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數位國家的路上,荷蘭與德國怎成台灣借鏡?

為什麼荷蘭、德國政府會這麼重視資料的內部流通性呢?一方面對大眾來說,荷蘭與德國都不希望「太過擾民」,同樣一種資料民眾寫一次就夠了;另一方面對不同行政單位來說,也能省去不必要的資料管理成本,並進一步讓需要跨部會整合的政策可以推動更為順利。這點也是台灣政府獲得 2016 開放資料指標第一名,內部溝通卻還不夠順暢之餘,最值得借鏡的地方。
評論
評論

由立委余宛如舉辦,立法院邀請了荷蘭中央統計局局長 Robert Hermans、德國工研院副所長 Walter Ganz,各自從開放資料、數位經濟兩個有點不太一樣的角度,來分享兩國發展數位國家的施政進程與案例。

不過深入介紹兩位的分享之前,先講一個有趣的部分:既使荷蘭、德國的施政方法、程度不太一樣,但兩位都提到兩國政府不只提到資料開放的重要性,同時也十分重視不同行政機關之間資料到底流不流通,格式是不是一致。

為什麼荷蘭、德國政府會這麼重視資料的內部流通性呢?一方面對大眾來說,荷蘭與德國都不希望「太過擾民」,同樣一種資料民眾寫一次就夠了;另一方面對不同行政單位來說,也能省去不必要的資料管理成本,並進一步讓需要跨部會整合的政策可以推動更為順利。這點也是台灣政府獲得 2016 開放資料指標第一名,內部溝通卻還不夠順暢之餘,最值得借鏡的地方。

化被動為主動的荷蘭中央統計局

▲Robert Hermans

談到政府統計,許多讀者心裡浮出第一個單位應該就是台灣的主計總處吧!不過在很多人的想像中,主計總處的任務除了搜集各式各樣的統計資料以外,似乎就沒有進一步的作用了。過去荷蘭統計局也是給人類似的感覺,雖然 2004 年荷蘭開始施行新統計法,要求所有政府機關全部行政資料都要交給統計局,卻還是總給人與世隔絕的象牙塔印象。

先介紹一下 2004 荷蘭通過新統計法發生了什麼事。在新法通過以後,荷蘭的所有政府機關全部行政資料都要交給統計局。法律通過之前,從來沒有這麼大量的數據啊!所以雇用了非常大量的數據分析師與科學家,並創造了一個統一的數據服務中心。

這時 Robert Hermans 說了一個荷蘭的關鍵態度,他說這些資料荷蘭一開始就打算開源,提供給荷蘭的大眾與企業,因為這些資料原本就是公民的,統計局只是位於重新整理,並讓它得以發揮的角色。

但後來荷蘭發現其實資料開源還不夠,統計局主動性應該還可以強一點,因此去年統計局下成立了城市數據中心,就由 Robert Hermans 本人職掌。那這中心幹嘛呢?簡單來說,就是要成為荷蘭各大都市市政府的「資訊幕僚」。Robert 說明一離開中央,荷蘭有 95% 的市政府面臨資料能力不足窘境。城市數據中心就是要作為中央與地方資料的橋樑,把中央與地方的資料都整理在一起,進而幫助這些地方政府提升施政服務品質。

有的讀者應該知道,跨國通勤在歐陸是很日常但重要的議題。Robert Hermans 就舉例有個位於比利時、德國、荷蘭三國邊境交界的市政府苦於跨國通勤交通堵塞,但自己數位能力又不夠,因此找上了城市數據中心來幫忙,建構即時偵測跨邊界人口移動的系統。另外有都市就借用城市數據中心的專才,希望透過地政資料分析適合設立電動車充電站的位置,進一步吸引電動車廠商投資。

Robert Hermans 說智慧城市在荷蘭已經是顯學,所以下一個目標就是「智慧村落」,透過數據力量改善鄉村人口的生活。

在德國,「數位國家」由勞資一起討論

▲Walter Ganz

Walter Ganz 則是跟大家分享德國的數位經濟現況。身為「工業 4.0」概念的起源地,德國很早就在認真思考數位經濟發展的正反兩面。工業 4.0 好處就是提升效率,幫助勞工能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過去勞工的勞動現場是跟自動機器人分開的,但現在技術已經夠成熟,夠安全,可以在同一個生產線實現人機共作了。

但反過來說,德國社會在 2014 年就開始思考一個大哉問:新科技到底會取代多少勞動力?那麼多產業,又會隨著新科技怎麼變化呢?所以數位經濟興起後,怎麼讓勞動力適得其所就是一大挑戰。大家都應該知道德國是一個工會很興盛的國家,所以 Walter Ganz 也說明,其實德國的許多數位經濟施政方向,政府只負責起個頭,真正主體是勞資雙方,一起共同討論、思考這些新科技所帶來的數位經濟面貌。但 Walter Ganz 也說明,德國工會對新科技的態度普遍也十分期待、友善。

「未來自動化來臨後,工作會產生什麼新面貌,大家也都說不準。但德國認為,提早對這個議題展開必要的溝通、研究,增加透明度,也才能讓社會產生比較理性的討論。」Walter Ganz 說明。所以明年德國聯邦政府會推一個大專案「new work」,邀請公部門、大學、企業一起向公民展示與討論,未來工作的可能性到。

Walter Ganz 就特別把汽車工業拿來當做例子說明。德國是傳統汽車大國,但自駕車的 AI 技術已經被美國搶得先機,因此德國汽車工業的勞資雙方都痛定思痛,坐下來把電池、零組件以及基礎建設當作之後產業發展重點。Walter Ganz 還強調,未來汽車產業的核心思想應該是「怎麼用新技術改善交通」。

像今年法蘭克福車展就出現了很多自駕車。站在德國工研院的立場,Walter Ganz 就請現場的大家想一想,未來交通會變什麼樣子?如果自駕車盛行,是不是大眾購買車輛的機會也會減少,相關的共享經濟也會興起呢?他預測,未來的車輛可能會因微型共享興起,跟現在的汽車長得不太一樣,這就會是成為擅長設計的德國一大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