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賈伯斯走了,Apple 蘋果的臉就「綠」了!

庫克就很有危機意識,他延攬了美國前環保署署長莉莎·傑克森加入蘋果成為永續長,推動一系列蘋果「綠」化的工作,包含蘋果的辦公室總部已經 100%使用再生能源,並且承諾全產品要使用 100%的回收材料生產。據我所知,蘋果並不是光說不練,他們已經開始盤查旗下供應商的狀況,並且開始導入轉換的流程。
評論
The logo of Apple (AAPL) is seen 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April 22, 2016. REUTERS/Lucy Nicholson/File Photo - S1AETILQLGAB
The logo of Apple (AAPL) is seen 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April 22, 2016. REUTERS/Lucy Nicholson/File Photo - S1AETILQLGAB
評論

原文刊登於 綠學院 ,INSIDE 獲授權轉載。

本文作者 楊雅雲, 受到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啟發,2009 年大跨度轉行到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領導莫拉克風災校園重建 — 那瑪夏民權國小重建工作。擅長融合營利型公司與非營利組織的強項,將設計思考、行銷溝通與環境效益三個領域跨界整合,2014 年創辦 綠 學院 ,同時為 Green Impact Lab 綠 色創業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著有《綠 領建築師教你設計好房子》一書。

共同作者賴如儀,目前為綠學院人才發展教練。

「我們公司將回收電腦拆解下來的零件,提煉出貴金屬,與知名珠寶設計師合作,將之重新設計製作成新的飾品!」電子產業與珠寶設計業的跨界合作,販售的珠寶是從廢棄電子產品中提煉出的回收材料,跟綠學院一直以來扮演綠色產業的連結者太契合了吧!

這是上禮拜經濟部工業局的「Link and Loop:2018 循環經濟發展暨技術研發國際研討會」(www.linkandloop.net)其中一位講者的分享,這個研討會應該是工業局有紀錄以來陣容最龐大的循環經濟國際研討會,演講者來自歐、美、亞洲多個國家,國際組織、國際品牌大廠及國內重量級企業專家代表齊聚一堂,探討如何在「Linking Innovations and Closing Loops」的願景下,實踐循環經濟及創新技術研發,會中分享三大主題:

  1. 延伸生產者責任的品牌思維
  2. 國際循環經濟的創新模式
  3. 循環經濟的創新技術

老王賣瓜,這個研討會最與眾不同之處在於,我們不談感情,只談邏輯。聽起來很違反人性,不過在綠色產業一片大談理想與情懷的氣氛下,這種接地氣的工程師邏輯,倒是真可以學到一些東西。

要國際品牌大廠移動屁股,最強的驅動力就是恐懼

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洞察是,國際品牌商上台,沒有人拿北極熊站在一片冰上的照片嚇唬人,而是老實說,「我們投入尋找循環經濟的創新商業模式,最大的驅動力就是害怕原物料越來越難取得,公司可能明天就會倒」!

這個告白真的是非常激勵人心,我甚至覺得我們應該重新製作一張海報,是國際品牌大廠站在一片冰上,而不是北極熊!

因為資源逐漸的短少,迫使品牌商意識到現在的線性發展模式發展到最後,反而會讓自身企業面臨沒有資源可用的窘境,沒東西可賣,就賺不到錢,「循環經濟」才是讓有限資源最能被充分利用的方法。

我們就拿 Apple 蘋果來說嘴好了,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還在的時候,我們幾乎可以說他腦中從沒有「永續」這種思考邏輯,但是當賈伯斯走了之後,接棒的庫克(Tim Cook)就很有危機意識,他延攬了美國前環保署署長莉莎·傑克森(Lisa Jackson)加入蘋果成為永續長,推動一系列蘋果「綠」化的工作,包含蘋果的辦公室總部已經 100%使用再生能源,並且承諾全產品要使用 100%的回收材料生產。據我所知,蘋果並不是光說不練,他們已經開始盤查旗下供應商的狀況,並且開始導入轉換的流程。

在創業圈裡我們很常說一句話,「創辦人的認知邊界就是公司的天花板」,在氣候挑戰這麼困難的時代,我們就別再說賈伯斯有多神了,真正神的,是蘋果已經超越了其創辦人的認知邊界,願意把「永續」放入企業的思考邏輯,將蘋果的 LOGO 上的葉子由黑色轉成綠色。

其實不只是蘋果,跨國品牌企業現在都在追求企業達到 100% 使用再生能源的目標,這使得再生能源憑證(REC)變得非常搶手!講者 RE100 主席 Sam Kimmins 以 Kodak 科達破產的例子,舉出企業若低估了世界變動的速度,很容易被淘汰。RE100 倡議企業達到 100% 使用再生能源,短短的三年時間,全世界已有 130 多個跨國品牌企業加入 RE100,包括:Apple、Google、Facebook、Starbucks、IKEA、P&G、Coca-Cola、H&M 等。這些大企業承諾再生能源目標可不只是在自己的總部蓋個綠建築就了事,我們可以預期他們會邀請旗下供應鏈廠商一起來「共襄盛舉」這個承諾!

恐懼這個驅動力正往產業上游前進,不過臺灣的品牌代工廠要搶到國內的再生能源憑證去符合品牌廠的要求就有難度了,你可以從我們之前的這兩篇文章《三分鐘帶你看懂再生能源憑證的政治困境》和《三分鐘帶你看懂再生能源憑證的市場交易困境》了解箇中玄妙之處。

另一種溫和途徑實踐循環經濟你則可以學學 Dell 戴爾。Dell 戴爾選定關注海洋廢棄物的議題,承諾要利用海洋塑料重製為包裝筆電的塑膠隔板,建立全球海洋塑料的供應鏈。他們也發揮創意,導入創新的異業合作,重新刺激市場,進而產生新的需求與新商機,文章開頭的合作案例,便是他們的創新計畫之一。

這樣的創意我們也想得出來,但是臺灣能這樣操作的空間很有限。舉例來說,佳龍科技投入超過 17 年的時間,研發如何將提煉完貴金屬後廢棄物中的廢棄物,再利用成綠建材、文創商品和藝品,但面臨的困境是沒有消費者買單。

我們的企業長時間習慣單打獨鬥,對於橫向的跨界合作,仍過於保守,加上沒有合適的領頭羊可以幫忙牽線,循環經濟這條路相當漫長,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我們這代人可以大展身手的地方,不會沒事閒閒以為可以再靠著代工賺二十年,不是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