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很會畫圖的人工智慧之後,該稱誰為「創作者」?

在此次 MAX 2017 期間,Adobe 多次強調藉由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 讓創作者能以更簡單、快速方式完成作品,而先前包含 NVIDIA、Google 也均先後展示藉由人工智慧技術創造的藝術作品,似乎讓傳統能被稱為創作者的身分越來越模糊。
評論
An Australian Koala looks at a camera as it sits atop a branch in its enclosure at Wild Life Sydney Zoo April 3, 2014. Images from the camera, which are triggered by the koala's movements, are displayed on a nearby small screen which the zoo is promoting as a koala 'selfie'. REUTERS/David Gray (AUSTRALIA - Tags: ANIMALS ENVIRONMENT SOCIETY SCIENCE TECHNOLOGY TPX IMAGES OF THE DAY) - GM1EA430R8F01
評論

原文刊登於 Mashdigi,作者楊又肇,INSIDE 獲授權轉載。

在此次 MAX 2017 期間,Adobe 多次強調藉由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 讓創作者能以更簡單、快速方式完成作品,而先前包含 NVIDIA、Google 也均先後展示藉由人工智慧技術創造的藝術作品,似乎讓傳統能被稱為創作者的身分越來越模糊。

過去我們會稱精於畫作、攝影等藝術內容的人為創作者,但隨著人工智慧技術成長,並且應用在各類軟硬體創作工具內,創作者的身分似乎開始出現一些模糊。例如,透過人工智慧技術演算而成的作品,究竟算是按下按鈕的人所創作,或是機器本身創作結果?這與攝影師透過數位單眼相機拍攝影像,並且能預期拍攝結果的創作模式不同,按下按鈕的人可能無法預期電腦驅動的人工智慧實際演算結果,因此很難釐清創作的過程發生在人為身上,或是機器演算法內。

若以先前日本境內推行的著作權法僅針對具情感人類創作內容提供保護效力,針對以人工智慧在內電腦運算判斷製作而成的創作內容,並不被承認其內容創作的「獨特性」,因此並不承認其內容著作權保護效力。但以日本知識產權戰略本部後續解釋,聲明藉由人工智慧系統進行創作的音樂、小說或圖像內容仍可享有法律保護其內容創作應享有權益,但內容版權依然是由研發且利用人工智慧系統進行創作的個人、團隊或公司所持有。

類似的解釋,先前也曾發生在攝影師 David Slater 於 2011 年在印尼蘇拉威西旅行時,發生當地列管保護的黑冠獼猴 Naruto 趁其不注意時拿走相機自拍,隨後產生的黑冠獼猴 Naruto 自拍照片版權歸屬爭議,包含相機持有者 David Slater、 代表黑冠獼猴 Naruto 的動物維權組織 PETA 均強調持有相片版權。

法院最終裁決以黑冠獼猴 Naruto 並非人類,所以不具人類相同情感,操作相機的過程並不屬於人類認定的創作行為,而相機及記憶卡為 David Slater 持有物品,因此法院認定其具有相片內容持有權 (但同樣並非內容創作者),最後裁決 David Slater 勝訴。最後結果雖然是在 PETA 持續上訴後,由 David Slater 同意以捐贈因照片內容產生收入的 25% 比例達成和解,但照片內容持有權依然是在 David Slater 身上,甚至在法院裁決結果中並未有任何創作者,僅有照片內容持有者,而非內容創作所有權。

法院最終裁定黑冠獼猴不具人類情感,因此並非知曉自己進行「自拍」
回到透過人工智慧技術產生的藝術作品情況,似乎也面臨相同問題,有些人解釋透過人工智慧技術輔助完成作品的人,依然可被稱為創作者,因為人工智慧技術只是扮演創作過程中使用工具,但也有人認為交由人工智慧技術經分析、學習演算構成的全新作品,並非操作指令的人本身所構思內容,因此是否能被稱為創作者,似乎會有不同解釋。

而在 Adobe 開始在旗下 Creative Cloud 各項服務導入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不但協助使用者更快找到創作所需素材,甚至在創作過程中也能扮演重要輔助角色,彷彿本身即便不擅於繪畫,卻有人工智慧系統輔助繪製精美圖像,就算對色彩不敏銳也能藉由人工智慧演算完成完美上色,只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使用者本身是否還能被稱為創作者?

Adobe 希望藉由旗下服務工具讓使用者能更容易、簡單地將內心想法表現為實際作品
當然,就廣義上來看的話,畢竟使用者仍是以人工智慧技術為工具,直接或間接地完成產出作品,結果上依然可被認定具備創作事實與內容持有權利。而從 Adobe 本身看法,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 的定位僅只是站在輔助工具立場,內容依然是由使用者運用這些工具資源創作而成。

只是以這樣的發展趨勢來看,過往我們所認定的創作者定義似乎已經越來越為模糊,任何人只要透過合適的工具都能簡單、迅速地將內心想法完整「創作」表現,而無需具備任何天賦異秉即可成為作家、設計師或創作者。

不過,一旦人工智慧技術持續加速成長,終有一日實際發展出人工智慧自有情感,此時創作出來的作品著作權、所有權如何釐清?以及屆時是否能稱呼人工智慧為創作者,或許都是接下來需要思考方向。

延伸閱讀:


疫情促數位轉型,資策會用 STEPS 方法論助產業無痛升級

面對疫情期間面臨消費者行為的改變、電子商務侵蝕實體零售服務業的市場等態勢,台灣中小企業、零售業和實體通路品牌,必須加速數位轉型腳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力!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COVID─19 疫情讓全球產業界都受到嚴重衝擊,而台灣自 5 月中旬啟動三級警戒後,首當其衝的當屬零售服務業、教育產業、旅遊觀光等,企業界體認「數位轉型」趨勢已然成形的事實。而顧問公司 KPMG 亦指出,台灣有超過 40% 的執行長認為,疫情會加速企業數位轉型的步伐。在防疫期間,消費者亦會更加普遍地使用數位通路;因此,具備數位營運能力已成為公司營運的基本功。

本文專訪有 10 多年產業研究及數位輔導經驗的資策會創生服務處跨域共創中心主任張為詩,分享哪些產業最需要做數位轉型?究竟企業做數位轉型會面臨到何種困難?執行數位轉型有何成功的秘訣?

針對上述疑問,張為詩指出,在疫情爆發之前,談到「數位轉型」這件事,比較像是企業內部的口號,某些人以為,把公司內部流程數位化,就是「數位轉型」,甚至部分業者認為導入 AI 等新興科技就算完成數位轉型。去年全球疫情爆發,台灣卻仍如常上班上課,企業對於數位轉型便無迫切需求。反觀,今年 5 月中旬爆發本土疫情後,許多企業便意識到「數位轉型」是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這段期間發生的問題,是以前從未想像過的。比方說遠距教學,從前只在偏鄉教育裡推動,但現在每間學校、每個老師和學生都要使用遠距教學,甚至連同泛教育體系的各式補習班如插大、研究所、高普考等,也必須有所改變。另外像是研討會、工作坊這些著重現場感的會議,現在都必須要改成線上進行,甚至如『線上展會』,完成一套模擬的線上商品展也是需要投資的,但現在若不做這樣的投資,客戶就完全看不到你的東西」,張為詩說,「疫情讓民眾的生活型態完全改變,連帶使『零接觸經濟』蓬勃發展」。

STEPS 五步驟 數位轉型方法論

企業主既然意識到「數位轉型」之不可不為,但究竟要如何去執行?他們大多沒有答案。而且,企業面臨數位轉型的最大難題即是缺乏專業人才,並且缺乏系統化的方法工具。對此,資策會在今(2021)年中出版《數位轉型進化論-step by STEPS》,以會內歸納出的 STEPS 數位轉型方法論架構,藉以系統化助企業拆解數位轉型的挑戰,並實際推動轉型案例經驗,輔助培育相關數位人才。

所謂「STEPS」即為 Survey(需求挖掘)、Target(擬定主題目標)、Engage(鏈結組隊)、Pilot(市場先導驗證)、Spread(服務廣度擴散)共 5個步驟。而創生處北中南各地的「RDTIH 區域數位轉型中心」,即應用此架構,並透過會內數位轉型顧問,來傳達數位轉型的重要性。

資策會數位轉型STEPS方法論。Photo Credit: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

作為資策會第一線業務與地方智庫幕僚單位的創生服務處,去年底開始推動 RDTIH 區域數位轉型創新中心 (Regional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novation Hub),創生處主任張為詩說明,RDTIH 概念是來自歐盟 2016 年提出「數位創新中心(Digital Innovation Hubs, DIHs)」,主要是協助以一站式服務據點(one-stop-shop )的型式,提供企業所需知識、方法、軟體、技術平台、解決方案和測試設施及場域,與地方的產官學界合作,形成各地區的 Ecosystem 商業生態,協助中小企業轉型。

RDTIH 區域創新中心 扶植北中南特色產業善用數位工具

由於資策會創生處在北部、中部、南部都有辦公室,且北、中、南產業的主題特色各不相同,例如很多 AR/VR 業者都位於北部,因此北區 RDTIH 服務項目即以互動體感科技為主,提供業者們試驗與創新的場域。

而中區則是製造機械產業的重點聚落,其中又以自行車、DIY 手工具及水五金為主。因此中區 RDTIH 提供諮詢診斷、數據商情分析、商模規劃、科技導入測試、產業成果推廣,帶領中部產業進入數位高階製造及智慧運動觀光領域。

南部產業則包括扣件、金屬等傳統製造業,另外則有近期政策主推的 5G 文化、AIoT 產業等。南區 RDTIH 主要任務是運用 5G/AIoT 等智慧科技,推動南部產業數位轉型,打造南台灣數位轉型生態聚落,服務領域包含智慧製造、體感娛樂、運動娛樂、智慧醫療等多方位業務,同時也擔任區域產業調研專家與地方政府智庫幕僚。

資策會創生服務處跨域共創中心主任張為詩。Photo Credit: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

飯店高層 尋求數位轉型方向

創生處 RDTIH 的數位顧問在協助企業做數位轉型時,曾發現不少有趣案例。張為詩舉國內某家飯店集團為例,這家飯店的老闆在疫情期間仍需出國考察,入境後需要隔離,這期間他每天都滑 FB,看到各企業粉專的貼文,於是老闆覺得「小編」這個職務非常重要,要求行銷部立即處理。於是創生處便請了公關專業人士來幫這個集團所有的小編上課,為飯店品牌做正面的網路行銷。

後來這位飯店老闆又滑 FB 發現其他同業都已投入線上購物,他認為自家的商城也需要改進。而疫情期間訂房數明顯下降,空房率變高,這些空置的客房要如何行銷出去?老闆和高層主管們迫切想找到數位轉型的方向,資策會顧問以  STEPS 方法論,助其擬出智慧酒店的發展藍圖;也就是現在很夯的「無人旅店」,旅客從 Check in到進房門,都不需要看到真人,也能減少疫情期間人與人的接觸。

觀光樂園 借科技力量拉回顧客

另一個「觀光樂園」的案例,則是由於近年娛樂選擇趨於多元,主題樂園業者面臨來自觀光工廠及生態旅遊的競爭,迫使樂園業者力求轉型,借助科技力量讓原有設施產生更豐富的娛樂效果,成為主題樂園轉型的重要作法之一。

資策會創生處顧問團隊運用數位轉型方法論(STEPS),協助樂園業者規劃具備「沈浸娛樂體驗」、「群眾互動性」與「空間複合效益」等特色的商品,將 VR 海盜船/雲霄飛車、AR 摩天輪/咖啡杯、VR/AR 互動解謎/密室鬼屋等設施分門別類,最後選定以高互動程度及空間複合效益較大的「VR/AR 互動解謎與密室逃脫」為主題產品,達成強化科技娛樂體驗,並解決營運坪效和服務人力問題,進而提升入園人次與消費者再入園意願的目標。

哪些產業亟需數位轉型?

張為詩認為,數位化正在改變用戶的期望。用戶希望簡單、便捷及用戶良好的體驗,企業則需要重塑用戶參與模式。此外,所謂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僅僅是行業內,很有可能是其他的產業,而且這些對手可能是巨頭公司,且往往因新進入者的玩法不同,帶來不同的遊戲規則。

以最近興起的雲端廚房為例,張為詩分享,「過去餐飲業新創面臨前期投資門檻高,但後期回收速度慢,經常入不敷出,容易倒閉。雲端廚房只有廚房設施、廚師以及食材,運用外送平台或是自家外送服務提供餐點的營業模式,租金及其他間接成本可降低 25%,人事成本平均可減少 20%。甚至,陸續發展出包含共享廚房、品牌餐飲代工、自創品牌等新興商業模式,甚至讓雲端廚房變成新創加速器的角色。」

台灣目前亟需數位轉型的產業,不只有超過 100 萬家的中小企業,還有平常接觸最多消費者的零售服務業,疫情期間面臨消費者行為的改變,及電子商務正在侵蝕實體零售服務業的市場,因此,中小企業、零售業和實體通路品牌必須加速數位化腳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