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c二十歲生日,賈伯斯回歸、蘋果翻身從這一刻開始

1998 年 5 月,賈伯斯在庫帕提諾市舉行新品發布會,一台藍色半透明的電腦出現在舞台中央,第一代 iMac 發布了。定位高階的 iMac 產品線可能和很多蘋果使用者都沒有交集,可實際上它和 iPhone 、iPod 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評論
評論

原文來自合作媒體 愛范兒 ,INSIDE 授權轉載。

1998 年 5 月 6 日,賈伯斯在庫帕提諾市德安扎社區大學的燧石禮堂舉行新品發布會,一台藍色半透明的電腦出現在舞台中央,第一代 iMac 發布了。

當時的電腦多由米白色的顯示器和主機組成,藍色的一體機 iMac 成功吸引了消費者,8 月上市 6 週後就賣出 27.8 萬台,年底銷量已經超過 80 萬台,一舉打破了蘋果的銷售記錄。

當時處於低谷的蘋果也開始走向正軌,從 1998 年的 iMac G3 到如今的 iMac Pro,定位高階的 iMac 產品線可能和很多蘋果使用者都沒有交集,可實際上它和 iPhone 、iPod 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iMac 的變遷,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iMac 20 歲了,關於 iMac 產品線,這裡有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

「去他媽的!不夠藍!!!」

邦迪藍(Bondi blue)是第一款 iMac 的顏色,這個顏色讓這款產品迅速與一眾米白色的同類產品區分開來。 iMac 是賈伯斯喊出「Think Different」口號後的第一款產品,而這個不同就從顏色開始。

起初當時負責蘋果工業設計的副總裁 Jonathan Ive 率先提出要將機箱外殼設計成海藍色,最終這種藍色被命名為邦迪藍,靈感則來源於澳洲的邦迪海灘。

邦迪海灘

賈伯斯對邦迪藍很滿意,不允許有一點偏差。在 iMac 發布會前夕,賈伯斯發現雜誌廣告上 iMac 的藍色與真機不同,立刻向雜誌大發雷霆稱要更換廣告商。還有人看到賈伯斯當時在車里大喊:「去他媽的!不夠藍!!!」

到了 1999 年 Jonathan Ive 又為 iMac 設計了一系列糖果色:藍莓色、葡萄紫、橘子橙、酸橙綠和草莓色,也就是蘋果曾經的彩虹 logo 上的幾種顏色。

iMac G3

後來這個色係不斷被豐富,這種活潑多彩的顏色組合大概會讓你想起後來的 iPod 系列。

Jonathan Ive 曾在採訪中提到初代 iMac 的設計風格參考了 1962 科幻題材動畫 Jetsons 中的復古未來主義風格。

而活潑的顏色則是向 20 世紀 60 年代的 Olivetti 打字機學習,這款打字機當年就是在同類產品配色單調的情況下敢於用色而大受歡迎。

這樣的設計讓初代 iMac 被媒體稱為「近幾年來推出的外觀最酷的電腦」,就連跟賈伯斯有過節的比爾·蓋茨在吐槽 iMac 的同時也肯定了其配色的出眾。

「蘋果公司現在唯一勝出的就是在顏色方面。這只是時尚,只是表面功夫而已。我們不用花太多時間就能做到。」比爾·蓋茨指著一台被他塗成紅色的 Windows 電腦說道,「我們也要在這破機器上噴點兒漆,不就是這麼回事兒嗎?」

半透明外殼

初代 iMac 的外觀被肯定當然不全是因為新穎的配色,還有與之匹配的半透明塑膠外殼。

iMac G3 不是第一款採用半透明塑膠材質外殼的蘋果產品,可正如當年蘋果推出的針對 IBM 的廣告「Un-PC」,彩色半透明機身的外觀已經讓其成為市場上獨樹一幟的 PC 產品了。

而半透明外殼背後其實是賈伯斯對產品的執著,要知道這種半透明彩色外殼的成本是普通外殼的 3 倍,在沒有經過詳細的市場調研的情況下,賈伯斯就拍板了這個方案。

這種半透明外殼能讓消費者對 iMac 的內部構造一覽無餘,過去賈伯斯就一直堅持要讓晶片整齊地排列在電路板上,即使消費者看不到。

現在這種用心可以被每個人看見了,1998 的 iMac G3 不僅是第一台一體化設計的 Mac 電腦,也是第一台具有 USB 接口而沒有軟碟機的 Mac 電腦,半透明外殼自然也是一種很好的行銷。

Jonathan Ive 曾表示半透明外殼想要傳遞一種感覺,「iMac 能夠根據使用者需求而改變,就像變色龍一樣。」

《史提夫·賈伯斯傳》中作者認為半透明機身這種有趣的的設計在傳達出蘋果簡約的產品理念同時,也體現出真正達到簡約所需要的深度。

有提手的 Mac 電腦

初代 iMac 還有一個比較奇葩的設計——一個提手。在 iMac G3 的頂部有一個內嵌的提手,可以有誰沒事會提著一台台式機到處走呢?

但 Jonathan Ive 不這麼認為,他表示人們當時普遍對科技產品並不熱衷,不會主動去接觸,可如果上面有個提手就等於告訴人們你可以主動去觸碰它,能拉近消費者與產品的距離。

賈伯斯一看到這個提手設計就大呼「太酷了!」,認為這體現了 iMac 友善且有趣的一面。

photo credit: Muzeul de Calculatoare

可多加這樣一個看起來有點雞肋的提手也需要增加不小的成本,這一設計遭到製造工程部門的反對,他們給賈伯斯列出了 38 條不能這麼做的理由。

但賈伯斯這個「偏執狂」認定的事誰又能阻止的了呢?

如果 iMac 不叫 iMac ,iPhone 會叫什麼?

一開始賈伯斯並不喜歡「iMac」這個名字,賈伯斯請來洛杉磯 TBWA\Chiat\Day 廣告公司來給這台新電腦起名,「iMac」是 5 個候選名字之一,由廣告公司員工 Ken Segall 提出。

賈伯斯起初對 5 個名字都不滿意,他希望這款新產品叫做「MacMan」。但最終還是被 Ken Segall 說服了,有點不情願地接受了這個名字。「現在我倒覺得這個名字不那麼討厭了,不過也算不上喜歡。」

按照 Ken Segall 的想法, iMac 中的「i」既代表了互聯網(Internet),也體現出這是一款個人化(Individuality)和創新(Innovation)的設備。

iMac 是第一款以「i」作為前綴的蘋果產品,這種命名方式後來一直延續到 iPod、iPad、iTunes 和 iPhone 等多款蘋果產品中。

不能想像,如果賈伯斯沒有採納 Ken Segall 的提案,現在的 iPhone 會叫什麼。

賈伯斯把皮克斯的想像力帶到了 iMac

眾所周知,賈伯斯在離開蘋果的那段日子將天賦帶到了皮克斯,這一次賈伯斯把皮克斯的想像力帶到了蘋果。

賈伯斯是皮克斯的創始人之一

到了 2002 年,蘋果又推出另一款外觀上有很大變化的 iMac G4,這款 iMac 設計的賣點也從顏色轉向了螢幕材質和機身結構。

iMac G4 的螢幕已經從 G3 時的 CRT 螢幕過渡到 LCD 螢幕,顯示器下有個半球形的結構,硬盤驅動器和主板等內部元件都放置在這個半球體內,徹底與顯示器分離,這讓 iMac 看起來輕薄了不少。

顯示器和半球體由一根金屬軸連接,可以像檯燈一樣調節方向,被戲稱為「iLamp」。這個設計也讓更多人想起皮克斯那個標誌性的小檯燈 Luxo Jr.,因此也有人將 iMac 稱作「Luxo Lamp iMac」。

而在 iMac G4 的一則電視廣告中, iMac 與路邊行人互動的過程看起來就更像皮克斯電影片頭那個跳動的小檯燈了。

iMac G5:一台大號 iPod

iMac 的名字啟發了 iPod 的命名,而 iPod 也曾影響過 iMac 的產品設計。

2000 年以後,隨著 iPod 的大賣,蘋果音樂播放器的業務也備受重視。2004 年蘋果推出當時全球最薄的台式電腦 iMac G5,輕薄的外形和白色塑膠外殼看起來就像一台大號 iPod。

就連蘋果給 iMac G5 做的廣告也要拉上 iPod「蹭熱度」,廣告詞就更明顯了:

來自 iPod 的創造者 From the creators Of iPod.

雖然在顏色和塑膠材質上 iMac 是 iPod 的祖師爺,可在當時蘋果光環最強大的產品莫過於 iPod,將 iMac 與 iPod 聯繫在一起顯然是更明智的行銷策略。

來自 iPhone 的靈感

2007 年 8 月,在第一代 iPhone 發布半年多後,蘋果發布了新一代的 iMac 。

就像 iPod 影響了 iMac G5 的設計,這台新 iMac 上也能看到不少 iPhone 的元素。其中最明顯的就是由鋁合金外殼和由黑色玻璃邊框組成的顯示螢幕,塑膠外殼的歷史也告一段落了。

這讓 iMac 更具科技感,賈伯斯認為這種設計讓專業使用者感覺 iMac 更像一台專業級電腦,有利於高階消費品的定位,而這種設計風格也延續到了 2008 年推出的 MacBook Pro 上。

這幾年 iMac 產品線的更新速度不算快,卻也穩步在專業級市場站穩腳跟,還在去年的 WWDC 大會上推出使用 18 核心的 iMac Pro,是蘋果性能最強大的一款電腦。

維修機構 iFixit 曾經拆解過 iMac Pro ,從散熱風扇到晶片的內部元件排列依舊跟當年半透明外殼下的 iMac 一樣整齊,也更加複雜。

如今的 iMac Pro 與 20 年前的 iMac G3 基本看不出是出自同一條產品線,可不少設計理念依舊一脈相承,賈伯斯當年對 iMac 產品線的設想似乎還沒過時。

它應該是一個一體化的產品,鍵盤、顯示器和主機被組合到一個簡單的裝置中,從箱子裡面拿出來就能用;而且設計要獨特,要能體現品牌文化……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