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a Scout 與 Idea Connector - 開放式創新的關鍵角色

在 2011年秋季號的「SLOAN Management Review」裡一篇標題為 「Creating Employee Networks That Deliver Open Innovation」的文章當中,提到兩種員工在的開放式創新裡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並分別為這兩種角色命名為「idea scout」及「idea connector」。這些為數稀少的員工對企業所產生的影響力相當重大,是目前頂尖企業關注的新類型人才,有的公司已經把這類型的工作從「兼任」或「員工個人興趣」抽離獨立成職位。
評論
評論
(Yahoo! 的 Vice President Marissa Mayer)

在 2011 年秋季號的「Sloan Management Review」裡一篇標題為「Creating Employee Networks That Deliver Open Innovation」的文章當中,提到兩種員工在的開放式創新裡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並分別為這兩種角色命名為「idea scout」及「idea connector」。這些為數稀少的員工對企業所產生的影響力相當重大,是目前頂尖企業關注的新類型人才,有的公司已經把這類型的工作從「兼任」或「員工個人興趣」抽離獨立成職位。

這裡提出,企業要有三種利用外部知識的能力:

一、爬梳企業外部的可行創意的能力絕對必要,但是光有這個還不足夠。
二、管理階層必須確保這些嶄新的創意得以到達有能力善用的人身上。
三、有「創意偵察人」(idea scouts)以及「創意連結者」(idea connectors)的技巧就更為完善。

一樣是大企業,為何像是 Procter & Gamble 、Intel 以及 Cisco 等公司能夠藉由「開放式創新」的方式在同業間保持領先地位,而其他仿效該創新模式的企業卻無法達到相同效果?原因在於:這些公司無能確保這些來自外部的意見得以傳達到有能力運用這些意見的人身上。

改變這種狀況,必須要仰賴兩種所謂的「創新經理人」(Innovation Broker),也就是「idea scouts」以及「idea connectors」。

一個實際案例:A 軟體公司輸掉了一紙大合約,只因對手多了一項「更先進的語音辨識功能」。事實上,A 公司早在一年前就有公司員工發現同一項技術,並立即通報給該公司的技術主管知道。後來因為該技術主管在人際網絡裡找不到信得過的專業人士來諮商,所以遲遲沒有相關動作,直到錯失良機。

在這個案例中,我們看到了 idea scout 的角色的重要性,也發現缺乏 idea connector 的結果就是讓偵察到的創意無從擴散到適合的人身上、也沒有機會被消化應用。

下圖說明 Idea Scout 以及 Idea Connector 的角色運作:


[參考資料來源 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所繪製]

從上圖,我們看到 C 先生雖然時常進行創意偵察的動作,也努力將可行的創意傳遞給認識的研發部門。礙於 C 先生與公司內部研發部門的連結有限,創意始終沒有到達對的人身上,也沒有擴散到足以產生影響的規模,因為「信箱超載」的現象讓人習慣將與自己現有工作「不直接相關」的信息刪除。 C 先生的能力雖然重要,卻被浪費了。

A 先生就幸運的多,他擁有大量的外部連結、大量的創意,更重要的是他與 B 小姐 -- 一位能連結到內部研發部門每個人的 idea connector -- 有扎實的連結,所以他偵察到的創意得以透過 B 小姐進行擴散,到達有能力近一步分析、應用的研發人員身上。

文中所舉的 idea connector 在真實世界裡的化身,就是 Google 的 Vice President Marissa Mayer。她採用的方法之一就是舉行為期三週的面談,跟想提出新點子的人一起發想、並壓榨出更多關於這些創意的功能細節,然後再來決定要不要往上提給 Larry Page 以及 Sergey Brin.

在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的過程中,Idea scouts 以及 idea connectors 最能發揮貢獻的三個階段: 成形(Ideation)、篩選(Selection)、擴散(Diffusion)

如下圖所示:


[參考資料來源 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所繪製]

成形(Ideation)

雖然所有員工都有取得公司外部創意的能力,僅少數人有技術專長與個人興趣來定期地、有效的進行此任務。管理者只要提供足夠的資助讓這些人進行創意的搜尋,但是這些人最需要的是「時間」。文中的案例是一家藥廠,已經指派其 idea scout 的擔任者投入全部時間進行創意偵查。

除了資源與電腦連線外,參加如會議、商展等等公司外部的聚會或活動,也很重要。除了可以多幾條創意的渠道,也同時向外宣示公司對創新的支持與參與。

篩選(Selection)

只要有鍵盤、滑鼠、跟網路連線,任何人都能把創意跟想法發佈道網路上,如何從爆量的訊息中分離出有用的資訊才是最難的步驟。所以 idea scout 跟 idea connector 這兩者的互動之所以重要,不僅僅因為這樣才能挑出有展望、又合適該企業的創意,更重要的是能辨別爬梳回來的創意是否真實可靠、而非誇大的行銷說詞。

擴散(Diffusion)

一旦確認新概念有潛力,就必須擴散到知道如何應用的人身上。像 Marissa Mayer 這樣的 idea connectors 雖然因其專業能力受僱,卻同時具備社交天賦。日積月累,這些人進化成具備跨領域知識與廣泛興趣的通才。善用 idea connectors 的方式就是讓他們多參與不同專案或是工作調動,藉以發揮其影響力。

投資「創新經理人」

企業領導人必須認清,光把新點子和技術引進組織裡並無法達成「開放式創新」。點子不會自己長大成創新的成果,除非這些創意能到達有能力與影響力的員工們身上。不管網路如何改變知識與創意的發佈與流動,innovation broker 的角色依然吃重。管理者能夠投資 idea scouts 與 idea connectors 並確保這兩者有確實連結,開放式創新就在不遠處了。

(本文資料摘譯自 MIT SloanN Management Review)


【2021 INSIDE 未來日】Aruba 打造安全簡易的智慧物聯網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評論
Inside
評論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Inside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 inside 分享對物聯網未來的期許

在會談一開始,陳清淵提到,目前運用 IoT edge 會遇到四個主要問題:

  • 企業在網路管理的工具上需要進一步投資。
  • 系統需要花很多時間在辨識和診斷訊息。
  • 資安危機逐漸攀升,未來需要確認連接的設備是否具有潛在威脅性。
  • 企業願不願意投入資源在設備的改善與升級。
陳清淵的PPT

此外,Aruba 在這些問題上,以三個階段、力求簡易的方式解決:

  • Connect : 連結網路作業的網域和地點。
  • Protect : 在資安的審查上採取嚴格的管控,以及安全存取服務邊緣(SASE),提供簡易性、延展性、彈性與無所不在的安全。
  • Analyze & Act : 由人工智慧(AI)所驅動的裝置,在威脅影響到用戶時,就能即時偵測並處理,增加資安防護的效率與可靠性。
陳清淵的PPT

資訊安全是重中之重,高達八成的用戶覺得自己沒受到保護

陳清淵指出,這時要重新定義 edge 的角色,如果不用網路,當然無風險,但是現在的時代物聯網已經滲透進許多家戶和企業,尤其是後疫情、數位化時代。知道有什麼設備連到你的網路是相當重要的。

有高達 80% 的人認為,自己沒受到保護。這比例相當高,也代表能做的事還有很多,而且,資安是重中之重,必須要做認證、使用者權限、若有感染就即刻隔離,過程中減少頻寬的浪費,Aruba 的無線控制器防火牆可即時阻擋、限制網路威脅、提供乾淨的流量,使用智慧化、簡單的方式管理使用者,若有感染也能即刻通知用戶。

陳清淵也舉出一些應用的範例,Aruba 可以提供門禁的安全運用,不論是家戶、飯店或公司都能受惠,而且應用範圍遠不只有如此,另一個例子來說,現在疫情依然影響人們的生活,確診病患的足跡、可能傳播的途徑都會經由人流散播,所以,人流追蹤的功能就相當顯目,除此之外,資產定位、偵測空氣品質、煙霧、室內導航,以及在美國這種民眾能擁槍的國家來說,槍聲的偵測也是一個重要的功能。

Aruba 建立整合自動化、資安的平台,簡化過程、增加效率

陳清淵解釋道,使用無線存取點(AP)作為連接物聯網的工具,可以有效簡化流程和減少建置成本;採用 Intelligent edge,在網路連接上時就啟動存取控制(Access Control),讓有權限的用戶才能存取受保護的資源,做到嚴格把關的功能;此外,Aruba ESP 是在雲端運作,而且能以人工智慧進行自動化、整合、資安的平台;接著,利用連結、保護啟動、分析和行動的連續過程,簡化程序、增加效率。

另一方面,針對小型企業,陳清淵表示,Aruba 的系統不只適用於中、大型企業,也可針對小型企業的不同需求做相應的調整,應用彈性相當大。

AioT 可客製化,讓大、中、小型企業都能運用 

現在為了搭上數位轉型的便車,許多企業也在思考如何切入,在切入角度上,陳清淵認為,有分上雲端、不上雲端的區別,只要轉換 edge,可依據當時的需求、便利性,做整合服務,而且還可以測量成長的幅度。

不過,即使有這些好處,當前 AIoT 的發展依然還是有困難,最大的障礙來自經費,現有的資金僅能支持維護,但是難以投入更多到研發中,如此一來, 對於 AIoT 的應用範圍和技術更新的速度就難以與國際並肩,陳清淵指出,企業需要更加關注這場數位浪潮,投入更多資源,才能發揮物聯網的優勢。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