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大學新 AI 算法,用照片判斷出你的性取向!

其實,研究員Michal Kosinski表示,這項研究的真正目的是警告大家和政府——每個人的隱私究竟面臨著多大的威脅。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經授權轉載。

有的細節,人無法辨認,不等於機器也不行;比如透過臉部的細微特徵來判斷這個人的性取向。

史丹佛研究員 Michal Kosinski 這麼說。雷鋒網獲得消息,他和同學 Yilun Wang 一起寫了個深度學習算法:僅憑一個人的照片,就能判斷他或者她,是否是同性戀。

這個算法的準確度並不低:

雷鋒網獲知,只有一張正面照的情況下,有 81% 的準確率成功判斷「直男」還是「Gay」;判斷是否為「女同」的準確率則是 74%。在有五張對方照片的情況下,準確率被提升到 91%(男)和 83%(女)。

相比之下,人類僅憑相貌猜測一個人性取向的準確率通常為 61%(男),54%(女)。

一張圖告訴你美國的 Gay 和女同「長什麼樣」

兩位研究人員根據該約會網站的數據樣本,製作出了美國直男、直女、男同、女同四個人群的合成照片,即典型相貌:

左上為「典型美國直男」,左下為「典型美國直女」,右上為「典型的美國 Gay」,右下則是「典型的美國女同」。至於最右邊的兩張線條圖,上圖是直男、Gay 的主要面部輪廓區別(紅線表示 Gay,綠線為直男);下圖則是直女、非直女的主要臉部輪廓區別(紅線為女同,綠線為直女)。

總結起來,兩位研究人員在「同性戀 vs 異性戀面部輪廓區別」這個話題上,總結出的結果可概括為:

Gay 傾向於擁有被劃分為「非典型男性」的特徵、表情和打扮。簡單來說,Gay 看起來更女性化,下頜更窄,鼻子更長,額頭面積更大。

同則相反,一般下頜會更寬,額頭更小。

研究目的

兩位研究人員表示,開展該研究不是為了分辨同性戀人群。

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獲取其性取向信息,在倫理上肯定站不住腳。而在技術上,即便該算法的準確率很高,在不能消除假正例(比如把某直男錯誤判斷為 Gay)的前提下,也不能用於在現實中辨別某個人群(「辨別」特定人群的動機,本身很值得討論與批判)。

另外,《經濟學人》指出,該研究在數據集上有一個非常大的局限性:

其數據集是來自美國某約會網站的 36630 名男用戶的 130741 張照片,以及 38593 名女用戶的 170360 張照片。同性戀和異性戀群體的樣本大小基本一致。

眾所周知,一個人在約會平台上發布的照片

通常經過精挑細選,往往會化妝打扮以及對照片進行 PS。這些照片和一個人真實的生活狀態應該是有區別的。因而,若把該算法應用於普通生活照片,其準確性極有可能會大幅降低。

其實,研究員 Michal Kosinski 表示,這項研究的真正目的是警告大家和政府—每個人的隱私究竟面臨著多大的威脅。

更多關於這項研究的 訊息 可見此。


看見社會包容力 ─ 每一簇的數位星火

過去一年,新冠肺炎讓全球進入一座大型數位轉型實驗室,小從日常飲食、上班上課,大至城鄉發展,這波加速的數位轉型,並不會隨疫情退散而消失,正因如此,影響社會各層面的「數位包容」顯得格外重要。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根據國際數據資訊(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預估,2020 ─ 2023 年,全球與數位轉型相關的直接投資金額,每年以 15% 增速成長,2023 年將達到 6.8 兆美元,建立起強大的數位平台與生態系。在台灣無論是在深山林裡、海濱小村、城市邊緣的各個角落中有許多善用科技,結合創意與行動力量,讓不分年齡、行業的每一份子,在數位轉型的進程上不脫隊。

長年在東海岸投入偏鄉工作的師大教授須文蔚,可說是弭平城鄉落差最有創意的實踐者。他主持的宜蘭花蓮數位機會中心(下稱 DOC)、「教育部邁向數位平權推動計畫」,替鄉村裡的學童、老人家、新住民、返鄉青年,找到了夢想和方向。

弭平城鄉落差 DOC數位機會中心創意無限

談到數位包容,須文蔚強調,科技固然是必要工具,但「偏鄉機會不在於昂貴的 ICT 投資,而在於創新應用的推廣,以及人際脈絡的連結」;花蓮的宜昌國小就是很好的例子。DOC 多年來推動「小攝影師的三個大夢」計畫,向各界募集二手相機給孩子課後使用、邀請公視導演開攝影課,並攜手瑪利亞社會福利基金會舉辦公益競賽;而宜昌國小的學童在學會了攝影技能後,把海邊淨灘撿到的垃圾全程影像紀錄並以攝影展呈現,提醒各界重視環保,得到那一年公益競賽第一名。

DOC 募集了超過 600 台二手相機,為孩子辦理課程與攝影展。圖右二為須文蔚老師。Photo Credit:須文蔚老師

須文蔚笑說,別小看孩子的決心,「他們現在到夜市會自己帶容器,還叫老闆不能用塑膠袋。」偏鄉的孩子們能夠自發推廣環保理念並化為行動,最初的起心動念竟是攝影課和公益競賽。

偏鄉有自己的智慧 只是需要輔助工具與科技

「智慧在偏鄉,地方從自己的獨特條件中,都找得到可能性;他們需要的是工具,我們就從旁協助。」須文蔚說,從創意發想、熱血實踐、再加上科技的臨門一腳,讓偏鄉的成員不再單打獨鬥,彼此有了連結,成為榮耀的共同體。DOC 替偏鄉導入的科技也與時俱進,像是使用 3D 列印建模,製作具地方特色及 Logo 的商品;近期也運用網路視訊電話,號召十多名志工,每天上線陪獨居老人聊天,「一開始大家很尷尬,但一年多下來,視訊成了日常,老人家也習慣科技結合人性的陪伴。」

儘管在偏鄉已有豐碩成果,但須文蔚坦言,數位包容仍有許多困境必須克服,例如科技的導入涉及跨部會的整合,遠距醫療、電子支付,都待進一步解套。「高齡的月琴阿嬤十多年前就來跟我們學電腦,一路在社區工作上陪伴我們成長。兩年前,她身體不適,請村長載她到市區看病,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說說笑笑,沒想到抵達醫院不久就過世。」須文蔚說,偏鄉往返醫院的成本極高,遠距醫療若能普及,早期治療與預防,這樣的悲劇或許可以減少。

瑞穗 DOC 最認真的資深學員月琴阿媽能用滑鼠畫出美麗的蝴蝶。Photo Credit:須文蔚老師

面對疫情 餐飲小商家需要數位包容的保護傘

數位包容的範圍並不限於偏鄉,即使在城市中心,也可能面臨不平等與差距。過去兩個月,全台三級警戒,首當其衝的小型餐飲店家。相較大型業者,它們更缺乏資源來因應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例如原料採購成本提高,就使得小商家更顯弱勢。為弭平差距,透過共同採購、成本分攤、借重數位平台的雲端廚房,或許可成為選項之一。

中央廚房連線全台 19 個衛星廚房 Just Kitchen 提高美食製作及遞送效率

Just Kitchen 便是台灣首家雲端廚房業者,創始成員均來自台灣,憑藉代理國際餐飲品牌的經驗,將原本的中央廚房改裝,結合 AI、大數據、銷售分析,成立了雲端虛擬廚房,於去(2020)年 3 月開始推廣。Just Kitchen 行銷長 John 指出,所謂雲端廚房,就是純粹製作外送餐點,透過流程簡化及共同採購等各項優勢,打造更有競爭力的商業模式。

科技部門及大數據部門 餐飲商家進入市場 快速無痛且精準

除了經營自有代理品牌如 Fridays 的外送餐點,Just Kitchen 也與傳統業者如鬍鬚張、大三元攜手,替品牌設計適合外送的菜單,協助轉型擴大客源;未來更不排除與小型業者合作。營運長 Kent 指出,Just Kitchen 內部成立了科技部門及大數據部門,前者協助餐飲業者快速上線、有效執行營運 SOP 如庫存及管銷等;後者則分析人口特性、手機使用習慣、不同族群的喜好,以便更精準觸及客戶群。

以滷肉飯商家為例,在疫情衝擊下必須從原本的內用模式,快速無痛轉型至外送,即可借重雲端廚房。「我們替品牌業者全新設計外送菜單、採購食材、烹調製作、上架宣傳,再分潤給品牌夥伴。」Kent 指出,雲端廚房可協助既有品牌快速轉型、也能降低新品牌進入市場的門檻,還能將地方美食向外推廣到不同區域。

虛擬廚房界成長最快速的 Just Kitchen ,創始成員左至右分別是:策略長劉揚、營運長吳得暉、執行長陳星豪、行銷長游竣文、資訊長林效誠。Photo Credit:Just Kitchen

台灣美食揚名國際 寄望雲端廚房

日本的壽司、義大利的 Pizza、泰國的 Patai,都是不分國界朗朗上口的美食;台灣目前除了珍珠奶茶,尚未出現國際級的代表性美食。Just Kitchen 行銷長 John 指出,台灣的美食如此多元,卻不具備足以匹配的全球知名度,相當可惜;因此 正在計畫將牛肉麵、滷肉飯等推向國際。Just Kitchen 在台灣及香港的雲端廚房已經上線,未來還有美國、菲律賓、新加坡即將開站;有朝一日,台灣的一個小小店家,或許也能藉由像 Just Kitchen 這樣的平台,揚名全世界!

不遺漏任何人的數位包容島

不論是 DOC 運用科技推動資訊教育、地方創生、農村商機、文化紀錄,抑或是 Just Kitchen 雲端廚房為微小企業帶來的新希望,都與聯合國亞太經濟社會委員會(ESCAP)在今年三月提出的疫情報告《因應新冠疫情:不遺漏任何國家》,相互呼應聯合國數位政府永續目標 — Leave no one behind,檢視最脆弱的社會部門,並透過加強區域合作來改善。

以台灣的科技產業強項,再結合多年來政府與民間攜手在數位包容工作上的創意與經驗,相信並期待種種在台灣「Leave no one behind」的嘗試與成果,成為台灣貢獻國際社會的有力切入點,當在地的數位包容經驗走向國際,台灣也更能被世界看見。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