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者社群的茁壯,預告高雄正從重工業都市轉型為輕資產軟體產業的培育基地

在高雄軟體園區內,除原經濟部加工出口區大樓,近幾年落成的鴻海大樓也持續有團隊進駐,人潮也吸引開拓商場,皆可觀察到軟體聚落在穩定成長。
評論
評論

本文由時代力量高雄黨部執行長 林于凱、MOPCON 共同創辦人 畢瑄易、時代力量智庫副執行長 彭盛韶投稿。

台中超越了高雄,高雄期待轉型

一個城市的產業,左右了居民的生活樣態,進而形塑了城市的風貌。據內政部統計,今年 7 月開始,台中人口首度超越高雄,成為台灣人口第二多的城市。另外,在 民間學者的投書 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台中在各個指標包含「營利事業銷售額」(總體經濟)、「家庭每人可支配所得」(個別家庭經濟)、「勞保投保人數」(勞動力投入狀況)、「社會增加率」(遷入遷出人口)及「出生率」,正在拉近與高雄的差距、甚至超越高雄。

高雄自全球化後製造業外移,另外還有氣爆的發生加上環境法規限制,石化產業已非以往地方政府力推的產業。也正因如此,前陣子在台積電尋找南部據點,或是中央經濟部體感園區的規劃,都可看到高雄市政府的積極爭取,迫切期待更多的產業進駐高雄。

高雄已逐漸形成穩定成長的軟體聚落

我們認為高雄的產業轉型的確刻不容緩,因為產業關乎著人口及各類經濟的發展。但除了思考更多新產業進駐可能,不妨也回過頭檢視區域內正在茁壯的產業。

在各產業的接觸訪談中,我們發現高雄軟體產業的能量正在逐步成長。其中一位進駐高雄軟體園區的高階主管曾分享,他們當初之所以選在高雄設點而非在台北的原因,是台北軟體公司數量多,因此要搶人才更困難。與其在同個區域競爭,不如拓展新點到高雄,不管是吸收南部人或是南部學校畢業的軟體人才都較容易。由於人才策略選擇正確,讓公司在這幾年間有效提高研發能量,規模成長了十倍並且持續擴編中。

在高雄軟體園區內,除原經濟部加工出口區大樓,近幾年落成的鴻海大樓也持續有團隊進駐,人潮也吸引開拓商場,皆可觀察到軟體聚落在穩定成長。

MOPCON,南部軟體人才的重大交流聚會

除了檯面上的軟體或數位內容公司外,另一個觀察高雄軟體氛圍的指標是「在地社群活動」。在北部不乏幾個大型的軟體社群活動,例如 COSCUP、HITCON、g0v Summit、資料科學年會等,在南部目前大型軟體社群聚會雖不多,但其中 MOPCON 行動應用開發者年會可說是代表性的社群活動。

圖一、南部最大社群活動 Mopcon,以「堅持濁水溪以南」作號召

MOPCON 大會一開始成立的主旨是關心行動裝置(Mobile)、開源(Open)、平台(Platform,指後端服務與應用),參與人數從 2012 年的 120 人到目前 2017 年的 1200 人,內容從較技術的程式技巧,到產品的流程設計、前端的 UX 設計,或是完全不同領域的物聯網、區塊鏈講座都在其中。

更有趣的,除了知識交流,MOPCON 更是一個人才交流平台,許多科技大型企業在大會上擺攤徵才(Oath/Yahoo、104 人力銀行、緯創資通、一卡通、KKBOX 等),新創也善用這機會找到合適的團隊成員。

舉例來說,「WEBDUINO」即是一個透過 MOPCON 啟發而成立的團隊,主要業務為運用雲端軟體控制硬體物聯網開發板,進而衍生各種應用。「點點科技」則是另個例子,透過軟體架構會員行銷管理系統,再使用行動裝置簡化熟客消費流程,節省管理成本又能更精準行動行銷,合作店家延伸到餐飲業、服飾業等。

除了新創團隊外,MOPCON 的社群參與者還推動了「六角學院」軟體線上課程,提供雲端的線上程式課程。從原始 Cocoaheads Kaohsiung(一個以各地熱心開發者自行註冊籌組各城市聚會的社群)、KSDG(高雄軟體開發者社群)、MOSUT(台南開放原始碼系統使用者聚會)等社群成員共同創辦 MOPCON,而後甚至出現「社群衍生社群」,從研討會催生了 Google Developer Group Kaohsiung、高雄前端社群、KIMU 高雄獨立開發者社群等各種社群聚落;甚至於 2017 年促成另一場大型活動 -- 高雄前端開發者大會的誕生,整個高雄軟體社群可說是生態風貌多元,穩定蓬勃發展。上述幾個案例也同時表現了以軟體為基礎,結合到其他領域的潛力。

實際上,社群聚會本質為同樣專業領域、興趣/愛好、理念的人群結合,參與者的人數規模以及探討議題的質/量也代表了該領域發展的步調,宛如產業縮影。2012 年 MOPCON 舉辦之初,六成參與者來自北部(北北基桃竹苗),至於 2014 以後,則有近七成參與者來自中南部,更有超過五成為南部參與者,甚至喊出「濁水溪以南」為會議特點。

以這類專業性質的大型科技研討會參與族群來觀察,即可發現過去科技產業重北輕南的板塊在微幅鬆動,以及在地科技業從業人員規模的調整。然而與此同時,南部也迫切需要更進一步的數位資源挹注。

圖二、Mopcon 2017 現場照

高雄可思考策略性的軟體發展策略

不僅是社群逐漸活躍,訪談幾位高雄在地的軟體業高層,都看見高雄軟體業的發展機會。

首先,高雄目前經營成本、租金及生活開銷皆仍較北部為低,對從業人員及業主而言仍具誘因。舉例而言,承租商業辦公室,在高雄 A 級商辦約為每坪 500 至 1200 元,台北則是每坪 1600 至 3000 元;承租套房,在高雄 5000 至 1 萬元可以搞定,在台北則要 8000 到 2 萬元以上。

其次,儘管總人口數被台中市超越,高雄市仍是人口超過 277 萬的大型城市,以商業規模而言,仍具有吸引力。由政府角度言,高雄迫切需要新產業跟人力來支撐在地經濟,而高雄市政府本就有針對外地搬遷至高雄工作的人口有補貼,這給予了高雄市府施行產業策略的政策工具。

以動態發展的前景而言,若軟體聚落因前述條件而發展並擴大規模,則軟體人才較有機會藉著在不同公司間流動,提升自身薪資水平;軟體業聚落的擴大,也讓軟體業與其他產業的交流更為活絡,包含了前文提到的餐飲業、服飾業,甚至是大宗的製造業,都是有機會提高科技業附加價值的行業。

麥肯錫在今年 9 月發佈的數位化政策建議中,也指出數位化跟生產力呈現正相關,且台灣無論在服務業、製造業的數位化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因此,策略性推動軟體產業,其效益不僅限於單一產業,更可能擴散至其他關聯產業。

綜上所述,本文認為高雄軟體業是一塊逐步成長,但後續發展潛力大的領域。策略性推動軟體聚落的發展,可回應高雄產業轉型的需要、留下南台灣年輕的軟體人才,加上具有多元跨業的行業特性,有機會創造較高的擴散效益,並帶動更多的人潮及在地經濟。


用太陽增加被動收入?友善環境ESG永續投資——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能源置產者

不必身懷鉅款也能投資太陽能電廠?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個綠能群募平台管道,無論是大老闆或小資族都可以投資看得見的日光綠電,並藉此獲得20年穩健的賣電收益,更為地球減碳盡一份心力。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全球氣候變遷劇烈,如何找到與大自然環境共生共榮的經濟模式,是生活在地球上每一個人的課題與任務。在聯合國啟動的「 2030 永續發展目標」( SDGs )中,其中一項便是確保人們能享有可負擔的乾淨能源;此外,台灣經濟部也設定「 2025 年要實現再生能源發電占比 20%」的目標,並積極推動太陽光電等綠色能源,預計到了 2025 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需達 20GW (吉瓦=一百萬千瓦)。

當然,不只台灣積極思考綠能,全球也掀起一股 ESG (環境 Environmental 、社會 Social 、公司治理 Governance )的永續投資概念,要讓地球公民們投入兼顧經濟發展與友善環境的行列。現在,除了投資 ESG 概念股或基金,還有一個可以「眼見為憑」的投資方法,就是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太陽能源的置產者,讓太陽為你增加穩健的被動收入。

以行動支持永續,投資乾淨能源最有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故事起源於 2011 年,日本因為受到 311 福島核災的衝擊,開始積極思考能源轉型的做法,太陽人全民電廠為了讓民間力量也能投入,在日本首創群眾投資綠能電廠的共享經濟模式,透過將太陽能電廠分割成以太陽能板為單位的投資方式,大幅降低了賣電的投資門檻,也更有力地號召投資人加入日光創能的行列,一起創造穩健收益。到了 2017 年,太陽人全民電廠正式在台灣落地啟動,成功建構全台第一間串連線上/線下服務的全民電廠企業,截至目前為止已完成一百多座全民電廠,在桃園青埔、新竹芎林、台中沙鹿、南投中寮、雲林土庫、高雄林園、屏東萬丹等台灣各地,都可以見到太陽人的全民電廠,和太陽一起協力創能,發出對環境更友善的綠電。

只要太陽還在的一天,就能持續創造穩健收益,聽起來是否很迷人?太陽人全民電廠作為一個能源共享平台,讓個體投資戶能與有志一同的太陽人夥伴,一起投入這場綠能共享經濟,成為完善循環經濟的推手,也讓可眼見為憑的在地太陽能板,持續為投資人創造被動收入。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主要服務有三項:

  • 買電廠:投資人可以小額認購太陽能板,也可以選擇認購整座太陽能電廠。
  • 賣電廠:太陽能板或電廠持有人,可以藉由這個平台轉售;當然,在太陽人全民電廠購入的太陽能板或電廠,也能在這裡進行轉手交易。
  • 蓋電廠:有意從無到有開創太陽能源者,也能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出租屋頂、建置太陽能板,或是直接自己出資蓋一座太陽能電廠。

如果只是投資一塊太陽能板的話,就算是小資也能輕鬆入門,三個步驟就能成為能源置產者。只要到太陽人全民電廠官網選擇想要參加的電廠專案,並加入會員、選擇付款方式,就能直接晉升為電廠老闆,可以說是非常簡單的 ESG 投資術。

投資太陽能的多邊效益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投資太陽能電廠,有什麼好處?首先,對於投資人來說,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包辦電廠建置與維運,投資人不必自備屋頂建設電廠或了解艱澀的專業知識,即可以加入投資綠電的行列,並獲得20年穩定的賣電收益。而對於土地或屋頂擁有者,則可以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免費評估電廠建置的可行性,並進一步獲得出租收入;若打算自己蓋電廠、自己賺電費,也可以獨享20年的賣電收益。

不只有經濟效益,太陽能電廠能貢獻的還很多。例如在高雄的鳳甲國中,即是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建置了「高雄鳳甲太陽人一號電廠」,打造太陽能光電風雨球場,不只為學生遮風避雨、阻擋炎炎夏日,也為學校減碳發電,實現偏鄉地方創生與能源自主。也因為這次的成功案例,愈來愈多學校積極考慮太陽能電廠與校園建設融合的可能性,並送給孩子們一座兼顧能源與環保教育的校園。全民電廠不只讓投資人多一個綠色理財選擇,也是最佳的永續示範,讓更多人見證綠能共好的實踐,達成環境、能源、理財、教育的多方共贏。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那麼,投資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為何?其實算法非常簡單,購買電廠後,接下來的 20 年都是套用同一個公式:

發電度數X電價=賣電收益
投資人實際獲得的收入,便是賣電收益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費、屋頂租金等固定支出後所獲得的淨利。

發電量會因為日照量變化而有高低落差,但基本上,每度電的價格及計價基礎都是固定不浮動的。電費將由台電公司每兩個月結算一次,並透過銀行第三方自動化金流匯入投資人帳戶。在這個過程中,太陽人全民電廠擔任的角色,就是提供綠能群募平台管道,讓投資人可以輕鬆入門電廠投資,並且提供App服務供投資人追蹤獲利表現。如果還有其它關於電廠的問題,也可以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獲得解答。

花東日出太陽人九號電廠為例,最基本的投資單位是一塊太陽能板,金額為22,595元。假設第一年的總發電量為434度,每度電價為6.07元,則首年度的賣電收益則為2,636元;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租金等固定支出,則投資人第一年的實際獲利為2,082元。以此類推,到了第20年,投資人即可獲得累積收益39,324元,不只回本當初購買太陽能板的本金,還另外淨賺16,729元,投資報酬率(IRR)為6.08%,算是金融市場上相當穩健的投資工具。

為了讓還不熟悉綠能投資的民眾可以更加了解全民電廠的運作模式,太陽人也貼心的提供「30天免費體驗電廠收益」的服務,讓民眾可以實際感受到每天太陽出來都有收益可領的好處後,參與全民電廠更無後顧之憂。

ESG綠色投資趨勢愈來愈熱,但是否真正將投資人的資金投入在環境保護的用途上,是近期的討論話題。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很好的解方,讓看得見的太陽能電廠實現投資人的環保初心,真正落實節能減碳、能源轉型,讓日光創能,也讓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能與環境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