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已經和你印象中的平價手機廠越來越不同了!現在它更像一家百貨公司

在小米的招股書中,小米的一項差異化被以「鐵人三項」的形式提出,小米的鐵人三項指的是硬體、網路服務和新零售。除了與亞馬遜相似度很高的新零售,硬體業務層面,小米的小米生態鏈也是一種獨創的商業模式。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品玩 ,INSIDE 授權轉載。本文作者為中國科技部落客對於小米從硬體手機廠轉型成線下零售店面的購物心得,為呈現原汁原味,部分語氣未刻意編輯為台灣用語。

據財聯社報導,6 月 7 日晚間,小米已就發行 CDR(中國存託憑證)向中國證監會正式提出申請。幾乎同一時間,小米也通過了港交所上市聆訊。目前投資人尤其是基石投資者「入圍」競爭激烈,給出的估值普遍在 750 億到 800 億美元之間。

自上個月小米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之後,小米 IPO 終於要塵埃落定了,關於小米到底值多少錢,資本市場也將會給出一個確定的答案。

一提起小米,像我這樣的溫和派米粉首先想到的也是小米手機。緊接著想到的是高性價比,這對於外國使用者來說感受可能更為深刻,「Redmi 5」這樣的手機國際知名度也毫不遜色於那些四五千元的手機。

小米百貨和亞馬遜百貨

小米很早就不滿足於只做手機。2015 年以前還經常有人把小米和曾經的老對手魅族相比較,隨著小米手機銷量和公司市值的成長,兩家手機廠商越來越沒有可比性。而且小米越來越不像手機廠商了,逛一下小米之家就有很強烈的感受,小米可能更像是一家「百貨公司」。

我有一次出差去深圳,回程遇到了很尷尬的情況,距離登機還有一個小時,我發現我忘了帶耳機。更無奈的是,雖然我帶了兩台手機,但一台是 iPhone 8 Plus ,一台是小米 MIX2S,沒有一個有耳機孔的。

在前往登機口的路上正好有一家小米之家,作為應急,我買了一副小米的 Type-C 降噪耳機,人民幣 299 元(台幣 1500 元)的價格也適合臨時作為備用。如果你遇到了跟我類似的情況,比如出差忘帶毛巾和牙刷,也完全可以順路從小米之家買到你需要的洗漱用品。

這非常符合所謂新零售所能解決的痛點,急需的商品可以很方便、快速的買到。

行動電源、電動牙刷、毛巾、枕頭、行李箱這些商品在小米商城上都有,為什麼要在線下買?因為你手機沒電了啊,急需行動電源。如果你連充電線也沒帶,完全可以再去小米之家把充電線也買齊。而且有意思的是,小米之家銷售以 Type-C 接口為主的小米手機,也提供 iPhone 的 lighting 充電線。這在其他手機廠商的線下店裡是不可能看到的,他們通常只賣自家配件。

這與在美國「無孔不入」的亞馬遜其實挺像的,電商、電子書商城、服裝、電影,幾乎每個領域都有亞馬遜的身影。而小米也幾乎都涉足了這些行業。

2012 年 kindle 還沒有在中國上市的時候我就透過萬能的淘寶代購了一台 Kindle 5,由於系統不支持中文,那個時候 Kindle 玩家就流行刷 多看 的系統。沒過多久,多看變成了米系 APP,我那台 Kindle 5 也可以用小米帳號買多看上的電子書了。在亞馬遜電子書商城落地中國之前,小米的多看就給我提供了一種可用的本地化服務。

「小米百貨」其實跟亞馬遜挺像的

首先是兩者的價值觀,雷軍的理念是以使用者為中心,做感動人心,價格厚道的產品,甚至專門承諾小米硬體業務的綜合利潤率不超過 5%。而貝佐斯也以客戶為中心,讓消費者能買到價格更為低廉的商品。

無獨有偶,兩者的硬體也都主打廉價和性價比,通過很便宜的硬體來銷售自家的網路服務。

Kindle 最初的中國銷售版本定價為人民幣 900 元(台幣 4500 元)左右,後來亞馬遜又在中國推出了一款人民幣 499 元(台幣 2500 元)的 Kindle。這個價格甚至比目前 Kindle 的旗艦 Oasis 2 的官方保護殼都便宜。當然,亞馬遜看中的並不是銷售 Kindle 的硬體利潤,而是賣給你 Kindle 之後,可以通過這款硬體賣出更多的電子圖書。

同樣,當你在 Apple store 買一款 500 元的皮質保護殼的時候,同一家商城的小米之家裡可能就有一個人花了同樣的 500 元買了一台紅米 5A。

最後,兩家都走上了 IoT 之路,亞馬遜的智慧音箱已經在海外市場中佔有率排第一,小米的小愛音箱也在中國智慧家居市場中排到了前三名。智慧音箱只是智慧硬體的一個控制中樞,小米 IoT 最大的優勢之一是智慧硬體的產品數量和種類多。艾瑞諮詢數據顯示,根據已連接的智慧設備數量計算,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小米的市場份額其實已經超過亞馬遜,在全球 IoT 市場中排名第一。

而且雖然亞馬遜的智慧硬體,比如 Echo 在產品層面足夠智慧,但是在中國它變得水土不服。與亞馬遜的 IoT 相比,米家 IoT  在中國市場更有前景。作為擁有超過十台小米智慧硬體的我,就不得不說到小米生態鏈的優勢了。

亞馬遜沒有的是小米生態鏈的模式

雖然兩家「百貨公司」在跨界上玩法類似,但是小米和亞馬遜兩家公司的基因還是有很大的差異,前者以 MIUI 起家,有濃厚的軟體基因,而後者則有深厚的電商基因。

不過,在小米的招股書中,小米的另一項差異化被以「鐵人三項」的形式提出,小米的鐵人三項指的是硬體、網路服務和新零售。除了與亞馬遜相似度很高的新零售,硬體業務層面,小米的小米生態鏈也是一種獨創的商業模式。

小米聯合創辦人劉德曾把小米生態鏈比做一列高鐵。小米公司就像是高鐵的火車頭,其他生態鏈企業緊跟在火車頭之後,與小米一起高速向前行駛。

在資本層面,小米生態鏈企業大部分都是由小米和順為資本投資,而且在生態鏈企業中扮演大股東的角色。在我對其中一家生態鏈企業的採訪中了解到,小米對生態鏈企業的產品也有統一的把控。小米的設計團隊會直接參與生態鏈產品的設計方案,具體的生產則由各家公司把控。

在這樣的模式下,小米不必親力親為,就可以快速獲得大量的商品多樣性,自家的電商平台和新零售通路短時間內就能獲得多種品類的商品。

而生態鏈企業也需要小米的銷售通路。比如我曾採訪過的秒秒測,其產品女性基礎體溫計在市場上已有了很多同類競品,而且醫院批發採購的通路 秒秒測 也沒有明顯的優勢。作為一家小米生態鏈企業,秒秒測的那款體溫計先是在米家優品上眾籌,後續又在有品上開放購買,截至目前已經取得了不錯的銷量。這對於秒秒測這樣的新創型小公司來說,搭上小米的便車的確是一件好事。

「利他即利已」,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王瑾是這樣總結小米生態鏈的,她把這種商業模式稱之為協同生態圈。

小米不是一家公司在戰鬥,這可能也是小米未來最有競爭力的地方吧。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