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匹柏之野望:《一級玩家》突破《黑鏡》的科技悲情

史匹柏似乎無視《黑鏡》悲觀的警世浪潮,為我們開闢未來科技第三條進路,沒那麼浮誇,呈現每個世代堅強的意志和生命力,在苦中作樂間尋找一絲希望。
評論
Photo Credit: Ready Player One / IMDb
Photo Credit: Ready Player One / IMDb
評論

Serrento

本文來自 關鍵評論網 ,INSIDE 授權轉載。文章略有劇情透露,尚未看過電影的讀者請斟酌閱讀。

史匹柏的科技口味,沒怎麼弄賣悲情與浮誇

Photo Credit: Ready Player One / IMDb

真不敢相信,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在六十多七十歲之高齡,依然能製作出《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史匹柏眼光非常獨到,他在三年前選定同名科幻小說作為劇本,當全球追捧劇集《黑鏡》(Black Mirror)帶出未來科技的「悲觀」世界,充斥一些莫名其妙的折磨、虐待情節,雖然一些觀眾看後略感不安,卻深感有警世意味,激讚連連;不過,史匹柏似乎無視如此悲觀的警世浪潮,為我們開闢未來科技第三條進路,沒那麼浮誇,呈現每個世代堅強的意志和生命力,在苦中作樂間尋找一絲希望。

是的,由這本同名小說創作成電影的一大魅力,是藉由遊戲愛好者兼作家 Ernest Cline 的意念,讓我們得以緬懷數十年經典的電子遊戲、電影角色,從《蝙蝠俠》、《快打旋風》、《古墓奇兵》、《鬼店》、《回到未來》等多不勝數;可是,一經史匹柏之手,那個 2045 年的世界觀絕不馬虎,基本上,他的《一級玩家》看來不把《黑鏡》、《銀翼殺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那種過於誇張的意念放在眼內。

還記得《黑鏡》第 3、4 季嗎?有兩集跟未來遊戲科技密切相關,就是「終極玩家」和「聯邦星艦卡里斯特」,前者講述男主角被遊戲公司招覽做實驗,同意把虛擬恐懼遊戲連接自己大腦,最終「嚇死」身亡;而後者則講述,一位天才遊戲設計師借用生物科技,若朋友惹他不滿,便設法取得他們身上的 DNA,在自己編寫的實境遊戲複製朋友原型,化成具備真實情感的虛擬角色,再把自己的大腦接上遊戲天天虐待朋友報復,以彌補現實世界的不滿情緒,最終遊戲中的朋友反擊,將他困死在遊戲世界裏。

《一級玩家》描繪的 2045 年,未出現「奇點」

Photo Credit: Ready Player One / IMDb

其實,《黑鏡》那種「上綱上線」誇張的科技框架,編劇們構想的未來科技世界,頗為貼近知名發明家、未來學家雷.庫茲威爾(Ray Kurzweil)的推測:

當將來「極高」的科技水準誕生,為人類社會帶來前所未有的「顛覆」之際,正是所謂「技術奇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到臨之年,而他估計:「2045 年,人類將進入技術奇點,電腦可以與人腦完美結合」,主要是數十年後,人類得力於人工智慧(AI)的輔助,掌握超越人腦 10 億倍的運算能力。

如此的技術水準,甚至超過劇集《黑鏡》的想像,不過兩者設想的未來世界相差不遠,至少,《黑鏡》有不少劇情便是講述科技產品連接大腦後發生的事。

而《一級玩家》的未來科技觀,史匹柏的取捨可謂「逆流」,他選定的故事發生在 2045 年,沒有追捧《黑鏡》那種「上綱上線」的科技推想,亦可以說沒有 Ray Kurzweil 的「奇點」推測。

男主角雖在貧民區成長,卻在虛擬遊戲看到人生希望

Photo Credit: Ready Player One / IMDb

電影中男主角 Wade Watts 身處年代,科技水準並未至於顛覆我們當下的社會模式,在數十年後,全球的貧富懸殊、不同的社會運動依舊存在(包括由網路引起),反而,人們感謝天才遊戲設計師 James Halliday 發明了虛擬實境遊戲「綠洲」(OASIS)。

大概,那個世界人類仍然無法透過科技帶來「烏托邦」,卻未至於盡是一片悲慘地獄,今天人類存在的問題,在《一級玩家》延續下去,只是稍作變奏,故事的世界彷彿站在兩極科技想像的「平衡點」。

原因在於,即使像 Wade 那種無父無母的基層少年,住在貧民區,現實生活一時難以改善,充滿壓抑,但是,只要設法戴上 VR 虛擬實境套裝,便可藉由參與遊戲換來改善生活的一絲希望。

小則,能賺取虛擬貨幣改善物質生活,大則,可以破解原創人 Halliday 埋藏的「彩蛋遺囑」,改變社會——任何人只要破解遊戲中三大謎團,取得三條鑰匙之後,便可以顛覆現實世界的「IOI」企業老闆 Serrento,成為「綠洲」主宰。

由於整個解謎的遊戲規則是天才 Halliday 設置,連 Serrento 要搶下綠洲主控權,確保自己 IOI 老闆的地位「千秋萬載」,都要招聘龐大團隊跟「所有玩家」爭彩蛋:得彩蛋者得天下。

但《一級玩家》的劇本反而令我們感覺踏實,故事描繪 2045 年的現實世界之中,沒有奇幻的機械人、沒有複製人、沒有外星移民,只有比現在先進多倍的遊戲科技品,讓全民參與其中,有些人是為了賺錢搬家,有些人是為了滿足性幻想,有些人是為了麻醉自我,有些人則為求泛起革命。圍繞這一切的,就只有「綠洲」虛擬實境遊戲,故事亦不甚有科技帶來陰暗又悲觀的氣氛。

具有道德感的天才,遊戲創作埋藏反思「生命歷程」的初衷

Photo Credit: Ready Player One / IMDb

主角 Wade、Samantha 之所以從全球競爭者脫穎而出,源自二人誠懇尊重、敬愛創作人的意念和初衷,經常反問自己有否真正了解天才 Halliday 設計遊戲的原意,終於領悟到 Halliday 設下三大關卡的心意:

在賽車難題,懂得打破常規、回望並全速後退,可能會得到答案。

在《鬼店》迷宮,懂得生命與感情的遺憾,才能貼近一個人的情意結。

在合約迷團,懂得遊戲過程的意義、無忘初衷,才能汲取教訓改善人們生活。

故事的結局延續希望與曙光,Wade 掌管了「綠洲」之後,設定逢星期二、四關掉遊戲,讓人們能夠平衡現實世界;這樣的一個結局,科技並未為人們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整部《一級玩家》觸發 60 後乃至 00 後的「集體回憶」,叫人暖在心頭。遺憾有兩幕「小 bug」,就是故事裏 IOI 老闆 Serrento 那尊貴的遊戲座椅,畫面並沒有顯示如何「像其他人」一樣,全身的動態配合遊戲實境中的反應,人人都必須站立走來走去的時候,那一座貌似按摩椅的設計如何一樣做到。

另外,當虛擬遊戲觸發「世界大戰」的時候,街上戴上 VR 套裝的人群情洶湧,人們既已投入在遊戲之中,怎可能置身在充滿人流和雜物的街道上,沒有全身配套或吊帶,卻不互相相撞?我們看到的幾幕,這些畫面呈現的狀況算不上「解得通」,未知,你們對此又如何解讀?

Photo Credit: Ready Player One / IM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