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貼文審查員:這份工作單調、勞累,每天都有人看心理醫生

Sarah 憶述她最記得一則兒童色情內容:「背後有個大人在告訴他們要做什麼。真的很嘔心,因為很真實。」
評論
REUTERS/Rick Wilking
REUTERS/Rick Wilking
評論

本文來自 關鍵評論網 ,作者 Alvin,INSIDE 授權轉載

Facebook 為了打擊不當內容,之前聘請了大批人員篩查貼文內容,BBC 最近訪問了其中一位女審查員,透露他們的工作日常。

2016 年時,Sarah Katz 開始了 8 個月的 Facebook 審查員工作——檢視被 Facebook 使用者檢舉的內容,再逐一移除。

Sararh 指管理層叫他們平均用一分鐘來判斷貼文是否恰當,時間看來充裕,但實情卻不是如此,「他們不想我們每天工作超過 8 小時,但每天平均要看 8 千個貼文,平均每小時就要看一千個了。」之前也有報導指審查員只有 10 秒來判斷一則貼文是否不當,現在看來,情況更加惡劣。

她認同當時學到不少東西,但如果要用一個字來形容這樣的工作,那就是「勞累」(strenuous)。

除了要處理大量的內容,內容本身才最令審查員頭痛。

受第三方外聘的 Sarah 表示,中介人都會一早清楚講述工作的內容,沒有半點隱瞞,包括他們將會看到什麼圖片、影片,「大部分都是色情內容」。

Sarah 憶述,她最記得一則兒童色情內容,「兩個小孩,男的大約 12 歲,女的 8 至 9 歲,他們面對面站著。他們沒有穿褲子,然後互相撫摸。背後應該有個大人在告訴他們要做什麼。真的很嘔心,因為很真實。」

她又說,有時同一則內容會不停出現在你面前,「一日內會從六個不同使用者的貼文看到,你不可能找出誰才是源頭。」

除了色情內容,還有血腥、暴力的貼文,「有很多暴力的影像,其中有一個女人的頭被砍了。她半個身軀在地上,剩下的一半在椅子上。」

說到對員工的輔導,她記得沒有聽過任何的輔導服務,「可能現在有,但我不肯定。」她說,如果現在有這些服務的話,她很可能會參與。

雖然中介人早已警告他們將會看到的內容,但 Sarah 覺得當你真的看到時,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有些同事覺得他們可以應付到,但最後還是不能。」

衛報早前也報導,有不願透露姓名的審查員表示,這份工作「低薪、不被重視」,每天都有員工需要去看心理醫生,有些人甚至壓力大到無法入睡,或是做惡夢。

另外,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不少人指出社交媒體上湧現的大量「假新聞」是川普的致勝關鍵。

Sarah 說,當時 Facebook 還沒有意識到「假新聞」這問題,明顯是做錯了,「我真的記不起有聽過『假新聞』(fake news)這個詞」。

「我們看到很多由使用者自己寫的新聞,但我不記得管理層有叫我們打開每篇新聞去確認它的真偽。」

會否介紹朋友做這份工作?Sarah 說:「如果你有其他工作,我不建議。」、「真的非常單調,你會對濫發訊息習以為常,然後就是不停打開它們來看。」

BBC 這則報導得到 Facebook 的回應,但 Facebook 只重申審查員工作意義重大,是一份很具挑戰性的工作,Facebook 也會確保他們得到足夠的支援。Facebook 又說,雖然他們已投入使用人工智慧去審查貼文,但現時仍有 7 千名審查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