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紅鯡魚 Red Herring?

紅鯡魚曾經是一個科技的商業雜誌,在網路泡沫前是一個非常威的雜誌,也會舉辦創投、創業家、科技家的會議。但這本雜誌在 2003年網路泡沫後,就取消出版。在2004年後,換了老闆以及編輯(也就是重新一批人馬之後),試圖再度出發,但一樣在2007年取消發行,接著只有數位版的形式。
評論
評論

當然,我們知道的「紅鯡魚」跟海鮮一點關係都沒有。根據 WikiPedia 上所寫的條目《Red Herring Magazine

紅鯡魚曾經是一個科技的商業雜誌,在網路泡沫前是一個非常威的雜誌,也會舉辦創投、創業家、科技家的會議。

但這本雜誌在 2003 年網路泡沫後,就取消出版。在 2004 年後,換了老闆以及編輯(也就是重新一批人馬之後),試圖再度出發,但一樣在 2007 年取消發行,接著只有數位版的形式。

我們估且不論 2003 年 dot com 泡沫前的榮景以及原有編輯團隊的榮光,但在 2007 年2009 年 ,這家公司都不斷的傳出財務問題或者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舉動,以現在 Red Herring 的 網站狀況 ,除了一長串的新創公司名單之外,任何評析或者是新聞似乎已經不是主要的營業項目, 那麼也許誠如 Mr. Jamie 所說 :「Red Herring 只好轉型為一個專門報導具有「上市潛力」公司的 專業網站 ,但還是每年固定選出北美、歐洲、亞洲科技 100 強,來協助大家追蹤未來的潛力新星。」,也許這就是一個榮光不再的網站的 Pivot 方式。

那麼,這些 100 強贏了這個獎項在我們比較常看到的英文科技媒體圈有任何曝光嗎?比如說 The Next Web、TechCrunch、GigaOM、Business Insider 等等網站呢?也許可能這些網站都是競品,自然而然不會曝光對方的活動內容,也對。

於是我就找到美國知名的問答網站,Quora,這裡是科技重鎮,總該有人討論起這個獎項吧?好吧,當輸入「Red Herring」後, 我們得到的是 4 個答案內容 。而實際上問題只有一個,另外三個是這個問題的答案,這個問題是:

贏得紅鯡魚 100 獎項是不是還有意義呢?(Is it still meaningful to win the Red Herring 100 awards?)

答案有三個,都是由匿名者所提供,真假難辨,我就轉貼過來並翻譯一下:

  • Red Herring 是相當於寄詐騙信給新創公司的結果。
  • (這句我不懂,英文好的人來翻一下吧。An approach from Red Herring is the start-up equivalent of a 419 letter,updated:有留言提供線索了,所以簡單來講是「所謂 Nigerian Letter,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行騙手法,近年則由傳統的郵遞信件改為發放電郵。」,聽起來像前陣子的女博士詐婚案)
  • 簡短的答案,沒有用,這個組織一點公信度都沒有,這些獎項只被給那些願意參加他們的活動,同意以小額贊助其刊物的人。
  • (Short Answer: No. The organization has no credibility any longer. The awards are given to companies who agree to attend their events, advertise in some small way in the publication.)
  • 我們是紅鯡魚 歐洲 100 的最後入選者,我相當驚訝紅鯡魚要對參與最後決選活動以贏得獎項的人收 2,500 歐元(約 10 萬台幣),他們的網站不常更新,公司給人的印象也不深刻,其他人對這的想法是?
  • ( We are a Red Herring 100 Europe finalist. I was quite surprised that Red Herring charges you 2500 Euro for attending the event and for the chance to win the award. Their website is not updated and the company does not give a serious impression. Any thoughts on this?)

我試著找一下其他關於 Red Herring 的條目,但似乎都是一些如同前述網站狀況不佳之類的負面消息;所以,我還是對於這件事情如墜五里霧一般,您有聽說過 Red Herring 的固有事績嗎?對於 Red Herring 有任何參賽的經驗嗎?歡迎分享:)

按:簡體字為紅鲱魚,在網路上可以搜尋到更多相關的報導。

 

 


Visa 品牌轉型三大面向做創新:B2B 金流、Fintech 新創、支付附加價值服務

要打造一家高獲利的公司是基本,但要在疫情擾動全球快速轉變之時勇於蛻變顯然不是容易的事,而 Visa 就是其中的典範之一。
評論
Photo Credit: Visa
評論

1958 年成立的 Visa,在 60 多年前也是一間金融科技新創公司,預見一個可將支付轉變為電子與光子,並在全球光速的移動的世界,更率先推出當時市場上全新的商務模式 — 四方模式,顛覆人類現金交易史,這些年來更伴隨 FinTech 技術、電子支付場景的革新,持續以其全球規模及能力拓展數位支付創新。已是數位支付領域全球領導者的 Visa,如何持續自我創新以及與時俱進?

Photo Credit: Visa
引領全球的支付 - Visa 品牌標誌的演變

Visa 重申品牌使命,啟動多年轉型計畫

許多企業營運數十年甚至百年之後,因應時代潮流啟動轉型計畫,向新世代消費者扎根;Visa 也不例外,在積蓄超過一甲子時光的風華,推出全球品牌升級的長期計畫和行動,重新定義核心價值和品牌使命,改變消費者認知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喊出「作為一為所有人服務、匯聚全球網路的網路」,聚焦「Visa 全球網絡成就你我,金流交易輕鬆掌握」的願景。

Photo Credit: Visa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

然而,百年大疫逼著許多企業放緩腳步,為何 Visa 敢在此時勇於蛻變?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Patricia Sun),用玄奘取經故事為譬喻:Visa 從創立所擁抱的信任、安全、接受和包容等核心價值沒有改變,但在獲取經書的路上,勢必要經歷穿越戈壁的險惡環境,這時就考驗一家企業,是否保有堅韌的精神,面對新的挑戰,勇於設法找出創舉。

換言之,Visa 的品牌轉型計畫可視為 Visa 進化踏向下一段里程的途中綠洲。其中幾個具體的轉變,像是 Visa 品牌標誌,換上全新的 Logo 色彩、字體,媲美踏上旅程的英雄增添嶄新裝備;及向各處市場推出能讓受眾產生共鳴的品牌宣傳內容,分享在地市場使用 Visa 解決方案的成功故事,就如古代驛站的使節,傳播最新、有用的消息。

三大戰略方針實現普惠金融,「賦能」中小企業與新創,助力挖掘「支付附加價值」 

現在每天使用 Visa 服務世界各地的持卡人、超過 39 億的 Visa 卡,橫跨 200 多個市場、15,500 間金融機構、超過 8,000 多萬個商戶受理 Visa 卡。鏈結如此龐大的社群,Visa 這次轉型有個重要的理念就是「賦能」,包含為一般消費者創造公平交易環境、幫小商家及中小企業解決金流挑戰、乃至於針對新興的交易場景,Visa 都能運用品牌力量,提供更多元的服務項目。

孫麗軍表示,Visa 最想爲社會上的企業和個人實現「普惠金融」價值,透過金融教育計畫,協助其學習及獲得小額貸款或流動銀行服務,讓全球 17 億缺乏金融服務的弱勢、偏鄉地區人口,得以解決支付問題,獲得更多機會。

此外,Visa 關注小型企業的賦能與發展,她舉例,2022 年北京冬奧期間,Visa 攜手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體育大學發起「冬奧有她」專案,至今已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型企業主,通過豐富的資源及訓練課程,有效提升女性小微企業家在企業管理、戰略規劃、組織效率等方面的能力,幫助女性所領導的小型企業蓬勃發展,為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價值。

Photo Credit: Visa
Visa「冬奧有她」專案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微企業主

除了提供龐大消費者支付服務,Visa 業務亦放眼新的支付領域,協助商戶與企業採用創新解決方案,藉此提高金流效率與透明度,在各垂直領域拓展創新金流。

「我們推動的台灣在地專案叫『挺好的小店』,教育店家手機感應收款方案的益處,不僅減少紙鈔接觸染疫風險,同時讓店家更方便、機動方式收款,提高商機。已導入的商家類型包含小吃店、市場攤販、花店外送等,未來也將導入計程車、週末市集。」孫麗軍分享其中一間來自桃園年輕夫妻經營的商家「查理Q蛋」,平常多在中壢市場擺攤販售放牧的雞蛋,過去除了現金就只能給銀行帳號讓客人轉帳,許多客人覺得轉帳麻煩而棄單,讓商家相當苦惱。自從使用 Visa 手機感應收款,手機就是刷卡機,現在客人只要手機輕碰感應即可快速完成付款,幫助商家提升客源又減少錯帳率。

Photo Credit: Visa

Visa 亦積極支持地方觀光圈數位轉型,與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DTTA)與合作賦能地方觀光圈商家已邁入第三年,今年為新北市平溪在地商家舉辦線上永續發展主題工作坊,輔助商家上手數位工具,開啟地方永續發展。Visa 更特別為小微商家設計實用商務技巧網站(Practical Business Skill),透過工作坊將資源分享給商家,包括電商經營、數位支付等,幫助台灣小微商家優化體質,挺過疫情風暴。

除了消費者、商家,Visa 賦能的觸角亦拓展至金融科技新創,廣邀新創加入 「Visa 亞太區金融科技優速計畫」,提供這些新創公司解決方案和顧問服務,將重心放置在幫助新創公司找尋商業機會,協助新創快速跨入區域市場。鼓勵創業新手在金流服務嘗試更多創新,賦能金融科技公司拓展更多應用場景的創新方案。

最後,Visa 看準支付環境趨於複雜, 亦串聯全球合作夥伴,延伸到更全方位的支付服務,協助企業與金融機構探索更多支付的附加價值,從資料分析、產品權益、應用介面、風險管理到行銷推廣,提供一站式完整的支付附加價值服務,因應消費者不斷演變的多元支付習慣,拓展更多應用場景。孫麗軍舉例,針對永續發展,Visa 推出永續消費權益(Visa Eco Benefit Bundle),幫助夥伴搶攻在意氣候問題、支持永續消費的消費者。Visa 台灣亦曾協助業界領導百貨、航空聯名卡等客戶透過挖掘資料(Data mining)、彙整分析,找出含金量最高的消費者、新的場景,再針對這群人再行銷。

Visa 轉型腳步不停歇,讓全球各角落人們享受經濟果實

上述幾項案例,再再證明 Visa 早已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的規模及格局,未來 Visa 接觸的對象將如同毛細血管一樣散開,成為任何交易的連結點,持續透過全球網路,推動商務、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都能參與全球經濟。當然 Visa 的戰略目標不僅於此,為支持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Visa 承諾要助攻全球 5,000 萬中小企業數位化。此外,Visa 也表達支持全球金融科技新創擴大規模、與全球 200 多個政府達成合作夥伴關係的決心。

回到玄奘取經的故事,當英雄完成經書抄寫之旅,往往不只在成就自我,更是將心血成果分享給世人獲益,不論現在或未來,Visa 都希望複製玄奘的精神。孫麗軍重申,「期待透過 Visa 全球品牌轉型計畫,Visa 會持續引領創新,同時傾聽客戶聲音,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得以打破藩籬、沒有障礙的參與全球經濟體系,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就能看見普惠金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