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GameStop一步步的戰略失算看實體遊戲的逐步沒落

伴隨著對遊戲實體零售行業的唱衰,以及主機 PC 遊戲本身增長速度放緩,GameStop 的營收和股價一樣,開始了跌跌不休。2017 年年初的財報會議上,GameStop 宣布計劃關閉上百家門店的消息更是雪上加霜。
評論
評論

本文經 虎嗅網 授權轉載,原文由蜜蜂觀察撰寫之評論文章。編按:GameStop(NYSE:GME)是美國電子遊戲、消費性電子產品與手機服務銷售商 。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和歐洲經營 6,457 家零售店。

 

老實說,GameStop 離倒閉、成為下一個「BlockBuster」還有段距離。

即便交出硬體銷售額增長了 28.3%,週邊銷售額增長 28.8% 這樣的成績,但公司對 2018 年的預期 (營收預計下跌 2%~6%),還是讓 GameStop 股價應聲下滑 12%,至少四家券商調降 GameStop 目標價。

作為遊戲實體店的代表之一,GameStop 的困境並不僅僅是因為網路購買和數位下載的衝擊。

 

任天堂拯救實體遊戲

網路購買和數位下載的衝擊其實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被網路購買擠壓的又何止遊戲零售業,這裡不再贅述。

2015 年起,伴隨著對遊戲實體零售行業的唱衰,以及主機 PC 遊戲本身增長速度放緩,GameStop 的營收和股價一樣,開始了跌跌不休。2016 年遊戲軟體銷售下降 15%、遊戲硬體銷售下降 28%。2017 年年初的財報會議上,GameStop 宣布計劃關閉上百家門店的消息更是雪上加霜。

這一切在 2017 年出現了轉折,任天堂 Switch 的橫空出世成為了遊戲零售商的福音。GameStop、BestBuy 等遊戲商都迎來了營業額的大幅增長。根據 NPD Group 對於 2017 年美國遊戲產業的回顧,遊戲硬體銷售額增長了 28%。UKIE 稱英國 2017 年主機硬體收入 6.593 億英鎊,同比增長 29.9%,也是得益於任天堂 Switch 和索尼 PS4 的強勢表現。

GameStop 財報顯示,2017 全年營收 92 億美元,同比增長 7.2%。其中門店營業額 Q4 季度同比增長 12.2%、年度增長 5.8%;硬體銷售 Q4 季度同比增長 44.8%、年度增長 28.3%;遊戲周邊及週邊 Q4 季度收入同比增長 22.8%,年度增長 28.8%。

任天堂 Switch 的積極意義,並不限於遊戲實體店硬體銷售收入增長。

2017 年 PS4 上遊戲數位下載版佔比約為 27%,而任天堂 Switch 上佔比只有 5%。這也意味著任天堂 Switch 的暢銷,會讓更多玩家願意購買實體版遊戲。

然而面對 2017 年的成績單,GameStop 高層們似乎開心不起來。2018 財年預期整體營收率下降 2%~6%,門市銷售持平至下降 5%。這也導致了至少四家券商調降 GameStop 目標價,當天股價下跌 12.5%。

 

Gamestop 的戰略失算

如果說市場大環境不好、網路購買和數位下載的趨勢是非戰之罪,Gamestop 失敗的戰略更應該為 2017 年業績下滑負責。

目前 GameStop 的盈利來源於 Video Games (影音遊戲)、Collectibles (遊戲周邊) 和 Technology Brands (主要是 AT&T 零售店提供手機服務) 三大板塊。

如上文所述,由於任天堂 Switch 的帶動銷售,遊戲業務幾乎全數大增,除了二手遊戲。作為曾經的二手遊戲業務霸主,在亞馬遜、沃爾瑪和 BestBuy 等競爭對手的衝擊下,二手遊戲收入全年下降 4.6%。

遊戲周邊及週邊同樣好消息不斷,通過品牌戰略和針對性促銷,該業務 Q4 季度收入 2.6 億美元,同比增長 22.8%;全年收入 6.326 億美元,同比增長 28.8%。

雖然同屬零售領域,但對 GameStop 而言,手機服務沒能像遊戲一樣取得好業績。公司遭遇困境時, GameStop 選擇了錯誤的救命稻草。2016 年 GameStop 發行了 4.75 億美元的債權購買了 500 多間 AT&T 零售店。截至 2017 年底,GameStop 擁有 1000 多間 AT&T 零售店,是 AT&T 的最大零售商。

眾所周知,現在很多手機業務已經沒必要去零售店辦理,與此同時,AT&T 還需要面對 T-mobile 的競爭。

2017 年,Technology Brands 業務銷售同比下降 18.6%,且要記一筆近 4 億美元的非現金損失。這也導致了營收增長的情況下,利潤只有 3470 萬美元 (2016 年淨收入 3.532 億美元)。

作為競爭對手,BestBuy 計劃在今年 6 月前關閉在美國的大約 250 家手機商店。其執行長 Hubert Joly 在一份內部備忘錄中寫道,僅包含手機和配件的獨立商店商業模式並不像以前那樣有利可圖。相反,該公司將專注於在現有的大型商場內銷售手機。

當然,GameStop 高層對於 2018 年的預期其實符合行情。隨著任天堂 Switch 效應的衰退,遊戲實體業務的營收會逐漸回到原本的市場發展軌跡,相比 2017 年下滑也在情理之中。

其最大的問題在於,既沒能扭轉核心業務的頹勢 (二手遊戲回購),同時選擇了錯誤的方向進行投資。唯一的好消息只剩下遊戲周邊及週邊業務的發展

GameStop 店面

為什麼遊戲週邊業務發展如此迅猛?根據 ISFE 和 IPSOS 今年初發布的調查,49% 的受訪者說他們玩復古遊戲,彌補當年沒買遊戲遺憾的。66% 的玩家想重新玩這些遊戲,甚至還有 22% 的玩家認為,當年的老遊戲比如今的新作更有意思。

事實上,以日本為首的全球遊戲市場,近兩年掀起了一股復古遊戲風潮,甚至有不少普通遊戲玩家也成了狂熱的複古遊戲收集者。他們收集的東西包括卡帶遊戲、以 CD 形式發售的遊戲,甚至早期的遊戲機。

安德魯·斯坦梅爾經營著一家電商復古遊戲公司 DKOldies,他表示自己光賣復古遊戲,年收入就超過 300 萬美元。而事實上他最初在 eBay 上賣遊戲的時候,每年就只能賣幾百美元。他說:「我們做復古遊戲這行已經 13 年了,每年都可以感受到這個市場的增長。原來 30 多歲的主力客群也逐漸被 20 多歲的客群所取代。」

 

實體店存在的意義

知乎上有個沒什麼人回答的問題:「為什麼中國沒有像美國 GameStop 一樣的專門賣電子遊戲的商店?」其實有,但是沒成為大規模的連鎖店。

或者我們可以思考,除了實體遊戲,二手遊戲和遊戲週邊的生意國內能不能做?

一般來說,國外的遊戲實體店通過與遊戲公司協商,往往能現場發售限量版的內容,吸引玩家進店購買;第二,實體版實際價格一般低於數字版遊戲;第三,能夠二手出售收回部分成本也是大部分玩家考慮購買實體版的重要原因。第四,就和買菜一樣,有的玩家就是享受和店主面對面討價還價、嘮嗑的感覺。

這些優勢在國內未必適用。由於審查限制等原因,依靠海外淘寶為主的遊戲實體店 (電玩店) 在國內始終沒成為賺大錢的體面生意。隨著破解機生意難以維持,再加上手游行業的衝擊,玩家熱衷於線上社交,不少門可羅雀的電玩店轉做手機、平板、電腦的行當。

另一方面,雖然現在越來越多中國遊戲公司注重遊戲周邊產品的打造,做起了遊戲 IP 衍生品的生意,但主機遊戲相關依舊缺乏生存的土壤。

和主機遊戲一樣,時代的斷檔導致缺乏文化的沉澱,對遊戲實體店的情感只存在於一小撮中國玩家的心中。我們可以冷靜地分析網路購買和數位下載的影響,但很難切身體會主機宣揚的家庭親子娛樂、朋友線下聚會的樂趣。

講個小故事,根據 VGtime 報導,日本東京葛西一家經營 35 年的遊戲老店「Games MAYA」 (ゲームズマーヤ) 因店長身體原因,宣佈於 4 月 8 日正式結業,並舉行了現場直播活動。小島秀夫、神谷英樹、田畑端、小林裕幸等日本遊戲業界知名人士都發表了祝詞。

小島秀夫在信裡這麼說:「因為對 SNS、網際網路的依存,人們與世界、親人、兄弟、朋友、師友、同僚、地域社會隔離了,孤立了。我認為現在的日本就是這樣。」

而 Games MAYA 並不單純是一家賣遊戲的店。它給附近的孩子、玩家提供了一個空間,大家聚集到這裡,獲得啟蒙,一起成長,找到夢想,學會社會的規範,然後又把他們送回家庭、社會。這就是 Games MAYA。

Games MAYA 關店,我很悲傷。但相信 MAYA 桑所培育的、灌注了愛的遊戲的種子,會通過從這長成的孩子們送往世界各地。在新的土地上,開出新的花朵。

其實就和我們熟知的網吧升級成網咖,再升級到到綜合娛樂場所一樣,遊戲實體店也會選擇性地不斷進化,或成為泛娛樂的體驗店。它是一門生意,也是種文化。


【一圖看懂】民生基礎建設的資安防禦為何重中之重?ACW SOUTH 沙崙基地打造天然氣、石化、變電所三大測試場域為大眾保駕護航

這幾年的新冠疫情、俄烏戰事奪走許多寶貴生命,讓網路流行一句「你的歲月靜好,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當我們能夠安居樂業過著恬靜生活,其實是仰賴一群人在社會各個角落堅守崗位,多數人才能享受無虞的生活及安全的家園。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我們在食衣住行許多方面皆與水、電、天然氣等資源息息相關,在高度數位化的現代,臺灣在面對這些資源的基礎建設時,網路安全的防禦為何比其他國家更需謹慎面對?這件事可以從俄烏戰爭獲得啟發。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臺灣每月面臨 4000 萬次的網路攻擊

有人說如果有一天真的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那一定會發生在網路上。從近期的俄烏戰爭來看,除了使用傳統槍砲坦克,更值得注意的是雙方都派出大量 IT 駭客,攻擊對方的油水電重要基礎建設的伺服器、通訊設施,企圖阻斷即時資訊,藉此癱瘓敵方的民生設備運作。

事實上,一般駭客不會主動攻擊一個國家的基礎建設,大多是鎖定企業等級為目標,像是美國燃油管線營運公司,受到來自東歐的勒索病毒攻擊,被迫暫停營運同時還要支付新台幣 1 億 4,000 萬元的贖金,造成當地民眾恐慌,發生一波搶購燃油熱潮。

而臺灣因為政治戰略的因素,外部駭客總是虎視眈眈,想要癱瘓我國的民生關鍵基礎設施。過去幾年間臺灣每月平均受到 2,000 萬到 4,000 萬次外來攻擊,甚至懷疑一起大型惡意軟體攻擊,幕後的駭客是有國家力量在撐腰。

臺灣民生建設資安防禦迫在眉睫,ACW SOUTH 沙崙基地扮演關鍵角色

身為島國的臺灣,電力、石油、天然氣及水利等資源設備,是供應國內經濟發展及民生需求的重要資產。面對各項能源設備資安的防護,我國經濟部長王美花過去就曾公開表示,「油電水等關鍵設施假使被破壞,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資安是重要基本功,一定要發展做好防護措施。

身為國內首屈一指的「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 ACW SOUTH 資安基地),承接起重責大任,提供資安實驗場域,模擬攻防演訓及產品驗測服務;也會邀請資安服務廠商與工控營運業者到沙崙場域,進行實作的技術交流。

ACW SOUTH 資安基地計畫團隊表示,「透過資安服務商與工控營運業者的交流分享,有助促進產業對於工控資安了解與場域運用;同時我們也會辦理工控資安等相關課程、研討會及交流會,鏈結資安與工控業者幫助雙方有更深入的技術合作。」

目前 ACW SOUTH 資安基地的「關鍵基礎設施工控場域」主要有「石化/化工、天然氣及變電所」三套系統,模擬五套攻擊劇本,協助相關基礎設備的管理者,在受到攻擊當下知道該如何反應,及早因應強化資安防禦實力。萬一遭遇偽造工作站監看數據、偽造命令操控電磁閥和空壓機、電驛傳輸通訊中斷等攻擊事件,就能立刻啟動應變流程。

走訪 ACW SOUTH 資安基地關鍵基礎設施,了解三大測試場域功能有多強

場域一、石化基礎設施
2020 年臺灣兩大石化公司接連傳出資安攻擊事件,部分資訊系統感染勒索軟體病毒,造成加油站的支付系統停擺,導致消費者付款機制受到影響。

ACW SOUTH 資安基地提供的化工模擬製程實體運作機櫃,是全台首座「石化/化工製程水位控制平台」,模擬情境為一般化工反應槽連續式循環水流水位控制,以水為循環流體模擬,可提供研究測試與訓練使用、自主開發攻防情境。來現場測試的業者,可透過視覺式監控介面與 DCS 收集現場監測儀表的即時資訊,做到收集完整數據紀錄及警報,具體測試資安防護設備與解決方案。

場域二、天然氣基礎設施
美國一家天然氣壓縮公司曾經受到勒索軟體攻擊,駭客透過魚叉式網釣攻擊入侵 IT 網路,再找機會滲透到 OT 網路,並在這兩個網路部署勒索軟體,導致人機介面、伺服器完全失能,公司業務被迫停擺兩天。

ACW SOUTH 資安基地的儲槽氣體壓力監控系統,模擬情境為天然氣廠氣體儲槽壓力,使用空壓機模擬天然氣體,當氣體壓力高於或低於警報值時,系統畫面警示工作站主機,並同時記錄數據變化、警報和事件。

場域三、變電所基礎設施
2021 年台電董事長說台電遭駭客攻擊幾乎每天發生;俄烏戰爭過程,俄羅斯駭客也曾嘗試對烏克蘭發電廠下手,利用資料破壞軟體發動攻擊,藉此癱瘓高壓變電所,讓烏克蘭當地無電可用。

電力系統無論在發電、輸電及配電的任一部分發生故障,都有可能影響整個供電系統異常,因此保護電驛的作用就在及早隔離故障,避免影響到後續的相關設備。ACW SOUTH 資安基地的保護電驛監控系統採用 IEC61850 標準來進行網路通訊,可用來監視、記錄電驛突發事件,藉此模擬變電所遭受攻擊的危機處理。

要讓臺灣關鍵基礎設施免於駭客襲擊,可說是天方夜譚,但我們能做的是提升資安、強化防禦韌性,更有餘裕時間來防禦或補救攻擊。ACW SOUTH 資安基地的關鍵基礎設施,目前打造了三大測試場域,擁有可實際演練的攻防腳本,並進行資安產品的驗測。

ACW SOUTH 資安基地深知臺灣以製造業起家,尤其近年半導體領域成為舉世聞名的護國神山;另外因應全球淨零碳排議題,綠能也是前景可期的重要產業。因此在 ACW SOUTH 資安基地除了有關鍵基礎設施,還設計智慧製造、智慧綠能、半導體及物聯網等主題,可為相關業者做攻防演訓及產品驗測,有助提升我國整體資安防禦力。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