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Apple Watch打對臺?Google I/O發布Wear OS,準備發表智慧型手錶

專注於新品爆料的 Evan Blass 就在自己的 Twitter 上表示, Google 準備發布的新品有 Pixel 3、 Pixel 3 XL 手機和整合 Google Assistant 的第二代 Pixel Buds 耳機。此外, Google 還極有可能推出 Pixel 品牌智慧手錶。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INSIDE 授權轉載。

剛剛過去的 Google I/O 大會上,功能強勁的 AI 驚艷登場,一時間, Google「造人」成為了一大新聞。相比之下,原本被認為應該是主角的 Android P 表現則有些平淡。

不過,還有比 Android P 待遇更差的,那就是 Google 的智慧手錶作業系統——Wear OS。是的,這套作業系統的存在感低到很多人完全不知道它們在 3 月 16 日將原本的 Android Wear 改成了如今的 Wear OS。

除了保持與 Google Assistant 品牌相近的風格,對於改名的原因, Google 方面也直言不諱,去掉 Android 字樣,是為了吸引更多 iPhone 使用者選擇 Android 智慧手錶。畢竟在 2017 年,有三分之一的 Android Wear 使用者用來搭配的手機是 iPhone 。

要吸引更多的使用者,單單改名是遠遠不夠的,一塊好的智慧手錶才是根本。對於越來越「硬」的 Google 自己親自造一塊好的智慧手錶似乎也不是一件太不可思議的事情。

專注於新品爆料的 Evan Blass 就在自己的 Twitter 上表示, Google 準備發布的新品有 Pixel 3、 Pixel 3 XL 手機和整合 Google Assistant 的第二代 Pixel Buds 耳機。此外, Google 還極有可能推出 Pixel 品牌智慧手錶。

在此基礎上,9to5 Google 援引 WinFuture 的消息對這則爆料進行了補充, Pixel 手錶存在三個型號,代號分別為「Ling」、「Sardine」和「Triton」(這種基於魚類的代號,還真是符合 Google 一貫的命名規則)。三者都支持 apt-X、VoLTE、GPS 等常規功能,以及步行跟踪、心率檢測等健康相關功能。

雖然沒有更具體的信息,但三者都可能用上高通 Snapdragon Wear 3100 晶片組。這是一套基於 Cortex A7 架構核心的處理器,採用 28nm 工藝, GPU 為 Adreno 304。放在手機上完全不能看,但在手錶上,似乎還是可以的。

最後,9to5 Google 稱,這三款產品本來是打算 3 月時發布的,但因為高通晶片組和天線等設計,目前還沒有一個更確切的發佈時間表。

Google 要推自有品牌手錶的傳聞已經很久了,但是……

在 Pixel 手機還叫 Nexus 的時候,業界就有傳聞 Google 要推出自有品牌手錶。而且傳聞非常逼真,兩款手錶的代號也以魚類命名,一款名為「Angelfish(天使魚)」,另一款名為「Swordfish(劍魚)」。兩款都為圓形錶盤,且採用 Snapdragon Wear 2100 晶片組。傳聞中,兩款產品都將在 2017 年初發布。

然而,真到了 2017 年二月,兩款被 Google 稱為最好智慧手錶的產品與眾人見面。兩款產品從外觀到配置都與傳聞高度吻合,然而它們是由 LG 發布的,品牌也是 LG,而非 Google 自己的品牌。

那麼今年的三款手錶會是 Pixel 品牌嗎?

其實,這個可能性還是挺高的。正如前文所言, Google 正在變得更「硬」,有了 Pixel 品牌的手機、耳機、平板,再來 Pixel 手錶,湊一套 Google 全家桶,是一個不錯的計劃。

更關鍵的是,在經過此前兩年的低迷之後,智慧可穿戴市場開始出現了回暖現象。2016 年,可穿戴市場出貨一億零四百六十萬台, 2017 年這個數字達到了一億一千五百四十萬台,增長率為 10.3%。這在智慧手機市場零增長,甚至負增長的前提下,並不容易。

但另據 IDC 的一項數據, 2017 年第四季度,蘋果售出八百萬台可穿戴設備,並以 21.0% 的市場份額佔據榜首,緊隨其後的則是小米和 Fitbit,留給 Android 智慧手錶的空間不大。

Google 若是在這時推出 Pixel 品牌的手錶,為有志做大 Android 手錶市場的廠家樹立標杆,或者親自佔領市場,都是不錯的選擇。


高雄市實現智慧觀光抗疫!遠傳大數據應用助攻精準分析景區人流

今年 7 月份,第一波疫情稍緩,高雄市迅速推出結合 AI 和大數據科技的「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不但能即時在人潮密度過高時提出警示,旅客也能便利地透過電腦或手機查詢不同景點的即時人流狀況,讓不少計畫「報復性出遊」的旅客和景點攤商深刻有感。快速因應的「科技防疫」背後,其實是遠傳電信攜手政府單位,從智慧觀光到智慧城市的長期布局。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在疫情趨緩的時刻,一方面要振興觀光,另一方面又得堅守社交距離,維持防疫,對於政府和民眾都是一大難題。高雄市政府觀光局指出,「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的推動,就是為了因應防疫需求快速應變。

Photo Credit:遠傳
高雄市因應防疫需求採用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透過三種燈號輕易管控景區人潮。

由於許多開放式風景區的幅員廣闊,而且沒有單一出入口,即使在出入口使用遠紅外線或 CCTV 監視系統掌握景點內的容留人數,依舊難以精準管理、分析特定熱點的聚集人潮;相對之下,運用電信大數據不需要採購、佈建大量硬體,更能省時省力地因應分秒必爭的防疫需求。觀光局說明,「高雄市觀光局在今年初透過招標評選與遠傳電信合作,採用去識別化的電信大數據和 AI 技術,希望利用較精準的科技方法分析開放式景區的人流情形,以供未來擬定觀光相關策略參考運用。」

結合遠傳既有的海量數據、分析技術和人流分析系統介面,可迅速依需求進行客製化調整,例如高雄市目前使用的觀光旅遊管理分析平台只花一個月就建置完成,並可依需求調整框選的景區範圍,後來因應防疫考量,又在兩周內及時設立了燈號系統,不只提供管理單位管控人潮的依據,也能提供民眾作為出遊參考。

電信大數據   協助政府單位實踐「數據治理」

打開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網頁,直覺清晰的燈號顯示,讓民眾能直接一覽各景點的人流是否擁擠,還串接景點周圍的交通資訊、天氣狀況等開放資訊,連停車場都能查詢。

Photo Credit:遠傳
民眾出遊前瀏覽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頁面,即可快速了解景點人流、天氣及停車場資訊。

「其實是用新方法解決老問題,過去的旅客洞察可能是透過抽樣問卷等方式來進行,電信數據這樣的新技術則可以同時達到動態的遊憩行為分析和人流管制的雙重目的。」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經理周玫芳表示。要達到這麼細緻的人流和移動分析,單單擁有電信大數據還不夠,需要搭配相當龐大的投資,才能即時針對海量資料進行運算。遠傳從五、六年前開始引進相關技術,最早其實是為了進行網路優化、提升用戶的網路品質,軟硬體層層疊加升級下來,漸漸延伸出電信大數據在公共政策上的應用。

從早期透過農村旅遊、遊樂園、路跑活動等不斷驗證、滾動式優化調整,到後來陸續和臺中、臺南、高雄、新竹市政府合作推動智慧觀光,遠傳的電信大數據現在不只能推估人數,也能針對旅客的旅次鏈、停留時間、留宿率、重遊率等遊憩行為和遊客輪廓進行更深入的洞察分析,還能回溯系統佈建前的電信大數據歷史資料,進行前後趨勢比較,或檢視觀光推動的成效。以高雄市的觀光大數據平台為例,管理者除了從線上儀表板掌握即時人流資訊,也能透過遠傳每個月提供的分析報告,協助後續觀光活動、假期交通疏導等政策的擬定。疫情期間,遠傳的電信大數據還被中研院用來分析人流移動模式,實際協助政府觀察疫情變化、提前預測重熱區。

遠傳大數據平台  實現數據多元應用、創新體驗

除了電信業者獨有、適合進行人流移動相關分析的電信大數據,遠傳長期從電信海量數據分析經驗建立起的大數據平台和技術能力,也能協助企業建置大數據平台來分析企業自有的數據資料。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說明,「我們提供專業顧問服務和平台產品協助企業客戶建置大數據平台,做到數據的清洗整理、建立分析模型、設計分析儀表板,讓企業客戶的營運數據能達到更有效運用,也能結合物聯網數據資料做到戰情室分析,進而輔助企業決策。」對於品牌或零售業者,還能結合遠傳線上線下足跡的數據分析,協助鎖定目標 TA ,透過簡訊或數位廣告等方式發送行銷活動內容,達成精準行銷的目的。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大數據團隊提供專業且客製化的一站式服務,致力成為政府與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左)、經理周玫芳(右)。

從電信本業出發,拓展到電信大數據的應用,再到以大數據分析平台技術實現智慧化管理,遠傳不斷創造各種數據應用新體驗。近年來也跨業結盟,透過整合上、下游產業鏈,以 5G 特性結合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資安及雲端技術助政府及企業升級轉型,提供從規劃、建置、移轉、維運的完整 5G 一站式服務。正如遠傳 Slogan 「靠得更近,想得更遠」所要傳達的,讓智慧觀光、智慧防疫、智慧城市、智慧零售不再遙遠,各種未來理想生活,咫尺可及。

Photo Credit: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