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年輕人都不用 Facebook 了?問題出在父母和廣告

許多人已經轉向了Instagram,但最大的贏家越來越像Snapchat。
評論
Photo Credit: Pixabay
Photo Credit: Pixabay
評論

原文來自衛報,經合作媒體 36Kr 編譯

當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創辦 Facebook 的時候,他只有 19 歲,讀大二,住在宿舍裡。這 14 年以來,正是因為成功地吸引了他那樣的年輕人,Facebook 才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網站。但現在這卻成了最大的問題。

今年,在英國和美國將有超過 300 萬名 25 歲以下的人要不是離開,就是不再頻繁使用 Facebook。對於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們也相當直言不諱。

「當父母也在使用它的時候,它就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吸引力,」24 歲的喬丹·蘭福德(Jordan Ranford)說,他現在是一個非常輕度的 Facebook 使用者,他把自己的媽媽從好友列表中刪除了,因為她「太不和諧了」。

21 歲的喬治亞·戴維(Georgia Davey)預測,越來越不酷的 Facebook 前景將變得黯淡。「我不知道這麼說對不對,但我認為 Facebook 可能會在某一天關閉,」她說。「很快就會有新的東西出現,再也不會有人使用 Facebook 了。」

Facebook 的註冊人數已經達到了 20 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關門大吉是不可能的。但她的評論凸顯了網路生活的一個固有事實:無常。數位經濟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成熟了,這意味著今天的新事物會迅速成為昨天的新聞。還有人記得 MySpace 或 Second Life 嗎?

Facebook 正在設法留住一部分心懷不滿的年輕人:許多人已經轉向了 Instagram,Facebook 在 2012 年以 10 億美元的價格將其買了下來;但最大的贏家越來越像 Snapchat。

根據 Ampere Analysis 的數據,大約 44% 的 Snapchat 使用者年齡在 18 到 24 歲之間,而 Facebook 只有 20% 的使用者處於這個關鍵的年齡段。

隨著越來越多年齡較長使用者加入,年輕人也出現一種大批離開的奇異平衡。這個時候,Facebook 的第一批使用者已經到 30 歲-40 歲了。根據 eMarketer 的數據,美國和英國的 35 歲以上的使用者將在今年增加約 360 萬。儘管在整體上使用者沒有出現大規模流失,但年輕使用者的大量離去,讓人不禁開始懷疑,現在是否會成為 Facebook 的巔峰期。

「在全球範圍 Facebook 是否已經達到巔峰期尚不清楚,但其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核心區域——西方市場的成長確實放緩了,」Ampere 的分析師理查德·布勞頓(Richard Broughton)說。「應該使用它的人,都已經在使用它了。」

Facebook 已經成為了一個巨大的賺錢機器。去年的收入飆升了 47%,達到近 410 億美元,利潤猛增 56%,達到近 160 億美元。但其以廣告為基礎的商業模式也被證明是它最致命弱點。

越來越多的商業資訊充斥著使用者牆面,可能會讓投資者非常高興——Facebook 因為其在廣告領域的主導地位已經將其股票市值推到了 5220 億美元——但是它的使用者卻不這麼認為。

上個月,祖克柏對此做出回應,調整了 News Feed 算法,優先推薦朋友和家人分享的內容,減少了來自出版商和品牌的非廣告內容。他說,這些內容「擠佔了個人的時間」。他表示,Facebook 將專注於「確保我們在 Facebook 上花的時間都是值得的。」

「Facebook 的根本困惑在於,它越來越多地把自己當作一個社區平台,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Disciple Media 的執行長本吉·沃恩(Benji Vaughan)表示。「當使用者在社區的時候,他們是否覺得自己是社區的一部分?我對他們是否這樣做持保留態度。Facebook 的核心目標是向個人銷售有針對性的內容。所有的問題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祖克柏最近承認,2017 年是「艱難的一年」,公司在各個方面都受到了打擊。

政界人士抨擊 Facebook 加速傳播虛假新聞。本月稍早,英國國會議員在對其高管進行了質詢。人們對 Facebook 作為俄羅斯插手美國大選的平台的擔憂仍在加劇。

全球第二大廣告商聯合利華威脅稱,要從 Facebook 和 YouTube 上撤下廣告,除非它們清除了不透明的商業行為和不可靠的內容的「沼澤」。

祖克柏試圖努力工作,推動 Facebook 度過尷尬的青少年時期。他現在只有 33 歲,擁有 60% 的投票權,他還 遠遠 沒有準備好放棄。

「他們正處於一個創新者的窘境,被視為整體僵化的媒體公司,」廣告公司 Leagas Delaney 的執行長費格斯·海伊 (Fergus Hay) 表示。

「沒有人會和祖克柏打賭,但 Facebook 需要擺脫依靠廣告來發展的商業模式,否則將會出現大麻煩。」

年輕人的想法

喬治亞·戴維,21 歲

「我仍然在用 Facebook 與老朋友保持聯繫,計劃見面,只是……不在上面做其他事了,」喬治亞說。但她認為,這將成為「讓老一輩人關注年輕一代人的平台——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在那裡發佈很多東西的原因。」

對她來說,「Instagram 更有趣,因為它更直觀,更有視覺效果,我更喜歡照片而不是文字。」

她說,Facebook 現在看起來像是一個廣告平台,我不知道這麼說對不對,但我認為 Facebook 可能會在某一天關閉,很快就會有新的東西出現,再也不會有人使用它了。」

維多利亞·瓦爾查諾娃(Viktoria Valchanova), 17 歲;阿麗娜·波斯特爾尼科(Alina Postelnicu), 16 歲

「我不再使用 Facebook 了,因為我的朋友都不用它了,所以沒有意義,」維多利亞說。阿麗娜表示,她現在使用的是 Snapchat 而不是 Facebook。但她並不認為 Facebook 上都是年長的人,只是「30 歲到 40 歲的中年人比較多」。這兩名女孩主要使用 Snapchat 來「發送各種各樣的東西,短訊,圖片……以及學校小組使用 WhatsApp 來討論讀書內容」。

艾米麗·麥克利蒙特(Emily McClymont),17 歲和卡梅倫·凱文思(Cameron Cavens),18 歲

卡梅倫說,他盡量不使用 Facebook 了,因為他覺得 Facebook 過於侵犯隱私。艾米麗也很少用它:「我覺得 Facebook 現在有點無聊。它對人們的生活影響太大了。」然而,她說:「我不認為我會刪除它,因為這是一種與家人交流的方式。這是我保留它的唯一原因。」她說,如果你與人失去聯繫,那麼 Facebook 就能派上用場了,因為你可以在上面再次找到他們。

「如果我所有的朋友都不再使用它了,我可能會刪掉它,」卡梅倫說。他經常使用 Twitter:「我只是討厭 Facebook 上的廣告。多得已經無法讓人正常使用了。Twitter 並沒有那麼糟糕。」艾米麗也使用 Twitter,這是她獲得大部分新聞的地方。他們還使用 Instagram 和 WhatsApp。

喬丹·蘭福德,24 歲

「當父母也在使用它的時候,它就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吸引力,」喬丹說。他手機上已經沒有 Facebook 應用了。「我現在用它主要關注我的姐姐們在做什麼,或者記錄一些有趣的事情……我在 Facebook 上的好友列表中刪除了我的媽媽,因為她太不和諧了。」

他認識的大多數人都已經使用 Facebook 八到九年的時間了。一開始的時候, 這是一種讓每個人上傳照片來展示他們所做的事情的一種方式,「就像 WhatsApp 一樣,但規模更大……在父母開始介入之後,它就失去了原來的樂趣,所以當你意識到這一點時,你開始有點不舒服了。喬丹認為,使用 Facebook 的目的是為了滿足自我的需要,但「它已經不是過去的樣子了。現在上面的廣告越來越多了。它已經失去了原來的那種吸引力。」他說,當 Instagram 推出 Stories 功能時,他刪除了 Snapchat。他現在主要使用的是 Instagram,而 Twitter「對政治方面來說很有幫助,而你在 Facebook 上並不會有這樣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