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之父再出擊!無懼初代滑鐵盧,Essential Phone 2 蓄勢待發

Essential Products 在過去的 2017 年發展得並不順,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咎於它的首款硬體產品。
評論
評論

原文刊登於 iFanr,INSIDE 獲授權轉載。

Essential Products 在過去的 2017 年發展得並不順,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咎於它的首款硬體產品。

作為安迪魯賓(Andy Rubin)離開 Google 後新建立的新創公司,Essential 的第一款旗艦手機 Essential Phone PH-1 也難免自帶「Android 之父」這個高尚的光環。不過目前來看,創辦人的個人光芒並沒有眷顧他的公司和產品。

自 2017 年 8 月正式發表後,Essential Phone 就陷入一系列混亂事件當中,其中包括出貨跳票、用戶資訊洩露、價格跳水等等,甚至連創辦人本人都短暫「離職」過一段時間,這些無疑對產品的後續用戶維護以及品牌的口碑都帶來了不小的惡劣影響。

儘管如此,Essential 團隊並沒有放棄後續產品的研發,而且還有點愈戰愈勇的意思。這次開發團隊不僅要做新品,還打算重點改進新品的鏡頭和拍照體驗。

根據 Businessinsider 的報導稱,Essential 公司的設計負責人 Linda Jiang 表示:「由於初代產品的拍照體驗並不是太理想,所以下一代產品將會著重改進這部分,這是我們的產品痛點之一,我們也要證明自己有聽到來自用戶的聲音。」

除了「拍照會更好」這個訊息外,下一代 Essential Phone 可能還會選用新的材質,來解決手機背部的「指紋收集器」的問題;至於 360° 全景相機、無線充電擴充等配合 Essential Phone 使用的模組化配件,未來的手機中也會獲得支援。

單從產品設計和用料來說,初代 Essential Phone 還是有諸多可圈可點的地方:一方面,它所採用的類似夏普 S2 的「美人尖」式異形螢幕設計,算是較早一批登場的全螢幕手機,也比現在很多「劉海」產品有更高的辨識度。

另一方面,這款手機的側面選用了更耐摔的鈦合金中框,背部同樣是十分少見的鏡面陶瓷材質,還有像支持模組化配件的觸點設計。這種簡潔而又另類的組合,讓 Essential Phone 擁有比同類產品更獨特的一面。

但 Essential Phone 的開局真的只能用「一團糟」來形容了,先是部分預訂手機的客戶在回覆郵件中出現資訊洩漏的失誤,錯過黃金開賣時機後只能和後續的蘋果三星新機硬碰硬;開賣後則被不少媒體和用戶吐槽「不管是成像品質還是拍照體驗都遠不如同類旗艦」。

還有定價方面,699 美元的初期售價不到兩個月就被官方自行降價至 499 美元,直接跳水一半;最後公司內部還鬧了一齣安迪魯賓「休假離職」以及當年在 Google 的「桃色緋聞」。

這些問題也暴露出 Essential Phone 作為新創團隊在經驗上的不足,所以從商業角度來說,這款手機無疑是失敗的。根據 IDC 年初的數據顯示,Essential Phone 在 2017 年發售後的 6 個月內,只銷售了 88000 台。

雖然作為 Essential 成立 2 年後的第一款產品,我們也沒必要要求太高,但在智慧手機市場競爭愈發激烈的當下,這個銷量數字甚至不及安迪魯賓老東家 Google Pixel 在 2017 年銷量的 10%,哪怕在全球手機市場「Others」那一欄的份額中也很難排得上。

不過 Essential 總裁 Niccolo de Masi 顯然不太認可這個數字,他在今年 3 月份回應富比士的採訪時說,去年 Essential Phone 的銷量已經達到了 6 位數(十萬量級),並且在去年年底的聖誕假期內還遇到了「供不應求」的狀況:

「對於 Essential Phone 初代,其生命週期中銷量達到 7 位數(百萬級)還是有些遙不可及的,但我們的首要目標還是希望先建立品牌。」

按照安迪魯賓的初衷,Essential 的未來不止是做手機,更想做一個自己的生態,只希望「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這種情況,不要在 Essential Phone 的第二款產品中再現了。

延伸閱讀:


Visa 品牌轉型三大面向做創新:B2B 金流、Fintech 新創、支付附加價值服務

要打造一家高獲利的公司是基本,但要在疫情擾動全球快速轉變之時勇於蛻變顯然不是容易的事,而 Visa 就是其中的典範之一。
評論
Photo Credit: Visa
評論

1958 年成立的 Visa,在 60 多年前也是一間金融科技新創公司,預見一個可將支付轉變為電子與光子,並在全球光速的移動的世界,更率先推出當時市場上全新的商務模式 — 四方模式,顛覆人類現金交易史,這些年來更伴隨 FinTech 技術、電子支付場景的革新,持續以其全球規模及能力拓展數位支付創新。已是數位支付領域全球領導者的 Visa,如何持續自我創新以及與時俱進?

Photo Credit: Visa
引領全球的支付 - Visa 品牌標誌的演變

Visa 重申品牌使命,啟動多年轉型計畫

許多企業營運數十年甚至百年之後,因應時代潮流啟動轉型計畫,向新世代消費者扎根;Visa 也不例外,在積蓄超過一甲子時光的風華,推出全球品牌升級的長期計畫和行動,重新定義核心價值和品牌使命,改變消費者認知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喊出「作為一為所有人服務、匯聚全球網路的網路」,聚焦「Visa 全球網絡成就你我,金流交易輕鬆掌握」的願景。

Photo Credit: Visa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

然而,百年大疫逼著許多企業放緩腳步,為何 Visa 敢在此時勇於蛻變?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Patricia Sun),用玄奘取經故事為譬喻:Visa 從創立所擁抱的信任、安全、接受和包容等核心價值沒有改變,但在獲取經書的路上,勢必要經歷穿越戈壁的險惡環境,這時就考驗一家企業,是否保有堅韌的精神,面對新的挑戰,勇於設法找出創舉。

換言之,Visa 的品牌轉型計畫可視為 Visa 進化踏向下一段里程的途中綠洲。其中幾個具體的轉變,像是 Visa 品牌標誌,換上全新的 Logo 色彩、字體,媲美踏上旅程的英雄增添嶄新裝備;及向各處市場推出能讓受眾產生共鳴的品牌宣傳內容,分享在地市場使用 Visa 解決方案的成功故事,就如古代驛站的使節,傳播最新、有用的消息。

三大戰略方針實現普惠金融,「賦能」中小企業與新創,助力挖掘「支付附加價值」 

現在每天使用 Visa 服務世界各地的持卡人、超過 39 億的 Visa 卡,橫跨 200 多個市場、15,500 間金融機構、超過 8,000 多萬個商戶受理 Visa 卡。鏈結如此龐大的社群,Visa 這次轉型有個重要的理念就是「賦能」,包含為一般消費者創造公平交易環境、幫小商家及中小企業解決金流挑戰、乃至於針對新興的交易場景,Visa 都能運用品牌力量,提供更多元的服務項目。

孫麗軍表示,Visa 最想爲社會上的企業和個人實現「普惠金融」價值,透過金融教育計畫,協助其學習及獲得小額貸款或流動銀行服務,讓全球 17 億缺乏金融服務的弱勢、偏鄉地區人口,得以解決支付問題,獲得更多機會。

此外,Visa 關注小型企業的賦能與發展,她舉例,2022 年北京冬奧期間,Visa 攜手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體育大學發起「冬奧有她」專案,至今已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型企業主,通過豐富的資源及訓練課程,有效提升女性小微企業家在企業管理、戰略規劃、組織效率等方面的能力,幫助女性所領導的小型企業蓬勃發展,為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價值。

Photo Credit: Visa
Visa「冬奧有她」專案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微企業主

除了提供龐大消費者支付服務,Visa 業務亦放眼新的支付領域,協助商戶與企業採用創新解決方案,藉此提高金流效率與透明度,在各垂直領域拓展創新金流。

「我們推動的台灣在地專案叫『挺好的小店』,教育店家手機感應收款方案的益處,不僅減少紙鈔接觸染疫風險,同時讓店家更方便、機動方式收款,提高商機。已導入的商家類型包含小吃店、市場攤販、花店外送等,未來也將導入計程車、週末市集。」孫麗軍分享其中一間來自桃園年輕夫妻經營的商家「查理Q蛋」,平常多在中壢市場擺攤販售放牧的雞蛋,過去除了現金就只能給銀行帳號讓客人轉帳,許多客人覺得轉帳麻煩而棄單,讓商家相當苦惱。自從使用 Visa 手機感應收款,手機就是刷卡機,現在客人只要手機輕碰感應即可快速完成付款,幫助商家提升客源又減少錯帳率。

Photo Credit: Visa

Visa 亦積極支持地方觀光圈數位轉型,與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DTTA)與合作賦能地方觀光圈商家已邁入第三年,今年為新北市平溪在地商家舉辦線上永續發展主題工作坊,輔助商家上手數位工具,開啟地方永續發展。Visa 更特別為小微商家設計實用商務技巧網站(Practical Business Skill),透過工作坊將資源分享給商家,包括電商經營、數位支付等,幫助台灣小微商家優化體質,挺過疫情風暴。

除了消費者、商家,Visa 賦能的觸角亦拓展至金融科技新創,廣邀新創加入 「Visa 亞太區金融科技優速計畫」,提供這些新創公司解決方案和顧問服務,將重心放置在幫助新創公司找尋商業機會,協助新創快速跨入區域市場。鼓勵創業新手在金流服務嘗試更多創新,賦能金融科技公司拓展更多應用場景的創新方案。

最後,Visa 看準支付環境趨於複雜, 亦串聯全球合作夥伴,延伸到更全方位的支付服務,協助企業與金融機構探索更多支付的附加價值,從資料分析、產品權益、應用介面、風險管理到行銷推廣,提供一站式完整的支付附加價值服務,因應消費者不斷演變的多元支付習慣,拓展更多應用場景。孫麗軍舉例,針對永續發展,Visa 推出永續消費權益(Visa Eco Benefit Bundle),幫助夥伴搶攻在意氣候問題、支持永續消費的消費者。Visa 台灣亦曾協助業界領導百貨、航空聯名卡等客戶透過挖掘資料(Data mining)、彙整分析,找出含金量最高的消費者、新的場景,再針對這群人再行銷。

Visa 轉型腳步不停歇,讓全球各角落人們享受經濟果實

上述幾項案例,再再證明 Visa 早已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的規模及格局,未來 Visa 接觸的對象將如同毛細血管一樣散開,成為任何交易的連結點,持續透過全球網路,推動商務、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都能參與全球經濟。當然 Visa 的戰略目標不僅於此,為支持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Visa 承諾要助攻全球 5,000 萬中小企業數位化。此外,Visa 也表達支持全球金融科技新創擴大規模、與全球 200 多個政府達成合作夥伴關係的決心。

回到玄奘取經的故事,當英雄完成經書抄寫之旅,往往不只在成就自我,更是將心血成果分享給世人獲益,不論現在或未來,Visa 都希望複製玄奘的精神。孫麗軍重申,「期待透過 Visa 全球品牌轉型計畫,Visa 會持續引領創新,同時傾聽客戶聲音,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得以打破藩籬、沒有障礙的參與全球經濟體系,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就能看見普惠金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