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台灣 2017「年度英文單字」

歲末年終,又到了回顧與反思的時節,國內外許多機構、出版社都在盤點今年的「年度詞彙」(word of the year),結果在 11、12 月陸續揭曉。
評論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評論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本文由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提供,作者東吳大學英語系副教授曾泰元,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7 年 12 月號。INSIDE 獲授權刊登,更多資訊請見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粉絲專頁

歲末年終,又到了回顧與反思的時節,國內外許多機構、出版社都在盤點今年的「年度詞彙」(word of the year),結果在 11、12 月陸續揭曉。

全球都關注的年度詞彙

英語世界最早發起此項活動者,咸信是「美國方言學會」(American Dialect Society),1991 年起就持續發佈。美國的「梅里亞姆-韋伯斯特公司」(Merriam-Webster, Incorporated),即出版《韋氏新國際詞典》(Webster’s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俗稱《韋氏大詞典》) 的出版社,自 2003 年開始發佈「韋氏年度詞彙」(Merriam-Webster’s Word of the Year)。以出版《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聞名於世的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自 2004 年開始發佈「牛津詞典年度詞彙」(Oxford Dictionaries Word of the Year)。

澳洲的「澳洲國家詞典中心」(Australian National Dictionary Centre)、《麥考瑞詞典》(Macquarie Dictionary) 也有類似的發佈,總部設於美國德州的「全球語言觀察機構」(Global Language Monitor) 也沒有缺席。

英語世界的這些「年度詞彙」的發佈,取材、方法、目的各異,影響力各有不同,然最為世人矚目,最讓人期待的,當屬「牛津詞典年度詞彙」。最近幾年,牛津的年度詞彙舉世關注,引發各界熱議,造成廣泛的迴響,如 2016 年的 post-truth(後真相)、2015 年的繪文字「含淚大笑的臉」( Face with Tears of Joy)2013 年的 selfie(自拍)。

台灣的年度英文,你挑哪個字?

英文是台灣的全民運動,媒體重視英文,報導經常夾雜英文,許多社會大眾也習慣把英文掛在嘴邊。幾年前我就在想,既然台灣喜歡使用英文、討論英文,我何不仿效這些英語世界的機構、出版社,在台灣辦一個「年度英文」的活動?

時間回溯到 2012 年初,美國職籃 NBA 的華裔球星林書豪 (Jeremy Lin) 表現出眾,引發了一陣超級旋風,美國媒體特別為此造了一個 Linsanity(林來瘋)的新詞,同樣席捲全台。2012 年底,英國的政經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刊登了一篇評論馬英九的專文,題為 Ma the bumbler(馬瞎忙,國內媒體多譯為「馬笨蛋」),頓時社會上都在熱議這個 bumbler。如今想想,若要票選 2012 年的台灣年度英文,Linsanity 和 bumbler 肯定高居前兩位。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2014 年深秋,我開始認真思考「台灣年度英文」,不過當年的情況似乎有點渾沌,無法讓我立即提出類似的代表英文。作為一個長期關心英文詞彙發展的台灣人,我幾經思索,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個讓我遲疑的冷門字眼:Taiwan macaque(台灣獼猴)。2014 年 6 月,Taiwan macaque 正式被《牛津英語詞典》納入,不過由於沒有媒體報導,社會上也不見討論,連我自己這一關都過不去。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意外爆紅的網路用語

陷入困境之後,我想到了我的學生。我在東吳大學英文系開授大二必修的「英語語言學概論」,全班有 70 多名學生,進度正好講到相關的「英語構詞法」,於是我給了他們一個分組報告、額外加分的機會,有興趣者自由參加。我要他們透過自己的方法,運用熟悉的資源,發揮年輕人的創意,選出他們心目中的 2014 年台灣的「年度英文」。

70 多人的班上最後共有 60 人參與,2 到 4 人一組,一共分了 20 組。各組同學用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做腦力激盪,上網找資料、合力撰寫報告,製作 PPT 檔案。部分組別上台時唱作俱佳,讓全班印象深刻,笑聲驚呼聲此起彼落。

報告結束,我綜合各組的推薦名單,揭曉謎底:2014 年台灣的「年度英文」是 over my dead body(除非我死)。多組同學都建議了這個片語,主要參考的依據,是「Yahoo! 奇摩」網站的「2014 年度十大爆紅網路用語」。

這個英文片語的本義是「跨過我的屍體」,意思就是「除非我死,否則想都別想」。「太陽花運動」期間,有黑道背景的「白狼」張安樂率眾前往立法院嗆聲,台北市議員王世堅與其戰友鎮守立法院旁的鎮江街,大聲回嗆說:「他們這些黑幫啊,今天要進入這條路必需踏過我們屍體啊!Over my dead body!」。由於王世堅的表情動作戲劇性十足,網友充分發揮創意,接連 KUSO 這段長僅 10 秒的短視頻,在網上瘋狂流傳,意外讓這個英文片語一夕爆紅。

over my...」全台風行

當年的九合一選舉期間,台北市的選戰看板還出現了原文的變體,這象徵的是語言能量的展現。本尊 over my dead body 衍生出了搞笑版的 “over my dad’s money”,藉以諷刺市長候選人連勝文是「靠爸族」。後來更進一步融合了社會政治事件,出現了變體的變體 “over whose money”“over whose body”。種種現象,在在都說明了 over my dead body 生命力旺盛,能夠引起台灣民眾廣泛的共鳴。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20 組同學都上台報告完畢之後,這個 over my dead body(除非我死)突出明顯,在質與量上均獲得全班的認可,毫無懸念地榮獲第一。

用英文呈現新聞熱點

2014 年的台灣年度英文是 over my dead body(除非我死),登上了台灣四大報之一的《中國時報》,引發台灣社會的重視。2015 年的年度英文是 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指的是當年年中引發全台緊張,媒體鋪天蓋地報導所用的英文縮寫。2016 年則是 steadfast diplomacy(踏實外交),指的是蔡英文上台後亟欲推動的外交路線,其牛頭不對馬嘴、在台灣引質疑掀波瀾的英文翻譯。

台灣「年度英文」的選拔土法煉鋼,沒有利用大資料,沒有專業團隊來執行,沒有研究機構給予奧援,也沒有出版社加以支持。這個活動完全是因我個人的興趣而起,為的是給台灣的英文留下歷史的足跡。

2017  年度英文拭目以待

2017 年 10 月中旬,媒體大幅報導台灣的多益 (TOEIC) 英檢成績全球倒數,引發社會譁然,部分立委甚至呼籲行政院考慮把英文列為「第二官方語言」,以提高台灣整體的英文程度,增強台灣的國際競爭力。

這條新聞的是非姑且不論,台灣上上下下重視英文,如今又再添一例。2017 年台灣的「年度英文」是什麼?答案即將揭曉,讀者不妨拭目以待。


NEC 以專業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為人類生活打造更準確又安全的身份識別方式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一對多的人臉辨識速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評論
Photo  Credit: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
評論

你有沒有在機場使用過 e-Gate 快速通關系統呢?這種利用生物特徵的辨識技術既方便又安全,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很多政府機關使用的成熟技術,讓我們跟著生物特徵辨識領導廠商 NEC 一起瞭解這種技術的原理吧。

生物辨識面面觀

身份辨識是電腦資安領域中很重要的一環,過去我們常常使用「知識辨識」方式來辨識使用者身份,但是使用輸入密碼的方式可能會被忘記,或是容易被破解的問題。至於「持有物辨識」是某種 USB 加密鑰匙,雖然可以省下記憶密碼的麻煩,但也有機率會不小心遺失。

生物辨識則是利用身體上獨一無二的特徵進行驗證,具備唯一性且不易盜用的先天優勢。其實這也不是很新的技術,早在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使用生物辨識,比如我們出門看到隔壁鄰居的臉,就能認出他是老王,這就是生物辨識的概念;但是要教會電腦辨識生物特徵,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生物辨識驗證領域全球領導廠商 NEC 從 1970 年代便開始研發指紋辨識、掌紋辨識和人臉辨識等技術。目前除了上述技術之外,NEC 也已開發出虹膜辨識、語音辨識,以及原創的耳道聲波辨識技術,這些獨特且高度準確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解決方案在全球各地都有實際應用的經驗。

NEC 將這些生物辨識驗證技術以「Bio-IDiom」品牌運用在各式應用中,並且以有效的組合運用這些技術,從而打造出「任何人都能安全無慮地使用數位內容」的世界。

NEC  在生物辨識驗證技術有 50 多年的經驗與龐大的研發團隊,並且具有多項領先技術。/Photo  Credit:NEC

領先業界的人臉辨識技術

以人臉辨識技術為例,它是透過攝影鏡頭補捉人臉的畫面,並透過電腦分析臉部各個特徵點的資訊,來判斷受檢人員是不是與登錄的資料相符。

人臉辨識技術有許多優點,由於人臉是平常人們用來判斷對方身份的方法當中最自然的一種,所以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很小,使用過程中也無需動手操作,而且一般攝影機就可辨識,讓建置更快速且低成本。此外它還具備有效防止弊端的特色,例如辨識的時候系統能夠留儲「臉部影像記錄」,讓管理者可以目視確認是否相符。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也能在人臉被遮蔽或影像不清楚的情況下正確辨識,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大規模一對多的人臉辨識準確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生物辨識有使用方便、不易被盜用的優點,近年的應用越來越廣泛。/Photo Credit:NEC
除了人臉辨識之外,NEC 也有多種不同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可以交互搭配使用。/Photo  Credit:NEC

奧運史上首次使用人臉辨識入場

NEC 為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Tokyo 2020)成功提供人臉辨識系統,為奧運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舉辦做出貢獻。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在訪談中表示:「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當他們進入奧運和帕運選手村、國際廣播中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enter, IBC)以及主新聞中心(Main Press Center, MPC),系統會自動進行臉部辨識。該系統為 NEC 生物辨識驗證技術『Bio-IDiom』的核心技術,採用準確度世界第一的臉部辨識技術。」

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Photo Credit:NEC

One ID 帶來更便利的生活

機場是有高度安全考量的場所,因此無論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海關查驗、登機口查驗,甚至在免稅店購物都需要旅客出示護照以確認身份,不但過程相當耗時,同時也增加了經常拿進拿出而遺失護照的風險。

以 NEC 提出的 One ID 解決方案為例,旅客只需要登錄其臉部影像,就能在機場辦理與進行各種手續,例如報到、托運行李、安檢、登機等,而不需要出示護照與登機證,不僅能加速程序的進行,還能達到全程零接觸,降低染疫風險。

全球最大航空公司聯盟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NEC 集團及國際航空電訊集團公司(SITA)達成一項新協議,在不久的將來,星空聯盟成員航空公司的飛行常客計劃之客戶,將能在任何參與此協議的機場與航空公司使用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Photo Credit:NEC
NEC 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生物辨識技術改善人類的生活,透過只要伸出手指就能確實證明兒童身份的指紋辨識技術,就可以不受出生國家或地區左右,建立確實執行給予所有兒童合法出生證明與出生登記的環境,同時也打造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要的、確保享有身為國民應有的公共醫療、教育機會與社會之保障。/Photo Credit:NEC

張裕昌提及,目前 NEC 的技術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準確度與可靠性,未來的發展重點不再是改善辨識準確度,而是發展更多元的辨識種類,以及透過系統整合的方式,結合多種不同技術,以因應更多差異化的使用需求。

此外張裕昌總經理也特別提到,以 NEC 獨家的嬰兒指紋辨識技術為例,可以克服嬰兒指紋會隨時間變化的問題,有助於協助戶政系統不完善的國家追蹤嬰兒疫苗接種情況,發揮降低夭折比例的功效,為人類社會做出實質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