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今晚有空跟我看場 VR 電影嗎?

評論
評論

本文為讀者投稿,圖文皆為作者提供,經 INSIDE 編審後刊載。作者李若韻(Joyun LEE),基地巴黎,⽣態/藝術類紀錄片⼯作者,在歐洲與台灣⼯作。正執⾏個⼈計畫:《Cruel et Magnifique 好美好殘酷:歐洲⽣態影展 10+1》,預計在 2016-2018 年間訪問位於歐洲 10 個風格不同的⽣態影展,⽬前已過半,下⼀站是賽爾維亞, 近況請⾒ FB 官網

「電影已結束,你可以回到原本的⽣活了!」

巴黎科學影展 的午後,下午五點鐘場次,10 位觀眾剛剛⼀起看完虛擬實境電影(360 度 VR)。

拿下頭戴裝置與耳機,我和鄰座女⼠⾯⾯相覷,從 VR 電影回到現實的第⼀秒鐘,需要深深的吸⼀⼝氣,雖然前五分鐘,我們才跟著⾃由潛⽔者下探到海底 80 米,頭頂的藍與腳底的藍是不同⾊階,全⾝被 360 度的深海包圍;再前五分鐘,我們跟著紀錄片劇組前進南極,厚厚的冰湖擺滿了各種器材與腳架,⼀群皇帝企鵝從遠⽅搖擺⽽來,依序從攝影機前躍進⽔中。

「你剛剛有看到南極紀錄片的⼯作⼈員⼀直往 VR 鏡頭這邊看嗎?」

「有啊,但我不想管他,我就轉⾝繼續去看冰原還有企鵝,好可愛。」

「那個⾃由潛⽔者的繩⼦好深好深,跳下去的時候,我就⼀直低頭往下看,脖⼦好痠。」

「深海真的好美,但是我⼀抬頭,⾃由潛⽔者浮上來的時候臉好⼤,嚇了⼀跳。」

才剛拿下頭戴裝置,觀眾便忍不住和⾝邊友⼈或陌⽣⼈討論起剛剛的觀影經驗。

由主控系統無線遙控 10 個觀眾的 VR 裝置,當按下播放鍵的那⼀刻起,從「個體」的科技使⽤者,變成「群體」的電影院觀眾,此時此刻此地,同進同出⼀場虛擬世界。

▲現場 10 位觀眾的 VR 裝置由中央統⼀控制,按下播放鍵後,所有⼈在此時此地觀看 VR 電影,VR 電影院由此產⽣。

VR 電影早已不是新鮮事,但在各家硬體公司努⼒廝殺搶奪第⼀,與影像創作者努⼒思考新故事的同時,「VR 電影的觀影經驗設計」倒是⼀條冷⾨與乏⼈問津的最後⼀哩路。

你我在體驗 VR 電影時可能有相同經歷:如果置⾝在科技展覽現場,必須在每個科技攤位前排隊,苦苦等待,每個攤位最多也就兩三個裝置,⼤家必須在有限時間內輪流使⽤。然⽽科技展覽現場往往有數不盡的攤位,但是每⼀個攤位都要等,等到最後也就累了。這樣典型的 VR 觀影經驗,讓「看電影」好像是在「⽤電腦」,使⽤⾏為是個⼈的,強調個⼈視⾓、個⼈選擇、個⼈經驗。

巴黎新創公司 Diversion Cinéma 則設法將「看電影」的群體⾏為回歸,以營造社群⾏為的「電影院」作為策略,這樣的電影院⼜像是⼀座虛擬的空間,只要有 VR 電影、有 VR 穿戴裝置、有安全可以旋轉的椅⼦,VR 電影院就在哪裡!它可以在某個教室裡、某個陽台上、某個廣場中、甚⾄要在海邊都可以!⾃ 2016 年開始,Diversion Cinéma 與各⼤影展合作,與內容業者接洽,只要哪裡需要播放 VR 電影,他們就在哪裡設置臨時的 VR 電影院。

以 2017 年秋季於法國舉⾏的巴黎科學影展(Pariscience Film International du Film Scientique)為例,為期八天的影展,共有 87 部入圍的科學影片,在四座放映廳中播放,在影展的最後⼀天,舉辦 360 度科學電影的特別活動(La Science en 360°)!由德國公共電視(Arte 360 VR)提供五部 VR 電影;由巴黎地球物理研究中⼼(Institut de Physique du Globe de Paris)提供教室作為觀影場地;最後由 Diversion Cinéma 攜帶⼗組設備,VR 電影院便出現了!

「這個旋轉椅真的蠻不錯的,我們選了這個比較好攜帶,簡單漂亮,⽽且觀眾想怎麼轉動看電影都很安全。」負責業務與市場開發的⾺可,利⽤放映場次交替的空擋,和夥伴⼀邊快速⽤酒精棉片替頭戴裝置消毒,⼀邊向我介紹這 10 座典雅的⽩⾊旋轉椅,已經陪伴他們長征威尼斯雙年展、坎城影展、以及即將出發的杜拜影展。

「乾淨與乾燥是很重要的,由於頭戴裝置緊密的靠在觀眾的臉部,吸收了⽪膚的油脂與細菌,我們必須在每場觀眾進場前完成清潔。」

▲VR 電影院在每場次的轉換空擋期間,必須完成頭戴裝置的清潔

巴黎科學影展只有開放⼀個下午的 VR 電影院時間,每半⼩時為單位,⾃下午兩點⾄六點半之間,共計九個場次,完全免費,必須事先網路報名,或到現場等待候補機會,備註,僅開放 13 歲以上觀眾。

「紀錄片是⽬前 VR 電影最普遍、最能讓觀眾接受,並且能迅速進入想像的題材,像這次巴黎科學影展展出的全是科學紀錄片,觀眾得以親臨許多特別現場像是外太空、極地、⼤⾃然,容易得到喜愛;次之是動畫 VR 電影,能有很多互動設計和不需合理的想像;劇情 VR 電影在⽬前的發展就非常的難了,因為故事推進需要導演控制視⾓,⽽ VR 卻⼜開放給觀眾⾃主閱讀的權⼒,兩者顯得弔詭。」⾺可同時⾝為 VR 電影院的放映者,在播片過程中必須隨時注意觀眾的反應,例如確保頭戴裝置與耳機的運作、照顧對空間感受比較敏感的觀眾,但同時也很有趣的,他能⼤⼤⽅⽅的觀察觀眾反應,甚⾄能走到觀眾⾯前,拍⼀些⼯作宣傳照,思緒在他⽅的觀眾,封鎖了視覺與聽覺,渾然不知。

「以放映品質來講,最好的數量是 30 個觀眾!由於我們使⽤的是 Samsung Gear 裝置,整體放片⽅式是由平板與⼿機連線遙控,數量如果太多就會有難以掌控的機械問題,像上個⽉在威尼斯雙年展時,是同時間 50 台⼀起,壓⼒就有⼀點⼤。」

清潔完畢,並將旋轉椅的間距確保安全之後,影展⼯作⼈員⼜帶著下⼀批觀眾入場,⾺可站在 10 位觀眾⾯前,拿起 VR 裝置,說明使⽤⽅式和注意事項,所有⼈將包包物品放置在旋轉椅正下⽅,戴上頭戴裝置與耳機後,現實的環境⾳退場了,⼀陣清涼的酒精味吸入⿐中,⼀幅 360 度的彷彿靜⽌的⼭林美景映入眼中,往左往右往上往下看,虛擬世界好開闊,突然正中央出現⼀⾏字幕:「倒數五秒,電影開始」。

▲讓「個體」科技使⽤者成為「群體」電影觀眾,戴上 VR 裝置,讓我們⼀起看電影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賣家關係維護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Machine Learning Engineer (Visual Creativity)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西餐主廚、西餐副主廚

Sugar Pea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