亢奮什麼。但看他們如此激昂,也跟著慌張起來,端著臉盆跑來跑去,找相機和打火機,科學家們也跟在他後頭跑來跑去。
  
「把大家全部叫起來!不要睡了!!!」該航次全船近 40 個科學家,因這場深夜騷動而驚醒、齊聚實驗室,玩弄這塊直徑 10 公分、高 7~8 公分的「白雪糕」。
  
「它摸起來好冰喔,跟冰塊一樣 XD」

「但它重量超輕耶,跟泡棉一樣!」

「我們來點火看看~」

「在這裡開火,天花板的感應系統會灑水啦,到走廊去!」
  
大家擠在狹窄的走廊,百般嘗試點燃這塊甲烷水合物,但火苗一下就熄了。
  
「怎麼跟學的不一樣,不是點火就要『轟──』的燒起來嗎?」大家足足點了 20 分鐘還點不起來,比烤肉生火還難。最後,此航次首席科學家、中央大學地科系許樹坤老師從底部一個凹處點火,那裡因為凹陷而累積較多甲烷氣,整塊可燃冰才真正燃燒起來。
  
「會不會燙啊 ……咦,不會燙耶!要是有三塊,我就可以像小丑一樣丟著耍了哈哈。」許樹坤老師幾度探探溫度又縮手,然後直接把燃燒中的可燃冰捧在手上。
  
這道火光將現場氣氛推向另一波高潮,大夥兒像傳聖火般,將台灣首塊可燃冰一個傳一個,拍照留念。
  
早上八點多,船到下個站點,又採到一小塊可燃冰,一樣被大夥兒點燃。連續獲得兩次可燃冰,讓團隊相當振奮,船上有 -80℃的極低溫冰箱,這溫度無法保存可燃冰,解離後的甲烷氣累積於內也有安全疑慮。
  
老師們緊急聯絡距離較近的中山大學,請大學雇用漁船「外送」一桶液態氮到 MD。
  
經過幾天調度,後勤人員不負所托,在 25 日下午送達液態氮。在常壓下,可燃冰只要 -120℃就可以大幅減緩其解離速度(而液態氮通常低於 -196℃)。
  
取得液態氮後,團隊回到 6 / 21 深夜的站點,打算在相同地方採樣。
  
團隊雖然知悉上次樣點位置,但實務操作總有誤差,無法讓新的岩心鑽管分毫不差的落在同個點。就像「知道籃框在那裡」但還是投不進。
  
「研究了十幾年,第一次看到真的可燃冰,還那麼大塊,都快掉眼淚了!」中央大學地科系副教授林殿順回顧時仍覺感動。
  
採集到可燃冰的背後,是眾多團隊 15 年接力研究累積而來。
  
台灣對西南海域可燃冰存量的研究大概始於 2003 年,過去有種種跡象顯示,該區域有極高機率蘊藏可燃冰,但那些「跡象」都是聲納圖、反射震測訊號、海床地形等等間接證據。
  
這是第一次採集到真正的可燃冰,眼見為憑,再無懷疑。
  
後記:所有「不具名」對話皆為小編設計對白,期間情節、過程、科學家的感受心得則來自採訪,是真實的。
  
「可燃冰小特輯」預計推出五篇,分從五個面向談談這次發現的意義。此篇讓大家重回現場,後續還會聊聊:
  
▪發現了,然後呢,有開採價值嗎?

▪此次大發現之二:發現岩心含猛烈爆發而成的火山灰

▪見見超威的研究船 MD(船上有停機坪、餐廳有紅酒櫃)

▪全台唯一國有岩心庫,就在國研院海洋中心

延伸閱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