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文化論】怎把酸民當 ATM?這點黃大謙最聰明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黃大謙

本文為作者投稿,經 INSIDE 編審後刊出。作者 Cyan,現任網路數位行銷,鍾情文化人類學,喜歡觀眾獨立音樂,大眾流行文化還有醫療科技。希望自己的書寫能具可讀及耐讀的成果。

「和酸民不同的是,YOUTUBER 做這些有錢拿」。有人認為黃大謙還不是在酸別人,跟自己所嘲諷的酸民有何差別?關於這個問題,在回覆酸民系列 8 裡面,黃大謙直接了當的這麼回答。

瀏覽黃大謙的作品,可以發現雖然他毫不掩飾自己的同志性向,並且取笑一些傳統價值 (例如補習班補全科),但是他的主題取材,基本上都還是很主流。他也陳述自己拍片找主題有時就是覺得這個會打中市場。

沒有人會懷疑黃大謙的聰明才智,在傳統社會價值裡面,他是花蓮榜首,他是政大傳播系。在他的作品裡面,我們看到他對大眾社會學、性別意識及傳播理論有一定程度的涉獵。他在國三的時候就開始看國外的 YOUTUBER,而且並不只是看,在那個時候就決定將來要靠這個「賺錢」。因為他認為,未來的工作興趣符合度和收入一定要都不錯。

新型態明星:YOUTUBER

2017 年是 YOUTUBER 大放異彩的一年,媒體稱呼這些 YOUTUBER 網紅,但「網紅」這個詞跟傳統藝人究竟差在哪裡?是素人感強嗎?還是不需要唱片公司、經紀人,靠自己闖出一片天?這些都對,但就筆者來看,最大差異還是跟粉絲間的「距離」完全不一樣。大部分的 YOUTUBER 留言一定會回,訂閱數達一定標準就會拍粉絲 Q&A。以前要遠遠站在舞台邊搖旗吶喊,得連買五張 CD 才能簽名,十張換來不到講沒兩句話的握手抱抱,在 YOUTUBE 的世界可直接多了,任何人都能在頻道與討論區留下最真誠的感受。

只是反過來說,以往明星觸犯粉絲為了飯碗必需道歉甚至開記者會鞠躬,YOUTUBER 則可以更直接地捍衛自己的名聲,就像囧星人說的:「為什麼別人罵我我不能罵回去。」並不一定需要對帶有惡意的觀眾委曲求全。而且就算惡意用戶在頻道主的影片下面故意留下壞話,甚至按了 Dislike 鍵,都還會增加這個作品的互動頻率,甚至幫頻道主受益呢!

黃大謙的回覆酸民留言系列

社群軟體上的酸民 (Hater) 一直都是各領域創作者必須處理跟面對的功課,處理結果可是天壤之別。在「為什麼粉絲不理我」一書就提過,故意留下不理性的酸民留言,是一種社群維護自我形象良好的常見手段。聖結石就曾經因為抗議負面留言而產生負面形象,JOEMAN 也直接在影片中陳述自己會刪除且封鎖負面留言的追蹤者,歌手黃明志與馬來西亞網紅攜手拍攝「你不紅」MV 來挑釁酸民及演繹 YOUTUBER 面對酸民的情況和無奈,臺灣 YOUTUBER 亦 Cover 此曲。 只是現在,甚至已有故意跟使用者「鬥」,利用 YOUTUBE 演算法增加觸及率的高招出現;誰是箇中翹楚?最知名就屬黃大謙一系列的「回覆酸民留言系列」了!

黃大謙拍片重視的是市場,重視的是回饋。他不曾真正關心甚麼議題或是族群,那都只是影片的題材而已。「回覆酸民留言系列」的手法是網路社群最習慣的「打臉」。這些惡意留言通常是年齡層較低的國小生,黃大謙使用本身的學識優勢,用不屑的表情,指正並嘲諷這些留言在中英文拚音或是語法上的錯誤。

這樣的主題得到不錯的回響,同為 YOUTUBER 的知識型頻道主囧星人不只一次的讚美這個系列,在黃大謙引起爭議的「回覆酸民留言系列 8」,囧星人也直接在下面留言:「真的是太好看了。」是的,我們明白這些惡意的留言使人不快,黃大謙也曾表示他並不是特別在意批評指教的言論,令他不愉快的是這些留言者並不懂他的笑點,不懂他的手法,不懂他的梗。但喜歡這個系列的人就真的是懂這些笑點的人嗎?如果往下滑影片的留言,多半可以看到其他人跟著影片一起嘲諷譏笑,認為「酸民」愚蠢無知。

有趣的是,「國小生」在 YOUTUBE 社群成為一個被譏笑的群體,YOUTUBE 本來就是他們這一代的電視,他們收看及訂閱 YOUTUBE 是時代趨勢,但顯然社會並不如以往是重視節目的衛道或是把關,認為國小學童是應該保護的一群。反而是覺得他們訂閱或收看某些頻道的行為相當荒謬及可笑。社會顯然並不在意小朋友在頻道上學習用知識工具相互辱罵對方,或是,也不在意他們被成人觀眾辱罵。

哥哥母湯!放置 PLAY

處理酸民系列第一次出現危機就是嘲諷「光頭哥哥」,黃大謙的危機處理一樣聰明,他連絡了光頭哥哥並短暫隱藏該影片,並在光頭哥哥拍攝回覆影片後再度公開,並在影片下頂置說明,一樣不採低姿態,說明自己的言論和光頭哥哥粉絲相同。此後對於大量的負面評論,他只是放置 PLAY,照拍自己的影片,這些維護光頭哥哥的言論成為茶壺裡的風暴,於是風波很快的過去,新的業配作品還是登上了發燒影片。

在臺灣,黃大謙說的上是操作酸民議題的贏家,酸民們不管喜不喜歡他,都已經成為他創作路上的 AT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