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貨、賠錢、收徒和跑路:中國打假人的電商江湖

什麼是職業打假人?這是一群以賺錢為目的,利用商品過期或商品漏洞問題故意買入,然後通過要求商家支付賠償財物的人。在中國,職業打假人自成了一個江湖....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INSIDE 授權轉載,文中許多用語皆為中國用法,為呈現原汁原味,讓讀者瞭解中國網路發展之現況,本文不刻意編輯為台灣用語。

周元祖,23 歲,是一名職業打假人。

什麼是職業打假人?這是一群以賺錢為目的,利用商品過期或商品漏洞問題故意買入,然後通過要求商家支付賠償財物的人。

在大眾的記憶中,這個職業和「中國打假第一人」王海聯繫在一起。王海第一次在央視露面還是 1996 年,那個時候中國的實體經濟野蠻增長,還沒有網購,進貨渠道也不完善,假貨時常堂而皇之地擺在正規商場裡銷售。

有些人認為他是打假的英雄,但王海卻始終認為打假就是一份職業。

20 年過去了,假貨從大商場轉戰小攤販,從線下轉移到線上。周元祖作為加入打假行業 1 年的新人,沒有經歷過那個滿世界都是假貨的行業,靠打假獲得千萬資產的王海在他看來只是一個傳說。

對於他這一代打假人來說,打假確實更像是一個職業了。

周元祖的暱稱是「飛利浦專業戶」,顧名思義就是專門打飛利浦牌的假貨或者仿造飛利浦的假貨。他每天在電腦前工作 3 小時,主要用於和商家的協商,「打假這一行無所謂週六日或假日,每天都要跟進手裡幾單的退款進度,在店家耳邊嘮嘮」。

把假貨打下架後,他會把戰果發到各個同行群裡炫耀一番。

和假冒飛利浦剃須刀一同出現在群裡的,還有各式名牌皮鞋、手錶、面膜……都是假的。

打假人有各自的偏好。有人喜歡打食品、首飾品類的假貨,可以留給自己吃用;有人對珠寶首飾情有獨鍾,因為交易大額,賺的也多;還有人愛和電子產品打交道,因為轉手就可以以假亂真賣給他人……

這個群就像是有一個有不同偏好的設計師群,每個人都對某一個流派有著自己獨到的眼光,彼此欣賞互不爭搶,甚是和諧。

當然,所有打假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偏好:錢,能獲得越多賠償的商品就越受歡迎。因此打假的集中區是服飾、手機、化妝品、食品。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信仰:打假是給網購帶來好處的,讓賣家把違法的事情收一收,而他們在替天行道的同時,還能把錢賺了。

上車

「開車容易下車難。」周元祖在群裡感嘆。

開車指的是在淘寶上找到假貨,下車是拿到店家的賠償,這中間通常隔著約一周的時間,用於物流、和賣家協商、平台客服介入。

在打假人的控訴下,假貨店主們不會輕易屈服。

有時商家需要提供鑒定報告——「你怎麼證明我賣的是假貨?」。周元祖告訴對方,他去找機構鑒定, 7 個工作日才能拿到報告。他要裝作是一個真正的消費者。

然後,周元祖就用模板偽造了一份。

「一般看到鑒定書後,店家就慫了。」周元祖說。

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經營者行為構成欺詐,消費者有權向其索賠,令其承擔「退一賠三」,或者依照《食品安全法》「退一賠十」。

於是,周元祖可以和對方商量賠償價格了。

獲得賠償後,周元祖還不忘給對方打個差評,「假貨全給差評」。

周元祖近半年的點評記錄,「除了自然購買的東西,假貨全部差評」。

周元祖的差評可以追溯到一年前的假貨事件。他用 400 元買的一件阿迪達斯羽絨服,假的,店家不給賠,於是找淘寶申述把店家封了。後來對方打來電話,答應賠款並贈送羽絨服,周就把投訴撤銷掉了。

這件事啓發了周元祖。

在此之前,他是一家工廠的數控員,每天正常上班下班,拿著月光的工資;這次事件之後,周元祖發現鏟除惡勢力的同時,還能賺錢。

幾次嘗試後,他不去上班了,在家全職打假。

一年下來,他賺了十幾萬。但對於周元祖來說,這份工作最大的意義是自由,他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把自己的生活過成數控機床的一部分。

周元祖知道,其實他在這行裡賺的還不算多,和王海還差著很遠,王海是他們這一行所有人的偶像。

在當今的打假行業,主要分為兩類操作,一類是賠償,另一類是「吃貨」。

前者就是大家理解的那樣,買到了假貨依照相關法律法規相商家索賠。後者的意思是指退款不退貨,打假人不費成本地拿到貨,然後自用或者將貨轉賣給他人。

一些大神看不上吃貨玩家,他們覺得賠償才是賺錢的。周元祖兩樣都做,自己所穿所用,大部分是「吃貨」得來的,而每月 1 萬多的收入則靠賠償。

周元祖介紹,最近一年湧進來打假的人特別多。在 QQ 群搜索欄搜索「打假」二字,人數上千的群不計其數。群成員少則幾百人,多則 2000 人。

如此龐大的民間打假隊伍,可能才是淘寶上假貨越來越少的外部原因。

但這其中也有一些人並不那麼「正義」,而是踏入了「職業差評師」的灰色地帶。

這在行裡叫做「打真貨」,怎麼打真貨?周元祖舉了個例子,收到看中的真貨後,點退貨然後發回空包,威脅店家確認收貨,不然就差評。

一般來說,沒有人會為了錢打真貨,打真貨都是為了自己十分需要的東西。

「這些店家並沒有賣假貨,為什麼還要整他們呢?」我問。

「我也承擔了風險、付出了成本,遭到店家轟炸、威脅,你以為很輕鬆嗎?」周元祖回答得乾脆果決。

拜師學藝

白石,20 歲,是一名淘寶店主,也是 8 位職業打假人的師父。

在群語音裡,他給自己算了一筆賬,最近兩周賠償、收徒賺的錢,夠買一部 iPhone X 了。

「老鐵們,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吧。」他對 25 個聽眾說。白石只讓提吃貨的問題,問到和賠償相關的,他會提議你先拜他為師。

拜師很簡單,交報名費就行。不過白石的報名費有點貴,488 元,可以分期付。「第一單我會手把手教你,保底賠償 500,第一單就賺回本。」

師徒制是打假界的特色,每個打假人都能成為師父,每個人都掌握著一套自有體系。

通過徒弟佈道授業,師傅獲得的學費從 8.8 元到 488 元不等。

每天進群的小白,會被數不清的招徒信息刷屏,「有的人收徒就是騙錢,10 個中有 5 個是假的」,周元祖稱,「我就被騙過,師父收了報名費就把我拉黑了,跑路了」。

師父會教徒弟什麼呢?大部分是關於如何和商家協商。

「很多情況就是抓人的心理,」白石稱,「你口齒清晰、調理清楚,就像正常消費者一樣,嚇唬他(店家),說商品沒達到預期效果,讓他默認自己的東西不值錢。只有讓他怕你服你,他才會老老實實讓你吃。」

白石稱自己沒有拜過師,從小白一步步走到現在,很少翻車(索賠失敗)。

「吃貨和賠償是兩個階層,你們要想賺錢,要學賠償,錢多到你不想要。」白石稱自己掌握三種賠償方法,只教給徒弟,而且絕不准外傳。

「有哪位徒弟洩漏的,你們看到了,憑聊天截圖免費來我這領 200 塊紅包,他們知道是什麼後果的。」這個 20 歲的東北男生說話中透著一股寒氣。

最後,他又開始新一輪鼓動,「現在大學生出來找工作也才一個月六七千,還要看眉眼行事,現在我每天看看電腦,收收快遞、大大遊戲,每個月穩穩當當上萬。」

「17~20 歲是最缺錢的時候,談戀愛、出去玩,哪樣不需要花錢。」他繼續說。這時我才知道群裡的打假人都不過是 20 歲左右年紀。

「我今年 14,也需要錢戀愛」一位女生在群裡回復。

白石這堂課講了兩個小時。

涼了

14 日凌晨時分,一條消息讓群裡炸鍋了:淘寶退款中關掉了「假冒品牌」這一選項。

「淘寶涼了。」「其他平台可以做嗎?」「以後咋吃飯呢?每個月靠吃貨過活呢。」打假群裡一下彈出多條消息。

「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大家不要玩淘寶了,改規則了還是系統問題我也不知道但現在全網都在反應,不是我們,退款現在不要玩,等幾天看看怎麼回事昂」白石在群裡安穩大家的情緒。

另一邊,商家群裡則是一片歡騰。

「假冒品牌」選項的關閉是否意味著淘寶默認商家售假了呢?

事實上,淘寶對假貨早有舉措,針對的就是知假打假的職業人士。

去年淘寶更新打假新規,框定買家的購買必須為生活所需,否則不予賠償。

這項規定的意思很明確:如果你是消費者,買到了假貨可以正常索賠;但如果你是知假買假的職業打假人,那索賠就不會被支持。

其實,不只是淘寶在反擊職業打假人。隨著假冒商品整體數量的下降,政策層面也不再像當年王海那樣給予職業打假人光環。

2016 年 8 月 5 日,國家工商總局公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徵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有一條「金融消費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以營利為目的而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行為不適用本條例」,這被認為可能會終結「知假買假」的職業打假行業。

知情人士透露,《意見稿》將於今年年初正式發佈。

之所以會對職業打假做出限制,其實是因為這種職業的本質就是在鑽法律的空子。在過去的 20 多年裡,職業打假不乏偽造證據打假的現象。

南方都市報報導,去年 12 月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駁回了職業打假人起訴 7 家小微經營者的 251 宗案件。東莞市食藥監局發現,一些職業打假人在進行投訴索賠時調包了商戶的商品,對於這樣的投訴不止不會支持職業打假人,還會將相關證據轉交公安機關處理。

馬上就要過春節了,周元祖打算送家裡親戚朋友一些東西。送人自然是要送真貨,周元祖打算「打一批真貨」。

淘寶的規則下來之後周元祖很淡定,計劃在年後去廠裡找找工作。

而白石則將重心轉向拼多多和微信裡的社交電商平台,聽說那裡還是打假的天堂。

應受訪者要求,周元祖、白石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