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區塊論】台灣真能成加密貨幣之國?從世界區塊鏈大勢談起

評論
評論

時節五月。

22 日,幾近所有活躍於台灣區塊鏈圈人士都群聚在立法院,參加由立法委員許毓仁推動的區塊鏈連線暨產業自律組織成立大會;其中還不乏 AIT、瑞士駐台官員的身影,就連世界數一數二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幣安」創辦人趙長鵬都親自現身。

會議上自律組織發表了六大宣言,參加組織的業者都必須恪遵守法、誠信、善良管理、公開透明、積極保密、公平競爭等原則,確保他們能盡到保護消費者的義務。

然而自律組織成立有它更深遠的意義。它想做的,不只是想跟政府搭建溝通管道,也不只想自我控制而已,它還搶先政府一步,向世界宣告:從今天,台灣在區塊鏈產業有了自己的規則、自己的態度。

同時市場上像幣託、Maicoin 等本土代買站紛紛也在今年正式成立具掛單功能的交易所,一個個新交易所、ICO、金融服務、技術團隊 Meetup 跟應用計畫也在這半年內有如百花齊放般不停在台灣發生。

撥開這層欣欣向榮的表面,台灣區塊鏈產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股巨大且炙熱的商業颶風,究竟從何吹來?而它又會帶領台灣往哪走去?INSIDE 本次【硬塞區塊論】專題準備了包括交易所經濟、法律政策、技術社群等六篇深入報導,試圖用廣度、深度兼具的方式,帶您一探究竟台灣區塊鏈產業的全貌。

首先讓我們來簡略俯瞰區塊鏈世界的目前局勢。

主鏈頻繁上線,承諾是否兌現?

ICO 儼然是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旬區塊鏈世界裡最重要的名詞,也是區塊鏈至今最重要的殺手級應用。由以太坊 ERC20 標準領軍,ICO 讓人人都擁有了發行代幣,自己向市場募資的機會。全世界量體最大、跟實體世界最接近也最激進的 ICO 案,應屬委內瑞拉的石油幣 Petro;委內瑞拉石油儲量約 3000 億桶,是目前石油儲量世界最大的國家;在美國金融封鎖下,委內瑞拉總統 Nicolás Maduro 試圖以一桶原油抵一顆比例作為實物擔保,用 60 美元價格公開販售 1 億枚石油幣。

▲ 委內瑞拉的石油幣 Petro 是目前全世界量體最大、跟實體世界最接近也最激進的 ICO 案之一。REUTERS/Marco Bello

你也可以看到有越來越多人為金融服務、網路娛樂、社交甚至是 AV 產業發行 ICO 募資;台灣最耳熟能詳的例子,或許就屬黃立成所發行的秘銀(Mithril)以及交易所幣託的發行案了。

但接下來從今年下半年開始,「主鏈上線潮」正蠢蠢欲動,準備引起新一波滔天巨浪。

比特幣分散式帳本讓去中心化的金融系統成為可能,以太坊的虛擬機器、智慧合約則大幅擴充了區塊鏈的應用範圍,但它們都有其局限:比特幣越來越膨脹擁擠,運算速度難以運用在現實世界,而且越來越多的演算力被巨型礦工所把持,讓它逐漸背離去中心這個原始理念。以太坊運算速度已比比特幣快上許多,但它尚缺乏即時調控區塊大小的手段,仍然不夠用於商業運用,而且還有先天上需要消耗 gas 的雙面刃機制。

既然比特幣、以太坊還有這麼多缺點,克服它們、超越它們成了必然趨勢。

把目前市值前 20 大的虛擬貨幣一列出來,幾近三分之一是主鏈準備上線或已上線的公鏈計畫:像旨在每秒能處理數百萬筆交易,同時克服 gas 收費機制的 EOS,或是試圖以側鏈、快照技術克服相容問題,可同時支援不同虛擬貨幣的 Cardano(ADA)。他們就有如 1983 年的 TCP/IP 或 1994 年的 HTTPS 一般,都想創造出更好用、更快速而且具有強大商業價值的基礎建設,引領世界踏入區塊鏈時代。

▲ EOS 或 Cardano 都想創造出更好用、更快速而且具有強大商業價值的基礎公鏈,但承諾是否能實現?

只是,這些公鏈會如白皮書內寫得一樣美麗嗎?他們已轟轟烈烈用 ICO 募來許多資源,但承諾是否能實現?

現實可能比想像還嚴峻。若把比特幣跟以太坊作為區塊鏈 1.0、2.0 的軸線,這些新興公鏈正上演著爭奪區塊鏈 3.0,成為未來主流區塊鏈技術的廝殺戲碼;一樣要拼資本、拼技術、拼市場,而且還得同時面對 Google、Facebook 等巨頭的抵制擠壓。

主鏈上線潮預估還會對區塊鏈生態帶來三段衝擊:第一從短期來看,新興公鏈們為了支付研發、行銷、營運等必要費用,會越來越頻繁把手上透過以太坊 ERC20 募來的以太幣釋出兌現;這些大量以太幣一旦瞬間被丟下來交易甚至被團隊拿來做金融操作,極可能會對以太坊與虛擬貨幣生態撞出不小震盪。

第二,無論從技術、資本角度來看,研發創造一條機制令人信賴,又能滿足全世界數以兆計交易量的公鏈本來就是難度非常高的一件事。不是每一條公鏈都能走到順利上線這一步,而且就算上線了也得跟其他競爭者捉對廝殺。

但比公鏈本身未能上線、經營失敗更嚴重的問題反而出至 ICO 本身;ICO 募來的資金,到底該歸於誰的財產?企業本身嗎?(有的團隊甚至連公司都沒有就發幣了!)那又怎麼管理?比較好的 ICO 計畫會說這筆資金將交由一個完善基金會運作,並規劃出完整的 Roadmap 釐清研發方跟投資方的責任義務;但糟一點的白皮書上並未詳盡介紹,就直接把這筆錢都做公司或團隊私有財產營運。

這就是 ICO 的潛在泡沫。而且這些公鏈計畫比起垂直單一性的 Token 規模更大、金額更高,自然泡沫一破造成的寒蟬效應更加驚人。

第三段衝擊就比較正面了;這些公鏈由於交易速度快、支援性完整,可以預期不同鏈的社群之間將出現互相刺激,進一步導致讓整體環境技術迭代。EOS 創辦人 Daniel larimer 跟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兩人針對 DPOS 共識機制這場技術論戰 ,正是該現象的最好表徵。

鴨子划水的巨頭,會一躍翻身成黑天鵝嗎?

關於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最近還有一件很有趣的新聞。他在 Twitter 公布一封來自 Google 的招募信(現已刪除),並詢問大家:「我該去 Google 嗎?」Vitalik 本人態度看來輕描淡寫,但顯然 Google 這網路巨頭已經盯上了他在區塊鏈領域的洋溢才華。

▲ Vitalik 在 Twitter 公布一封來自 Google 的招募信,並詢問大家:「我該去嗎?」

Google、亞馬遜、Facebook 與微軟這些巨頭並不是省油的燈,會眼巴巴空看著區塊鏈把自己的命革掉;而且他們大多都希望區塊鏈能為自己的雲端服務盡份心力。

表面上 Google 跟 Facebook 兩者都因充斥詐騙的理由大力封鎖 ICO 廣告,但背後 Google 也承認過正在積極觀察、研究區塊鏈技術,不只正默默地收購投資不少握有分散式帳本技術的新創;彭博社甚至報出他們打算把分散式帳本導入雲端服務,提升其雲端伺服器的差異化價值。

亞馬遜的區塊鏈佈局則更加頻繁、多元:雲端一樣有,他們日前宣布和區塊鏈新創 Kaleido 合作,讓 AWS 的客戶更容易使用區塊鏈技術。接著發表 AWS 區塊鏈模組,讓開發者可以更容易撰寫基於以太坊、Hyperledger Fabric 的專案。最後在老本行零售也沒放過,已獲得了兩項基於區塊鏈,為供應商和消費者提供方便快捷支付系統的專利。

微軟似乎是巨頭裡對區塊鏈鑽研最深、最久的一個。早在 2015 年 11 月,微軟就已啟動「Azure 區塊鏈即服務(BaaS)」計劃,為使用 Azure 雲端服務的金融客戶提供 BaaS 服務,並逐步跟以太坊等區塊鏈開啟合作;去年一家英國金融新創 Nivaura 就在 Azure 上使用區塊鏈發行了首部自動化債券服務,今年還打算引入企業智慧合約(ESC)至 Azure。

但目前看起來對幣圈殺傷力最深的則是 Facebook。今年年初其執行長馬克‧祖克柏就把「對深入研究加密技術、數位貨幣」列為個人挑戰之一,稍早也把原本負責 Messenger ,擁有豐富區塊鏈經驗的 David Marcus 調去帶領一組全新團隊。

而且進一步消息傳出,Facebook 主意打的是發行自己的虛擬貨幣。

目前 Google、亞馬遜、微軟的區塊鏈佈局尚屬「鴨子划水」階段,但上述無論哪一個公司只要宣布更積極、更廣泛的區塊鏈計畫,很可能就會化身成一頭巨大的黑天鵝,瞬間把區塊鏈現有的產業秩序狠狠撞個一次。

ICO 急速降溫中 ,但台灣是否能握住這股他人放手的沙?

跟去年盛況相比,今年 ICO 市場顯然吹起一股急速降溫的寒流。根據 ICOdata.io 統計從一月開始,全球 ICO 募得金額正迅速往下降,尤其整個 4 月份僅募得了 5.43 億美元,比起前一個月猛降了 44%。

▲從一月開始,全球 ICO 募得金額正迅速往下降。

雖然今年前四個月的 ICO 數量就已達到去年一整年的 75%,對但什麼會出現這種案數增加,募資金額卻急速降低的狀況?詐騙、落跑頻傳是其中之一,但另個互為表裡的主因正是美國、英國、日本等國對 ICO 監管力道逐漸加強中。日本政府委託的 ICO 研究委員會已對該國 ICO 研擬了一系列基本指導方針 ,包括 KYC、防止洗錢、計畫監督,以及投資者保護原則都一清二楚。

美國則把監管的權杖將給了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去年七月 SEC 就對 The DAO 調查事件中,同時明確表示 SEC 在個案中將適用美國最高法院建立之判斷標準,認定虛擬貨幣屬有價證券,需要遵守美國證券交易相關法令。若要成為美國境內合法 ICO,就必須遵守證交法上豁免申報之規定(Rule 506 of Regulation D),將投資人之資格限制為「合格投資人」;虛擬貨幣交易所也必須向 SEC 註冊為美國全國證券交易所。

SEC 甚至還推出了假 ICO 募資網站,教導社會大眾不要輕易陷入 ICO 騙局。

但對台灣區塊鏈產業影響最深、最劇烈的,該屬中國。去年九月中國央行發布《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工商總局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一瞬間叫停了沸沸揚揚的 ICO 市場。今年四月還高調再次重申,「所有 ICO 平台和比特幣交易所已退出中國市場」。

這紙禁令迫使中國交易所與 ICO 不得不向海外求生;這也是你看到為什麼幣安頻頻尋求外助,最後落地馬爾他;火幣為什麼前幾天會在台北高調舉辦峰會,不斷強調台灣戰略位置的原因。中國最大區塊鏈媒體《金色財經》創辦人杜均這麼形容台灣:「南韓人口五千萬,都有一千萬人近五分之一人在炒幣了,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卻只有五十萬人碰過幣,換算下來還有近十倍的成長空間啊。」

這股同時來自西方、日本與中國的加密貨幣能量似乎呼應著其島鏈位置,看準、湧入了監管態度尚曖昧不明的台灣。下一篇,我們將為大家簡述台灣虛擬貨幣交易所們的現況。

延伸閱讀:

百花齊放,還是暗潮洶湧?俯瞰台灣交易所現況

台灣真能定出充滿彈性,卻又善盡管理的虛擬貨幣政策嗎?

扎根台灣,獨樹一格:帶你窺探本土區塊鏈社群的多元面貌

礦圈也吹起技術革新之風!專訪波塞頓科技


精選熱門好工作

整合行銷經理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opDaily APP開發工程師 –【工程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ustomer Happiness 線上客服專員

新加坡商星圓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