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程式不需要天份,也不需要熱情!

從來沒有一個技能,曾經被神化到這個程度:「你不但要有天份,還要有熱情,才適合寫程式。」那些寫程式的人,好像「從小就立定志向,決定未來要寫程式了」。這樣的刻板印象實在是大錯特錯!
評論
評論

本篇原文來自 轉個彎日誌部落格 ,INSIDE 經授權轉載,作者阿川先生,軟體工程師,Cafe Nomad 作者,也是轉個彎日誌作者。

從來沒有一個技能,曾經被神化到這個程度:「你不但要有天份,還要有熱情,才適合寫程式。」

那些寫程式的人,好像「從小就立定志向,決定未來要寫程式了」。

缺乏其一的話,你要嘛是個假貨,要嘛走不遠,總之就是不適合。

這種深植人心的刻板印象不但大錯特錯,同時還是有害的。

隨便找幾個工程師都能證明這點。

Jacob Kaplan-Moss(Django 創造者)的這份簡報提到:

一個平庸工程師的自白

這種關於「程式天才」的神話非常有害,一方面它把行業門檻設置得特別高,令很多人望而卻步,另一方面它也在折磨產業內的人,因為你如果不能 rocks ,就會變成 sucks ,所以不得不用一切時間來努力學習和工作,導致影響生活。…(略)…我們應該改變這種態度,寫程式只是一些技能,並不需要太多天分,它是可以學習的,而且做一個平庸的工程師不丟人,

他本人在 Twitter 的自介直接寫「不是真的程式設計師(not a real programmer)」,透漏著他對這種迷思的不耐煩。

Jacob Thornton(Bootstrap 作者)在 Github 擁有八萬顆星的 Bootstrap 作者 ,前 Twitter、現任 Medium 工程師 Jacob Thornton 的一篇採訪也是這種迷思的反例:

Jacob Thornton 痛恨電腦(Jacob Thornton Hates Computers)

當他說「我痛恨電腦」的時候,並不完全在開玩笑。…(略)…他說「我本來要去唸社會學的」

接著描述了他第一份工作的情況:

我拿到了一個遠超我能力的工作。每一天都可能被開除。所以我非常努力工作,想搞懂 JavaScript,因為我不懂它到底在幹嘛。

我一生中最現實的一刻到了。整間公司的人圍在我身邊,要我做一個 XHR request。我根本沒做過,我只稍微聽過而已。於是我開始打字、重新整理瀏覽器,然後什麼都沒出來。我反覆做了幾次,知道自己完蛋了,他們發現我是假貨了。接著我突然發現自己忘記加「.send()」。我加了之後再次重新整理瀏覽器,畫面成功顯示。整個團隊感覺像在說「喔,酷。」然後就各自回辦公桌了。

我在那裡坐了 15 分鐘。心想,就這樣。我搞定了,我不會被開除了。

這段描述一點也不像「程式天才」在職場的表現。

至於支持他一路走來的動機是什麼呢?他說:

我是一個高度在乎同儕的人,我做前端的朋友總是會告訴我哪個地方做很醜或是在哪個瀏覽器上壞掉。感覺真的很棒。我真的只想跟朋友一起寫程式,一起工作。

他本人的 Twitter 自介寫「computer loser」,置頂推文是「公司裡第一爛的工程師,但是第三酷」。

這種態度跟刻板印象完全相反。

Rasmus Lerdorf(PHP 之父)Rasmus Lerdorf 的 言論 常常引起廣泛爭議:

我其實很討厭寫程式,不過我喜歡解決問題。

有些人熱愛寫程式。我不懂他們為何會這樣。

我不是一個真的工程師。我把東西弄一弄,弄到能跑之後就不管了。真的工程師會說「這段程式能跑,但記憶體沒管理好,我們來修好它」。我只會說,一直重新開機不就好了。

從他的言論,很難看出他對電腦本身有多少熱情。

他也跟 Jacob Kaplan-Moss 以及 Jacob Thornton 一樣,懶得對寫程式的迷思多做解釋,

乾脆直接說自己是 loser、假工程師了。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Rails 之父)DHH 在 接受 Big Think 訪問 時提到: 

說來有點好笑。我以前寫 PHP 跟 Java 的時候,常常花時間去摸其他程式語言。到處摸看看其他程式語言…隨便什麼都好。寫 PHP 跟 Java 實在太悶了,我需要用這種方式讓自己暫時抽離。

我以前寫 PHP 跟 Java 的時候,完全不覺得自己之後會當程式設計師。

整段看起來都不像是一個「電腦天才」的自我介紹。

最後讓他愛上的不是電腦本身,而是 Ruby 程式語言的優雅性。

如果 Ruby 沒有被發明,DHH 現在也許會做完全不同的事情。

這一類可以說明刻板印象大錯特錯的文章實在太多了,

看看工程師們最愛的幾個玩笑: 關於工程師 59 條搞笑但卻真實無比的語錄

一個人寫的爛軟體將會給另一個人帶來一份全職工作。

傻瓜都能寫出電腦能理解的程式,優秀的工程師寫出的是人類能讀懂的程式。

開發軟體和建造教堂非常相似——完工之後我們就開始祈禱。

如果工程師都很有天份跟熱情,這些笑話又怎會受歡迎呢。

再看看 Medium 上很受歡迎的學習系列文章:資深開發者給後輩的七個 Coding 學習心得

其中的幾個建議:

也許常常有人說你是錯的

也許常常會有人跟你說「你並不是個 Coder」

不要在意外表,能力才是一切

無非就是想打破這類寫程式的迷思、無意義的資格論神話。

下次又有人學到一半,開始反省自己適不適合、夠不夠資格的時候,

我只想跟他說:你就多找幾種方式學學看吧,不要抱持那種奇怪的資格論。

很多時候其實只是搞錯方法、搞錯心態而已。

真的完全學不懂再放棄吧。

寫程式不需要天份,也不需要熱情。

延伸閱讀:

關於工程師 59 條搞笑但卻真實無比的 語錄


警戒升級,店面安全也升級!月租型 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小店業者無痛導入

監視器不稀奇,不過在盡量不外出的管制期,還要另外花錢購買監視器,對於備受衝擊的業者來說彷彿又多剝一層皮。幸好還有台灣大寬頻月租型「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每月不用千元即可遠端守護店面安全。
評論
Photo Credit:iStock
評論

全國三級疫情警戒,市景進入半封城的模樣,人人自危。許多店家也只好選擇暫停營業,減少營運成本;尤其雙北限制餐廳內用後,不少店家也改做外帶/外送服務,關閉原本的室內用餐空間。門可羅雀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當在家防疫、減少外出的同時,店面安全出現破口,遭有心人士闖空門。既然花錢請一個人專門顧店或是花時間親自坐鎮都不是好辦法,此時引進智慧監控系統,才是明智之舉。

月租型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安心無負擔

監視器不稀奇,不過在疫情嚴峻期間,花費破千、破萬的預算購買昂貴監視器,對於備受疫情衝擊的業者來說,彷彿又多剝了一層皮。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應該是能夠減緩大筆支出,陪伴業者度過艱難時期的店家防護系統。

對此,台灣大寬頻的月租型「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是很好的解決方案,不只遠端守護店面安全,搭配指定光纖上網方案,每月也只要 999 元起的價格,十分超值划算。

異地監控店家,同步更新雲端、方便即時察看與回放

價格好入門可不是「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唯一的優點。一般來說,架設閉路電視系統監控、將監視器的影像即時上傳網路,同時還要 AI 智慧監控功能,總要耗費不少資金成本。不過為了讓眾多小店家業者享有同等級的監控服務,台灣大寬頻推出月租型「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能以相對實惠的方案,滿足小型店家的科技監控需求。

首先,店主可以根據店面需求,選擇「槍型」或「吸頂」等網路攝影機款式。接著,店主可以跨裝置檢視監控畫面,無論是桌機、筆電、智慧型手機、平板,都能觀看 1920x1080p 的高畫質即時監控影像;此外,分割畫面也能讓店主同時監看多角度或連鎖分店的情況。

拜先進的雲端技術之賜,「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的監控影像可以即時串流雲端,店主能不限時間、地點登入網頁或 App 服務,觀看各網路攝影機的即時影像與錄影回放,不必再辛苦傳輸資料畫面或手動上傳雲端,監控管理十分方便。

AI 影像告警,聰明防竊;另有最高 36 萬竊盜損失補償

更讓人安心的是,「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最重要的核心技術「AI 人像辨識」。簡言之,就是網路攝影機能將拍攝畫面快速回傳至技術平台並分析數據,進而精準判斷畫面中是否有「人」入侵。一旦AI影像告警確認店內有人為入侵,便會立即以電話、簡訊、App 推播等管道主動通報緊急聯絡人。

不只聰明防竊,也另有完善的配套讓店主安心。萬一真的不幸發生竊盜損失,台灣大寬頻和富邦產險合作,能提供竊盜損失補償,因此只要在案發 30 天內,以報案後憑警察機關刑事報案證明三聯單以及相關影像證據提出申請,店主最高可獲得每年 36 萬元的補償。

防疫期間,同島一命。台灣大寬頻推出「HomeSecurity AI 店家防護」以相對平易近人的方案,提供台灣小型企業店家安心智慧的守護,以嚴密堅實的智慧監控,陪伴業者迎來雨過天青的彼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