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書摘】:《矽谷潑猴》-凡人們、企業家們…歡迎光臨矽谷科技動物園!

這不是那種從零到一、谷底翻身,矽谷好棒棒的勵志書;相反的,矽谷簡直就是科技潑猴們住的動物園!職場政治、收購風雲錄,甚至於公於私的矽谷狗屁倒灶一籮筐,這裏都有!
評論
評論

這是一部科技菁英自傳的矽谷創業回憶錄,只是作者並不是在教你如何從一個宅男工程師變成科技新貴、或是告訴你新創圈的各種好棒棒。逛逛市面上的書店排行榜,出現的勵志書籍都在告訴你從零到一、從谷底翻身的故事……你可能也早就聽到膩了。

作者馬丁尼茲(Antonio Garcia Martinez)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畢業後,曾經擔任過華爾街高盛的金融工程師,後來跳槽到網路廣告技術公司,為他日後的矽谷奮鬥史埋下了種子。

脫離了公司內鬥後,他與另外兩位同事成立了自己的廣告技術公司 AdGrok,並被 Y Combinator 等創投所投資,幫助企業實現 Google AdWords 選擇和競標自動化。

潑猴就身在你我的世界中

「谷歌是怎麼做到年產值七百億美金,甚至比盧森堡或白俄羅斯的國內生產總值還高?因為它發明了一個叫做谷哥搜尋的魔法網站,全人類都會上去告訴谷歌它想聽的東西……在你真正消費前的最後一刻,在慾望的頂點,谷歌邀請你點擊一則廣告。每一次有人點擊,谷歌的收銀機就響一次。它甚至不需要知道你搜尋的關鍵字有多少價值,然後照那個價值去定價。

它只是在每一筆搜尋發生時出價一次。最後的結果就是每一天谷歌都會經手數十億筆的關鍵字拍賣,以及伴隨而來的競價。谷歌會檢視出價,並預估點擊的可能性,接著選擇兩者之中最高的那個(也就是每一筆需求能賺到的錢)。接著它便呈現出廣告商製作好的相關廣告,並上傳至谷歌配合那組關鍵字。」

在某次爆炸性成長的伺服器乘載系統問題後,夥伴便提出他們應該要使用「潑猴測試」。「潑猴」是一款 Neflix 製造和開放的軟體工具,用來測試一項產品或一個網站應付隨機破壞的能力。

「科技新創公司就是這個世界的潑猴。從計程車(優步)到傳統旅館(Airbnb)到約會(Tinder),他們都在惡作劇地扯掉電源、拔掉纜線。一個又一個的傳統工業在擁有雄厚財力的創業公司和快速推出的軟體挑戰之下,就這樣被打倒了。」

你的錢,是我的商業實驗

如同矽谷日常,這間新創公司歷經許多波折並沒有存活下來,創立一年後,則被推特(Twitter)以 1000 萬美元收購。而他接受了臉書(Facebook)挖角的機會,成為臉書的廣告定位產品經理。

馬丁尼茲雖「貴為」產品經理,不過精確來說,他其實戲稱這個職位叫做「大便傘」--擔任工程師團隊的男僕,對公司高階主管推銷你的團隊產品,試圖將你的產品卡入公司藍圖,成為金雞母、搖錢樹。

而他的新任務是為臉書廣告系統設定目標受眾。設定廣告目標受眾就是數據轉變成現金的起點。每單位圖像廣告所乘載的數據就是「貨幣化」:每平方吋的螢幕像素能承載的數據量越多,針對目標群所做的廣告設定,就是數據拿來應用在螢幕方塊上的方式。

這是 2011 年的臉書,在臉書早期雖然已經握有世界上十億用戶的資料數據,卻苦於將廣告貨幣化的問題(由於臉書的禁令,作者無法分享那些令人心痛的慘淡數字 XD),他們的貨幣化政策甚至就像某些早期的新創公司,大部分決策都是根據用戶端來擬訂的。這也是書中描述臉書的廣告業務發展最精彩的片段之一:從毫無生氣到如日中天的前夕。

你以為網路時代以前,消費者就不是肥羊了嗎?

相信近幾年來,我們已經知道:「小心社群網站的隱私問題!」,好像這些社群網站知道你一天點擊什麼連結、買了什麼東西,你的一切好像都被握在演算法股掌,每分每秒都蠢蠢欲動地推送萬惡廣告給你。但我們如果把時間倒轉回四十年前,當廣告公司還是直郵廣告的早期年代,這些公司就以廳開始追蹤消費者資訊了,那甚至是網路還未誕生前的年代!

他們早就將消費者分門別類好,還能從大型零售商吸收客戶關係管理資料--消費者的前科紀錄,由這些資料中預測消費行為帶。早期,這些紀錄隨著信件上一張張的小郵票,是一年價值五百億以上的產業。而臉書和谷哥這類的媒體發行商,就像效率更高的郵局,而且握有更多的個人資料。

對數位廣告和對於社群網站後台運作模式有興趣的讀者,這本書帶給你的細節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書中也詳實記錄了跨領域的企業生態、職場政治、內部決策、收購風雲錄和於公於私的狗屁倒灶一籮筐,沒有什麼太多的夢幻泡泡,也算是一本兼具可讀性和娛樂性的勸世之作。

購書連結: 博客來 


疫情竟使童婚比例暴增?2023 年前將新增 400 萬女童被迫成婚

全球有無數女童正在面臨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的困境,在動盪不安的 Covid-19 威脅下,女童遭受的生命危機更勝以往,而你我都不該漠視。立即加入世界展望會的資助兒童計劃,不再讓悲劇發生。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在新冠疫情、武裝衝突的影響下,阿富汗女性與兒童正面臨重大威脅,不僅人身自由、教育、工作等權利備受衝擊,近期更傳出 12 歲女童被強擄配婚給軍人的消息,使當地長期存在的「童婚」問題更加嚴重。事實上,不只是阿富汗,全世界仍有無數女童深陷在不安與恐懼中,面臨童婚、童工、貧窮,以及女性割禮等殘酷傳統文化等挑戰,這一關又一關的生存考驗,只因為她們是女生。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性別暴力、童婚

根據聯合國統計,每年有 1,200 萬未成年女童結婚,她們大多是因為民間習俗或經濟弱勢而被迫成婚,婚姻不僅逼迫這些女童放棄學業,其遭受家暴的風險也將大增,甚至被迫從事性行為,使得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備受負擔;許多未成年少女因為懷孕或分娩併發症死亡,嬰兒胎死腹中或夭折的機率也更高。

來自緬甸的 17 歲少女荷拉(Hla)就曾是性別暴力與未成年婚姻的受害者。在她12歲時,一場重病帶走了她的母親,而酒精成癮的父親根本顧不了這些孩子,因此荷拉被迫離家、在街上討生活。為了尋求避風港,荷拉甚至嫁給了大她 15 歲的男子,並在 14 歲成為一名母親,但生下孩子沒多久後,丈夫便另尋新歡,留下荷拉和孩子相依為命。無助的荷拉為了不讓孩子跟著吃苦,只能忍著思念的痛苦,把孩子送到安置機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小時候常跟著爸媽到各個城市的慶典或嘉年華活動兜售玩具,並以此維生。然而非常微薄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荷拉與 13 個兄弟姊妹的生活。

幸好在荷拉最低潮的時刻,遇上了世界展望會。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除了支持荷拉重建身心健康,也提供她職業訓練的機會,培養一技之長。僅管有些髮廊仍因荷拉的經歷而不願接受她,但在世界展望會的引薦下,現在的荷拉已找到一份穩定的髮廊實習工作,每月都能賺取 20 美元的薪水,並和同事們住在一起、彼此照顧。從街頭遊童到髮型設計師,荷拉因為世界展望會出現在她的生命中,而有了希望。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說:「我住在街頭時,常常受到男性的輕蔑和不尊重。即使我根本沒有做錯事,也常常得躲避警察取締,生活充滿恐懼和不安。很感謝世界展望會的幫助和支持,我才能把自己的人生拉回正軌,創造更好的未來。」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失學、文盲、童工

荷拉的故事絕不是少數案例。事實上,許多女童不只遭受可怕的性別暴力,也因為貧窮或環境動盪,而被迫放棄受教育的權利,成為失學的童工,甚至不得不從事對身心發展有害的勞動工作。根據聯合國資料,全球童工人數在疫情的影響下,20 年來首次增加至 1.6 億;而全球約 7 億人口的文盲當中,女性就佔了 2/3。困在社會底層的弱勢女童,身心備受煎熬,急需你我關注。

印度女孩珊蜜拉,便是弱勢女童的縮影之一,遭遇令人心疼。珊蜜拉(化名)原本是個熱愛上學的女孩,14 歲時由於家中經濟無法負擔她繼續升學,因此被送到孟買與姊妹們一起工作,幫助家中生計。當時,珊蜜拉請妹夫幫她找工作,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妹夫將她送到人口販子手上,珊蜜拉被推入妓院工作,並經歷長達三個月地獄般的生活。

「只有我工作了才會有飯吃。如果我不工作,妓院老闆、甚至是客人就會拿皮帶打我。我被迫喝酒、他們會拿菸燙我的手。我一直在哭,求他們放我回家。」後來珊蜜拉得知自己陷入險境是受親人所害,整顆心都碎了。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好不容易說出那段記憶:「我經歷的那些,希望沒有其他任何女性需要經歷。我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時期。白天會有 12 到 14 個男人,晚上則會有 15 到 16 個。一整天工作完後,所有的女孩會被送到荒郊野外中的一棟建築物裡休息,整間房間裡只有一扇窗戶。因為太偏遠,即便我們大吼著求救,也沒有任何人會聽到。」

終於有一天,珊蜜拉和其他女孩們的工作場所遇到警察臨檢,珊蜜拉便趕緊抓住機會向警方求救。成功獲救的同時,同樣在場的妹夫和妓院老闆也遭到警方逮捕。接著,珊蜜拉花了數個月的時間輾轉換了好幾間避難所,最後終於回到家人身邊。

在家人的陪伴以及世界展望會的支持下,珊蜜拉終於踏上復原之路。由於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往往受到許多暴力與虐待而留下嚴重陰影,這段遭遇遂成為她們心中無法說出口的痛,且大多數受害者因地處偏遠、經濟貧困,或是覺得丟臉、自責等心理因素,難以取得身心重建的專業支持。因此,世界展望會提供包括創傷後症候群、焦慮、憂鬱、恐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藥物濫用等醫療與心理照護,讓更多像珊蜜拉一樣遭遇創傷的女童,得以重建生命。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現在加入了印度世界展望會的受害者支持團體,踏上了復原之路。

你有力量打破女童困境:資助 1,000名 女童,扭轉 1,000+ 個家庭命運

在 Covid-19 的疫情衝擊下,脆弱國家的資源更加緊縮,這也讓兒童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世界展望會的分析報告指出,2020 年 3 月全球疫情爆發後,與 2019 年相比,童婚案例在許多社區暴增了一倍以上;而童婚的增幅速度,更攀升到25年來最高,若無法改善,預估 2030 年前全球將再增加 1000 萬名兒童新娘。

對於女童而言,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等問題是無法分割的,這些威脅往往彼此連動、加乘,為女童的生命帶來嚴重打擊。但從上述的實際案例可以發現,受困女童的命運並非不能扭轉,只要世界上某個角落的某一個人願意付出行動,女童的生命就有希望曙光。

世界展望會推動「資助 1000 個女童 挺聲而進 願景無懼」行動,期待在 10 月 11 日女童日前,能為 1000 個女童找到資助人,每個月 700 元,就能翻轉一個女童的生命,為她提供安穩的生存環境與受教權,並將這份改變延伸至女童的家庭與周遭社區,帶來正向影響力。讓我們一起阻止女童悲劇再次發生,現在,就加入改變世界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