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Now.in事件談起:盜版音樂不是打倒版權大頭的銀彈

最近幾天,媒體上最大的新聞莫過於「雞與牛」了,但對於網路圈而言,Now.in創辦人被突擊抄家掀起的波瀾,恐怕不下民眾對禽流感的恐慌。
評論
評論

(在古代的狼人傳說中,只有用銀質子彈才能制服這些舉止無常的怪獸 -- 人月神話)

最近幾天,媒體上最大的新聞莫過於「」了,但對於網路圈而言,Now.in 創辦人被突擊抄家 掀起的波瀾,恐怕不下民眾對禽流感的恐慌。

關於 Now.in(http://now.in/) 法律上是對或錯,我只能說不知道。外界看到的只是被抄家,但我們卻不知道,這抄家是突如其來的嗎?或者 Now.in 站方是否曾經接過申訴而置之不理?按照 著作權法

資訊儲存或快取服務只要儲存行為是由使用者發起、程式自動完成,並且在著作權所有人申訴時移除,就可以免除責任,這也是 youtube 和 google 沒事的原因。

另外 Now.in 是串流電台,只在播送時暫時儲存而非像網路硬碟般長期儲存,究竟要歸類為著作權法中「連線服務」「快速存取」「資訊儲存」「搜尋引擎」哪一類網路服務恐怕還有爭議,著作權法只分了這四類,也是法律跟不上科技演變的徵兆。

不過,這件事情絕對不是單純「Now.in 創新英雄對抗版權集團怪獸」這麼簡單而已。

首先,唱片業並非像大眾常以為那樣徹底忽略新科技,只想強迫所有聽眾買唱片。這世界上--只看台灣也好--還是有很多網路音樂服務正正當當買授權,倒也混得有聲有色,如 KKBOXezPeer 等等,而警廣之類的傳統電台也是正版經營。合法管道都擺在那了,如果今天網路上隨便播盜版音樂卻無法可管,難道上述正經生意都是冤大頭?做音樂的都活該餓死了?有人會說平台無罪錯在個人,但經營者若知曉用戶盜版還提供平台,當然至少算是共犯。

(補充資料:請見此影片約 19:50 之處,Now.in 創辦人自己坦言知道使用者播放版權音樂,但卻以「必要之惡」解釋之。我個人認為這就是心懷僥倖的 先斬後奏

另外在下一分鐘有提到 Now.in 已經損益打平,台下還一陣驚嘆,所以請不要再說什麼 Now.in 都沒有營利、做佛心來的。把獅子鬃毛拔光頭髮也不會長回來啊。)

 

而有些人會說,他們有心支持音樂創作者,但不滿唱片公司等媒體大頭,把各種權利都買斷,傑出的歌手和詞曲創作者反而只吃到殘羹冷炙,又組成 MUSTMCAT 之類的怪獸集團動輒提告、施壓。這當然是一件事實,只是唱片公司又沒有拿著槍抵在藝人頭上逼他們簽約,創作者心甘情願用著作權換取唱片公司的支持,難道我們還要妨礙他們的自由意志?

當然,這個結構也不是完全沒問題,雖然我對演藝圈內部不了解,但眾所周知,在音樂界唱片公司的勢力極大,藝人如果不依賴它們的龐大資源,在創作路上很可能處處碰壁,還可能被整個業界聯合封殺。問題是,盜版音樂看似是打了唱片公司臉,實則是最消極、也最適得其反的抗議方式。

除非我們的社會能演化到 後稀缺 階段,否則要支持音樂產業,終究還是得靠商業的力量。若消費者不掏錢出來買音樂,除了市場萎縮衰落外,音樂界自然得另尋出路,廣告商、演唱會聽眾、電影觀眾等等,總之就是得有人買單,不可能會有白吃的午餐。

而整個產業萎縮時度過寒冬最需要的資金也好,和廣告商、電影製片的合作渠道也好,請問誰在這方面有優勢?是獨立音樂人、還是唱片業的巨頭們?

事實上,盜版直接壓縮到獨立音樂的宣傳空間。本來獨立音樂人沒有大公司缺乏彈性的包袱,也沒有股東要求獲利的壓力,理所當然會 自願 嘗試利用新科技,在部落格放免費歌曲試聽、利用線上金流賣單曲等等。但盜版卻把唱片公司的行銷攻勢,延伸到免費的世界中,結果這塊餅就從產業憑空消失,誰也吃不到。唯一爽到的只有聽眾,但很可能也沒爽多少,因為本來他們可以聽合法、免費 (或相對廉價)、品質也接近的獨立音樂!

 

當然、當然……也許我太理論化,也許我和音樂產業不夠熟,所以看不透某些盲點。

音樂下載搜尋結果
專輯下載搜尋結果

 

只是我偶爾會夢到一個新世界,在那裡,我用音樂關鍵字搜尋時,映入眼簾的不再是一些充斥盜版的討論區或搜尋引擎,而是引導我到 iNDIEVOX 上僅僅一杯紅茶的價格,購買魏如萱的最新單曲;或者到 StreetVoice 上發掘某個默默無聞,但即將紅遍兩岸三地的明日之星。

 

我不知道你怎麼看 Now.in,是同情還是不屑,是惋惜還是幸災樂禍。但如果你對滿手著作權的唱片公司們絕望,卻對台灣音樂界的創作力仍有信心,比起去聽/上傳/分享盜版音樂,支持這些新興平台和獨立音樂人,才是我們手中最有力的銀彈。


高雄市實現智慧觀光抗疫!遠傳大數據應用助攻精準分析景區人流

今年 7 月份,第一波疫情稍緩,高雄市迅速推出結合 AI 和大數據科技的「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不但能即時在人潮密度過高時提出警示,旅客也能便利地透過電腦或手機查詢不同景點的即時人流狀況,讓不少計畫「報復性出遊」的旅客和景點攤商深刻有感。快速因應的「科技防疫」背後,其實是遠傳電信攜手政府單位,從智慧觀光到智慧城市的長期布局。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在疫情趨緩的時刻,一方面要振興觀光,另一方面又得堅守社交距離,維持防疫,對於政府和民眾都是一大難題。高雄市政府觀光局指出,「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的推動,就是為了因應防疫需求快速應變。

Photo Credit:遠傳
高雄市因應防疫需求採用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透過三種燈號輕易管控景區人潮。

由於許多開放式風景區的幅員廣闊,而且沒有單一出入口,即使在出入口使用遠紅外線或 CCTV 監視系統掌握景點內的容留人數,依舊難以精準管理、分析特定熱點的聚集人潮;相對之下,運用電信大數據不需要採購、佈建大量硬體,更能省時省力地因應分秒必爭的防疫需求。觀光局說明,「高雄市觀光局在今年初透過招標評選與遠傳電信合作,採用去識別化的電信大數據和 AI 技術,希望利用較精準的科技方法分析開放式景區的人流情形,以供未來擬定觀光相關策略參考運用。」

結合遠傳既有的海量數據、分析技術和人流分析系統介面,可迅速依需求進行客製化調整,例如高雄市目前使用的觀光旅遊管理分析平台只花一個月就建置完成,並可依需求調整框選的景區範圍,後來因應防疫考量,又在兩周內及時設立了燈號系統,不只提供管理單位管控人潮的依據,也能提供民眾作為出遊參考。

電信大數據   協助政府單位實踐「數據治理」

打開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網頁,直覺清晰的燈號顯示,讓民眾能直接一覽各景點的人流是否擁擠,還串接景點周圍的交通資訊、天氣狀況等開放資訊,連停車場都能查詢。

Photo Credit:遠傳
民眾出遊前瀏覽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頁面,即可快速了解景點人流、天氣及停車場資訊。

「其實是用新方法解決老問題,過去的旅客洞察可能是透過抽樣問卷等方式來進行,電信數據這樣的新技術則可以同時達到動態的遊憩行為分析和人流管制的雙重目的。」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經理周玫芳表示。要達到這麼細緻的人流和移動分析,單單擁有電信大數據還不夠,需要搭配相當龐大的投資,才能即時針對海量資料進行運算。遠傳從五、六年前開始引進相關技術,最早其實是為了進行網路優化、提升用戶的網路品質,軟硬體層層疊加升級下來,漸漸延伸出電信大數據在公共政策上的應用。

從早期透過農村旅遊、遊樂園、路跑活動等不斷驗證、滾動式優化調整,到後來陸續和臺中、臺南、高雄、新竹市政府合作推動智慧觀光,遠傳的電信大數據現在不只能推估人數,也能針對旅客的旅次鏈、停留時間、留宿率、重遊率等遊憩行為和遊客輪廓進行更深入的洞察分析,還能回溯系統佈建前的電信大數據歷史資料,進行前後趨勢比較,或檢視觀光推動的成效。以高雄市的觀光大數據平台為例,管理者除了從線上儀表板掌握即時人流資訊,也能透過遠傳每個月提供的分析報告,協助後續觀光活動、假期交通疏導等政策的擬定。疫情期間,遠傳的電信大數據還被中研院用來分析人流移動模式,實際協助政府觀察疫情變化、提前預測重熱區。

遠傳大數據平台  實現數據多元應用、創新體驗

除了電信業者獨有、適合進行人流移動相關分析的電信大數據,遠傳長期從電信海量數據分析經驗建立起的大數據平台和技術能力,也能協助企業建置大數據平台來分析企業自有的數據資料。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說明,「我們提供專業顧問服務和平台產品協助企業客戶建置大數據平台,做到數據的清洗整理、建立分析模型、設計分析儀表板,讓企業客戶的營運數據能達到更有效運用,也能結合物聯網數據資料做到戰情室分析,進而輔助企業決策。」對於品牌或零售業者,還能結合遠傳線上線下足跡的數據分析,協助鎖定目標 TA ,透過簡訊或數位廣告等方式發送行銷活動內容,達成精準行銷的目的。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大數據團隊提供專業且客製化的一站式服務,致力成為政府與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左)、經理周玫芳(右)。

從電信本業出發,拓展到電信大數據的應用,再到以大數據分析平台技術實現智慧化管理,遠傳不斷創造各種數據應用新體驗。近年來也跨業結盟,透過整合上、下游產業鏈,以 5G 特性結合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資安及雲端技術助政府及企業升級轉型,提供從規劃、建置、移轉、維運的完整 5G 一站式服務。正如遠傳 Slogan 「靠得更近,想得更遠」所要傳達的,讓智慧觀光、智慧防疫、智慧城市、智慧零售不再遙遠,各種未來理想生活,咫尺可及。

Photo Credit: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