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面試的震撼教育與思考

為什麼在一家公司被大力嘉獎的簡報,在另一間公司卻被嫌成這樣?最後當然是沒拿到offer。而且正如他所說,這個計畫,最後不只幾個月都沒下文,而是過了一兩年,產品都還沒量產......
評論
評論

本篇原文刊登於作者  Medium,INSIDE 經授權轉載。

又是歲末年終,最近朋友在找工作問我一些問題,讓我想到之前我從幾次面試中得到的震撼與反思,這些面試的公司包含中國互聯網公司在台分公司、國內電商龍頭、國內蠻有名的電商新創,還有外商電商,因為年代久遠,也為了暢所欲言,所以隱去公司名稱(不要亂對號入座 XD),想將重點放在我的震撼與思考。

因為篇幅與內容方向的關係,這篇文章先寫面試中國互聯網公司產品經理的經驗,視讀者回饋,再決定要不要寫電商的面試經驗。

我的得意之作,卻……

在面試中國互聯網公司之前,我在國內品牌大廠擔任產品經理,負責一項公司進軍全新市場的專案(做硬體+軟體+App),從專案評估、規劃到執行到量產上市,均是工作範圍。

當時會想另找工作的原因是,我認為公司的步調太慢了,專案研究評估了許多,卻無法做決定(應該說是,一再做決定然後再翻案),對一向往前衝的我來說,這是非常痛苦的事,所以我嘗試了號稱相當具有「狼性」的中國互聯網公司。

互聯網公司的面試只有一關 (這是第一個驚訝,原本的品牌廠可是要筆試加三關還有 presentation!),在那唯一的一關,主管希望我提出作品集,我就把之前在公司做過的一項產品計畫簡報隱去敏感資訊,拿去跟該主管報告。

那份簡報的目的是評估專案可行性,包含要進軍的市場有多大,整個產業長什麼樣子、有哪些 player、產品可以有什麼走向,各個走向的好處和壞處是什麼……等等。我記得那時部門主管到大老闆都大力嘉許內容,還寄給全部門,我也覺得我做得還不錯嘛!所以拿去做面試的呈現。

想不到在報告完之後,互聯網公司的主管沉默了幾秒,然後說:「我猜,這個最後沒執行?」

換我愣住了:「嗯…. 是『還沒』執行,大方向是確定的,但是老闆們還有一些事情要考慮,並要我繼續去研究一些項目,同時我也在篩選硬體廠商並比較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案與 proposal。」

主管:「完成計畫到現在多久了?」

我:「五、六個月左右。」

主管:「我跟妳說,我可以預測,再幾個月都不會有什麼結果。」

我(震驚):「為什麼?」

主管:「因為妳這個太大、太重了,老闆就算真的想要做,也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我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接什麼。

主管繼續說:「你做這份簡報應該也花不少時間吧?你這份簡報給老闆們的「壓力」太大了,不只你對上溝通要花很多時間,要執行還要對許多不同部門的人再溝通一次,光是溝通你就不知道要耗掉多少時間。你知道在我們公司,你還在做簡報的時候,我們介面已經出來了,三個月一款 App 就上架了。」

我太不服氣地說:「但是這個產品牽涉到硬體,單純做軟體可能很快,硬體涉及更多的事情,且一旦做錯成本是很高的,再加上這是進軍新市場的第一個產品,當然要好好評估。」

主管:「我們也做過硬體呀!類似的產品,六個月就量產了。這又不是什麼新發明,而是市場有這個需求出現,風口在那邊,先趕上再說呀!該有的資源與廠商,成本甚至外觀什麼的,早就已經有了,你甚至抄或是貼牌都可以,先上再說,不然幾個月後你會發現市場上到處都是類似的東西,你規劃再好也沒用。而且你規劃的內容一定會一直變動,因為市場會變啊!就是因為是第一個產品,才要趕快推出第一個佔位置、試水溫,看市場的反應再調整。」

主管:「而且你這份簡報只是提供了很多資訊,卻沒有明確的決策還有下一步要做什麼,大家聽完覺得好棒棒就過去了,沒有人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我:「這可能是公司決策流程的不同,我在部門內的角色應該是『提供足夠多的資訊給老闆做決定』,再根據老闆的決定,規畫下一步怎麼做。」

主管:「但老闆做決定了嗎?老闆為什麼沒辦法做決定呢?就像剛才講的,因為你把這件事弄得『太重』了,老闆們就會覺得要更深思熟慮,要更多資訊,根本沒完沒了,這可能也是你們這種大公司的文化吧?要一堆資訊,並估再評估,計畫再計畫,但是市場在改變呀。」

「你要給老闆做決定,應該就很明確的說要做什麼什麼,要怎麼評估結果和後續行動,老闆只要說 yes/no 再加上一些建議就可以了。這個簡報只有各種路線的建議,我看起來就是你不能做決定,也不扛產品的成败。」

簡直就是「登愣!」般的打擊,為什麼在一家公司被大力嘉獎的簡報,在另一間公司卻被嫌成這樣?他說的我完全理解,但在當時的那間品牌廠根本無法那樣執行,我卻反駁不了,因為的確,這個計劃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

最後當然是沒拿到 offer。而且正如他所說,這個計畫,最後不只幾個月都沒下文,而是過了一兩年,產品都還沒量產......

慶幸的是,我聽到他說的:「我看起來就是你不能做決定,也不扛產品的成败。」立刻下定決心離職,沒有繼續浪費我的青春 XD

這麼巨大的鴻溝出自哪裡?

這真的是個震撼教育,而且慘烈地失敗了,但對我來說卻是個認知升級的推力,把我從舒適圈震得跌了個狗吃屎 (所以有事沒事要多面試一下?)

我一直問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落差?我在公司被認可,是我能力強,還是只是因為,我的做事方式,適合公司的做事方式?那我到其他地方還能有一樣的成果嗎?我覺得公司太慢,但我是否也被公司文化與做事方式改變?我是否已經盡我的力量,嘗試各種方法,推動我覺得是對的事?

接著,我開始往外跨一步,用「局外人」的宏觀角度,開始觀察並反思不同公司的思維,以及那個思維下的做事模式。

其實兩家公司有許多對比之處,所以我很難定義這個鴻溝來自與哪裡:

一家是台灣公司一家是中國公司--悠哉樂天與狼性?

一家是硬體公司,一家是互聯網公司--硬體思維與軟體思維?

一家是大公司,一家在中國是大公司,在台灣是小公司--大公司官僚沒效率?(我覺得應該不是大小公司的差別,因為它在中國是大公司,六個月內做出來的硬體產品是在中國)。

或者樣本數不足,根本只是兩家個體公司的差別?

這個經驗真是把能戰的點都涵蓋到了呀 XD

其實我認為都有,這些要素是交互影響的。

甚至我也很難定義哪個是「較優」的做事方式,因為品牌廠的確是慢,但是就結果來看,互聯網廠商的那個硬體產品最後也沒有什麼知名度,也不賺錢呀 XD 也許不做不跟風,才是正確的決定。

所以我只能列出我認為這些思維的背後代表什麼,還有我學到的東西。

首先,我原本會擔心:別人的速度這麼快,我們怎麼這麼不爭氣?但我仔細思考認為:

兩者決策速度的快慢,是思惟的不同,而這不同,來自於獲利模式的不同

品牌廠著重的是成本與利潤(硬體思維?),它的獲利來源來自於硬體的成本與利潤之間的差距。成本降低的方法,來自於效率與控管,不會容許太多的浪費。一個錯誤決策帶來的浪費是很可觀的,甚至只是某個零組件的價格貴了一點,在品牌通路一鋪出去,量放大之後,就會變成可觀的負擔。

利潤的部分,是來自產品的銷售與品牌認同,所以隨便進入一個市場,做出隨便的產品,或是削價競爭,都會反過來影響公司整體形象與其他產品的利潤,所以這樣的公司,做決策很習慣會再三考慮,前期的研究功夫跟後面造成的巨大災難比起來,太便宜了。

而該中國互聯網廠商著重的是「佔位置」,也就是吸引注意力與市占率,該公司靠廣告賺錢(另一方面,靠用戶數量創造「未來性」,吸引投資人投資),所以重要的是讓投資人越常接觸到公司的產品越好、留在公司的介面上越久越好、越有話題性越好,產品只是吸引注意力的手段,而非目的。

所以這一切要看公司的策略方向與目的,我現在已經能夠釋懷,我當初面試的挫敗,只是因為我的經驗與成果,碰撞到了一個不同策略方向的公司。

但是只用思維不同就解釋一切了嗎?總覺得好像都有點不足,一個無法做決定,一個又太草率了,真的沒有更好的做法了嗎?我認為有的。

用「願景與方向」,「由下而上」驅動,而非用「計畫」,「由上而下」推動

我之後接觸或研究了一些矽谷互聯網公司,對他們的行事方式有更清楚的理解,讓我有更進一步的心得。

他們做研究,但不做這麼「重」的計畫,而是有一個公司的願景或目標,由各部門,或是各產品經理,根據那個目標,加上數據或研究內容,直接規劃成功能,快速上市,然後用數據來驗證成效,然後快速修正進步。

對他們來說, 產品不是手段,而是目的 ,這個產品不是一個網頁或是他們賣的東西,而是顧客一連串的體驗,與解決他們痛點的解法,而這一切是要幫助他們達到他們的願景與目的。

例如之前文章分享 Netflix 與百視達的戰爭史 (連結 ) 就有提到,Netflix 找出顧客目前在店面租片的痛點,推出線上租片,從網站到影片推薦到物流到行銷方式,一整串的改變與設計,並根據數據回饋,不停修正,讓顧客可以更容易看到想看的影片,也不用煩惱還片的問題。

或是 Airbnb 為了讓房東的房子更容易租出去,他們研究了「為什麼租不出去」(房源照片美觀、安全感),然後甚至幫客戶的房子拍美照,並提供保險,解決安全感的疑慮。

且 Airbnb 開放公司內的各種數據(在台灣這是機密吧),讓所有人都能很容易地從數據驗證自己的解法是否受到市場青睞,溝通時也更有所本,容易讓所有人在同一個平面上對話。

這些過程都不是某個人做了一個大計畫,然後由上而下推動,而是公司的成員都明白他們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帶來什麼價值、目前的運作模式哪邊可以再優化(根據數據與市場回饋),然後提出自己的解決方案,執行、驗證、優化,不停重複這個循環。

我認為這樣的思維模式,才能真正結合公司所有的力量,做出最符合顧客需要,以及實現公司願景與獲利的做法,而且它是不分軟體或硬體公司、大公司還是小公司的做法。

我們常覺得願景是很抽象的東西,但這麼一看,這不是務實得不得了嗎?

以上是我學到的東西,真是個血淚呀!大家對電商的部分有興趣嗎?有興趣的話請多拍幾下手並踴躍分享,目標破千拍手就解鎖分享電商的部分吧!

 


【 MarTech Asia 】數位轉型突圍!萬里雲推出機器人寫文案服務,以 AI 加速行銷流程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
評論
Photo Credit:CloudMile
評論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隨著行銷碎片化時代來臨,消費者的用戶輪廓越來越難拼湊,從獲取資料、數據分析,到廣告文案創作的最後一哩路,行銷人員必須借助更多工具幫忙,奪回行銷效益的掌握度。 ADsvantage 提供台灣中小企業行銷人員、廣告主及電商業者自助管理的廣告平台,大幅縮短廣告行銷人員作業時間。

 ADsvantage 推出新功能,受邀 2021 MarTech Asia 分享 AI 化數據行銷

日前全台最大的行銷科技盛會 2021 MarTech Asia ,阿物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林思吾號召 26 位業界領袖同台 ,現場及線上共有超過 1,800 位全球及台灣相關業者齊聚一堂,包括行銷科技之父 Scott Brinker、前 Verizon Media 國際事業董事總經理鄒開蓮、全聯實業副董事長謝健南等人,分享行銷科技的重要趨勢及後疫情時代的新生態。 CloudMile 萬里雲營運長高斌恒也受邀分享,各個科技巨頭都紛紛有許多針對隱私權的規範和措施,消費者的線上線下界線越來越模糊。 當今行銷人所面對的難題不只是 SEO、投放優化而已,「數據」才是致勝關鍵,透過將許多流程自動化,省下時間與人力成本的情況下,達到更高的行銷目標,其中包括 Cookieless 時代來臨、深化 OMO 無縫體驗、打造顧客數據平台( Customer Data Platform , CDP )等議題都受到業界高度關注。

豐富跨國實戰經驗的 CloudMile 機器學習團隊,運用超過 500 萬的文案數據庫、橫跨 20 種產業以上的廣告量,結合廣告代理商 20 年以上行銷經驗,創造 ADsvantage 「 AI 智慧寫手」 新功能。 CloudMile 看見客戶對於數位轉型及運用 MarTech 行銷科技推廣商品的急迫需求,希望可運用 AI 技術之力,縮短廣告前期企劃、發想關鍵字詞、寫文案和廣告投放設定,同時還需跨組溝通,尋找資源協助的時程,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即是專為滿足客戶後疫行銷需求的一站式廣告營運平台解決方案。

人工智慧寫手結合電商平台, 加速行銷流程的最佳 AI 助理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 GPT 模型,為矽谷時下最夯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透過平台能協助客戶透過數據匯流、 AI 分析達到預測的成效,快速蒐集最熱門的關鍵字、文案內容,加速創意的過程並提升廣告效率。

此全新產品適合應用在電商等大型網購平台上,透過機器學習與 AI 科技應用,讓中間產製時間被大幅被縮短,並提升操作數位行銷的「效率」與「精準度」,像是電商平台即可透過採用 ADsvantage 的服務,有效提升自己在數位行銷上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推出 AI 華語文案生成工具「AI 智慧寫手」。/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產品介紹

運用 AI 科技力助企業數位轉型的 CloudMile 萬里雲,發表關鍵字數位廣告輿情系統 ADsvantage(廣告智庫),提供企業廣告主及電商平台,透過超過百萬的文案創意庫( Ads  idea ) 、 AI 智慧監控工具及 AI 智慧寫手,平均只要 3 秒即可生成一個廣告文案。 CloudMile 透過 Google 雲端、機器學習與 AI 大數據分析技術,致力協助企業落實數位轉型。疫情期間抓住需求開發的 ADsvantage ( 廣告智庫) 服務,透過服務台灣、新加坡、及香港逾 400 家客戶的專業經驗,將傳統的商業廣告運營模式數據化,提供企業廣告主一站式 Google Ads 廣告文案創作 AI 化平台。

本文章內容由「阿物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