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循環經濟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空有表面的工業廢棄物處理

「我國政府怕企業亂丟工業廢棄物,所以採取嚴格控管的策略,公司為了怕麻煩,很積極找回收商來處理工廠裡的廢棄物,至於回收商有沒有確實回收我不管,總之廢棄物不要堆在我帳上就好,不然環保局會來找我的碴。 那回收商幹嘛沒事要收我的廢棄物呢?自然是為了有錢賺,只要有錢賺,回收商收了廢棄物事情就當結案了,有沒有真回收,就成了另一件事。」
評論
A teller counts New Taiwan dollar (TWD) $1000 banknotes at a bank in Taipei, Taiwan February 23, 2017. Picture taken February 23, 2017. REUTERS/Tyrone Siu - RC1A137D3F40
評論

原文 《失控的引爆點!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 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獲授權轉載。

作者楊雅雲受到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啟發,2009 年大跨度轉行到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領導莫拉克風災校園重建 — 那瑪夏民權國小重建工作。擅長融合營利型公司與非營利組織的強項,將設計思考、行銷溝通與環境效益三個領域跨界整合,2014 年創辦綠學院,同時為 Green Impact Lab 綠色創業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著有《綠領建築師教你設計好房子》一書。

演講是一個很有效的田野調查方式,藉由與聽眾互動,可以了解人們真實的想法。我去演講時常問大家:「聽到環保,你馬上會想到什麼?」十個人中有九個人完全不經大腦思考,就可以回答出「垃圾分類」或「資源回收」。

這就是為什麼「循環經濟創新白話文運動」系列文章一上架,三天就超過 30 萬人閱讀,火紅到所有電子媒體、網路媒體全部跟進,都用了我們專欄的觀點進行追蹤報導,因為大家發現自己被騙了。

真相令人坐立難安,當我們發現垃圾回收的真相時,我們直覺就是怪政府。但是循環經濟不是靠著政府出面搖旗吶喊,大家很輕鬆就跟上去的,它牽涉的是產業得全面翻轉,是一整條供應鏈的問題,你我的腦袋沒有翻轉前,誰也別怪誰。

和能源一樣,循環經濟產業追求的也不是單一的最佳解,而是系統的創新解。創新的推動,需要足夠的「思維」濃度和足夠的「牛人」密度碰撞在一起。

要理解循環經濟,就要從包山包海的原則中,建構出最重要的知識框架。我們前兩篇文章討論常民生活中產生的垃圾,是屬於一般廢棄物,這個在全國總廢棄物生產量中,占了近 30%,這只是小咖。 真正的大咖,是事業廢棄物,占了 70%。 和能源一樣,我們也可以使用抓大放小的原則,從事業廢棄物管理著手,找出其中蘊含的挑戰與機會。

事業廢棄物中,工業廢棄物就占了近 90%,所以我們今天就來談工業廢棄物回收吧。在工業裡做環保,主要考慮的是在生產過程中,是否能提高能源或資源使用效率。簡單一點我們可以透過節能、減廢來達成環境效益;更進一步我們則可以乾脆想辦法讓生產過程中所需要的能源和資源循環使用。

傳統工業設計的思維是單向的,是「從搖籃到墳墓」(cradle to grave)的線性思考,一個產品在工廠生產而出生,在消費使用之後變成了廢棄物,進了墳墓結束它的一生。多年前 Michael Braungart 和 William McDonough 開始提倡「從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的循環式思考,也就是從一去不回的設計變成循環式設計,產品的設計、生產及回收,應該模仿自然界具高度效益的新陳代謝系統。這個系統不存在廢棄物的概念,所有的垃圾只是我們還沒想出方法解決的資源。

這種思想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我國政府 20 幾年前就開始從工業端導入「從搖籃到搖籃」的思維模式,只是我們使用的名字不同,稱「能資源整合」,也就是以一個工業園區的角度,大家互相交換生產過程中產生的能源和資源,例如你的廢熱正好可以成為我生產所需的能源,在供應鏈裡不停地循環,形成封閉式系統,我國較為成功的案例包含高雄臨海循環工業園區、大園循環工業園區。水資源也算是一種資源,不過因為它處理的方式很不同,因此實務上,我們都將水資源另外分一類,談能資源整合,多半指的是能源或材料資源。

除了用工業園區歸類之外,產業裡,我們將使用「從搖籃到搖籃」思維模式生產的循環經濟產業,分為動脈產業、靜脈產業。

什麼是動脈產業?如同人體的動脈帶著充滿氧氣的血液(充氧血)運送到全身,企業在設計和製造過程中,若提高能源或資源使用效率,例如生產手機使用綠能,而不用火力發電;或是用回收材料進行手機製造,就是動脈產業。

什麼是靜脈產業?如同人體的靜脈帶著大量二氧化碳的血液(缺氧血)回到心臟,企業製造過程主要是回收廢棄物,進行轉化與加工變成資源,並且再生使用的,例如回收手機,把手機一個一個零件拆解開來,取出金屬煉製,然後再賣出去,就是靜脈產業。

動脈產業和靜脈產業是一個動態的關係,動脈產業仰賴靜脈產業提供的好產品,靜脈產業則仰賴動脈產業在設計端就考慮到回收時的需求,才能生產出好產品。

現在我們進入到一間公司採行循環經濟模式的三個階段,為了說明方便,我們暫時稱這間公司為 A。

一開始,A 公司只要把工業製造中產生的廢棄物,交給外面的回收商處理,就算是達到了循環經濟模式 1.0 版本。這裡的假設是回收商收了這些廢棄物,會拿去再製加工,至於是否降級使用無所謂,總之達到了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

但是 1.0 版本恰恰是循環經濟最容易失控的引爆點。 因為我國政府怕企業亂丟工業廢棄物,所以採取嚴格控管的策略,A 公司為了怕麻煩,很積極找回收商來處理工廠裡的廢棄物,至於回收商有沒有確實回收我不管,總之廢棄物不要堆在我帳上就好,不然環保局會來找我的碴。

那回收商幹嘛沒事要收我的廢棄物呢?自然是為了有錢賺,只要有錢賺,回收商收了廢棄物事情就當結案了,有沒有真回收,就成了另一件事。

貴重金屬因為回收之後可以賺更多的錢,所以不需要政府出手,回收商自動就會回收再製。但是非金屬類的廢棄物,回收再製不見得能賺錢,這時政府就會插手提供補助,但是能補助的錢也是有限,沒賺錢的東西補助之後還是不會賺錢,如此一來,政府花了一大筆錢, 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廢棄物這個主角倒是被晾在板凳上。

所以我們建議得採用 3.0 版本,也就是說,企業不要只想著把廢棄物往外丟,自身也要盡可能參與循環的過程,藉由使用自身的廢棄物經再生後製成的成品,來實踐循環經濟。 國內一間達到循環經濟模式 3.0 版本的昶昕公司,他們生產然後銷售蝕刻藥水給 PCB 廠蝕刻銅,PCB 廠使用完之後,昶昕將用過的蝕刻廢液買回廠裡再利用,循環再生的蝕刻液再回賣給 PCB 廠,這就達到了封閉式循環。而在這再生的過程中,另外還可以加工出銅鹽、錫化合物等高附加價值產品,得到了額外收入。

循環經濟模式三階段常互為交叉,無法清楚區隔,不過我相信你讀到這裡,應該開始對產業裡有哪些創新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及技術感到好奇,今年(2018)六月開始會有一系列的循環經濟國際研討會,你可以和我一起,深入產業了解卡關的環節、如何破局,以及巨大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潛能!

延伸閱讀:


Visa 品牌轉型三大面向做創新:B2B 金流、Fintech 新創、支付附加價值服務

要打造一家高獲利的公司是基本,但要在疫情擾動全球快速轉變之時勇於蛻變顯然不是容易的事,而 Visa 就是其中的典範之一。
評論
Photo Credit: Visa
評論

1958 年成立的 Visa,在 60 多年前也是一間金融科技新創公司,預見一個可將支付轉變為電子與光子,並在全球光速的移動的世界,更率先推出當時市場上全新的商務模式 — 四方模式,顛覆人類現金交易史,這些年來更伴隨 FinTech 技術、電子支付場景的革新,持續以其全球規模及能力拓展數位支付創新。已是數位支付領域全球領導者的 Visa,如何持續自我創新以及與時俱進?

Photo Credit: Visa
引領全球的支付 - Visa 品牌標誌的演變

Visa 重申品牌使命,啟動多年轉型計畫

許多企業營運數十年甚至百年之後,因應時代潮流啟動轉型計畫,向新世代消費者扎根;Visa 也不例外,在積蓄超過一甲子時光的風華,推出全球品牌升級的長期計畫和行動,重新定義核心價值和品牌使命,改變消費者認知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喊出「作為一為所有人服務、匯聚全球網路的網路」,聚焦「Visa 全球網絡成就你我,金流交易輕鬆掌握」的願景。

Photo Credit: Visa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

然而,百年大疫逼著許多企業放緩腳步,為何 Visa 敢在此時勇於蛻變?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Patricia Sun),用玄奘取經故事為譬喻:Visa 從創立所擁抱的信任、安全、接受和包容等核心價值沒有改變,但在獲取經書的路上,勢必要經歷穿越戈壁的險惡環境,這時就考驗一家企業,是否保有堅韌的精神,面對新的挑戰,勇於設法找出創舉。

換言之,Visa 的品牌轉型計畫可視為 Visa 進化踏向下一段里程的途中綠洲。其中幾個具體的轉變,像是 Visa 品牌標誌,換上全新的 Logo 色彩、字體,媲美踏上旅程的英雄增添嶄新裝備;及向各處市場推出能讓受眾產生共鳴的品牌宣傳內容,分享在地市場使用 Visa 解決方案的成功故事,就如古代驛站的使節,傳播最新、有用的消息。

三大戰略方針實現普惠金融,「賦能」中小企業與新創,助力挖掘「支付附加價值」 

現在每天使用 Visa 服務世界各地的持卡人、超過 39 億的 Visa 卡,橫跨 200 多個市場、15,500 間金融機構、超過 8,000 多萬個商戶受理 Visa 卡。鏈結如此龐大的社群,Visa 這次轉型有個重要的理念就是「賦能」,包含為一般消費者創造公平交易環境、幫小商家及中小企業解決金流挑戰、乃至於針對新興的交易場景,Visa 都能運用品牌力量,提供更多元的服務項目。

孫麗軍表示,Visa 最想爲社會上的企業和個人實現「普惠金融」價值,透過金融教育計畫,協助其學習及獲得小額貸款或流動銀行服務,讓全球 17 億缺乏金融服務的弱勢、偏鄉地區人口,得以解決支付問題,獲得更多機會。

此外,Visa 關注小型企業的賦能與發展,她舉例,2022 年北京冬奧期間,Visa 攜手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體育大學發起「冬奧有她」專案,至今已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型企業主,通過豐富的資源及訓練課程,有效提升女性小微企業家在企業管理、戰略規劃、組織效率等方面的能力,幫助女性所領導的小型企業蓬勃發展,為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價值。

Photo Credit: Visa
Visa「冬奧有她」專案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微企業主

除了提供龐大消費者支付服務,Visa 業務亦放眼新的支付領域,協助商戶與企業採用創新解決方案,藉此提高金流效率與透明度,在各垂直領域拓展創新金流。

「我們推動的台灣在地專案叫『挺好的小店』,教育店家手機感應收款方案的益處,不僅減少紙鈔接觸染疫風險,同時讓店家更方便、機動方式收款,提高商機。已導入的商家類型包含小吃店、市場攤販、花店外送等,未來也將導入計程車、週末市集。」孫麗軍分享其中一間來自桃園年輕夫妻經營的商家「查理Q蛋」,平常多在中壢市場擺攤販售放牧的雞蛋,過去除了現金就只能給銀行帳號讓客人轉帳,許多客人覺得轉帳麻煩而棄單,讓商家相當苦惱。自從使用 Visa 手機感應收款,手機就是刷卡機,現在客人只要手機輕碰感應即可快速完成付款,幫助商家提升客源又減少錯帳率。

Photo Credit: Visa

Visa 亦積極支持地方觀光圈數位轉型,與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DTTA)與合作賦能地方觀光圈商家已邁入第三年,今年為新北市平溪在地商家舉辦線上永續發展主題工作坊,輔助商家上手數位工具,開啟地方永續發展。Visa 更特別為小微商家設計實用商務技巧網站(Practical Business Skill),透過工作坊將資源分享給商家,包括電商經營、數位支付等,幫助台灣小微商家優化體質,挺過疫情風暴。

除了消費者、商家,Visa 賦能的觸角亦拓展至金融科技新創,廣邀新創加入 「Visa 亞太區金融科技優速計畫」,提供這些新創公司解決方案和顧問服務,將重心放置在幫助新創公司找尋商業機會,協助新創快速跨入區域市場。鼓勵創業新手在金流服務嘗試更多創新,賦能金融科技公司拓展更多應用場景的創新方案。

最後,Visa 看準支付環境趨於複雜, 亦串聯全球合作夥伴,延伸到更全方位的支付服務,協助企業與金融機構探索更多支付的附加價值,從資料分析、產品權益、應用介面、風險管理到行銷推廣,提供一站式完整的支付附加價值服務,因應消費者不斷演變的多元支付習慣,拓展更多應用場景。孫麗軍舉例,針對永續發展,Visa 推出永續消費權益(Visa Eco Benefit Bundle),幫助夥伴搶攻在意氣候問題、支持永續消費的消費者。Visa 台灣亦曾協助業界領導百貨、航空聯名卡等客戶透過挖掘資料(Data mining)、彙整分析,找出含金量最高的消費者、新的場景,再針對這群人再行銷。

Visa 轉型腳步不停歇,讓全球各角落人們享受經濟果實

上述幾項案例,再再證明 Visa 早已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的規模及格局,未來 Visa 接觸的對象將如同毛細血管一樣散開,成為任何交易的連結點,持續透過全球網路,推動商務、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都能參與全球經濟。當然 Visa 的戰略目標不僅於此,為支持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Visa 承諾要助攻全球 5,000 萬中小企業數位化。此外,Visa 也表達支持全球金融科技新創擴大規模、與全球 200 多個政府達成合作夥伴關係的決心。

回到玄奘取經的故事,當英雄完成經書抄寫之旅,往往不只在成就自我,更是將心血成果分享給世人獲益,不論現在或未來,Visa 都希望複製玄奘的精神。孫麗軍重申,「期待透過 Visa 全球品牌轉型計畫,Visa 會持續引領創新,同時傾聽客戶聲音,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得以打破藩籬、沒有障礙的參與全球經濟體系,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就能看見普惠金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