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循環經濟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空有表面的工業廢棄物處理

「我國政府怕企業亂丟工業廢棄物,所以採取嚴格控管的策略,公司為了怕麻煩,很積極找回收商來處理工廠裡的廢棄物,至於回收商有沒有確實回收我不管,總之廢棄物不要堆在我帳上就好,不然環保局會來找我的碴。 那回收商幹嘛沒事要收我的廢棄物呢?自然是為了有錢賺,只要有錢賺,回收商收了廢棄物事情就當結案了,有沒有真回收,就成了另一件事。」
評論
A teller counts New Taiwan dollar (TWD) $1000 banknotes at a bank in Taipei, Taiwan February 23, 2017. Picture taken February 23, 2017. REUTERS/Tyrone Siu - RC1A137D3F40
評論

原文 《失控的引爆點!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 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獲授權轉載。

作者楊雅雲受到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啟發,2009 年大跨度轉行到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領導莫拉克風災校園重建 — 那瑪夏民權國小重建工作。擅長融合營利型公司與非營利組織的強項,將設計思考、行銷溝通與環境效益三個領域跨界整合,2014 年創辦綠學院,同時為 Green Impact Lab 綠色創業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著有《綠領建築師教你設計好房子》一書。

演講是一個很有效的田野調查方式,藉由與聽眾互動,可以了解人們真實的想法。我去演講時常問大家:「聽到環保,你馬上會想到什麼?」十個人中有九個人完全不經大腦思考,就可以回答出「垃圾分類」或「資源回收」。

這就是為什麼「循環經濟創新白話文運動」系列文章一上架,三天就超過 30 萬人閱讀,火紅到所有電子媒體、網路媒體全部跟進,都用了我們專欄的觀點進行追蹤報導,因為大家發現自己被騙了。

真相令人坐立難安,當我們發現垃圾回收的真相時,我們直覺就是怪政府。但是循環經濟不是靠著政府出面搖旗吶喊,大家很輕鬆就跟上去的,它牽涉的是產業得全面翻轉,是一整條供應鏈的問題,你我的腦袋沒有翻轉前,誰也別怪誰。

和能源一樣,循環經濟產業追求的也不是單一的最佳解,而是系統的創新解。創新的推動,需要足夠的「思維」濃度和足夠的「牛人」密度碰撞在一起。

要理解循環經濟,就要從包山包海的原則中,建構出最重要的知識框架。我們前兩篇文章討論常民生活中產生的垃圾,是屬於一般廢棄物,這個在全國總廢棄物生產量中,占了近 30%,這只是小咖。 真正的大咖,是事業廢棄物,占了 70%。 和能源一樣,我們也可以使用抓大放小的原則,從事業廢棄物管理著手,找出其中蘊含的挑戰與機會。

事業廢棄物中,工業廢棄物就占了近 90%,所以我們今天就來談工業廢棄物回收吧。在工業裡做環保,主要考慮的是在生產過程中,是否能提高能源或資源使用效率。簡單一點我們可以透過節能、減廢來達成環境效益;更進一步我們則可以乾脆想辦法讓生產過程中所需要的能源和資源循環使用。

傳統工業設計的思維是單向的,是「從搖籃到墳墓」(cradle to grave)的線性思考,一個產品在工廠生產而出生,在消費使用之後變成了廢棄物,進了墳墓結束它的一生。多年前 Michael Braungart 和 William McDonough 開始提倡「從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的循環式思考,也就是從一去不回的設計變成循環式設計,產品的設計、生產及回收,應該模仿自然界具高度效益的新陳代謝系統。這個系統不存在廢棄物的概念,所有的垃圾只是我們還沒想出方法解決的資源。

這種思想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我國政府 20 幾年前就開始從工業端導入「從搖籃到搖籃」的思維模式,只是我們使用的名字不同,稱「能資源整合」,也就是以一個工業園區的角度,大家互相交換生產過程中產生的能源和資源,例如你的廢熱正好可以成為我生產所需的能源,在供應鏈裡不停地循環,形成封閉式系統,我國較為成功的案例包含高雄臨海循環工業園區、大園循環工業園區。水資源也算是一種資源,不過因為它處理的方式很不同,因此實務上,我們都將水資源另外分一類,談能資源整合,多半指的是能源或材料資源。

除了用工業園區歸類之外,產業裡,我們將使用「從搖籃到搖籃」思維模式生產的循環經濟產業,分為動脈產業、靜脈產業。

什麼是動脈產業?如同人體的動脈帶著充滿氧氣的血液(充氧血)運送到全身,企業在設計和製造過程中,若提高能源或資源使用效率,例如生產手機使用綠能,而不用火力發電;或是用回收材料進行手機製造,就是動脈產業。

什麼是靜脈產業?如同人體的靜脈帶著大量二氧化碳的血液(缺氧血)回到心臟,企業製造過程主要是回收廢棄物,進行轉化與加工變成資源,並且再生使用的,例如回收手機,把手機一個一個零件拆解開來,取出金屬煉製,然後再賣出去,就是靜脈產業。

動脈產業和靜脈產業是一個動態的關係,動脈產業仰賴靜脈產業提供的好產品,靜脈產業則仰賴動脈產業在設計端就考慮到回收時的需求,才能生產出好產品。

現在我們進入到一間公司採行循環經濟模式的三個階段,為了說明方便,我們暫時稱這間公司為 A。

一開始,A 公司只要把工業製造中產生的廢棄物,交給外面的回收商處理,就算是達到了循環經濟模式 1.0 版本。這裡的假設是回收商收了這些廢棄物,會拿去再製加工,至於是否降級使用無所謂,總之達到了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

但是 1.0 版本恰恰是循環經濟最容易失控的引爆點。 因為我國政府怕企業亂丟工業廢棄物,所以採取嚴格控管的策略,A 公司為了怕麻煩,很積極找回收商來處理工廠裡的廢棄物,至於回收商有沒有確實回收我不管,總之廢棄物不要堆在我帳上就好,不然環保局會來找我的碴。

那回收商幹嘛沒事要收我的廢棄物呢?自然是為了有錢賺,只要有錢賺,回收商收了廢棄物事情就當結案了,有沒有真回收,就成了另一件事。

貴重金屬因為回收之後可以賺更多的錢,所以不需要政府出手,回收商自動就會回收再製。但是非金屬類的廢棄物,回收再製不見得能賺錢,這時政府就會插手提供補助,但是能補助的錢也是有限,沒賺錢的東西補助之後還是不會賺錢,如此一來,政府花了一大筆錢, 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廢棄物這個主角倒是被晾在板凳上。

所以我們建議得採用 3.0 版本,也就是說,企業不要只想著把廢棄物往外丟,自身也要盡可能參與循環的過程,藉由使用自身的廢棄物經再生後製成的成品,來實踐循環經濟。 國內一間達到循環經濟模式 3.0 版本的昶昕公司,他們生產然後銷售蝕刻藥水給 PCB 廠蝕刻銅,PCB 廠使用完之後,昶昕將用過的蝕刻廢液買回廠裡再利用,循環再生的蝕刻液再回賣給 PCB 廠,這就達到了封閉式循環。而在這再生的過程中,另外還可以加工出銅鹽、錫化合物等高附加價值產品,得到了額外收入。

循環經濟模式三階段常互為交叉,無法清楚區隔,不過我相信你讀到這裡,應該開始對產業裡有哪些創新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及技術感到好奇,今年(2018)六月開始會有一系列的循環經濟國際研討會,你可以和我一起,深入產業了解卡關的環節、如何破局,以及巨大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潛能!

延伸閱讀:


用太陽增加被動收入?友善環境ESG永續投資——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能源置產者

不必身懷鉅款也能投資太陽能電廠?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個綠能群募平台管道,無論是大老闆或小資族都可以投資看得見的日光綠電,並藉此獲得20年穩健的賣電收益,更為地球減碳盡一份心力。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全球氣候變遷劇烈,如何找到與大自然環境共生共榮的經濟模式,是生活在地球上每一個人的課題與任務。在聯合國啟動的「 2030 永續發展目標」( SDGs )中,其中一項便是確保人們能享有可負擔的乾淨能源;此外,台灣經濟部也設定「 2025 年要實現再生能源發電占比 20%」的目標,並積極推動太陽光電等綠色能源,預計到了 2025 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需達 20GW (吉瓦=一百萬千瓦)。

當然,不只台灣積極思考綠能,全球也掀起一股 ESG (環境 Environmental 、社會 Social 、公司治理 Governance )的永續投資概念,要讓地球公民們投入兼顧經濟發展與友善環境的行列。現在,除了投資 ESG 概念股或基金,還有一個可以「眼見為憑」的投資方法,就是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太陽能源的置產者,讓太陽為你增加穩健的被動收入。

以行動支持永續,投資乾淨能源最有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故事起源於 2011 年,日本因為受到 311 福島核災的衝擊,開始積極思考能源轉型的做法,太陽人全民電廠為了讓民間力量也能投入,在日本首創群眾投資綠能電廠的共享經濟模式,透過將太陽能電廠分割成以太陽能板為單位的投資方式,大幅降低了賣電的投資門檻,也更有力地號召投資人加入日光創能的行列,一起創造穩健收益。到了 2017 年,太陽人全民電廠正式在台灣落地啟動,成功建構全台第一間串連線上/線下服務的全民電廠企業,截至目前為止已完成一百多座全民電廠,在桃園青埔、新竹芎林、台中沙鹿、南投中寮、雲林土庫、高雄林園、屏東萬丹等台灣各地,都可以見到太陽人的全民電廠,和太陽一起協力創能,發出對環境更友善的綠電。

只要太陽還在的一天,就能持續創造穩健收益,聽起來是否很迷人?太陽人全民電廠作為一個能源共享平台,讓個體投資戶能與有志一同的太陽人夥伴,一起投入這場綠能共享經濟,成為完善循環經濟的推手,也讓可眼見為憑的在地太陽能板,持續為投資人創造被動收入。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主要服務有三項:

  • 買電廠:投資人可以小額認購太陽能板,也可以選擇認購整座太陽能電廠。
  • 賣電廠:太陽能板或電廠持有人,可以藉由這個平台轉售;當然,在太陽人全民電廠購入的太陽能板或電廠,也能在這裡進行轉手交易。
  • 蓋電廠:有意從無到有開創太陽能源者,也能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出租屋頂、建置太陽能板,或是直接自己出資蓋一座太陽能電廠。

如果只是投資一塊太陽能板的話,就算是小資也能輕鬆入門,三個步驟就能成為能源置產者。只要到太陽人全民電廠官網選擇想要參加的電廠專案,並加入會員、選擇付款方式,就能直接晉升為電廠老闆,可以說是非常簡單的 ESG 投資術。

投資太陽能的多邊效益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投資太陽能電廠,有什麼好處?首先,對於投資人來說,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包辦電廠建置與維運,投資人不必自備屋頂建設電廠或了解艱澀的專業知識,即可以加入投資綠電的行列,並獲得20年穩定的賣電收益。而對於土地或屋頂擁有者,則可以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免費評估電廠建置的可行性,並進一步獲得出租收入;若打算自己蓋電廠、自己賺電費,也可以獨享20年的賣電收益。

不只有經濟效益,太陽能電廠能貢獻的還很多。例如在高雄的鳳甲國中,即是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建置了「高雄鳳甲太陽人一號電廠」,打造太陽能光電風雨球場,不只為學生遮風避雨、阻擋炎炎夏日,也為學校減碳發電,實現偏鄉地方創生與能源自主。也因為這次的成功案例,愈來愈多學校積極考慮太陽能電廠與校園建設融合的可能性,並送給孩子們一座兼顧能源與環保教育的校園。全民電廠不只讓投資人多一個綠色理財選擇,也是最佳的永續示範,讓更多人見證綠能共好的實踐,達成環境、能源、理財、教育的多方共贏。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那麼,投資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為何?其實算法非常簡單,購買電廠後,接下來的 20 年都是套用同一個公式:

發電度數X電價=賣電收益
投資人實際獲得的收入,便是賣電收益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費、屋頂租金等固定支出後所獲得的淨利。

發電量會因為日照量變化而有高低落差,但基本上,每度電的價格及計價基礎都是固定不浮動的。電費將由台電公司每兩個月結算一次,並透過銀行第三方自動化金流匯入投資人帳戶。在這個過程中,太陽人全民電廠擔任的角色,就是提供綠能群募平台管道,讓投資人可以輕鬆入門電廠投資,並且提供App服務供投資人追蹤獲利表現。如果還有其它關於電廠的問題,也可以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獲得解答。

花東日出太陽人九號電廠為例,最基本的投資單位是一塊太陽能板,金額為22,595元。假設第一年的總發電量為434度,每度電價為6.07元,則首年度的賣電收益則為2,636元;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租金等固定支出,則投資人第一年的實際獲利為2,082元。以此類推,到了第20年,投資人即可獲得累積收益39,324元,不只回本當初購買太陽能板的本金,還另外淨賺16,729元,投資報酬率(IRR)為6.08%,算是金融市場上相當穩健的投資工具。

為了讓還不熟悉綠能投資的民眾可以更加了解全民電廠的運作模式,太陽人也貼心的提供「30天免費體驗電廠收益」的服務,讓民眾可以實際感受到每天太陽出來都有收益可領的好處後,參與全民電廠更無後顧之憂。

ESG綠色投資趨勢愈來愈熱,但是否真正將投資人的資金投入在環境保護的用途上,是近期的討論話題。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很好的解方,讓看得見的太陽能電廠實現投資人的環保初心,真正落實節能減碳、能源轉型,讓日光創能,也讓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能與環境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