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相機 + 新 AI,Google 街景車迎接 8 年來最大升級!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授權轉載

Steve Silverman 以前曾幫 NASA 打造過兩台火星探測器攝影機,現在,他站在 Google 的停車場,注視著自己的「新歡」:—架在一輛車頂的街景攝影機。

裝了街景攝影機的小車高度幾乎翻倍,這部分多出來的高度設計相當簡陋,只是 4 個白色的支架和 1 個黑色的支撐桿上立著 8 個攝影機而已。

「我們曾想過給它做個外部裝飾,但大家都是技術宅,最後決定還是保持原樣算了。」Silverman 說著。「這樣的外形依舊讓我們感到驕傲。」

Silverman 和他的團隊這次對 Google 街景的硬體來了次性能大提升,這個 2007 年上線的計畫已經在全球走過了 1000 萬英里的道路、建築,甚至路邊的醉漢都逃不出街景車的攝影機。

這次新硬體是 Google 街景上線 8 年來首次進行改進,上個月,街景車正式搭載新攝影機開始上路。新的數據經過處理上線後,Google 對數位世界的控制力將進一步加強。

雖然 2009 年就開始使用街景車,但老一代產品的清晰度可比同時代的智慧手機高多了。不過,新的街景攝影機可不止要讓使用者的眼睛吃冰淇淋。

在這套搭載 8 個攝影機的系統中,有 2 個是負責採集車輛周邊高畫質圖片資料的,但現在這些數據會被注入 Google 的圖像識別算法。

同一場景下,新舊街景相機畫質差異非常明顯。

圖像識別算法永遠不會疲倦,它可以識別數百萬個標誌和商店門頭,而有了這些資料,再加上商店玻璃門上的營業時間數據,Google 就能實現數位地圖數據庫的再次升級,而之前這個數據庫已經相當恐怖。這個用搜索算法征服了網絡的超級巨頭,正在用相同的策略征服現實世界。

全球觀測

其實 Google 街景這個想法很早就出現了,成立僅僅 3 年(2001 年),Larry Page 就把自己駕車時隨手拍到的一段灣區街景影片拿到了史丹佛大學的圖像實驗室。

他找研究人員幫忙,嘗試找到一種用圖片總結街景見聞的方法,於是就有了名為「攀爬物理網路」的計畫。經過多年努力,這項技術 2006 年終於被整合上了 Google 街景車。第二年,Google 街景正式上線。

10 年後,Google 街景車在 85 個國家的數千個城市拍了超過 800 億張圖片,雖然 Google 的常規地圖數據已經無人能力,但它依然在尋求更好的解決方案。

Google 地圖部門副主任 Jen Fitzpatrick 就她表示「Google 不斷努力是因為使用者的問題一天比一天複雜。」

使用者第一次打開 Google 街景,搜索的可能只是個街道地址(大部分是自己家),但上手的使用者要求就高了,他們經常會問類似「現在還開業,而且能外送到我家的泰國餐廳是哪家?」這樣複雜的問題,因此 Google 需要一個更詳細的數位模型。

新相機的解析度明顯提升,色彩也更加討喜

下一步,Fitzpatrick 希望 Google 地圖能擁有強大的模糊猜測能力,比如為使用者提供街角教堂旁邊粉紅色商店的名字。同時,Google 還在推動語音助手的整合,希望使用者能與地圖進行語言交流,直接問出自己的問題。「這些問題如果沒有足夠豐富和深度的數據,根本無法回答。」Fitzpatrick 說著。

好在,Google 在機器學習和 AI 上有強大的實力,獲取起這些資料來方便多了。最近,地圖部門也有了新招,當街景車採集到了一段道路的圖像,算法就能通過街道名和門牌號自動在地圖數據庫創建新的地址,而 Google 街景也是公司內第一個個用上超強客製化 AI 晶片 TPU 的部門。

眼下,通過與該國其他街道標識的對比和 Google 地圖數據庫中的線索,Google 街景的系統已經能識別簡寫了。舉例來說,如果看到「AV」,系統就會自動將其匹配為「avenida」(意為大街)。除了路標,這套系統還能識別企業名稱,它會自動忽略路邊巨大的普利司通輪胎 Logo,如果沒有這項功能,恐怕路邊的輪胎店很多都會改名為普利司通了。

用上新硬體後,Google 街景車採集的數據資料就更加可靠。「從機器學習的角度來說,更可靠的數據能幫街景團隊開發出理解世界能力更強的軟體。」Google 工程師 Andrew Lookingbill 說著。Google 想讓算法自動認出不同的商店名稱,並讀出各家店鋪的營業時間。

全新領域

用算法來解碼街景圖非常適合基礎設施更新迅速的發展中國家,而這裡正是 Google 挖掘下一個 10 億使用者的關鍵。

就拿印度來說,這個人口眾多的大國平均每天都有 14 英里的新道路投入使用,而 Google 街景今年夏天也正式進軍尼日首都拉各斯,這裡人口達到了 2100 萬。

Fitzpatrick 還表示,Google 的圖像處理算法能通過新圖片讓地圖品質得到大幅躍升。當然,Google 做的也不是賠本買賣,只有地圖品質更為上乘,使用者才會趨之若鶩,它們才能賣出更多廣告。

除了自行採集數據進行訓練,Google 還想使用者幫忙「餵飽」它的算法。近兩年來的 VR 熱潮讓 360 度相機逐漸變得普及化。今年夏天,Google 就對市場上的一些相機進行了「街景認證」。這就意味著這些 360 度相機的使用者可以將自己拍攝的全景圖通過 Google 街景應用上傳到伺服器。隨後,Google 的圖像識別算法會對這些圖片進行處理,並拿到最新鮮的數據。

「Google 想把整個世界都做成索引,」街景服務產品經理 Charles Armstrong 說著。「不過我們很難靠自己的力量達到預期。」於是,Google 玩起了群眾參與模式,那些為 Google 街景應用提供圖片的使用者會拿到虛擬獎品。Armstrong 認為,除了勤勤懇懇的街景車,未來公司、遊客甚至政府部門都將成為 Google 街景的圖片供應商。

街景服務的一系列升級將幫助 Google 保住自己在數位地圖市場的領導地位。眼下,在地圖市場「圍攻」Google 地圖的包括 Here 地圖、TomTom 和 Open Street Map 等。「地圖對構築數位化未來非常重要,無論是自動駕駛汽車還是約會都得靠它。」Open Street Map 美國分部主席 Alyssa Wright 說著。

不過,Google 街景的新相機和眾包圖像採集模式可能會給搜索巨頭引來新的隱私爭議。街景服務上線以來,人們經常質疑,Google 將公共場景定格成永久畫面確實讓人擔心。

由於被曝出街景車記錄周圍的 Wi-Fi 數據,多年前 Google 街景服務在德國和奧地利的許多地區就變成了一片空白。解決了隱私問題後,Google 街景車最近才得以重返德奧兩國。無獨有偶,2012 年瑞士最高法庭就要求 Google 撤走街景車,以保護公民隱私。

對於新相機會引起更嚴重的隱私擔憂之說,Fitzpatrick 顯得有些不以為然。未來 Google 還會自動對街景上的人臉和車牌等敏感資料進行打碼處理,不過對於使用者上傳的圖片,打碼並非默認動作,Google 將選擇權交給了上傳圖片的使用者。

除了以上這些,Google 還能從街景數據中提取些什麼?答案有很多。

今年稍早,史丹佛研究專家就展示了通過街景圖片預測美國城市常住居民收入、種族和投票習慣的能力。在被問到 Google 是否也會這樣利用街景數據,搜索巨頭發言人坦承 Google 一直希望利用街景數據提升包括地圖在內的公司各大平台。

舉例來說,對街景圖進行深度處理能惠及 Alphabet 旗下的自動駕駛部門 Waymo。「我們兩個部門一直在進行深入合作,地圖團隊也從 Waymo 身上得到了不少回報。」Fitzpatrick 說。

最後,我們再把目光轉會到開頭的 Google 停車場。Silverman 坦承,在高速公路上做街景記錄可是份苦差事,一整天開下來,你甚至覺得自己應該辭了工程師的工作去當客運司機。

不過,這樣的煎熬可能很快就會消失了,因為自動駕駛技術可以帶著街景車一直走到天涯海角。所以說,Google 對這個世界的探索可能才剛剛開始。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服務品質稽核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客戶規劃顧問 Customer Success Associate

SHOPLINE 商線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高階 SRE 專家 / Sr. SRE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