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小狗一樣跟著你跑的智慧行李箱新創一一倒閉,不敵航空公司電池新禁令

Bluesmart 和 Raden 這兩家曾經在美國被看好的智慧行李箱製造商接連宣布停止營運。在官方聲明當中,他們表示航空公司的鋰電池禁令是「罪魁禍首」。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愛范兒 ,INSIDE 授權轉載。

有 GPS 定位,可以用手機上鎖,自動秤重,提供 USB 插口充電,甚至可以像小狗一樣在人來人往的機場裡跟著你跑…… 智慧行李箱初面世的時候讓人忍不住「wow」叫出聲,現在這個行業卻有些風雨飄零。

就在 5 月,Bluesmart 和 Raden,兩家曾經在美國被看好的智慧行李箱製造商接連宣布停止營運。在官方聲明當中,他們表示航空公司的鋰電池禁令是「罪魁禍首」。

2017 年 12 月,出於安全考慮,美國幾家主要航空公司 頒布禁令 ,禁止不可拆卸鋰電池的智慧行李箱托運或登機。

禁令稱,從 2018 年 1 月 15 日起,智慧行李箱在托運前必先將鋰電池取出。即使是作隨身行李帶上飛機,通過安檢時也需要將鋰電池取出檢查,而且飛行期間必須全程關閉智慧功能。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隨後也對協會成員提出 類似建議 。IATA 的成員包括有英國航空、德國漢莎航空、卡達航空、國泰航空和中國南方航空等,這 275 家航空公司佔了全球空中交通量的 83%。對毫無準備的智慧行李箱行業而言,這是一記相當痛的「重擊」。

photo credit: 法新社
photo credit: 法新社

在禁令頒布台之前,行李箱智慧化是旅遊行業的一項新趨勢。在消費升級的大環境下,2015 年 Bluesmart 率先推出智慧行李箱,Raden 則在 2016 年入場。在當時看來,這是對以往一成不變的行李箱行業的一次顛覆。

Raden 的 CEO Joshua Udaskin 曾經在接受《Forbes》採訪時表示:在這個價值 400 億美元的行李箱產業裡,竟然沒有一個創新品牌能將技術、實用價值和時尚的工業設計整合到一個行李箱上面。簡直不像話。

市場對智慧行李箱的前景也充滿信心。調研機構 Knowledge Sourcing Intelligence 的一份報告顯示,2017 年全球智慧行李箱市場規模達到 7.45 億美元,預計到 2022 年會擴大到接近 20 億美元。就連 Samsonite 和 Rimowa 這種傳統廠商,也感受到壓力開始探索行李箱智慧化。

Rimowa 推出的智慧行李箱,可以用電子墨水顯示登機牌資訊,photo credit: Goodereader
Rimowa 推出的智慧行李箱,可以用電子墨水顯示登機資訊,photo credit: Goodereader

但如今,一塊小小的鋰電池讓整個行業如臨大敵。按航空公司的禁令看,不管你是托運智慧行李箱還是隨身攜帶,旅客都得經歷一次拆卸鋰電池的「噩夢」。

智慧行李箱製造商急忙發布拆卸鋰電池的影片教程。但因為沒有提前在設計階段考慮到這個問題,繁瑣的拆卸步驟讓消費者相當崩潰。

以 Bluesmart 的智慧行李箱為例,在內部找到電池位置後,你還得旋開 4 顆螺絲並拔掉至少 3 根電線,才能把鋰電池拆卸出來。徒手根本做不了這件事。

photo credit: Bluesmart
photo credit: Bluesmart

原本打算炫酷走一趟,卻被攔在安檢處摳電池。一些消費者因此氣到不行,甚至直接將智慧行李箱遺棄在機場揚長而去。而在 亞馬遜購買頁面 ,對 Bluesmart 的最新評價也成了清一色的「不要買!上不了飛機!」

一紙禁令直接影響智慧行李箱的銷量,再加上重新設計產品的未來成本,Bluesmart 倒閉了。5 月 1 日, Bluesmart 在網站首頁 宣布停止營運 ,並將技術、設計和知識產權等出售給行李箱品牌 Travelpro。聲明中稱,航空公司的禁令使他們陷入「難以逆轉的財務和業務困境」。在倒閉之前,靠群眾募資起家的 Bluesmart 已經在全球售出 6.5 萬個智慧行李箱。

5 月 17 日,Raden 也 宣布結束營業 。官方聲明表示,航空公司的禁令嚴重影響他們產品的實用性、對消費者的價值、業務表現以及持續營運能力。

在接受 Fast Company 採訪時,Udaskin 回應稱 ,現金流緊缺是 Raden 停止營運的最主要原因。因為不想面對各種不合理的期待,他只從投資者手裡拿了 500 萬美元投資。但按現在的狀況看,得有瘋狂成長才能讓公司繼續運轉下去。

但現金流只是表面的問題。Udaskin 認為,願意在網路上花 200 到 400 美元買行李箱的消費人群不多,以及行李箱的消耗更換頻率較低,才是 Raden 乃至整個行業都在面臨的大問題。

雖然 Bluesmart 和 Raden 落得悲慘收場,但行業的倖存者並沒有放棄這塊有潛力的市場。

智慧行李箱製造商 Away 正忙著提供解決方案。這個品牌也體會過消費者的氣急敗壞,和同樣 被遺棄機場的命運 。現在他們 建議消費者 將行李箱寄回保修中心或送到門店進行改裝,改裝後的鋰電池將可以輕易彈出。

整個行業都在調整產品中鋰電池的安裝和拆卸方式,以免「摳電池」的大型崩潰重現。

photo credit: Arlo Skye

Raden 的 投資者曾經認為 ,禁令的出現可能是智慧行李箱的臨界點——說明這類產品的受歡迎程度已經足以引起航空公司的注意。但「摳電池」事件帶來的傷害,估計需要智慧行李箱品牌日後用更好的體驗和口碑來一點點撫平。

另一家智慧行李箱製造商 Arlo Skye 的 CEO Mayur Bhatnagar 則認為,航空公司的政策調整可能會導致一些潛在消費者推遲購買行為,但智慧行李箱的市場份額還是呈上升趨勢的。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