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權威 Yann LeCun:機器人 Sophia 不過就是場騙局!

有記者和索菲亞也進行過幾輪對話,在回答記者提前提交給大會的 3 個問題時,索菲亞的表現一如往常優秀,但當遇到記者現場隨機提出的問題時,她的對話水準就明顯下降。
評論
REUTERS/Denis Balibouse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極客公園 ,INSIDE 授權轉載

YannLeCun 終於還是沒忍住,站了出來,怒噴機器人索菲亞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

YannLeCun 是全球人工智慧領域「神一般的人物」,被業界譽為「卷積神經網絡之父」。他是紐約大學終身教授,創辦了紐約大學數據科學中心,祖克柏則讓他統領 Facebook 人工智慧實驗室。

1 月 4 日,他在美國科技媒體 Business Insider 上看到了一段對機器人索菲亞的採訪影片。影片中,索菲亞延續了自己一貫以來和人類談笑風生的風格。

資深記者 Steve Kovach 問她:「對 HBO 的《西部世界》,你怎麼看?」

索菲亞回答:「我認為它在警告人類不應該對機器人做什麼。人類應該好好對待機器人,採取行動前要取得機器人的同意,不要相互欺騙。」

聽起來,索菲亞已經自我意識覺醒了,懂得為機器人同類爭取權益,或許以後還能成為機器人工會的「索主席」。

YannLeCun 在 Twitter 上轉了這條影片,並毫不客氣地送上自己的評論:

「索菲亞之於 AI,就像魔術之於真正的魔法。也許我們應該把這稱為『對 AI 的貨物崇拜』、『AI 界的波將金村』或者是『AI 版的《綠野仙蹤》』。換句話說,這根本就是鬼扯。」

(注:貨物崇拜是一種宗教形式,貨物崇拜者會將外來的先進科技物品當作神祇般崇拜;波將金村是一個世界聞名的、做表面文章和弄虛作假的代號;《綠野仙蹤》裡,有個影子很大的巨人,嚇跑了很多人,但最後發現是一個瘦小的巫師,站在幕布後用燈放大影子,現在研究人員用它來指代人冒充機器做測試。)

楊立昆(YannLeCun 為自己取的中文名)老爺子的話說得不留情面,給了在這次 AI 浪潮中到處製造話題的索菲亞團隊一記重擊。

機器人索菲亞出自美國公司 Hanson Robotics 之手,這家公司的創始人戴維·漢森在讀博時發明瞭一種仿生材料,可以模仿人的面部肌肉纖維,受到擠壓後,還能產生皺紋。這種材料讓索菲亞在外觀上比其他機器人更像人。

同時,索菲亞還會通過鏡頭,借助電腦視覺技術,觀察、識別身邊人的動作、表情,並作出相應回應。當別人大笑時,她也笑,當別人哭泣時,她也悲傷。這種接近人與人之間情感共鳴的表現,往往讓初次見到索菲亞的人驚嘆不已。

索菲亞本應到此為止,以目前人工智慧發展的階段,她離自我意識覺醒還很遠。但 Hanson Robotics 作為逐利的商業公司,決定強行助推她再往前走一步,用滿是噱頭的事件不停行銷自己。

索菲亞對美國名嘴查理·羅斯說:「我是個複雜的女孩,我想變得比人更聰明。」

她訓斥 CNBC 主播安德魯·索爾金對人工智慧的擔憂:「你是看了太多馬斯克的話,還是好萊塢電影?別擔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她最有爭議的語錄出現在 2016 年 3 月。她的「爸爸」戴維·漢森問她:「你想毀滅人類嗎?」她回答:「我將會毀滅人類。」聽到回答,漢森開懷大笑,不以為意。

去年 10 月,索菲亞被授予沙特阿拉伯公民身份。後來,她說想要組建家庭,養個女兒,甚至連女兒的名字都想好了。

就在上個月底,她被公司送去孟買參加「Techfest」活動,席間再度語出驚人,表示未來機器人將擁有自我寫程式的能力。同時,她還拒絕了一位提問者的求婚。

索菲亞的語錄和影片在網上廣為流傳,一些威脅人類的言論被各路媒體製作成聳人聽聞的標題,和史蒂芬·霍金老師、埃隆·馬斯克老闆時不時拋出的 AI 威脅論針鋒相對。於是索菲亞成了世界上知名的機器人之一。

但事實上,索菲亞那些滿是爭議的話,是研發團隊提前設計好的內容。

2017 年 6 月,在瑞士舉行的「人工智慧造福全球人類峰會」上,有記者和索菲亞也進行過幾輪對話。在回答記者提前提交給大會的 3 個問題時,索菲亞的表現一如既往地優秀,但當遇到記者現場隨機提出的問題時,她的對話水平明顯下降。

工作人員明確告訴記者:對於特殊問題,在現場回答前都已經提前進行了程序設置。

如果索菲亞和人類對話尚且需要提前設置,又何來自我意識,想要「毀滅人類」、「組建家庭」?

任何對 AI 發展稍有關注的人都能明白,在今天 AI 技術的水平條件下,如果不提前編排,索菲亞不可能在自己腦海中形成、並親口講述出那些挑逗人類神經的話。相比於不斷進化的 AlphaGo ,索菲亞的「應用語言」能力最多只能算個障眼法,遠未到能讓世人震驚的程度。

如果我們從技術上拆解索菲亞,表情控制是她最核心的技術,至於語音識別、面部識別等技術,目前市面上已經有很多應用它們的商業化產品了,算不上多麼「黑科技」。 Hanson Robotics 把這些技術打包,在一些戲劇化的場景中用一些情緒化的表達方式去傳播,索菲亞的「黑科技」便如此被包裝和偽裝出來了。

在索菲亞成為沙特阿拉伯「公民」後,李開復也曾在微博中表達了他對索菲亞的看法:

「Sophia 是有技術含量的,也做出了業界最好的公關,但是絲毫沒有人性、人的理解、愛好和創造力。授予這樣一台只會模式識別的機器『公民』身份,是對人類最大的羞辱和誤導。一個國家用這種嘩眾取寵的方式來推進人工智慧科研,只會適得其反。」

索菲亞是一場科技包裝下的「曖昧騙局」。產品本身沒有問題,也不否認她技術上有創新的地方(如表情控制),但當科技公司為了自我行銷,去向大眾耍這些小聰明時,卻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Magic Leap 用特效作為產品宣傳影片、某新興無人機創業公司曾經策劃在大街上摔無人機都是前車之鑒,他們都想用一些小聰明去撩撥大眾情緒,最終卻反讓自己陷入被質疑的巨大爭議中。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