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賦幣權,還是資本遊戲?EOS 寫下的「選舉奇觀」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INSIDE 授權轉載。文中許多用語皆為中國用法,為呈現原汁原味,本文不刻意編輯為台灣用語。

同比特幣和以太坊一樣,EOS 也是一種區塊鏈技術,他的發起人丹尼爾‧拉莫(Daniel Larimer)發誓要打造一個烏托邦式的區塊鏈網絡。他希望,在現有的區塊鏈技術基礎上,EOS 能提高交易速度,並對用戶免費。由於拉莫在代碼托管平台 Github 上的用戶名是「bytemaster」,而被區塊鏈界廣泛稱為 BM。

為了實現這些目標,BM 設計了 21 個「超級節點」的概念。與依靠無數礦工來運轉的比特幣網絡相比,穩定的 21 個節點可以大幅提升交易速度,但也相應地形成了 21 個「寡頭」。而為了保證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精神,BM 又引入了直接選舉制度,賦予持有 EOS 代幣的人們投票權,以「全民公投」的方式選出代表自己利益的節點,甚至制定自己的「憲法」。

「天賦幣權。」他們說。

這種兼顧技術創新和烏托邦理想的做法,給 EOS 吸引了大批擁躉。

2018 年初,小五被 EOS 烏托邦式的概念感召,投入到「超級節點」的選舉中。在 EOS 的世界里,人們將自己視為區塊鏈世界的「開國元勳」,而發佈的代幣—— EOS 幣,就成了神聖的選票。

在整個加密貨幣進入長期熊市的情況下,EOS 充滿噱頭的設計給幣圈帶來久違的高潮。

2018 年 6 月,EOS 結束長達一年的首次代幣發行(ICO),成功募集到 40 億美元資金,創下人類 ICO 歷史記錄。

但隨著幣圈對 EOS 的熱情越來越旺,在半年的「競選」後,小五卻感到了巨大的失落。

他發現,這一場號稱要通過「全民公投」來保證「去中心化」的選舉,在實際操作中,從一開始就和「民主」無關。最初吸引他投身其中的高尚概念,最終還是變成幣圈玩家們謀取私利的工具。

當大佬們入局參加選舉後,最終目標就是培育出一個韭菜莊園,然後讓自己成為收割韭菜的中心化怪獸。

「這場選舉只不過是大佬割韭菜的又一個新玩法,」小五說。

中國大佬參選

2017 年 5 月,在幣圈盛會「紐約共識大會」上,BM 以區塊鏈公司 Block.one(B1)CTO 的身份,首次向外界完整介紹 EOS 的概念。雖然已經是幣圈連續創業明星,但在這場全球最大規模的加密貨幣會議上,BM 僅被安排在一個簡陋的分舞台。

BM 在 2017 年紐約共識大會上演講

在演講中,BM 首次介紹了 BP(block producer,區塊生產者)的模式——EOS 將運行在 21 個 BP 上,這 21 個 BP 由持有 EOS 的人們以全民公投選出,投票規則為 1 幣對應 30 票,而這 30 票不能投給同一個候選人。

因為 EOS 幣首次發行的上限是 10 億枚,如果一幣對應一票,那麼約 5000 萬枚就能保證一個席位。因此 BM 規定一幣對應 30 票,想保證當選就需要 15 億個幣,在理論上不可能實現。

作為回報,當選的 BP 每年可以「瓜分按」一定比例增發的 EOS 幣,這一比例最初設定是 5%,但隨著 ICO 走向瘋狂,最終調降為 1%。即便如此,按 EOS 當前市值計算,1% 的代幣獎勵價值 7000 萬美元。而有人曾計算,成為超級節點所需的服務器成本,一年僅在 75.9 萬人民幣左右。

2017 年 6 月,EOS 開啓為期一年的首次代幣發行(ICO)。BM 本身擁有一眾信徒,但真正讓這場 ICO「上天」的還是中國人。

中國幣圈媒體當時的報道中,紛紛將 EOS 形容為「李笑來的幣」。彼時,距離 ICO 被國家全面叫停還有 3 個月,「比特幣首富」李笑來還是一夜暴富的象徵,EOS 趕上了中國 ICO 被取締前最後的瘋狂。

一名國外節點的技術成員向 PingWest 品玩回憶道:「當時我們發現 EOS 在中國社區徹底爆炸,所有人和大媽們都想要認購這個新的代幣。」

當時的一份交易數據顯示,交易量最高的兩個交易所均來自中國,分別是雲幣和比特兒。而雲幣上更是佔了全部交易量的七成。雲幣交易所的創始投資人正是李笑來,它是中國最早的虛擬貨幣交易所之一,後在國家禁止 ICO 後宣佈關停。

2017 年 7 月時的一份 EOS 交易統計數據

當時鳳凰科技的一篇報道這樣寫到:「6 月,李笑來的第一個 ICO 項目 EOS 白皮書問世,短短五天內融到了 1.85 億美元。2017 年 7 月 2 日,EOS 的整體市值達到了近 50 億美元。」EOS 逐漸成了中國玩家的天下。

大批中國韭菜加上「躺著」也能獲得的豐厚利潤,讓中國幣圈大佬嗅到了獵物的味道。他們很快成為了這場選舉的真正主角。

根據 EOS 第三方社群 EOS Go 在選舉前的最後一次統計數據,中國節點佔了競選的半壁江山。

中國玩家的天下

2018 年 3 月,幣圈大佬、李笑來所在硬幣資本的合伙人老貓,在自己公號上宣佈參選超級節點。在他的文章中,首次將原本中性的 BP(區塊生產者)翻譯成了更具蠱惑力的「超級節點」,並被幣圈廣泛接受。之後,各路幣圈大佬紛紛入局。

經歷過比特幣瘋狂時代的玩家們自然明白 EOS 意味著什麼,薛蠻子、「暴走恭親王」和比特大陸等紛紛入局,兩大交易所火幣和 OK 幣也派出團隊參選,甚至有幣圈媒體報道稱,「炒房」的溫州邦也加入競選。

一篇誇張的報道這樣寫道:「一次飯局上,一個團隊核心成員講完參加 EOS 超級節點競選的事,幾個溫州做實體經濟的商人當場買了兩億元的幣。」

「我們也是在這個階段加入的選舉。」小五說。「團隊的創始人是我同學,他告訴我,他‘什麼都還沒做’,就已經拿到了投資。我覺得好神奇,於是答應他先兼職來幫幫忙。」小五說。但他堅持強調,自己最初更多還是受到 BM 理想化的概念吸引。

大佬參選者在「競選宣言」中,都會強調自己是為了「EOS 社區的利益」,甚至像老貓一樣將此形容為「公益事業」。但小五表示,在競選過程中和節點團隊線上線下的接觸中明顯感到,大家都是為了成為超級節點後巨大的既得利益,以及控制這個價值 130 億美元的虛擬幣網絡的「長遠目標」。

至於 EOS 描繪的基於這個新網絡上各類應用百花齊放的場景,目前大家都「顧不上」。

最新數據顯示,EOS 持幣最多的前 10 個錢包地址共持有近 5 億個 EOS,佔總幣量接近 50%。而前 100 大錢包共持有 7.5 億個代幣,佔總量 75%。

而作為這場民主投票的原本設定的扮演「主人公」角色的散戶,事實上並不重要——大佬們有各自操作選舉的方式。

比如在這些排名靠前的大戶里,包括多個主要交易所。「他們其實是代理模式。你在用 EOS 投票時,官方是要求凍結你的代幣一段時間的,但是在交易所,你永遠都可以交易,因為你其實只是在交易一種數據。而你的幣是被交易所掌控,如果需要,他們完全可以動用自己平台上的海量 EOS 去給自己投票。」小五解釋。

一名來自長沙的 EOS 競選團隊成員對 PingWest 品玩表示:據他們估算,想要確保成為節點,需要 1 億枚 EOS。這是基於大量散戶參與選舉投票的假設下,但事實上,普通持幣者的熱情並不高。

大部分散戶的需求是短線交易,EOS 凍結代幣才能投票的設計對他們來說更多是種阻礙。PingWest 品玩接觸的大量散戶表示:自己的首要需求是交易,投票就意味著一定時間無法交易,這與他們的需求有衝突。所以他們對選舉沒興趣,也不在乎交易所代自己投票。

「選舉?什麼選舉。就我們這幾百上千的幣量,投票也沒什麼用。」一名幣圈老散戶說。

「只要大佬們別砸盤就行。」

鯨魚

類似交易所等持有大量 EOS 的力量被幣圈稱為「鯨魚」,他們可以憑借一己之力攪動這片海洋。

若他們和其他團隊聯合,想要保證超級節點的其中一席甚至多席並非不可能。

這些背景雄厚的參選人,讓 EOS 西方社區感到擔憂。據公開資料,在已經明確競選的中國節點中,有李笑來的「硬幣資本」投資的就有 ONO,歐鏈和 EOS 引力區,三者都是熱門候選人,此外參與競選的還有硬幣資本合伙人老貓創立的 EOS Laomao,前硬幣資本合伙人易理華建立的 EOS 生態區。

甚至一開始,參選公示列表中還有一個與硬幣資本同名的節點,但後來被官方否認是硬幣資本本尊。

另外,李笑來的硬幣資本還擁有交易平台 Big One ,其上也交易著大量 EOS 。在對外宣傳時,Big One 也被李笑來簡稱為 B1 ,和 EOS 官方的 Block.one 的簡稱相同,Pingwest 品玩接觸的眾多散戶會將兩者誤認為是一家機構。(本文提到的 B1 指的是 Block.one)

其實,李笑來的確和官方的這個 B1 擁有很深的聯繫。據李笑來幾次不同場合的公開採訪,他曾表示自己是 B1 的天使投資人,後又改為形容自己是 B1 的「小股東」。

根據網頁歷史快照,B1 的官網上此前也的確掛著硬幣資本的標誌。但在社區就此詢問 BM 後,他的團隊將 logo 撤下。

B1 官網的網頁快照,硬幣資本的 Logo 很醒目

據此前財新網的專訪,李笑來表示自己擁有 B1 約 7% 的股份。而且,他「持有的 EOS 幣也是 EOS 團隊持有的幣,鎖定期很長,2-10 年不等。」

他口中的 EOS 團隊就是 Block.one 。他們目前持有市場中最多的一億枚 EOS,B1 此前曾明確表示不會參與此次競選的投票,告訴社區不要擔心會有「欽定」的現象。但 BM 後來也強調,B1 並不會放棄投票的權利,必要時候仍會出面投票。

所以若按持股比例進行簡單粗暴的計算,李笑來可能持有的 EOS 為 700 萬枚。儘管有鎖定期,但理論上仍有投票權。當然這只是最簡單的情況,真實的持有情況,只有知道其錢包地址才可以驗證。

對於西方社區來說,民主選舉意味著公平和去中心,但對於財大氣粗,割韭菜輕車熟路的中國幣圈大佬們,這就是一個靠自己資本力量控制選舉的機會。

而且,通過全民選舉的形式,還能讓他們割韭菜的行為得到洗白,獲得某種合法性。何樂而不為?

EOS 憲法

中國節點如此的強勢,自然引來西方社區的反彈,而他們的武器就是「EOS 憲法」。

BM 追求自由市場,他沒有給 EOS 設置任何官方機構。但在 ICO 的白皮書中,他引入了「憲法」的概念,將其定義為社區通過共識形成的最高行為準則。

在 ICO 過程中,EOS 社區參與「立憲」的人們將自己視為區塊鏈世界的富蘭克林和華盛頓。他們不停討論著議案,定時更新著憲法的草案。而許多時候,這些議案針對的正是中國節點。

今年 3 月老貓高調宣佈參選時在文章中為自己拉票,他表示,將會把做超級節點所獲得的 EOS,扣除成本後全部分紅給投票者。

老貓的 EOS 競選宣言被質疑賄選

這在西方社區中引發軒然大波,「腐敗和賄選」的指責四起。激烈討論後,B1 在 4 月 18 日提出了憲法第 4 條的提案,規定「任何成員都不能接受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來交換任何類型的選票,違規將受到處罰。」

草案公佈後,老貓也回應表示認同,並不再試圖給選民發放分紅。

之後,李笑來與其他節點錯綜複雜的關係,又刺激西方社區增加了針對節點間關係的披露條例。

在 6 月最新一版 EOS 憲法草案提案中,社區建議將關於超級節點彼此持股的規定,從最初較為含糊的表述變得更加具體和嚴格。提案要求,當選的節點必須「披露擁有超過 10%的最終受益者以及所有的直接股東,不然將受到懲罰。」新的草案得到超過 50 家節點支持。

「像硬幣資本這樣的存在對整個 EOS 是個持續的威脅。它可能強大到控制選舉,而如果我們在憲法里禁止它們持有別的節點,那麼這些被投資的節點又可能就會立刻停止運轉。接下來很可能就是又一次硬分叉。這又是社區最不想看到的。」美國節點 EOS Cafe 的傑弗里說。

憲法可以約束那些明面上的腐敗行為,但很難管住私底下的聯合。參選的中小節點,很難獨立完成當選的目標。隨著選舉推進,中國節點之間的關係變得越發緊密。

2018 年 5 月底的一個雨夜,在舊金山金融區的一個酒吧里,當地的 EOS 社區舉行了一場線下活動,介紹 EOS 主網上線前的情況,也順便讓參選節點可以介紹自己。EOS 硅谷團隊創始人喻博第三個發言,他介紹了 EOS 選舉的設置,以及中國社區的情況。

「我覺得作為 base 在美國的團隊,有必要向美國的 EOS 社區介紹中國。」他說。在現場的大屏幕上,來自中國的 EOS 引力區、火幣礦池等多個節點紛紛現身。「我們都很熟。」他說。其中有些節點以中文問候大家,沒有英文字幕。

有美國節點對此感到不安。「我很喜歡中國的團隊們,它們的技術很棒。」一位在場的美國節點對 Ping West 品玩說。「但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也會有很多線下共同出席的活動,但我們還是避免看起來走的太近。畢竟歸根到底這還是一場選舉。」

除了介紹中國社區,喻博還為大家普及了 EOS 的投票機制,並呼籲更多的人參與到投票中來。

「這感覺太奇怪了。」來自舊金山當地的一名觀眾說,」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聽一個中國人告訴我選舉投票的重要性。」在做出這個評論之前,他剛跟 PingWest 品玩普及了他眼中 EOS 選舉制度,和代議制民主的相似性。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基本沒有中國節點參與到社區治理的討論中。在一個中文節點社群中,有人詢問關於西方社區對「憲法」的修改的事情,回應者寥寥。

多個中國節點對西方社區熱鬧地討論「憲法」嗤之以鼻。小五認為,語言障礙可能是很大的一個問題。另外更重要的是,中國節點也並不在乎前期社區共識制度的設立,他們一心只想著當選。

「擁有了對超級節點的控制,就有了更改一切的權利。現在說這些都沒用,到了最後選舉完了,還會有修憲的機會。到時候再說。」一個中國節點的技術負責人對 PingWest 品玩說。

抓住一切割韭菜的機會

小五這樣介紹他所在的節點團隊:「不是大佬,沒有背景,就是覺得 EOS 很牛,於是 All-in。」

在加入團隊之初,團隊表示會集中在技術上,開發新的基於區塊鏈的應用。選舉中不站隊,選舉策略上希望通過聯合其他中小團隊,利用散戶對大佬的厭惡取得盡可能多的選票。由於 EOS 在 21 個超級節點之外,還有 49 個備選節點隨時準備補上,而這些被選節點也會有一定的增發代幣可以領取。「所以,我們不一定非要當 21 個中的 1 個,做個備選也很好。」

但是,這樣的想法並沒有維持多久。在中國團隊越來越多後,小五發現,自己團隊開始跟大佬集團步伐一致,離他理想的情景越來越遠。

6 月 8 日,小五在視頻會議室上參加了一場重要的內部投票。投票內容是「主網」是否可以上線——這是 EOS ICO 結束後最重要的事情。在 ICO 中發佈的 EOS 幣是基於以太坊的代幣,ICO 結束,EOS 需要上線一個自己的「主網」將這些代幣「遷移」過來,之後才能進行真正的投票和應用開發。

主網上線方案由加拿大的一個 EOS 團隊開發,不少中國節點在不同階段加入了上線的準備中,他們也因此擁有了內部投票的權利。

根據當天的流程,各個節點先要在視頻會議室中表達自己的觀點,然後大家討論,最後在電報(Telegram)群里完成投票。發言中,並沒有太多中國節點完整表述觀點,只有 2、3 個英語較好的節點擔任著翻譯工作。經過 3 小時的討論後,第一輪投票 7 成贊成上線,按照這個結果,主網可以上線了。

但這時,包括一些中國節點在內的參會者開始表達反對上線的觀點,有人認為還不夠穩定,有人認為應該等一下次日發佈的軟件更新。這樣來來回回討論了幾輪,第二次投票開始。

「第二次投票結果突然變得很接近,離可以上線少了 3 票。」小五回憶說。「最終的決定是當天不上線。」

這樣的反差讓小五和不少參會者都感到詫異,而且,第二次投票的人數似乎也多了起來。「我恍惚看見幾個掛著 EOS 某某的尾綴的投票者,我以前從來沒見過,是投票中加入群里的。」小五說。

幾個活躍的國外節點顯得很失望,有外國節點也開始懷疑群里參與投票的賬戶的資質。「後來老外堅持要修改規則。」小五說。於是規則改為:下一輪投票只有內部電報群里的人可以進會議室,然後每個節點只能派一個人,最後的投票改用會議室里的投票功能進行。

小五注意到,在整個投票進行的同時,EOS 在中國幾個大的交易所的價格也坐了過山車。

主網上線一直是 EOS 持有者期待能引發幣價上天的契機,在電報上最大的中國韭菜群里,「主網就要上線」、「主網投票一切順利」的消息在正式投票前蔓延,幣價開始極速上漲。而就在第一輪投票結束後,幣價又開始掉頭下跌。等到會議結束,幣價又回到了原點。

操縱信息,讓韭菜高位接盤,然後砸盤。「這種操作,韭菜應該感到熟悉吧。」小五說。

許多參選節點希望把 21 個超級節點變成自己控制的幕僚機構,讓它成為少數人謀取私利的機構。在選舉中,許多團隊們想到的是如何將自己在選舉過程中輸送出去的利益、花費的成本盡快撈回來。

「他們會利用一切可以收割的機會,割個痛快。」小五在進入區塊鏈圈子半年後,終於有了領悟。「哪有什麼區塊鏈理想,哪來什麼去中心化。都沒有。」

命中注定的「偽去中心化」

在 6 月 9 日的投票中 EOS 主網終於上線。參與其中的中國節點紛紛轉發約翰·杜倫巴爾的關於美國《獨立宣言》的名畫,並配上了自己參與討論的畫面,認為自己見證了歷史,成為了 EOS 的「國父」們。

杜倫巴爾的名畫和 EOS 的視頻聊天室截圖被放在一起

但是,這次混亂的選舉,很可能並非走向真正的去中心化,而是完全相反。

在 6 月 9 日主網上線後,對 21 個超級節點的投票並沒有立刻開始。根據 EOS 的制度,需要首先對這一主網進行全民公投,當投票率超過全部幣量的 15% 後,才可以正式將全部 EOS 轉移到主網上來。否則這個主網的上線並無任何意義。

在投票開始後,與前期社區呈現的火爆熱情相反,投票率十分低迷。6 月 10 日對主網的投票開啓後 24 小時,投票率不及 1%,4 天後,投票率依然僅僅達到 6%。在 EOS 的社群里,韭菜們再次炸開了鍋。而多個節點將此歸結於持有大量 EOS 的交易所等「鯨魚」玩家依然持觀望態度。

但是,在 6 月 15 日凌晨,投票率突然猛增,並一舉超過 15%。當天 Big One 的 CEO 老貓發文稱,是 Big One 投出的票讓投票率「瞬間超過 15%」。這個說法也得到多個參與競選的節點的證實。老貓在文中稱,Big One 的做法得到很多國外節點的感謝。

投票統計網站上慶祝對主網的投票超過 15%

這種對 EOS 命運的決定性能力,在這次投票中展露無疑。作為對 EOS 全民投票制度的第一次檢驗,這場投票的過程再次證明,EOS 根本無法從制度上保證「去中心化」之外,只要願意,大佬們將很輕易將它變為一個中心化的怪獸。

在區塊鏈技術走紅後這不長的歷史里,技術推廣者們各種費勁心思的制度設計,最終都一個個敗給了人類的貪欲。比特幣已經基本上被「礦霸」把持,EOS 也很可能難以擺脫被大佬操控的命運,最終變成另一片肥沃的韭菜田。

信仰區塊鏈技術的人們設計出了代幣,希望靠它帶來直觀可見的利益,從而吸引更多人參與進來。但是如今代幣交易的確火了,但缺少受第三方監管的交易所,也沒有任何行業治理標準。莊家壟斷成了所有虛擬貨幣繞不開的詛咒。

這一次,EOS 基於代幣的選舉,又在「利」之外給代幣賦予了「權」,無疑打開了更多腐敗的入口。

幣圈就像是人性缺點的放大鏡。現實世界里選舉可能遇到的問題,在這裡都有體現,而且全部放大。去中心化的方式,因為各懷鬼胎的參與者而最終命中注定造出了中心化的怪獸。

一場選舉風波過後,幣價回歸最初,跟著過山車起起伏伏的韭菜,被割了一撥又一撥。套現完成滿載而歸的大佬,再次踏上新的徵程。


精選熱門好工作

後端工程師

AsiaYo.com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高階 SRE 專家 / Sr. SRE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iOS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