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

評論
評論

本篇原文刊登於 Medium,作者 YingChu Chen,INSIDE 經授權轉載。

這篇文寫了近三天,決定在母親節這天完成它。希望每個選擇讓自己的身份多了「母親」這個職稱的人,或選擇專心投入職場專業的人,都能受到平等的對待,有一起經營家庭的家人、同等的工作機會、薪資與社會地位。

某天我問朋友:「你知道那些活動照片裡都是男人嗎?」朋友愣了一下:「對耶!」我:「你知道這樣子的事不應該發生嗎?」他認為性別議題在網路的領域裡沒有什麼好討論的。

我曾經也這麼覺得。

直到遇過其他國家的人因為成員裡的男女性別比例失衡而拒絕男性加入的情況。我也回信告訴他,在這個領域裡,性別不應該是門檻,更不應該是過濾的標準。曾經與朋友討論過,在網路科技領域裡要出現女性的講者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但除了在網路科技領域之外,在中央政府的職位裡,女性似乎也是弱勢。在某一次的旅途中,聽見一位女性同行者說:「我們的政府要我擔任這個職位,是因為這個職位是為了保障女性參與而有的席次 …」

曾經覺得台灣有很多專為女性設計的社群、為女性保障參與席次是件很值得驕傲的事。但如果我們不得不為女性設計一場活動或不得不強調為女性設計的活動以提升女性的參與率,或是一定要保留席次給女性,我覺得台灣的性別平權觀念也只比不認同女性參與、男女有別的國家稍微好一點。查詢了台灣在  2017 年行政院暨所屬機關進用政務首長、政務副首長人數 的男女比例,在上一個年度裡,男性的政務首長有 31 人,副首長在 37 至 40 人之間變動,女性的政務首長只有 6 至 7 人,副首長 9 人,均未超過 10 人,男女比例相差懸殊,就算是有保障女性參與,這樣的數字還是很低。

2017 年行政院暨所屬機關進用政務首長、政務副首長人數,資料來源: 行政院性別平等會重要性別統計資料庫

生理構造、思考模式而言,男女的確是不同的,但性別、婚育狀況、家庭狀況不應該是評估的標準。之前在「台灣男女在 ICT 產業的薪情不同 」已經確定在 ICT 產業裡女性的薪資比男性還低。

當倡議男女的工作權、薪資、資歷應該要平等時,男性會跳出來反抗認為自己的權利被剝奪了,公開反應了男性所感受到的「被剝奪感」。這個「被剝奪感」正是多年來發生在女性身上的事,但女性因為長久以來的習以為常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但發生在男性身上時,他們才知道有權利被剝奪了。

曾經也覺得應該要尊重每個人的選擇,有些人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妥,並認為有些場合沒有女性參與也是因為該職場領域本來就比較少的原因。而這些都是導致是女性在網路科技領域更缺乏聲音的原因之一,同時男性在專業領域的主觀與侵略性較強,女性在面臨衝突時會選擇以整體工作氣氛和諧為優先而放棄主導的權利。

男女薪資的不平等

重新再自薪情平臺查詢了 2017 年台灣 ICT 產業中受僱員工的男女數值比較,可以知道在台灣的  ICT 產業裡,男性的受僱員工總人數( 509,961人)是多於女性受僱員工總人數( 500,693人),主要的差異出現在電信業、傳播及節目播送業、影片服務聲音錄制及音樂出版業、出版業與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及製造業。

2017年台灣  ICT 產業中受僱員工男女人數比較,資料來源: 薪情平臺

再查詢一次 2017 年台灣  ICT 產業裡每人每月經常性薪資的男女比較,除了影片服務、聲音錄製及音樂出版業的男女性資較接近外,其他的行業仍有很大的落差,且所有的  ICT 產業中所有行業的男性薪資都高於女性。

2017年每人每月經常性薪資男女比較(單位:新臺幣元),資料來源: 薪情平臺

在不少行業裡,女性雇員可能多於男性,如資料處理及資訊供應服務業的女性雇員有 12,271人,男性雇員有 5,425人,女性的比例多過男性 50%以上,但在女性的經常性薪資是 59,892 元,男性的經常性薪資為 69,042 元,比例相差超過一成。

且在薪情平臺的統計裡,幾乎全台灣任何產業、職業都出現了男性薪資高於女性的情況。

生育年齡的焦慮

由於台灣的衛服部國民健康署建議女性最佳的生育年齡在 25~29 歲,於是我再至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查了一下  2016、2017 年裡,女性年齡在  25~ 29歲的勞動參與人口數, 2016 年在該年齡層的勞動參與人口數為 64萬 5千人, 2017 年在該年齡層的勞動參與人口數為 64 萬 3千人。

再查詢  2013至 2017 年生育的狀況,經由內政部戶政司的「嬰兒出生數按生母年齡及生育胎次分 (按發生日期 )統計 (註 1)」,可以發現台灣的主要生育年齡層為 30~34歲,但過了 2014 年後開始逐年下滑,而  35~39 歲在  2016 年後成了第二大的主要生育年齡層:

  • 2016年時, 25~29 歲的生育總人口數為 48,817人, 30~34 歲的生育總人口數為 82,738 人, 35~39 歲的生育總人口數為 48,276 。
  • 2017年時, 25~29 歲的生育人口數為 45,525 人, 30~34 歲的生育人口數為 73,660 人, 35~39歲的生育總人口數為 47,949 人。
  • 從這份資料中所觀察到的另一些事項,例如  45 歲以上仍有生育的女性,而  40~44 歲願意生育的女性也在增加中, 20~24 歲願意生育的女性正在減少,同時還有未滿  20 歲的女性也在這份資料裡。

2013至 2017 年台灣生育總人口數趨勢圖(單位:人),資料來源:內政部戶政司

如果把 2016 年的 25~29 歲的勞動參與者與當年度同年齡層生育的總人口數比較, 2016 年 25~29 歲生育的女性占了勞動參與者的 7.56%;觀察 2017年同年齡層的生育的女性占該年度的勞動參與者約 7.08%。

同時,我好奇的想知道從這份資料裡,在不同年度產下第一胎的母親數字筆較,於是做了下面的統計圖,到了 2017 年時只有 98,319 人生下第一胎:

2013年至 2017年各年度生下第一胎的人口數(單位:人),資料來源:內政部戶政司

最後我開始好奇在這五年間,生下第一胎的主要年齡層是落在哪個區段,於是又做了以下的統計圖,在 2013至 2017這五年裡:

  • 30~34 歲已成了台灣婦女生下第一胎的主要年齡層而非衛福部所建議的 25~29 歲(第二個主要生下第一胎的年齡層)。
  • 35~39 歲的女性產下第一胎的人數已成第三大階層,且趨勢正在上升。
  • 40~44 歲的女性仍有人願意生下第一胎, 45歲以上的女性而生下第一胎者仍有一百多人。
  • 20~24 歲產下第一胎的女性正在減少中。
  • 未滿 20歲就產下第一胎的女性也有兩千多人。

2013至 2017年台灣婦女生下第一胎的人口統計趨勢圖(單位:人),資料來源:內政部戶政司

努力追求家庭與職場人生平衡的台灣女性

幾乎所有女性在求職時都會被問到以下屬於個人隱私的問題:

  • 有無交往對象?有無結婚的打算?什麼時候會成家?是否有生兒育女的規劃?
  • 是否已婚?是否已懷孕?
  • 當家庭與工作有衝突時,妳會怎麼安排?

男性求職者被問到問題  2 和  3 的機會可能略低於女性。

讀了網路文章「在職女性何時才能安心生孩子?  — — 寫到分娩前一週的職場奮鬥記 」同時查了一下由台灣主計總處出版的最新一期「105年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 」(註 2),並從主計總處提供的資料做了下圖。

2016年 15~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離職且亦曾因生育(懷孕)離職的人數

就人數觀察上,以銘黃色標示了 25~29 歲、 30~34 歲、 35~39 歲的三個區段的人數並比較。 35~39 歲的人數最多約 68 萬 7 千人,由於 37 歲以上被列為高齡產婦,同時也是高風險區,所以和 40~45 歲的因結婚生育離職的人數( 70 萬 8 千人)相差不大。在這份調查報告中 25~39歲約 1,245(千人),占總調查人口數約 21.79%,超過五分之一。50歲以上的數據可能要再請教主計總處或相關單位。

其中有一份資料是「 15~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離職且亦曾因生育(懷孕)離職之情形」,我把這份資料下載回來,利用其中的數字來看女性因為結婚離職且因為生育而離職再復職的間隔月數,並做了下圖:

2016年 15~64 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離職且亦曾因生育(懷孕)離職再復職之間隔月數

以橘紅色的區塊標示了 25~29 歲、 30~34 歲、 35~39 歲,這三個區段是女性生理狀況最適宜生育的黃金年齡,而 35~39 歲區段的女性若離職再復職則需要花超過四年的時間( 54.48個月),有趣的是在 40~44 歲的區段,再復職的時間則略低於前一個區段,但也要近四年的時間( 46.89個月)才能再回到職場, 45 歲以上的區段都要四年以上。

從這兩張圖看起來, 35~39 歲的台灣女性若是面臨結婚、生育離職再想要在一年之間復職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相信是自傳統觀念中,女性要負責育嬰、照護幼兒的職責分配,造成 39歲前的女性幾乎要隔四年後才容易找到工作。

綜合前面的統計圖來看,台灣 25~29 歲、 30~34 歲、 35~39 歲的女性為主要的生育年齡層,但 35~39 歲的女性若是在因為生育而離職,要再隔四年以後才可能找得到工作,這幾年可能是小孩的育兒黃金時期,但也是女性在職場上工作的黃金時期。同時期的男性相較於女性沒有懷孕生孩子所面臨的生理與心理壓力,養育子女的壓力也可能是使他們在這個時間往前衝的動力,卻是女性可能面臨選擇放棄職場成就的風險。

女性很偉大,總是努力在職業婦女和母親、伴侶之間的角色努力的取得平衡。尤其各種媒體總是有意無意的報導女性高階主管帶幼兒上班、如何經營家庭、強調女性的天職,卻不會見到男性高階主管帶著幼兒上班或是問及男性主管如何經營家庭。

曾經有國外的朋友對於台灣的雇主會問及女性「如何在家庭與工作選擇平衡的問題」感到十分莫名奇妙,但也許是因為國情不同,台灣的女性韌性的生命力努力的在各角色間展現自己能力所及的那一面。

很多場合裡,總是會忽略女性的聲音,不自覺壓縮了女性發聲的機會(例如想要邀請講者時,總會先想到男性講者),或是不自覺得會對女性有歧視的言語,又或是有意無意的去「強調」要禮遇女性,網路上對於女性的攻擊與侮辱文字從來沒有少過。認為沒有女性的參與、女性不願意發聲、刻意為女性保留席次或是因為沒有女性才要邀請女性,也是正常的情況。

可怕的是,我們將這些視為正常,並冷漠的看待。正因為我們習以為常,以為本來就是如此,以致於女性的社會經濟地位一直處於稍微優於其他亞洲國家的情況,卻不覺得社會對女性的集體壓迫與網路言語暴力。

在寫這份文章的中間,我對內政部戶政司公布的「嬰兒出生數按生母年齡及生育胎次分 (按發生日期 )統計 」數字感到驚訝,因為在 2017 年時,仍有 45 歲以上的女性願意生下第九胎以上的孩子,或是未滿 20 歲生下第 3胎甚至第 4胎的女性也是存在的。當然有些人是天生喜歡小孩,有些人選擇家庭優先,有些人選擇專心投入職場,這是每個人的選擇。

試著練習讓自己是因「事」、因職位和職能,而不是以「性別」作為條件。我也還需要練習,只是藉由這些統計數字的解析、社會的氛圍,我可以確認台灣女性還是需要藉由保障席次才能參與這個社會或公共事務,台灣男性想展現 Brotherhood 的氛圍,真的沒有什麼好驕傲的。

註解:

  • 可自行下載 原始資料 (更新至 2018 年 5月 10日之數字)看到十分驚人的統計數字,原來台灣在 2017 年時還有 45歲以上的產婦願意生到第九胎以上,或是未滿 20歲就生到第二胎或第三胎的婦女。這份原始資料中分別依不同年度額外再提供「原住民」的生母數字。但因為無法自這份資料中得知哪些是台灣人、外國籍人士,所以只能大概簡單的做生育人數的統計圖。
  • 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為行政院主計總處不定時調查之報告。本次引用之資料為其調查 2016年 10月之報告資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