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很會畫圖的人工智慧之後,該稱誰為「創作者」?

在此次 MAX 2017 期間,Adobe 多次強調藉由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 讓創作者能以更簡單、快速方式完成作品,而先前包含 NVIDIA、Google 也均先後展示藉由人工智慧技術創造的藝術作品,似乎讓傳統能被稱為創作者的身分越來越模糊。
評論
An Australian Koala looks at a camera as it sits atop a branch in its enclosure at Wild Life Sydney Zoo April 3, 2014. Images from the camera, which are triggered by the koala's movements, are displayed on a nearby small screen which the zoo is promoting as a koala 'selfie'. REUTERS/David Gray (AUSTRALIA - Tags: ANIMALS ENVIRONMENT SOCIETY SCIENCE TECHNOLOGY TPX IMAGES OF THE DAY) - GM1EA430R8F01
評論

原文刊登於 Mashdigi,作者楊又肇,INSIDE 獲授權轉載。

在此次 MAX 2017 期間,Adobe 多次強調藉由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 讓創作者能以更簡單、快速方式完成作品,而先前包含 NVIDIA、Google 也均先後展示藉由人工智慧技術創造的藝術作品,似乎讓傳統能被稱為創作者的身分越來越模糊。

過去我們會稱精於畫作、攝影等藝術內容的人為創作者,但隨著人工智慧技術成長,並且應用在各類軟硬體創作工具內,創作者的身分似乎開始出現一些模糊。例如,透過人工智慧技術演算而成的作品,究竟算是按下按鈕的人所創作,或是機器本身創作結果?這與攝影師透過數位單眼相機拍攝影像,並且能預期拍攝結果的創作模式不同,按下按鈕的人可能無法預期電腦驅動的人工智慧實際演算結果,因此很難釐清創作的過程發生在人為身上,或是機器演算法內。

若以先前日本境內推行的著作權法僅針對具情感人類創作內容提供保護效力,針對以人工智慧在內電腦運算判斷製作而成的創作內容,並不被承認其內容創作的「獨特性」,因此並不承認其內容著作權保護效力。但以日本知識產權戰略本部後續解釋,聲明藉由人工智慧系統進行創作的音樂、小說或圖像內容仍可享有法律保護其內容創作應享有權益,但內容版權依然是由研發且利用人工智慧系統進行創作的個人、團隊或公司所持有。

類似的解釋,先前也曾發生在攝影師 David Slater 於 2011 年在印尼蘇拉威西旅行時,發生當地列管保護的黑冠獼猴 Naruto 趁其不注意時拿走相機自拍,隨後產生的黑冠獼猴 Naruto 自拍照片版權歸屬爭議,包含相機持有者 David Slater、 代表黑冠獼猴 Naruto 的動物維權組織 PETA 均強調持有相片版權。

法院最終裁決以黑冠獼猴 Naruto 並非人類,所以不具人類相同情感,操作相機的過程並不屬於人類認定的創作行為,而相機及記憶卡為 David Slater 持有物品,因此法院認定其具有相片內容持有權 (但同樣並非內容創作者),最後裁決 David Slater 勝訴。最後結果雖然是在 PETA 持續上訴後,由 David Slater 同意以捐贈因照片內容產生收入的 25% 比例達成和解,但照片內容持有權依然是在 David Slater 身上,甚至在法院裁決結果中並未有任何創作者,僅有照片內容持有者,而非內容創作所有權。

法院最終裁定黑冠獼猴不具人類情感,因此並非知曉自己進行「自拍」
回到透過人工智慧技術產生的藝術作品情況,似乎也面臨相同問題,有些人解釋透過人工智慧技術輔助完成作品的人,依然可被稱為創作者,因為人工智慧技術只是扮演創作過程中使用工具,但也有人認為交由人工智慧技術經分析、學習演算構成的全新作品,並非操作指令的人本身所構思內容,因此是否能被稱為創作者,似乎會有不同解釋。

而在 Adobe 開始在旗下 Creative Cloud 各項服務導入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不但協助使用者更快找到創作所需素材,甚至在創作過程中也能扮演重要輔助角色,彷彿本身即便不擅於繪畫,卻有人工智慧系統輔助繪製精美圖像,就算對色彩不敏銳也能藉由人工智慧演算完成完美上色,只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使用者本身是否還能被稱為創作者?

Adobe 希望藉由旗下服務工具讓使用者能更容易、簡單地將內心想法表現為實際作品
當然,就廣義上來看的話,畢竟使用者仍是以人工智慧技術為工具,直接或間接地完成產出作品,結果上依然可被認定具備創作事實與內容持有權利。而從 Adobe 本身看法,人工智慧技術 Sensei 的定位僅只是站在輔助工具立場,內容依然是由使用者運用這些工具資源創作而成。

只是以這樣的發展趨勢來看,過往我們所認定的創作者定義似乎已經越來越為模糊,任何人只要透過合適的工具都能簡單、迅速地將內心想法完整「創作」表現,而無需具備任何天賦異秉即可成為作家、設計師或創作者。

不過,一旦人工智慧技術持續加速成長,終有一日實際發展出人工智慧自有情感,此時創作出來的作品著作權、所有權如何釐清?以及屆時是否能稱呼人工智慧為創作者,或許都是接下來需要思考方向。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