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政府餅畫太大,卻用遴選提高難度!三分鐘帶你看懂離岸風力發電產業的遴選困境

一個國家的再生能源供應發展到一定程度時,政府針對某些爆量發展的再生能源,開始限縮適用優惠費率的收購資格以及對收購量設定上限。
評論
Photo credit: Dong Energy
評論

本文為綠學院投稿專欄,作者高銘志,致力參與國內相關能源與氣候法制之研究計畫與活動,推動國立清華大學成為東亞能源法之研究頂尖樞紐地位。歷年來主要參與的法案包括:《核能電廠提前除役條例》草案、《非核家園推動法》草案、《永續能源基本法》草案、《能源安全及非核家園推動法》草案等,現為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及 Green Impact Lab 加速器綠色創業導師。

原文 《三分鐘帶你看懂離岸風力發電產業的遴選困境》 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獲授權刊載。

前兩篇文章 《三分鐘帶你看懂離岸風力發電產業的環評困境》《三分鐘帶你看懂離岸風力發電產業的融資困境》 系統性地整理風力發電產業行內人的門道,今天我們要談的是系列的最後一篇,離岸風電「遴選」和「國產化」的困境,這是一個只有離岸風電才有,其他再生能源都不會有的棘手問題。什麼是離岸風電「遴選」,為什麼稱為「遴選」,而不是你比較熟悉的、適用在太陽光電的「競標」呢?

一個國家的再生能源供應發展到一定程度時,政府針對某些爆量發展的再生能源,開始限縮適用優惠費率的收購資格以及對收購量設定上限。例如以前太陽光電是發多少電就收多少電,現在太陽光電開始採取「競標」制度,想要取得台電的保價收購,就必須進行價格競爭,看誰開出的躉售價格比較低,才有辦法取得躉售給台電的資格。

至於離岸風電遴選制度,則是進一步要求離岸風電開發商,要取得這樣躉售資格,需要再就「非價格」因素競爭。而這個非價格因素,就是這些來競爭的開發商,有沒有辦法協助臺灣風電產業進行國產化。

為什麼要設計這種遴選的遊戲規則?

約十年前,為了推動離岸風電,政府頒佈「第一階段設置離岸式風力發電廠方案」,由於申設並不踴躍,在 2011 年福島核災後,又推出了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及制定《風力發電離岸系統示範獎勵辦法》,但這些措施推動成效都不是非常好。直到這幾年經濟部將離岸風電的躉購費率拉高,並公告「離岸風力發電規劃場址申請作業要點」,公開 36 處潛力場址基本資料與既有海域資料,總開發潛能概估約可達 23GW,讓有意投入離岸風力之業者得自行開發,才引起全球重要離岸風電開發商的重視,大家都跑來評估投資的可行性。迄今為止,已經提出申請環評審查的裝置容量,上看 10GW!

照理來說,招商有成,換做是哪一個國家的政府,應該都相當開心。但我國政府心事重重,因為台電海上變電站及相關輸電設施之興建,趕不上外商的興建速度,預估到 2025 年,只有約三分之一的量(約 3.5GW)有辦法併入電網內。換句話說,約三分之二的量,必須想辦法把他剔除掉,否則一旦讓風機蓋好,發出的電力,併不入電網內,無法對電力系統有任何的貢獻,這些風機將變成漂亮的海上展示品!

你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坦承地說:

「對不起,我們思慮不週,明知 2025 台電可以併接的量只有 3.5GW,卻畫了超過六倍的大餅(23GW)來讓大家申請。」

「請業者原諒我們的失誤,我們鄭重道歉。當我們確認業者的量大概是約三倍的量(10GW)時,其實不該讓業者有錯誤的期待,花大筆鈔票去做環評後,再面臨平均有三分之二的案子會被刷掉的問題。」

我也覺得很奇怪,更奇怪的是,政府開始想,要怎麼調高門檻,讓 10GW 削減到 3.5GW,讓外商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我們只有辦法併 3.5GW 的量,你們看著辦吧!」

「如果你們年底沒有辦法通過環評,就物競天擇,自然淘汰!若你們留下來了,也別高興太早。我們打算導入遴選制度,若你們沒有辦法把關鍵技術或相關零組件,放手給臺灣的製造業生產,你們就準備滾蛋吧!」

於是,遴選制度的設計正式登場。

遴選目的要透過各種指標,讓量有一個合理的理由,降下來。目前規劃中,主要包括:

  • 「產業關聯效益」高達 40%,其中風機製造佔 15%、海事工程佔 10%、水下機組 8%、地方產業發展佔 7%
  • 「技術能力」佔 30%,其中建造能力佔 12%、運轉及維護規劃佔 10%、工程設計佔 8%
  • 生態及企業社會責任的「社會環境融合」佔 15%
  • 財務健全及是否與國內金融相關的「財務能力」佔 15%

這樣的指標設計衍生出「國產化」爭議,大家好奇,這樣做,會圖利本土風電產業嗎?保險業表示,若機組本身採取國產化的機組,可能相當程度會影響其保險的意願;而本土的離岸風電開發商,已經在苗栗竹南外海試運轉的兩支離岸風電示範機的上緯公司的蔡朝陽董事長也表示,就當前釋出的遴選辦法規劃方向,恐怕連唯一有運轉實績的上緯都會在這樣的遴選過程當中落敗。草率、倉促,沒有考量到臺灣產業技術能力,以及只見樹木(本地零件產業)而不見樹林(離岸風電的整體環境)地推動國產化,只會造成適得其反的結果!

那為何會搞出這樣外商也輸、臺灣開發商也輸、可能臺灣本地供應鍊也輸的多輸策略?誰贏了?答案是,政府贏了!政府成功分散各界對於其整體推動無能與疏失的注意力了!

你說,未來全民要承擔用高價一度電六塊錢,收購長達二十年的風電,難道不應該要求這些外商對臺灣有一些貢獻嗎?強迫他們技術移轉給臺灣,難道不合理嗎?各種外國高科技產業都希望透過臺灣的低價生產供應鏈優勢降低產品成本,這不就是我國的強項嗎?

離岸風電所需要的技術含金量,不是我們三言兩語就能取得的。全世界玩離岸風電這麼久,也不過就德國、丹麥、英國比較有競爭優勢,其他國家因為資金及技術壁壘,根本追都追不過。更不要說我國連風力發電相關的綠色人才供給都沒有,隨便一個海事工程就會讓建置癱瘓,綠學院另一個綠色帶路人陳中舜的 《如何精準預測一個趨勢產業是否值得投入?》 文章中,提到比較利益原則,離岸風電產業就是一個臺灣沒有比較利益優勢的產業。

  我試著提出下面的解法:

1. 停止推動遴選與國產化

現在的做法於法無據,非常容易陷入法律戰,我國政府肯定吃大虧

2. 就算非遴選,也不應鎖定「既有 10GW 申請案」的業者

既有 10GW 的申請者,都相信政府與《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不限量、不限價之綠電保價收購制度(Feed-in-Tariffs, FIT)機制。既然已經產生了某種程度之信賴利益,政府不宜貿然地影響其「價」、「量」。否則一旦遭致損害賠償的官司,恐讓全民荷包大失血

3. 切莫透過環保署,進行「預遴選」

這個做法只會把事情弄得更是說不清楚,屆時打法律戰時,我國政府也不會佔優勢

4. 主動釋放善意,與業者協商可能之解決方案

不宜片面毀約,逕行調整價與量。不應針對申請量之 10GW 內之「價」,導入競標制度;針對「量」,導入遴選制度

遴選的問題因為牽涉太多的政治,所以要根本性解決這個問題,建議朝向法律手段解決,才不會日後又衍伸出無止盡的政治、外交、國際問題,到時候就真的難收山了。

延伸閱讀: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