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蘋果 CEO 庫克力捧這個 11 歲小孩?揭開蘋果最小開發者的神秘面紗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INSIDE 經授權轉載。

每年的蘋果開發者大會 WWDC 都是世界碼農的心之所向,果粉們的朝聖之旅。能受邀蒞臨 WWDC 現場的不是頂尖工程師就是資深媒體人,而普通人則凌晨三點就開始在聖何西的會場外大排長龍,在寒風中靠著一份信仰堅持到第二天早上。

然而就在這個「大人談正事兒」的大會上,有一個很的小不點兒,他就是年僅 11 歲的尤馬(Yuma Soerianto)。

這位瘦瘦矮矮的亞裔小朋友並不是跟著爸媽混進來的,而是貨真價實的 Apple 開發者。在他的 Twitter 主頁上他自我介紹道,「年紀很小的 iOS 開發者;演說家;程式老師;跆拳道黑帶。哦,而且這個小孩已經開發了 7 款應用程式,還剛剛獲得維多利亞青年成就獎,並且連續兩年拿到了競爭者甚眾的 Apple 獎學金。

這個有點臭屁、卻笑的很靦腆的小孩,用了四年走完了別人十幾年才能走完的路。但和其他少年成名的小選手不一樣的是,尤馬身上既有小工程師的能力,也完美地保存了小孩的天真。

「很多人覺得我肯定天天在桌子前面衝著電腦苦學,但其實我特別愛玩兒,我就是個小學生。」尤馬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和其他成長在網路時代的小孩兒一樣,尤馬超級喜歡打遊戲,還喜歡在 YouTube 上看直播,頭上「 最小的蘋果開發者」 的大帽子並沒有讓他跟朋友疏遠,他也從來不曠課。「 我都用課餘時間編程的,編程鋼琴、空手道對我來說一樣重要。」 尤馬在接受  Apple 採訪時說。

雖然尤馬小朋友 6 歲就開始寫網頁了,但真正改變他命運的其實是 Apple 的 Swift 語言。

在 2016 年的 WWDC 上,蘋果推出了 Swift 語言。為了讓更多初學者享受寫程式的樂趣, Apple 同時推出了教學軟體 Swift Playgrounds。這款軟體用遊戲任務和可視化編碼的形式,一步一步教會了尤馬怎麼開發 App。可以說沒有 Swift,就沒有尤馬的成績。這也可能是庫克中意小尤馬的原因。

尤馬最先做的是一個鴨子操縱大吊車蓋樓的小遊戲。玩家需要盡可能地把磚塊垂直疊上去,否則可供堆疊的部分就會越來越小。雖然這個遊戲非常簡單,但是玩起來簡直和跳一跳一樣有毒 ……一旦開始就會晚上十幾個回合,真的是把大人的心理牢牢捏在手裡的小朋友!

但在開發 App 時,尤馬的考慮可不只是好玩這麼簡單。

他的另一個作品更加神奇,名叫 Hunger Button。打開之後會出現一個漸變色的紅底,上面有一個黃色按鈕,只要按一下,這個 App 就會自動為你隨機推荐一家周圍的餐廳,而且推薦界面只有一張餐廳招牌菜圖,餐廳名字,步行距離,一個餐廳電話,和餐廳星級。非常簡潔!一句廢話也沒有!而且是很漂亮的手寫字體!如果你覺得這家餐廳不滿意,還可以繼續抽,直到抽到一家滿意的為止。

一番研究之後,每個工作日中午都犯選擇困難症的我決定以後把「今天吃什麼」這個問題交給尤馬 ……

真想把這個 App 推薦給每天都為了吃哪家外賣而吵來吵去的國內同事啊!

尤馬開發的另外一款鴨子系列 App 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天氣應用軟體。這個軟件裡有一隻玩變裝秀的小鴨子(應該是那隻蓋大樓的小鴨子下班了),每天它都會穿上適合今天天氣的衣服,然後說一句冷笑話 ……比如說今日桑尼維爾夜間天氣 15 攝氏度,有點風,鴨子就會建議你穿一件暖和(warm)的外套,而不是小蟲子(worm)外套。這個真的很像小學生講的笑話!而且你戳一下小鴨子,還會傳來尤馬自己錄的嘎嘎叫聲!

這個我也不捨得刪了

在自己寫程式之餘,為了讓更多小朋友愛上程式,尤馬還在 YouTube 上當起了老師。他創建了一個叫「人人都能學 coding」的頻道,專門在裡面講怎麼用 Xcode 和 Swift 做小遊戲。只不過現在看來,尤馬的粉絲都是混進來看萌萌小朋友的大人。

為什麼庫克這麼喜歡尤馬,連續兩年都把獎學金給了他?其實看看這些獲得蘋果獎學金的孩子們,不難發現他們之間的一些共通點。

在尤馬開發的小程式中,最讓庫克感興趣的一個是尤馬在飛往美國參加大會的過程中寫出來的,前前後後只花了不到十個小時時間。這個小程式可以換算美元匯率,並自動加上當地稅金,「這樣我爸爸媽媽就能在美國輕鬆購物了。」尤馬對庫克說。

另一位獎學金獲得者,美國高中生周睿,開發了一款幫助帕金森患者的 App。這個 App 可以追蹤患者的病情發展情況,並且幫助他們進行康復鍛煉。來自印度的獎學金獲得者 Ajay Mandani 則開發了一款幫助認知障礙的兒童學習的應用軟體。

這些獎學金獲得者的共同點就在於,他們都在嘗試用科技讓身邊的人、讓弱勢群體的生活更美好。他們都在努力改變社會。

尤馬也是這樣,他的厲害之處不是他的 coding 能力,而是他的創造力、和對身邊人的關懷。「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遵循著程式,寫代碼是其中回饋最直接的一種方式。」尤馬總結道。「我寫程式,就是想要改變社會的。」

獎學金理應發給這樣的小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