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終結假回收:擺脫最低標思維,讓處理技術進步!

當處理的成本可能都高於得標價格時,要如何能確保回收處理業者會妥善處理?當處理的利潤壓到最低的時候,回收處理業者如何投入回收技術發展,確保所有的資源都可以妥善地循環再利用? 「電子產業有些公司例如友達、群創,一滴製程水使用次數可高達 7 次;台積電的廢棄物回收率則大於 95%。但是這只是比較容易的部分,連我們愛吃的洋芋片的塑膠包裝袋,為了要避光和防潮,都會跟一層鋁箔貼合在一起,造成無法純化製成再生塑膠,也不能回收。可想而知,這麼多的洋芋片袋子用完即丟,然後我們又不能怪吃洋芋片的人....鋁礦資源就這樣隨著吃洋芋片一點一滴地消耗殆盡。」
評論
A worker in a crane uses a grappler to grab electronic scrap at a plant of Swiss recycling company Immark AG in the town of Regensdorf near Zurich April 8, 2013.  REUTERS/Arnd Wiegmann (SWITZERLAND - Tags: BUSINESS EMPLOYMENT ENVIRONMENT) - BM2E94810K501
A worker in a crane uses a grappler to grab electronic scrap at a plant of Swiss recycling company Immark AG in the town of Regensdorf near Zurich April 8, 2013. REUTERS/Arnd Wiegmann (SWITZERLAND - Tags: BUSINESS EMPLOYMENT ENVIRONMENT) - BM2E94810K501
評論

原文《要發展電子廢棄物處理技術,我們必須擺脫最低標思維》刊登於 綠學院 ,INSIDE 獲授權轉載。

本文作者黃詩文,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高中時期聽了一場荒野保護協會的演講,從此立志要做對環境友善的志業。從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 簡稱 C2C)出發,在麥克‧布朗嘉教授的麾下推廣 C2C 設計理念。隨後任職於台灣經濟研究院,協助臺灣建立再生能源憑證(REC)制度,讓企業可以宣告使用綠電的效益。目前回到循環經濟產業,想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希望這輩子可以達到說寫做一致,對循環經濟有所貢獻。

我們的生活少不了電子產品,進入 5G 物聯網的時代後,食衣住行育樂都在你不知不覺中電子化,這樣日新月異的數位生活下,智慧家電、智慧手機、電動車等電子產品的使用壽命越來越短,從搖籃到墳墓的速度越來越快,根據聯合國「2017 年全球電子垃圾監測報告」統計,2016 年人類在全球各地總計產生 4,470 萬公噸的電子垃圾,重量幾乎相當於 9 座胡夫大金字塔、4,500 座艾菲爾鐵塔、或 123 萬輛滿載的 18 輪大拖車。

電子產品可不是什麼石油提煉出來的便宜貨,那裡面可是金山銀山,有珍貴的金屬礦產如金、銀、鉑、鈀等,我們希望好不容易從礦山採出來的礦可以繼續循環使用。於是將電子產品回收後,經過處理後再提煉出貴金屬,也就是所謂的「城市採礦」。

不過談到廢棄物處理,就令人擔心處理的過程中使用的化學藥劑以及焚燒處理產生的 PM2.5 會破壞我們的家園,因此政府在法規面上制定了縝密的《廢棄物清理法》,廢棄物在運輸和處理方式上,受到主管機關環保署嚴密的監管,每一台清運廢棄物的車輛都裝上了 GPS 定位,各類的廢棄物都以編碼方式進行管理,須申報產量、處理方式和流向,違法的公司都從嚴懲處,因此基本上合法的公司在廢棄物管理上已經做到了密不透風。

但這樣並不足以促成循環經濟的發展,把回收的電子產品中有價值的貴金屬提煉完,剩下的還是廢棄物,剩餘的廢料再進入掩埋場、焚化爐或轉賣,好一點賣給合格簽約的處理商,反之就再也追不到二手之後的廢棄物流向了,只看有價物質的循環,是不夠的。

全世界的企業都在追求永續發展,強調企業社會責任的績效表現,在環境面追求循環再利用。電子產業有些公司例如友達、群創,一滴製程水使用次數可高達 7 次;台積電的廢棄物回收率則大於 95%。

但是這只是比較容易的部分。有很多難處理的事業廢棄物,難以拆解且組成複雜,一個大型製造廠每年就有 200 噸以上難處理的廢棄物產生,就目前的處理方式只能焚燒和掩埋,或先堆在倉庫裡等待處理技術成熟,要算起整個製造業每年產生的難處理、也就是不能回收的廢棄物,那真的是一本爛帳了。

以工業等級的鋁箔袋來說,為了達到優異的防潮與抗靜電效果,必須使用四層材料,除了真正的鋁在內層之外,外層還用了 LDPE、尼龍、和 PET,並且用膠緊緊地黏著在一起。這樣的複合材質雖然都是無毒的,卻無法分離成單個材料,找不到有效的循環再利用方式。

不僅是工業等級的鋁箔袋無法再利用,就連我們愛吃的洋芋片的塑膠包裝袋,為了要避光和防潮,都會跟一層鋁箔貼合在一起,造成無法純化製成再生塑膠,也不能回收。可想而知,這麼多的洋芋片袋子用完即丟,然後我們又不能怪吃洋芋片的人,因為每個人天賦人權都可以吃洋芋片,鋁礦資源就這樣隨著吃洋芋片一點一滴地消耗殆盡!

動脈產業每年都有爆炸性成長,但是他的對面產業,靜脈產業廢棄物處理技術的發展卻總是落後個十年。其發展的困境在於沒有市場支持的條件,你要處理業者投資設備、人力、物力與資金去解決難處理的廢棄物,但是這些公司付出的成本遠高於收益,難以永續經營,這又不是作功德。動脈產業自己賺錢,只想要用最高的價格,將事業廢棄物賣斷給回收處理業者,或讓處理費最低的公司得標,這種由賣方決定的市場,有餘力投入研發處理技術的公司微乎其微。

已經這麼難做了,靜脈產業還是個管制行業。台灣可以處理有害廢棄物的甲級處理機構有 113 家,目前市場運作的機制為由產生廢棄物的事業單位招標公告,然後回收處理業者來競標,往往結果就是低價者得標。

當處理的成本可能都高於得標價格時,要如何能確保回收處理業者會妥善處理?當處理的利潤壓到最低的時候,回收處理業者如何投入回收技術發展,確保所有的資源都可以妥善地循環再利用?

這就是為什麼《失控的引爆點!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一文中說,回收 1.0 版本恰恰是循環經濟最容易失控的引爆點。我建議,我們必須放棄什麼事情都追求最低標的思維,由政府自己開始以身作則,改採最有利標或技術規格標,以可完全破壞、完全處理的技術規格綁標,讓真正夠資格的回收處理業者得標,才能健全整個靜脈產業的技術發展,否則我們永遠都是假回收。

你可能覺得我怎麼這麼偏愛靜脈產業?這麼說好了,你有沒有曾經看過任何一個人他的動脈輸送充氧血非常順暢,而靜脈卻沒能力把缺氧血帶回心臟,而這個人非常健康,活到百來歲的?一個也沒有,對吧!當我們在思考循環經濟產業時,就跟養生一樣,必須使用全局思維。

當處理技術跟得上的時候,我們才有資格談封閉式循環,才能讓錯置的資源找到具經濟效益的再利用的方式,達成零廢棄循環經濟的理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