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開了這間錄取率比哈佛低的學校,讓小學生學程式、AI與創業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愛范兒 ,INSIDE 授權轉載。

對美國加州的 SpaceX 總部而言,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機器手臂在生產線上來回晃動,5000 多個員工正為探索火星的緊張日程奔走準備。

不遠處,一群小科學家也在埋頭研究人工智慧、撰寫程式碼和火焰噴射器。他們的平均年齡只有 10 歲,就讀於一所名叫 Ad Astra 的學校。這些是他們的日常課程。

學校的創辦人,正是 SpaceX 的老闆 Elon Musk。

「我們讓孩子動手去拆發動機」

Ad Astra 的名字來自拉丁語,意思是「to the stars」,通往星星。聽起來就很有馬斯克身上的浪漫主義理工男氣質。

2014 年,因為不滿意傳統的教學模式,馬斯克為他的 5 個兒子創辦了這所學校。到現在,這裡大約有 40 名學生,其中一半是 SpaceX 的員工子女。

馬斯克的 5 個兒子原本就讀於南加州的米爾曼學校(The Mirman School),那裡只招收智商 138 以上的學生,被稱為「天才搖籃」。

雖然聲稱要培養天才兒童的無限潛力,但在馬斯克看來,米爾曼學校的教育方式依然死板固化。這一點讓他非常不滿意。

「在跟孩子們講解機器如何運轉的時候,傳統的教學方式可能會拿著螺絲刀和扳手,一個個介紹注意事項。而我們,會直接讓孩子動手去拆發動機。」

如馬斯克所願,Ad Astra 確實拆掉了許多傳統教育體系的框框條條。

這裡不以年級區分,7 到 14 歲的孩子混在一起上課,按能力和興趣來提供客製化的學習內容。

這裡也不發成績單,不以分數或等級來判定學生。你可以任性地跳過自己不喜歡的課程。而且每年一換的課程內容,接近一半都是由學生來定的。

photo credit: Pinterest

Ad Astra 向美國國稅局提供的一份公開文件 顯示 ,一種叫「項目式學習」(Project-based learning)的教育方法貫穿其中。

就像馬斯克說的「動手拆發動機」一樣,這種方法給學生拋出議題,然後引導他們去主動探索研究。跟坐在教室裡被動接收知識相比,它更好地提高了學生的興趣和參與度。

High Tech High 學校,被稱為「項目式學習鼻祖學校」

「克隆」馬斯克

毫不誇張地說,這所學校的課程內容就是衝著「克隆」馬斯克來設置的。

Ad Astra 更看重科學、數學、工程學和倫理學。換句話說,大概就是「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在這裡,體育和音樂課是不存在的;而外語他們也不教,因為馬斯克認為即時翻譯會是未來大勢,沒必要為此浪費時間。

最基礎的課程之一是計算機科學。雖然年紀輕輕,但孩子們已經在學習用 Scheme,Swift 和 Scratch 等編程語言寫程式碼。而人工智慧也是課上最常討論的話題。

馬斯克的期待還不止於此。Ad Astra 的一個課程項目「A-Frame」,非常鼓勵孩子們動手搞事情。他們可以變身「瘋狂科學家」,搗鼓氣象氣球或是戰鬥機器人,甚至可以大膽玩起火焰噴射器和電磁脈衝。

「只要別把學校毀掉就好。」校長 Joshua Dahn 笑著說。

除了對科學和技術的熱衷,Ad Astra 還有很濃厚的創業孵化器氛圍。

這裡每年會舉辦 3 次大型的創意市集活動,鼓勵孩子們腦洞大開嘗試創業。他們還有一種虛擬貨幣 Astra,供孩子們用來模擬做生意。

有的孩子手製曲奇,讓大家在網上訂購;也有的孩子幫別人建網站。他們學到的所有技能都可以用來賺錢。

photo credit: time.com

商業頭腦之外,思辨能力更重要。在「Geneva」項目中,孩子們會被引導討論一些倫理道德相關的問題:

  • 如果要給教師、消防員、軍隊、市長和警察發工資,你會怎麼分配金額?誰高誰低,為什麼?
    如果小鎮上一家工廠污染了湖水,但政府部門和在那工作的居民都視而不見。你認為誰要為污染承擔最多責任?為什麼?
    他們甚至會模擬外交談判的情景,分組代入朝鮮、美國和中國這幾種不同立場,再進行三方核談判。

而馬斯克最關心的,人工智慧該如何規範引導的問題,這些小孩都在思考。

雖然沒有分數和等級束縛,但對孩子們來說,學校裡的「Seminar」項目有點像是終極考驗。

這些平均年齡只有 10 歲的孩子,會被帶到幾百個成年人面前進行演講。2016 年,他們去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而 2017 年則是在南加州大學,場面十分正式。

這鍛煉的不只是演講能力,還有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

當演講結束,孩子們會收到台下觀眾對自己的評價。並不是「超棒啊」、「已經做得很不錯啦」的鼓勵式語句,評價角度從演講風格、主題內容、說服力到感染力,有些觀眾的話直白得讓人難以接受。

校長 Dahn 認為 ,話雖難聽,但這些反饋是有意義的。

A 或 B 的評級不是真實的反饋,那根本沒用。重要的是認識到你從項目中收穫了什麼,你能做到什麼,以及你真正擁有什麼技能。

想做馬斯克的門生?有點難

最一開始,Ad Astra 只有 8 個學生。

校長 Dahn 回憶說,那時他們在 SpaceX 總部的一個小會議室裡上課,「會議室四面都是透明玻璃,工程師們經過總忍不住要偷看一下。」

而現在,Ad Astra 已經有了專門的教室和化學實驗室。他們為每個學生提供 Macbook 筆記本電腦,放學後還會有滿載零食的餐車開過來。

這一切,包括學生的學費在內,都由馬斯克自掏腰包。

SpaceX 總部,photo credit: Reddit

跟馬斯克一貫的高調作風不同,Ad Astra 到今天還被視作是「全美國最神秘的學校」。

沒有任何大肆鋪張的宣傳,你很難在網上找到它的相關資料。就連 官方網站 都很陽春。

校長 Dahn 只在 2017 年接受過一次公開採訪。現在外界對這所學校的細節了解,基本都來源於此。

雖然神秘,但 Ad Astra 並不是 SpaceX 員工專享的日間托兒中心。現在大約 40 名學生中,有一部分是來自洛杉磯附近的孩子。

只是,想拿下入學名額就有點難度了。

首先,Ad Astra 的招生流程太低調神秘了。據 Ars Technica 網站報導稱,甚至是 SpaceX 內部員工也很難獲取招生的詳細訊息。

即使成功報名,競爭也相當激烈。在 2017 年,一共有 400 個家庭為 12 個入學名額搶破了頭。算下來就是 3% 的錄取率,比今年哈佛大學的 4.59% 錄取率還要低。

聰明、有天賦和有潛質是最基本的標準,但 Ad Astra 並不想招書呆子。所以除了邏輯推理測試,他們還會在招生時問孩子們一些奇葩問題:「你對總統競選有什麼看法?」、「關於星際旅行和人工智慧,你都知道多少?」

想把孩子送過去做馬斯克的門生,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是教育界的 SpaceX ,還是有錢人的玩具?

就像特斯拉之於交通運輸產業, SpaceX 之於航天業一樣,校長 Dahn 也滿心希望 Ad Astra 能給教育產業帶來變革。

但沒人能說得準,在造車、造火箭、造地下隧道、造糖、做媒體和做火焰噴射器之外,「不務正業」的馬斯克還能給教育勻出多少精力。

而另一個更現實的問題也擺在眼前:

在馬斯克的 5 個兒子都畢業之後,他還會把學校繼續做下去嗎?

來自紐約大學的教育研究教授 Diane Ravitch,也很期待馬斯克能「改變世界」。她認為,要想真正帶來變革,就應該將 Ad Astra 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滲透到公立學校去。而這件事情完全是馬斯克可以促成的。

馬斯克應該用他的財富和權力來讓公立學校擺脫當下的困境。否則,Ad Astra 只會淪為有錢人的玩具。

美國國稅局的公開文件顯示,由於師資緊張,Ad Astra 暫時沒有擴張計劃,未來的學生規模估計也會控制在 50 人以內。另外隨著管理能力增強,他們會改善招生環節,讓學生來源變得更多元化。

而校長 Dahn 也有了一個新計劃:未來,他會將 Ad Astra 的課程內容開源共享。

這個想法除了人間大愛,還帶有一絲悲壯。Dahn 說,即使學校最後真倒閉了,至少這些教學模式可以留下來。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 Product Manag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遊戲美術 Game Artist

Orangenose Studio 易銘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西餐廚師Commis1,2,3,副領班

Sugar Pea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