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職場力》:要樂在工作,就不要追隨熱情!

真正的使命感是當你在某個領域裡已經達到了頂尖境界,才因為那視野所能窺見的可能性。當還沒到達那個境界時,所看到、想到的事,可能都沒辦法產生夠大的影響力或進而改變世界。
評論
評論

原文刊登於作者部落格,標題為: 在職涯發展裡跟隨熱情是一種迷思?《深度職場力》告訴你樂在工作的四個原則

適合讀這本書的讀者:正在思索職涯問題的社會新鮮人,或是覺得自己在生涯發展碰到瓶頸的朋友

在人生最活躍的階段裡,我們每天花在工作以及與工作有關的事(如通勤、進修)的時間也許超過 1/2。好的工作與在工作中獲得成就,對很多人來說,與人生幸福有相當大的關聯。如果撇開不切實際的機遇與幸運,有什麼方法可以作為在職場生涯依循的原則嗎?

也許「從熱情出發」會是你的答案,甚至有許多的成功故事也為這種想法背書。本書《深度職場力》的作者 Cal Newport 則對「熱情思維」不表認同,甚至說這是一種很危險的做法,為什麼呢?

引發作者探索這個主題的原因,是他自己的生涯規劃過程裡的一個問題:「為什麼只有少數人能夠愛上他的工作以及獲得成就,但大多數人則不是如此呢?」他發現從 1970 年代起,職涯發展相關理論中「找到並跟隨你的熱情」成為持續被認同的論調,但矛盾的是,幾十年過去了,大部分工作者並沒有因為熱情思維而更快樂,甚至相較「熱情論」之前的時代,在工作中受挫的程度也許更高。

作者嘗試要找出答案,他認為他找到了,歸納成本書所提出的四項規則。若要簡單地用一句話來歸納,也許會是「由刻意練習、精益求精的過程之中所引發的熱情,才是樂在工作的原因。」

以下是 《深度職場力》 歸納出的四大原則:

  1. 不要追隨熱情
  2. 追求「讚到沒人能忽視你」-- 技能思維
  3. 取得高度自主性:掌控工作內容與工作方式的權力
  4. 發展出自己的「使命」

為什麼作者開宗明義會說「不要追隨熱情」呢?並不是熱情本身有什麼問題,但是那並不是在思索職涯發展時最好的起點,因為--

把「熱情思維」作為工作的最高原則,你可能會一直處在不滿足與困惑之中

熱情思維中的核心是「自己」,自己想做的、自己熱愛的。但是工作中會遇到的、要解決的、重要的通常不會是「自己」,而是週遭的人與環境。抱持著「熱情為先」的想法,無可避免的一定會持續地碰到不如己意但又無法解決的情況,以及因此而疑惑「是不是因為我還沒找到我真正的熱情所在?」而覺得有所缺憾。

在工作中,熱情通常不是天生的

在少數的例子像是藝術家、運動員,跟隨幼時的熱情也許成就了一生的志業。但通常在工作裡比較常遇到的還是「我的熱情好像跟工作拉不上關係」、「我不確定我對什麼有熱情」、「熱情通常是在熟練與駕輕就熟後才被引發」,所以與其把精神花在「找到我有熱情的志業」,不如「把事情做好,因而激發出成就感與熱情」也許更實際。

(說起來這跟愛情有點像:假如認為生命中有一個命定的「真命天子(女)」要遇到才有完美的愛情,也許會一直尋尋覓覓下去。但是真心去愛身邊的人且投入與付出,可能才是真正讓自己的感情獲得幸福的方式)

如果不是從「找到熱情」出發,那什麼才是發展職涯的正確起點呢?

由「技能思維」出發,累積職涯資本

怎麼樣的工作會讓人覺得美好?「能夠發揮自己的創意」、「具有影響力」、「高度自主性」會是許多人共通的答案。但是要如何獲得上述的待遇?顯然必須靠自己的工作實力做為籌碼。這正是本書第二項原則想告訴讀者的:唯有把能力與技術發展到不可或缺,你就得到了可以換得讓工作依自己的想法發展的職涯資本。

但也不是所有的工作都適用全心投入的技能思維,以下是例外:

  1. 假如那個工作沒有什麼機會讓你培養珍貴稀有的技能。
  2. 你覺得那個工作重視的東西沒什麼用處,甚至對世界有害。
  3. 那個工作迫使你跟討厭的人共事。

「一萬個小時法則」與「刻意練習」

在談到「讓自己讚到無法被忽視」時有一個很重要的實作觀念,就是一般在談到能力發展時會談到的「一萬小時法則」與「刻意練習」。從西洋棋職業棋士、音樂家的實際案例分析裡歸納出更近一步的原則是「比起花了多少時間,怎麼規劃這些時間進行更重要」。

並不是輕鬆地重複做已經駕輕就熟的是,刻意製造一些難度、做自己不擅長的部分,才會讓能力突破「高原期」而到達更高的境界。簡單的說,就是要靠「自己為難自己」的方式去練習。以作者個人的經驗,甚至在每一次他刻意設定的困難情境開始時,身體很自然的會產生不適感,因為這種刻意練習並不是日常的自然。

我自己的經驗是,每次要寫一份困難的報告或講義時,也會有腸胃不適渾身不對勁的感覺,但強迫自己坐在桌前開始思索,隔一會隨著開始思緒的流動,這些不舒服感很自然就消失了。

在工作中取得高度自主性,以及要避免踩的兩個陷阱

剛剛提到要追求美好的工作時,「自主性」是其中的重要因素。因為網際論與社群發展,讓小眾領域裡的意見領袖也有機會因為其影響力而依照自己偏好的方式工作。去年有一項調查,台灣的年輕人裡有許多人嚮往成為「網紅」,因為好像就可以充分依照自己的意願想在什麼時間做什麼。但是作者也提出在追求工作中的高度自主性時必須提防的,過猶不及的兩個迷思:

  1. 自主性如果不是靠職涯資本所換取的就無法持久(如果你還不知道要做什麼內容,就決定辭掉工作專職做網紅,很可能無法持續太久)
  2. 在追求自主性的過程,會遭遇到原有工作環境裡必然的阻力(例如老闆與公司當然不希望原有的模式被改變,因此千方百計說服你放棄)

簡單的說,必須要能夠分辨自己到底是已經準備好了還是一廂情願。如果已經準備好了,要靠勇氣去突破。而如何確定呢?作者提出的檢驗方式是「財務可行性原則:有人會願意為你做的工作付錢買單嗎?」

讀到這個部分時,我忍不住想到最近流行的「斜槓」論調。我自己在生活裡有不少具有熱情甚至已經投入持續許多時間的領域像是做模型、拍照、收藏(相機、鋼筆、眼鏡),但是很清楚知道這些充其量可以作為嗜好,但是拿不上台面,原因就是我並沒有用刻意磨練的方式精進,也因此無法通過「財務可行性」原則的檢驗(幸好我還蠻有自知之明的)。

不是每個人都能改變世界,使命來自於你已經到達頂尖

在賽門西奈克一次影音訪談裡,他提到「千禧世代總是說「希望工作能帶來使命感,希望能夠產生“影響“」。使命感是什麼?似乎像是「熱情」、「夢想」一樣,是常被低估其難度、重要性,甚至因為過度濫用而貶值的詞彙。作者認為:

真正的使命感是當你在某個領域裡已經達到了頂尖境界,才因為那視野所能窺見的可能性。當還沒到達那個境界時,所看到、想到的事,可能都沒辦法產生夠大的影響力或進而改變世界。

為什麼要談到「使命」?因為也許真正讓工作產生熱情的原因正是由此而來。而當在嘗試找到使命的過程裡,透過一些小嘗試去幫自己釐清,以及透過有策略有創意的宣揚其價值去強化,會是重要的過程。當到了這個階段,相信你已經是處在充分享受工作,對自己的人生所創造的不同可能性與價值的狀態。

讀完本書,如果用我自己的經歷來驗證:剛剛提到從小我就喜歡做模型,也買了不少模型大師的作品集或技法指南,其中有一位至今仍活躍於日本模型界的大師 MAX 渡邊(渡邊徹)在他的書中有一段感言,我在 20 年前讀了之後一直放在心裡:

「有的人會覺得把自己最喜愛的事當作一生從事的工作是最幸福的,也有人會覺得既然是自己最喜歡的事,還是不要跟藉以謀生工作牽扯在一起,保持它的樂趣和純粹比較好。但很難說哪一種想法才是對的。」(他自己是把模型作為工作,成為模型組件的生產者)。

之所以這一段話一直在我心裡,是因為我也很想知道答案應該是什麼?如果我設法找跟我喜歡的事有關的工作,我的人生會更有成就感一些嗎?在讀這一本《深度職場力》之後也許已經有了答案。

假如你讀到這裡:你會想跟我一起討論這本書嗎?或是找更多朋友一起分享?請留言告訴我,也許可以看看如何安排一下。


助攻金融科技!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因應疫情時代的視訊投保需求,以及各種遠端金融服務場景,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一站式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評論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
評論

受疫情影響,金管會於今年 6 月宣佈視訊投保暫行方案,確保壽險業者各項服務及業務不因疫情影響中斷;截至7月底止,已有不少知名金融保險業者獲准試辦遠距投保業務項目。

目前小規模試辦的結果,卻因為市面上欠缺可整合視訊會議及 eKYC(Electronic Know Your Customer)的解決方案,業者大多得透過整合多套不同服務,例如:採用 Teams、Webex 或  LINE 等工具進行視訊會議,或保險簽單需事先提供予客戶列印、簽名,又或者是透過第三方的方式錄影(如透過手機或攝影機翻拍)等,導致使用者體驗不佳。此外,這樣的做法還是仰賴保險業務員以肉眼比對投保人及身分證,仍有冒用風險。

對於未來大幅度開放遠距投保,勢必需要更成熟、高度整合的解決方案。

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的身份認證難題

以保險、金融應用來說,目前主流的生物辨識 eKYC 技術主要包含:人臉辨識、指紋辨識、虹膜辨識等。其中,人臉辨識在過去數年來,因為深度學習技術導入,辨識度大幅提高,加上辨識速度快、無須專用硬體(可使用裝置上的相機)即可進行遠端辨識,大大降低接觸風險,因此也在這幾年成為生物辨識技術的主流。

只不過,目前全球的人臉辨識技術大多為中國廠商,在台灣要落地應用,恐怕會有資安疑慮,無法安心採用。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訊連科技推出人臉辨識產品 FaceMe® 並可作為一系列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威力導演、PowerDVD 等軟體知名的「訊連科技」,近年來也跨足 eKYC、AI 領域,擴充人臉辨識產品,推出「FaceMe® AI 人臉辨識引擎」,提供高達 99.7% 準確度的人臉辨識服務,並於全球知名的 NIST(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之 FRVT 人臉辨識基準測試中,於 1:1(人證比對)及 1:N(身份認證)項目排行全球第六,除了是台灣排名最佳的廠商之外,也是該項測試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這樣的技術,也是訊連科技針對金融保險業者的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中,重要的核心之一。

辨明真偽!FaceMe® Fintech 提供整合性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談到金融科技,除了資安、金流系統之外,在講求無遠弗屆的遠端服務時,辨明真偽更是信任基礎的第一步。因此,訊連科技的 FaceMe® Fintech 以精準辨識的技術為核心,為金融、保險應用提供一系列解決方案,包含:

  1. eKYC SDK 提供人臉辨識、身分證真偽辨識、活體辨識、人證比對等功能。
  2. 視訊會議 SDK 提供金融保險業者於公有雲或私有雲架設視訊會議、進行錄音錄影、畫面分享,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以公有雲來說,FaceMe® Fintech 的視訊會議採用位於台灣機房的 GCP (Google Cloud Platform),即可符合資料落地的需求。

其中,視訊會議 SDK 功能完整,有諸多優勢。除了可於視訊會議過程中進行錄音錄影(符合金管會要求)、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之外,還有許多身分驗證服務,可導入包含:

  1. 身分證真偽辨識:透過 AI 辨識身分證是否為真,避免業務員肉眼誤判。此外,若有二階段認證需求,也提供聲紋比對功能。
  2. 活體辨識:避免透過相片或影片假冒身分。FaceMe® 的活體辨識可提供透過一般行動裝置之 2D 鏡頭、或是透過 3D 鏡頭(如 iPad Pro、iPhone X 等)進行活體辨識。
  3. 人證比對及核身:透過人臉辨識,比對證件照及鏡頭前的投保人是否為同一人,減少業務員肉眼誤判。
  4. OCR 光學字元辨識: 身分確認後,將證件資訊帶入保單,如姓名、身分證號、換發日期等,省去打字麻煩,加快投保速度。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FaceMe® 可跨平台建置於 Windows、Linux、Android 與 iOS 等作業系統,亦可提供 HTTP API ,進行網銀服務串接。開發者可在各種終端設備或雲端服務中快速導入人臉辨識功能,進行身份辨識、身分驗證等多種應用。

不限智慧金融!FaceMe® 的其他廣泛應用:智慧安控、智慧健康量測

於前一陣子 IEEE 舉辦的 ICCV 電腦視覺大會中,訊連 FaceMe® 活體辨識成績為全球第三,且是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 FaceMe® 除了核心的跨平台軟體開發套件外,也針對安控、金融保險等應用,提供垂直整合方案。

除了上述保險應用之外, FaceMe® 也可廣泛使用於遠距開戶、 ATM 無卡交易、行動網銀身分辨識、遠距客服等服務,或是於分行內建立迎賓系統、黑名單偵測、機房金庫的門禁管理等;在疫情時代下,也提供非接觸性的健康量測功能,例如偵測是否配戴口罩,或偵測訪客額溫等。如果終究都要推行遠端,何不現在就了解 FaceMe® 各種強大的應用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