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歲 MIT、19 歲拿碩士的神人 Pure Storage 架構師 Robert Lee 來台

評論
▲Pure Storage 副總裁暨架構總監 Robert Lee
▲Pure Storage 副總裁暨架構總監 Robert Lee
評論

有在關注硬體領域的讀者,可能早已注意到 Pure Storage 這顆新星,2009 創辦的 Pure Storage 堪稱矽谷最快 年收達到 10 億美元 ,並且已實現盈利的新創。以「產品」思維出發,他們從開始就注意到,儲存硬體和解決方案永遠都是一堆纜線、裝置糾結堆放,還需要大量人力去專門維護,尚未出現真正易安裝、快上手的產品。

而為了開拓亞洲市場,Pure Storage 的副總裁,同時擔任架構師的 Robert Lee 李宏偉就在這個月來到台灣,此行更拜訪多家台、日企業,獲得不少寶貴的回饋與潛在合作機會。

Robert 的父母是台灣人,不過他自小就與雙親與祖父母定居美國,僅在台灣讀過一年小學,儘管對於台灣和中文不甚熟悉,日常對話仍相當流利。而他在軟體工程領域更是優秀,於 1998 年就以年紀輕輕的 15 歲進入美國一流學府麻省理工學院(MIT)讀學士,更在 2002 年就拿下電子工程暨電腦科學 (Electrical Engineering and Computer Science)學士及碩士學位。

Robert 自述,他從小就喜歡組合、創造「其實我本來是想讀建築工程,後來發現軟體領域可以在更短時間內建造很多東西。」所以接下來他的研究所題目也特別選擇做語言編譯器(compiler),因為「這需要對電腦運作細節通盤瞭解,不只單一部分。」

2002 年從 MIT 畢業後,便進入甲骨文擔任分散式系統相關專案的架構師。台灣由於軟體公司規模較小, 一般少見軟體架構師這個職業,不過台灣人才在國際市場一樣發光發熱。「其實 Pure Storage 在矽谷就有 20 幾個台灣工程師。」Robert 認為成為一名架構師的關鍵心態就是要保持好奇心,才能知道要造些什麼、怎麼造。

看到企業儲存裝置使用上的不便,加上認識了共同創辦人,2013 年 Robert 加入了 Pure Storage,並且開發了以快閃記憶儲存方案 FlashBlade。和傳統硬體出發的開發思維不同,Pure Storage 的產品並非盲目堆出最高規格的硬體,而是師法 iPhone 般的消費電子開發模式,從產品需求出發,再來思考應用並建構軟體,最後才根據目的來打造硬體。

參觀台灣公司機房,Robert 印象最深的是,機房應該不能吃零食「怎麼都放滿乖乖?」後來才知道原來是為了讓設備乖乖亮綠燈,所以一定要放椰子口味的乖乖。

面對台灣市場, Pure Storage 台灣董事總經理劉國龍補充,台灣是 IT 產業相當成熟的市場,第一線工程人員和產業媒體對於硬體規格相當熟悉,也能理解 Pure Storage 的優勢,不過困難在於做決定的主管普遍年齡較高,不願嘗試新技術也很難說服。

Robert 說,Pure Storage 因應 AI 與雲端需求,採用快閃裝置來加快資料儲存速度,才能跟上飛速的高規格 GPU。另外他們的產品走模組化,可隨時擴充且安裝簡便,讓機房不再佈滿成堆線纜。

這趟 Robert 來亞洲,除了推廣自家產品,更重要的是搜羅 台、日潛在客戶的需求,並將這些意見回饋到產品開發上。面對台灣仍以 IBM、EMC 為主流儲存方案,Pure Storage 認為其實自己最大的對手不是這些大廠,而是傳統硬碟。這也再次呼應 Robert,架構師必須挑戰難題,並保持通盤瞭解事物的旺盛好奇心,才能從根本構築出顛覆性的產品。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賣家關係維護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產品經理 / Product Manag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