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刀砍向交易所背後:ICO 殺死了中國的比特幣?

儘管比特幣在中國鮮有實際的應用場景,而且一直籠罩在 「非法物品交易」、「詐騙」、「非法集資」、「資本外逃」 等負面陰影之下,但中國監管機構在過去 6 年始終對比特幣報以 「謹慎放行」 的態度。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
Photo Credit:Reuters
評論

原文《ICO 殺死了中國的比特幣?》刊登於 PingWest,作者逍遙小妖,INSIDE 獲授權轉載。

中國三大比特幣交易平台之一的比特幣中國( BTCCHINA.COM)發出公告,將於 2017 年 9 月 30 日停止所有交易,並停止新用戶註冊。

儘管 OKCoin 和火幣網並未跟進,但這進一步證實了中國監管機構確實在 9 月 4 日下達了比特幣相關的新監管意見。並且此意見可能與之前傳言的 「取締比特幣」 一致。

一時間,比特幣時代終結成為了熱門話題。

挺過了暗網交易、資本外逃,甚至中國央行一度辟謠 「不會一刀兩斷」。

比特幣中國成立於 2011 年 6 月,那一年比特幣的價格始終在每比特幣 1~5 美元左右徘徊,比特幣中國是中國大陸首座比特幣交易所。

在之後的幾年中,隨著比特幣價格的起起伏伏,比特幣中國成為了中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在這其中,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政府也都注意到了比特幣等去中心化發行的加密貨幣,作為新興貨幣潛在的危險,並推出了一系列監管政策。

儘管比特幣在中國鮮有實際的應用場景,而且一直籠罩在 「非法物品交易」、「詐騙」、「非法集資」、「資本外逃」 等負面陰影之下,但中國監管機構在過去 6 年始終對比特幣報以 「謹慎放行」 的態度。

  • 2013 年 12 月,中國央行在其網站宣佈比特幣在中國為 「非法貨幣」,央行聯合四部委發出《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
  • 2014 年 3 月,央行向各分支機構下發了一份名為《關於進一步加強比特幣風險防範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停止對比特幣交易平台進行人民幣結算業務。

基於以上兩則通知,在之後的三年雖然監管細節和實名認證上經過多次升級,但大方向始終是 「只要不造成金融風險,比特幣和比特幣交易可以繼續在中國進行」。

中國央行甚至在 2014 年 3 月針對媒體傳言 「封殺一切比特幣交易」 進行了官方辟謠。

被 ICO 殺死的比特幣

ICO 是 Initial Coin Offering 的簡稱,是一種以首次出售新的數位加密貨幣來換取資金的籌資方式。它的過程與企業上市相似,因此它的名字也是改編自企業上市的 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開發行)一詞。

ICO 與區塊鏈的關係,和上市與現代公司的關係類似。並不是所有公司都需要透過上市來籌得資金,正常的公司上市也絕不只是為了 「騙錢」。

在不涉及 ICO 的情況下, IBM、中國的四大商業銀行、騰訊微眾銀行均有透過區塊鏈技術支撐的後端服務。而進行 ICO 的區塊鏈專案大多是產品本身需要公眾參與的產品,比如分散式的網路硬碟、電網、二手電商、交友 App 等等。

參與 ICO 的投資者,透過將其他貨幣(包含現實世界中的法幣或比特幣、以太坊等數位加密貨幣)在指定期限內交給 ICO 的組織者,以換取一定數量的新代幣。在這一過程中,新的代幣被賦予了來自其它貨幣的價值,成為新的有價貨幣(相當於某一公司的股票)。

同時,這些代幣被用於在指定的區塊鏈專案中發揮決策作用(近似於股東或公司管理者)。

比特幣作為最早的初次數位加密貨幣(以下簡稱代幣),在該領域有著美元一樣的結算地位。幾乎所有的新代幣在 ICO 的過程中,都支援以比特幣來換取新的代幣。

「ICO 和股權眾籌和上市很像,不是 ICO 不靠譜也不是區塊鏈不靠譜。 ICO 只是融資方式,這種融資方式如果監管到位是沒有太大問題的。區塊鏈是融資的專案,那創業就有可靠也有不可靠的了。如果你參與了一個不可靠的區塊鏈專案的 ICO,這才是不可靠的。」 一個消費級區塊鏈專案的經營者在接受 PingWest 品玩採訪時說道。

由於比特幣具有匿名性,使得參與者很難追蹤到 ICO 組織者的真實身份,許多詐騙者在完全沒有區塊鏈專案的情況下進行 ICO。

另一邊,由於參與 ICO 無需像購買股票那樣進行合格投資人審查,許多 ICO 參與者並不瞭解 ICO 的實質含義(類似於購買股票),而只當其購買的代幣是某種會自動升值的投資品。而諸如以太坊 ETH 這樣的專案成功,早期投資者動輒獲得數以百倍的回報,更是刺激了投機者們參與 ICO 暴富的狂熱。

這兩方面的因素,才導致了如今 ICO 的亂象。而相比比特幣, ICO 對大眾更誘人,更容易產生詐騙問題,也更為難以監管。

而斬斷 ICO 亂象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切斷 ICO 的匿名性和不合格(大眾)投資者的購買渠道 ——切斷比特幣交易。

這可能才是中國監管機構在對比特幣謹慎放行 6 年後,突然開始大刀揮向監管的原因。

揮刀之後,可能再無監管方法

「我們現在能做點什麼?」

「當然是去抄底。」

比特幣中國的公告發出之後,許多比特幣討論群組的第一反應都是去抄底。但比特幣短時間內大幅跳水後,到了晚間又小幅拉升回到了公告發出前的水平。

截至今日凌晨,比特幣價格在徘徊中下跌 20%,對於原本幣值波動就較大的比特幣來說算是合理跌幅,並未出現預想中的一夜大跳水。

為什麼比特幣都要被 「取締」 了,幣值依然堅挺?

原因可能是這次的大刀政策,是比特幣在中國市場的 「利空出盡」——再也沒有會比這更壞的消息,之後的一切消息都是好消息。

事實上,由於比特幣是一種完全分散式的系統,監管機構無法透過真正有效的方式對其本身監管。從上文可以看到,針對比特幣的監管,主要作用於比特幣交易所。

相比本身運行在無數節點上的比特幣,比特幣交易所在現實世界中有著實體的公司和對應的法人代表,能夠承擔相應的法律義務,易於監管。這也是全世界各國政府針對比特幣監管的主要思路。

根據比特幣中國目前的情況來看,在交易所關閉後用戶依然可以將交易所帳戶裡的比特幣餘額提領到自己的比特幣錢包中。而一旦提現完成,這些比特幣便可以輕易的轉移到其它國家的交易所,或者是進行場外點對點交易。

在全球最大的比特幣場外交易中心 LocalBitcoins 上,比特幣可以輕易的在不進行實名認證的情況下兌換成各國貨幣 ——這意味著藉由對中國三大交易所用戶實名認證進行比特幣監管的機制將失效。

敏感的資深幣圈玩家,早就意識到了交易所潛在的 「大刀」 風險。 2017 年 2 月, LocalBitcoins 上單週人民幣對比特幣交易額就上漲到了 6000 萬美元,而在今年 2 月前,場外市場的總交易額不過 1400 萬美元。

在場外交易中,比特幣交易以點對點的形式,場外交易場並不會集中托管所有交易者的法幣和比特幣帳戶,僅提供出售和買入的資訊。

但場外交易有其複 雜性和不安全性,交易難度和門檻與交易所相比顯著提升。這有助於阻攔一部分毫無相關知識,就想透過比特幣參與 ICO 的散戶。

中國曾在持有比特幣 7% 時,完成了 80% 的交易。也許這次的監管,能讓瘋狂的比特幣交易者好好 思考一下這種數位貨幣除了投機以外的價值。


精選熱門好工作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