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到來:VR 情色崛起,將為科技業點燃火花

評論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Coming Attractions: The Rise of VR Porn》,作者 Peter Rubin。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INSIDE 編譯。

進入網路時代後,一向與時俱進的情色產業確實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過我們依然還能看到許多舊元素存在。例如這座位於美國聖費爾南多谷的大宅,這裡可以說是美國成人電影的大本營。從外部來看,它與舊金山郊區的百萬美元大 House 們沒什麼差別,但走進去你就會發現,這裡簡直就是另一個世界(如果你很多年前也來過這裡的話)。

既然是成人電影大本營,這裡要拍攝什麼就不再贅述了,真正需要注意的是架在床邊的 VR 相機。有它在,你就能意識到這不是一隻稀鬆平常的 AV 了。

那麼 VR 攝影機到底如何改變這個產業?從表面來看,女演員離攝影機更近了,她必須把攝影機當成男演員的耳朵。而且投資的老闆也更重視,他甚至親自從巴賽隆納飛來監工。片場甚至還請來了一位「臨床性學家」,他得保證最終片子效果不會「太激烈」。

▲ 虛擬性愛能創造最重要的臨場感。Photo Credit: BaDoink VR

不過這也只是表象,對 VR 成人電影來說,臨場感才是核心中的核心,如果觀眾體會不到那種親密感和無縫的眼神交流,一切都是白忙。意識到 VR 情色的巨大潛力後,各大製作公司都忙了起來,之前被網路來了次釜底抽薪的它們,這次要靠著新技術瘋狂回血了。

為成人產業而生的男人

Todd Glider 原本從未想過要踏足情色產業。上世紀 90 年代中期,他享受著一生中最令人羨慕的時光,正值青春的 20 幾歲,藝術碩士畢業,住在舊金山擔任雜誌編輯,過著每天衣著光鮮的生活。不過,Glider 的女朋友卻突然去洛杉磯工作,因此他也決定在南加州重新開始。有一天,Glider 看到了一個招聘「HTML 工程師」的廣告,他決定去試試,結果還被錄取了。不過到了公司才發現,原來所謂「HTML 工程師」的工作只不過是在為一家網路情色公司寫各種羞羞的劇本。

但別想多了,Glider 並沒有摔門離開。相反,他覺得這個工作非常適合自己,成人產業簡直就是天職。最終,Glider 在第一家公司一路做到了創意總監的職位,隨後他轉戰歐洲繼續發展。2010 年,Glider 就成了一家大型「數位娛樂公司」的 CEO,該公司旗下有多個成人品牌,而其中一家就是文中在豪宅拍 VR 成人電影的 BaDoinkVR。

▲ 拍 VR AV 片時攝影機非得離演員這麼近不可。Photo Credit: BaDoink VR

2015 年夏天,BaDoink 推出了首部 VR 成人電影,結果不到一年它們就實現正面盈利,員工也從 10 個人暴增到 90 人。奇怪的是,它們的員工團隊工程師佔了大多數。

專門跑來美國監工的 Glider 身體強健,打扮並不像一位傳統商務人士,他戴著 Apple Watch,穿一身便裝,看起來更像是在樓上拍攝場地忙進忙出的工程師。在 Glider 看來,VR 不但有能力讓成人產業重回康莊大道,還能讓科技世界對成人電影產業肅然起敬。「這是我第一次感覺自己成了引路人。」他說道。「以前矽谷把我們遠遠拋在身後,但現在成人產業要拿著火炬照亮前路了。」

從歷史上來看,人類想看其他裸體的人做羞羞事的慾望,就成了許多消費科技的導火索。我們熟悉的錄影機、DVD 甚至串流影片在誕生初期都有成人內容的身影相伴,這些技術讓觀看成人內容變得更方便,也更私密了。

不過,科技一手贈予的紅利,也能全部收回。同樣的串流媒體技術讓 YouTube 成了世界的主宰,吃掉了成人產業手上的一大塊蛋糕。而那些原本會購買 DVD 的愛好者們,現在直接上網就能看盜版的高畫質成人電影了。

這波潮流興起後,各大成人電影工作室都想盡辦法抵擋,它們幾乎什麼招都嘗試過了,不過無論是 3D 電視、超高畫質,都無法把它們拉出泥潭,因為無論怎麼折騰,傳統的成人電影都是老套路。

不過就在成人電影產業一籌莫展的時候,VR 出現了,而它能讓人身臨其境。

聖誕快樂,夢想成真

這一段我們得說說 Scott(化名),他已經 50 多歲了,妻子是自己的大學同學。與大多數人一樣,Scott 的一生算不上特別精彩,他在軟件公司工作,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Scott 可不是你想的老司機,他這輩子都沒在情色網站上付過前,至於那些女優的名字,Scott 也不太清楚。但 Scott 也不是柳下惠,出差或妻子不在家時,他也會看看成人電影解解悶。

2016 年聖誕,有人送了 Scott 一台行動 VR 頭盔,在玩膩了各種小遊戲後,Scott 開始探索 VR 設備的其他應用。他先是在 YouTube 上找各種 VR 遊戲 Demo,誰知 YouTube 的推薦算法幫他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Scott 趕緊上網找資源,最後發現了 VirtualRealPorn 工作室的樣片,這段 29 分鐘的影片有些讓 Scott 大開眼界。

如果把時間切回到 2015 年,你會發現這段 Demo 真夠長的,畢竟當年其他公司為了不讓使用者感到眩暈,一般都會把影片長度限制在 10 分鐘之內。影片開始後,你會發覺自己融進了電影,而從大門走進來的三位女郎更是讓人眼前一亮,她們的臉緊緊貼著你,口中的話語簡直就是在耳朵邊傳來的,場景相當真實。

Photo Credit: VirtualReal Porn

後面的故事發展脈絡不用講你們也知道,除了男演員總是保持被動讓人想吐槽外,其他幾乎完美無缺,光是和女演員的眼神交流就足夠享受了。

初次觀看 VR 成人影片的 Scott 驚住了,他腦中冒出了兩個想法。第一個是「這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第二個則是「我要看更多的 VR 成人電影」。

與 Scott 有相同感受的人還有很多,著名成人網站 PornHub 的數據顯示,那一年的聖誕節,網站 VR 影片的單日播放量從 40 萬飆升到了 90 幾萬。不過,嘗到甜頭的 Scott 不願去網站上看那些時間不長的剪輯 Demo,他想要點真材實料。

「說實話,那種沈浸感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Scott 說著。「雖然影片還是有點失真,但那種臨場感確實無法相比,這和當年的 3D 電影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當女優靠近你,你甚至都能感覺到她身體散發的溫度,你的大腦完全被欺騙了。」

後來,Scott 嘗試了很多工作室的影片,最終 WankzVR 抓住了他的心。這家公司的影片幽默感十足,它們不但有常規題材,還加入了《權力遊戲》和僵屍等元素,創意十足。不過,最吸引 Scott 的還是其真實感,「那種親密的感覺甚至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許多老司機在 Reddit 上留言稱,這就是所謂的「女朋友體驗」,對那些剛剛加入這個產業的 VR 工作室來說,這個詞簡直成了一塊試金石。「製作內容時,女朋友體驗排在第一位。」VR 工作室 HoloGirls 的 Anna Lee 說。「給我個女朋友,讓我感覺她需要我,讓她含情脈脈的看著我,滿臉親密的表情。」

不過,在親密這個關鍵點上,恐怕沒人比 WankzVR 做得更好了,它們直接對 VR 相機做了改裝,讓你感覺女演員真的在親你。隨著工作室們經驗逐漸豐富,它們不再專注於性愛這個行為本身,而是加入了更多前戲和面對面的交流:耳語、挑逗和眼神交流成了必不可少的元素。

由於技術還不夠成熟,因此現在的 VR 視角只能覆蓋 180 度,因此老司機們如果動作過大可能會出戲。不過,大家好像並不擔心這一點,因為對頭盔的使用者來說,女演員的面部表情、聲音和動作才是真正吸引他們的地方。

想光靠語言來敘述這轉變確實很難,畢竟在過去數萬年裡,情色藝術的表達方式幾乎都一成不變,無論背景怎麼切換,體位如何改變,它唯一目標就是刺激你的生殖器罷了。不過在這些 VR 工作室的努力下,性愛從單純的「運動」升級成了「互動」。工作室在內容上做足功課後,其他就留給觀看者自行享受了。

男女通吃

是不是看起來特別美好?別著急去買 VR 設備,那就是現在的 VR 成人電影基本都是給異性戀男性看的。原因很好解釋,因為這些人才是金主。PornHub 的數據顯示,男性訪問者觀看 VR 內容的頻率是女性的 1.6 倍。不過,女性訪問者也只佔 PornHub 的 26% 而已。

Photo Credit: BaDoink VR

既然 VR 成人電影比傳統 AV 更有人味,那麼它對女性的吸引力也會大幅提升。當然,做這方面的內容在當下肯定是逆潮流而動,不過誰能保證未來女性市場不會崛起呢?特別是在智慧手機的普及讓成人內容的觀看變得更加碎片化的背景下。

2015 年時,行動使用者就佔掉 PornHub 53% 的流量(2016 年升至 70%),從平均數來看,人們每次訪問 PornHub 只花不到 10 分鐘。

與當年 MP3 泛濫導致唱片銷量下滑一樣,各種成人短片也會成為使用者的消費主力,而且不得不承認的是,成人產業正在成為一個買家市場。這種趨勢也傳導到了演員身上,拍片真是越來越不賺錢了。因此,為了留住觀眾,工作室們只能加碼各種重口味內容。2010 年時,專家對 300 部最紅的成人影片進行了研究,發現它們中有 88% 都包含一定程度的身體暴力元素。

VR 的出現能扭轉這一趨勢嗎?它不是能讓觀眾「感同身受」嗎?

一旦你進入了 VR 場景,就不再是個電腦螢幕前的「偷看者」,你與整個場景不可分離。有人會說,這樣不是讓某些人更加獸性大發了?可能吧。不過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種美好的體驗完全不需要加入暴力元素。因此,VR 技術完全有能力帶領整個成人產業來個 180 度的大轉彎。

成人電影鑒賞家 Doug McCort 認為,VR 的誕生確實正在扭轉整個產業的軌跡。McCort 可不是亂說,在過去兩年間,他幾乎看過了網路上的每部 VR 成人電影。在他看來,「過去幾十年來,成人內容幾乎淪為了人類獸性大展覽。那麼未來 40-50 年這個產業該如何發展呢?視覺和物理體驗可都是有極限的,而 VR 則提供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新方式,那種還原性愛真實意義的體驗讓人耳目一新。這種電影情色的外衣下其實潛藏了人類渴望的那份親密感。」

與此同時,電影中的演員也不再只是幻想對象,他們會成為幻想伴侶,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再是洩欲工具,而是活生生的人。「我發現,在 VR 場景中我變的憐香惜玉了。」Scott 說著。「雖然他們依然是女優,但我現在居然想更多的瞭解他們工作之外的生活了。」

是不是感覺 Scott 又戀愛了?有這層意思,不過他的戀愛對象是與自己相伴 40 年的妻子。「我跟老婆又激情重燃了。」Scott 說。「她還覺得我是不是找了新工作壓力變小了。事實上,我是體驗到了男女間親密關係的真正樂趣。」當然,Scott 也承認,VR 能成為新的壯陽藥,但它不能替代男女之間的現實互動。

虛擬性愛還是真正親密?

好,現在我們說回 BaDoink 的 VR 拍攝。

雖然 Tommy Gunn 是個拍過 1700 多部情色片的老演員,但在 VR 相機前表演還是第一次。「在我看來,VR 影片中男演員好像只需躺下來享受整個過程就行。」Gunn 說。

對於 Gunn 這樣的老司機來說有這種感覺很正常,因為傳統的成人影片不過就是「棍子」和「洞」的遊戲罷了。不過在 VR 時代,成人影片正在發生改變。

一般來說,第一人稱視角的拍攝方式在傳統的 AV 中是一種類型,但在 VR 成人影片中,這已經成了默認首選,因為這種視角能營造更強臉的面對面親密感。

此外,男演員成了超級配角,他不但不能出聲,大部分時間還得保持靜止。更可怕的是,攝影機就與男演員視線平齊。雖然很不舒服,但這點無法改變,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觀眾有強烈的臨場感。

以上的拍攝手法各家工作室都在用,而 BaDoink 有自己的殺手鐧,它們把影片拍得更像是教學影片,女演員會靠近 VR 相機,教你做各種動作。也就是說,互動成了影片的一大核心。此外,除了男性視角,BaDoink 還在進行女性視角的內容創作。

名為 VR Bangers 的工作室則更大膽,它們居然分別從男性和女性視角進行拍攝,而後再進行同步,試圖直接吃掉夫妻檔市場。此外,情色產業還非常照顧 LGBT 群體,它們也開發了針對這些市場的相關內容。

不過,深度的沈浸感也讓許多人擔心,這算得上是出軌嗎?恐怕許多人上癮之後會迷失在虛擬和現實之間。

Scott 的妻子在看到了他的 VR 成人影片後,就覺得自己老公出軌了。在 Scott 看來,這只不過是真實度比較高的幻想罷了,但他的妻子卻堅持認為不斷重複的視覺映像會帶來下意識的動作,而 VR 成人影片就在誘使自己老公出軌,這是個出軌模擬器。

雖然 Scott 相信自己不會做出對不起妻子的事,但他還是毅然決然退掉了 WankzVR 的會員。隨後,他還在信中解釋了自己的想法:

「我已經說服自己,VR 情色電影和傳統的 AV 不一樣。後者誘使男人尋找獵物,讓他們獸性大發。不過在 VR 情色電影中,女人卻佔據了主動權,不同的場景會有不同的故事。同時,整個性行為更溫柔更真實,前戲也更長。我不知道 VR 是不是在重寫我的大腦,但它營造的感覺確實相當真實。」Scott 說。

說實話,Scott 的做法值得贊賞,尤其是他敢於與妻子坦誠相對。

未來,類似 Scott 夫婦的斷捨離大戲還會不斷上演,因為 VR 與情色的水乳交融其實才剛剛開始。未來,各個工作室還會不斷拿出新的內容,以充分發揮新 VR 頭盔的性能。隨著 VR 的普及,類似 BaDoink 的工作是會拿出更多的題材來滿足挑剔的使用者。

也許未來就像《一級玩家》中描述的,女演員會帶起頭盔真正與付費顧客來一場虛擬性愛。至於技術的進步到底會對我們的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現在誰也不敢下定論。

不過有一點我們需要銘記於心的是,Scott 和妻子的關係確實比幾年前好多了,其中一部分原因得歸功於 VR。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