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挖角各界娛樂經理,繼Apple Music後蘋果還想推出屬於自己的大內容平台

按照蘋果的計劃,它希望在 2020 年讓服務部門的收入達到約 500 億美元,而保持快速增長的最好方式,自然是繼續提供類似 Apple Music 在內的「只有蘋果才擁有」的原創內容,吸引更多的使用者花錢成為「蘋果大會員」的一份子。
評論
photo credit: The Mercury News
photo credit: The Mercury News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愛范兒  ,INSIDE 授權轉載。

蘋果想做一個大會員服務:只花一份錢,享受三種內容

如果你還記得 2015 年的 WWDC 大會內容,應該不會對當時的「One More Thing」環節感到陌生:我們原本以為會出現一款新的硬體,但最終登台的卻是 Beats 聯合創辦人 Jimmy Iovine,以及 Apple Music 這個全新的串流媒體服務。

photo credit: Fortune

到了 2017 年,Apple Music 已經成為了蘋果服務部門的支柱,不僅在於它為蘋果帶來了一年 20 億美元的可觀收入,更重要的是,它讓蘋果看到了一種新的發展可能性——打造一個屬於蘋果自己的內容分發平台。

這是一個長期目標,蘋果至今都仍在為此而佈局,而 Apple Music 或許便是作為序曲而出現的。

蘋果想做一個包含音樂、影片和雜誌內容的「大會員服務」

今天,有內部人士向 The Information 透露稱,蘋果正計劃推出一項類似於亞馬遜 Prime 和 Netflix 的訂閱制付費服務,和過去獨立的 Apple Music 會員不同的是,這項服務將會把蘋果已有的內容資源全部整合到一起——不僅有音樂,還有正在準備的影片和新聞雜誌等原創內容。

簡單來說,這三項服務會成為未來蘋果「大會員」服務的核心,只要一次付費,就可以同時享受三種內容。

當然,如果你只是想追幾部美劇,然後繼續用 Spotify 或 KKBOX 來聽音樂,蘋果也允許使用者只單獨購買影片會員服務。但就和其它同類產品一樣,「大會員」相當於是一個打包的套餐,肯定會比單獨購買再加一起的價格要實惠不少。

具體到各個內部部分,主打音樂的 Apple Music 已經登場近 3 年了,也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成績。據統計,從 2015 年至今,有超過 4000 萬的訂閱使用者在使用 Apple Music,如果能繼續保持穩定的增速,它在美國地區的市佔率也將超過另一家音樂流媒體巨頭 Spotify。

為了進一步擴大自己音樂領域的競爭力,現在蘋果不僅推出了 HomePod 這樣面向 Apple Music 核心使用者群的硬體,同時還在內部設立了專門的音樂出版部門,以尋求更好的音樂人資源。

至於新聞和雜誌方面,蘋果也已經有所動作。在今年 3 月份,蘋果將有著「雜誌界 Netflix」稱號的 Texture 收入囊中,後者打造的平台手握著超過 200 本雜誌的資源。

在今年 4 月份,彭博社則 透露表示 ,蘋果正在計劃將 Texture 和現有的 Apple News 合併,然後推出和 Apple Music 類似的付費會員服務。

photo credit: Digital Spy

最燒錢的其實是影視內容,找對人也不一定能做好

原創影片內容可以說是蘋果最不擅長,同時產出難度也最高的部分。為此蘋果很早就開始了招兵買馬,在挖角時也專門從這一領域尋找人才。

在 2017 年  6 月份,蘋果從索尼影業電視部門挖來了 Jamie Erlicht 和 Zack Van Amburg 兩位高階主管,他們曾為索尼打造了包括《絕命毒師》和《王冠》在內多部成功劇集,這無疑也是蘋果最想要的內容類型。

到了 10 月,華爾街日報透露稱蘋果會拿出約 10 億美元的預算,在未來一年內製作多部原創影片內容。至於這筆錢會花在哪,我們現在也了解了。

photo credit: Los Angeles Times

目前已經能確認將會為蘋果製作原創影視內容的,就有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電視劇《Amazing Stories》,《星際大爭霸》創作者 Ronald D. Moore 負責的太空科幻劇集,以及《樂來越愛你》導演 Damien Chazelle 負責的全新節目等,甚至還包括了紀錄片和動畫類型。總之名單很長,而且導演都是清一色的大牌。

雖然蘋果一貫是有錢任性,但要清楚一點是,製作高質量影視內容的同時也意味著超高的資金投入。像《紙牌屋》這種類型的美劇,前兩季的投入資金都達到了 5000 -- 6000 萬美元,所以蘋果的 10 億美元預算,最多也只能滿足十多個項目同時運行,最終出品能否符合觀眾的喜好也是未知數。

與之對比,影片流媒體巨頭 Netflix 在 2018 就投入了超過 80 億美元的預算,計劃做 700 多部的原創內容;還有一個是亞馬遜,它的預算是 50 億美元;哪怕是 HBO,也有 20 億美元的開支。

當然對剛開始起步的蘋果來說,比起砸更多錢,他們現在更需要的是做出一部類似《紙牌屋》和《權力的遊戲》這種量級的好作品來贏得開門紅,並打響自己的口碑;加上要考慮製作時長和周期,我想起碼要等到明年才能看到蘋果花錢做的美劇了。

這麼看下來,蘋果在內容領域的一系列動作確實不像是隨便玩玩,而是真正抱著搶占現有市場份額的目標去做的。雖然內容本來就需要時間去打磨,但這點對於有著充足現金流的蘋果來說應該也不是問題。

最起碼,和進展緩慢的「造車」項目或是神秘 AR 眼鏡相比,庫克在內容產業上的算盤已經是眾人皆知的秘密了。

雖然在內容深度上,相比於專注於音樂的 Spotify,以及專注於影片的 Netflix 來說,現在的蘋果可能還無法提供足夠多的單一資源;但從另一方面看,假如蘋果能夠在相同的價格檔位上,給出一個包含了音樂、影片和新聞雜誌的「內容組合包」,而非單一的音樂或影片服務,對於大部分核心 iPhone 使用者來說還是頗具吸引力的。

目前,我們還不清楚蘋果這個大會員的上線時間,但結合各項目的進展,預估最早也要等到明年 WWDC 上才能看到結果,當然更重要的是搭配一個「殺手級」的價格,以及我們中國使用者所關心的「是否會被封殺」的問題。

作為參考,現在蘋果為 Apple Music 個人使用者給出的訂閱價是 10 元/月,其實價格已經比美國單月 9.99 美元要低不少了;至於 Spotify 美區也是 9.99 美元的月費,而主打影片內容的 Netflix 則有 7.99/10.99/13.99 美元三檔月付價格。

除了賺更多的錢,內容服務也將成為 iPhone 保護傘的一部分

還有一個無法忽視的是服務產業對蘋果盈利結構的改變,以及對硬體產品的增值。在此前的文章中我們也談到過,iPhone 在短時間內仍舊是蘋果的「吸金機器」。但為了尋求多樣化的營收結構,蘋果也在挖掘新的盈利點,其中的關鍵便是依靠內容產業來獲取更多利潤,比如 App Store,比如 iTunes,當然也包括 Apple Music。

事實上,在最近幾個季度,蘋果的服務產業基本能保證 20% 以上的成長速度,在 2017 年收入就已經達到了 310 億美元。雖然佔比不算大,但已經成為蘋果僅次於 iPhone 的第二大收入來源,發展潛力十分可觀。

photo credit: WSJ

按照蘋果的計劃,它希望在 2020 年讓服務部門的收入達到約 500 億美元,而保持快速增長的最好方式,自然是繼續提供類似 Apple Music 在內的「只有蘋果才擁有」的原創內容,吸引更多的使用者花錢成為「蘋果大會員」的一份子。

但最終,這些內容服務依舊還是得回歸到 iPhone 或是 iPad 本身,並和現有的蘋果生態聯繫到一起。就和 Apple Watch、AirPods 和 HomePod 一樣,你得先成為一名使用 iOS 系統設備的使用者,才能夠享受蘋果的影片、音樂和雜誌資源,它們相當於 iOS 生態的「獨占資源」,反過來也會推動硬體產品的銷售。

而這個軟硬體結合的「大套餐」,才是構成未來 iPhone 差異化競爭力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