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 一年帶來百萬名國外旅客,願與台灣政府合作吸引更多全球遊客

Airbnb 全球副總裁暨公共事務負責人 Chris Lehane 在年初時曾來台訪問,如今又再度來台,除了參與《青年邁向新經濟 新創高峰論壇》以外,也特別接受了 INSIDE 的專訪。
評論
評論

Airbnb 全球副總裁暨公共事務負責人 Chris Lehane 在年初時曾來台訪問,如今又再度來台,除了參與新北市政府青年事務委員會指導、社團法人台灣數位文化協會主辦的《青年邁向新經濟 新創高峰論壇》以外,也特別接受了 INSIDE 的專訪。

今年,台灣 Airbnb 條款嚴禁,日本民泊新法開放

Airbnb 與 Uber 一直是共享經濟最著名的兩個例子,然而不同於 Uber 選擇高調與政府直接對撞,Airbnb 似乎頗為低調。雖說 Airbnb 上目前有不少台灣的房東提供服務,但一直處於違法狀態,甚至在七月交通部公告修正「發展觀光條例裁罰標準」,增訂「Airbnb 條款」,房東透過電視、廣播或 Airbnb 等各種廣告招攬房客,就可以直接開罰三萬,最高可罰三十萬元。同屬交通部的觀光局不斷的在拚觀光,但卻又同時以極為嚴格的方式管制民宿與日租套房。

但,有趣的是幾乎同一時間,日本卻通過了《住宅住宿事業法》(民泊新法),讓民宿與 Airbnb 合法納管了,只要向地方政府登記,就可以合法出租,每年營業不得超過 180 個晚上。換句話說,日本在專業飯店以外,開放了一條路讓民眾可以「兼職」經營住宿的生意。

Airbnb 一直希望成為政府單位的合作夥伴

所以,Airbnb 到底怎麼看待各國政府的監管與法規呢?Lehane 表示,Airbnb 一直希望成為政府單位的合作夥伴,不管是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Airbnb 都在努力尋找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協助政府在推動政策上可以更為順利,而不是成為阻礙,從 Airbnb 的低調應該也可以理解該公司並無意與政府為敵。

Lehane 認為,雖然 Airbnb 的平台所創造的交流是國際性的,但是其實真正創造出來的經濟價值卻是非常在地的,當一個旅客到房東家裡去住,在一個社區裡面生活和消費,對當地的經濟活動以及政府稅收都有很高的價值。換句話說,Airbnb 的角色其實跟政府是一致的,也就是讓民眾可以過更好的生活。但是其他不管是賣旅遊行程、訂房、訂機票的服務,其實很少是對當地的經濟與稅收產生貢獻的。當政府意識到這一點之後,相信會開始理解到 Airbnb 作為一個合作夥伴的價值,而不是一個想要衝撞法律的麻煩製造者。

Lehane 也對台灣的旅遊業現況很了解,他除了提到目前旅遊產業佔了全球 10% 的 GDP,甚至已經超過石油產業了,不只規模大、成長率高,更是直接促成了對話與交流。2011 年到 2016 年,每個月來台灣的旅客人數已經成長了一倍,2016 年已經有超過一千萬名的外國旅客來台灣,幾乎快要是台灣人口的一半了。對於這麼大規模的產業,任何政府都一定會重視,而目前 Airbnb 平台大概每年可帶來了一百萬名,也就是 10% 左右的外國旅客,如果能跟政府保持合作關係,對台灣和對 Airbnb 都是雙贏的局面。

從政治圈出身的 Lehane 也很懂得換位思考,表示從政府的角色來看,不外乎就是追求經濟的成長、產業的多元化發展,尤其像是台灣這樣的小型國家更渴望能被全世界所看到、了解,而 Airbnb 希望也很有意願扮演一個夥伴的角色。目前 Airbnb 也發現了來台灣的外國旅客其實還是非常集中在四、五個亞洲的國家,這是有風險的,Airbnb 平台上有全球的使用者,所以第一個能做的事情就是協助台灣的政府讓外國旅客更多元、更豐富,可以多一點來自美國、歐洲、澳洲的旅客,而來到台灣之後,也能讓這些旅客不止停留在大都市,可以到更有特色的地方鄉鎮。

Airbnb 想協助政府解決的三個問題

與政府能有什麼合作呢?Lehane 說,其中一種合作模式就是提供政府什麼旅客在什麼時間會決定要去什麼樣的地方,有了這些平台上的大數據所呈現出來的資訊之後,政府就能夠很精準地去制定行銷計畫,而不是散彈打鳥的亂撒錢,不科學而且成果也難以預測。

像是日本人一年有幾次會在特定的時候會去旅行,如果你知道了,就知道怎麼吸引日本旅客來台灣。像是德國人在聖誕節到元旦這段期間幾乎都會出國旅遊,而這個行程的決策時間則是在暑假,如果你想要吸引更多德國人在寒冷的冬天來相對溫暖的台灣,有了 Airbnb 的資料之後,就能事半功倍了。如果是一個習慣以數據作為決策依據的政府,就能理解 Airbnb 可以幫上什麼忙。

第二,台灣旅遊住宿的特色就是存在已經超過十幾年的民宿,這次 Lehane 來台灣就住在大稻埕的民宿,並且表示這是一次非常好的體驗,主人的招待非常棒,像是這樣的體驗就會很想分享給朋友,讓他們也能來台灣旅遊。所以台灣有這種很棒的旅遊體驗,只是民宿的合法目前還存在著挑戰。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 Airbnb 平台上面是有評分機制的,而這個評分機制則可以建立使用者的信任與安全感,不只是房客需要安全,房東同樣也很在乎安全,畢竟是邀請了一個陌生人住到家裡來。所以換個角度想,當政府需要管理民宿,讓整個產業可以提供更安全、便利與高品質的服務,在這個部分 Airbnb 平台是可以提供許多工具與協助的。

第三,台灣跟日本一樣有很多的空屋,就資料上來看有高達八十萬間,如何讓這些空屋能夠更有效地被利用,其實也是 Airbnb 平台能做到的事情。Lehane 提到了汽車和馬車的故事,汽車是一種和馬車完全不同速度的交通工具,法規當然也就不同。所以當新科技帶來新的產業,並不見得是去調整法規,而可能是需要從新的思維去建立新的法規,這並不只是 Airbnb 的需求,更是台灣早就存在的民宿或空屋屋主的根本需求,當然也不可否認的是 Airbnb 在這裡面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為什麼日本會通過新法?

問到目前全球那麼多國家與城市,Airbnb 認為目前與政府合作進行法規的調整,最好的例子是哪裡?Lehane 認為在美國已經有很多城市都做得很不錯了,但最值得一提的應該是日本今年通過了「住宅宿泊事業法」,民宿與 Airbnb 都因此合法了。為什麼日本會通過這個新法,當然不是 Airbnb 去要求就有的。

首先,日本想要更多的旅客到日本去觀光。其次,日本有很多的空屋閒置在那邊,無法創造經濟價值,也讓房地產變得更不景氣。Lehane 也提到,經營旅遊住宿可以分成很多不同的等級,像是在美國,如果你只是偶而分享你的房間,你需要受到的監管程度其實很低。但是如果你把出租房間當成一個專業來做,就像是台灣目前的民宿,你需要受到一定程度的監管,那就不容易了。總之,全面的禁止或是全面的開放其實對於市場來說都不是好的做法。

除此以外,對地方政府來說,其實還有一個額外的好處就是收稅。以美國為例,在不同的城市會有不同的稅率,有些地方的「旅館稅」只有 2%,像是芝加哥的稅高達 20%,等於你出租一個 100 美元的房間出去,政府可以拿到 20 美元的稅收。所以地方政府常常對 Airbnb 可以帶來的效益很感興趣,而收到這些稅之後,地方政府可以打造更好的大眾運輸,讓這個地方的旅遊業得以越來越好,這也就是為什麼越在乎經濟發展的政府,通常就越歡迎 Airbnb。

Chris Lehane

Airbnb 對社會的三大貢獻

但是,Airbnb 除了經濟以外,對社會到底有什麼貢獻?Lehane 胸有成竹地一一到來:

一、旅遊的民主化:Airbnb 可以讓旅遊的成本更低,同樣是租一個住的地方,Airbnb 通常可以有廚房能自己煮晚餐,甚至有洗衣機和烘衣機、有 WiFi 可以上網。把錢省下來之後,就可以去更多地方,而且待更久的時間,獲得更多的體驗。Airbnb 目前有六成的旅客是千禧世代,他們正想要在全世界探險,而 Airbnb 則提供他們一個很棒的管道。

二、收入的民主化:大部分透過 Airbnb 拿到旅遊收入的都不是傳統的業者,而是當地居民。如剛剛所說,透過 Airbnb 的旅客會待得更久,能創造明顯的經濟,而且有貨幣的乘數效應。

三、資本的民主化: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各國的經濟階級非常的明顯,而且整個供應鏈都由資本家所掌控,錢也都被資本家給賺走了,這麼一來會導致經濟階級越來越明顯,社會的不平等就會越來越惡化。Airbnb 平台讓大多數的使用者不需要高額的資本就可以做生意,但是卻可以賺到大部分的錢。

Lehane 還提到,不只是資本上的平等,Airbnb 也實現了性別上的平等,在職場上或經濟上弱勢的女性,可以透過出租空間而獲得收入,在家庭、社會的地位都會有所提升,甚至也能有足夠的資源過更好的生活。

更直接的效應是,當一個陌生人進到你家,兩個人開始聊天,從陌生人變成朋友,這個世界原本存在的隔離,不管是種族、膚色、性別甚至是經濟階層,可能就逐漸被打破了。整個世界的交流越來越多,對彼此越來越了解,就有機會創造更多的互動,以及更和平的未來。當這個世界變動越來越劇烈,情勢越來越險峻,這樣有意義的交流就會變得更重要。

Airbnb 對社會帶來什麼負面影響?

當然,不會只有好事發生,Airbnb 對社會又造成了什麼負面影響?Lehane 表示,雖有 99.9% 的使用者在平台上獲得很好的體驗,但是仍然有不少問題發生,所以 Airbnb 每天都在學習如何去處理這些情況,最終還是要努力建立一個可信賴的安全平台,這是最重要的基礎設施。

Airbnb 透過評分機制,讓房東會努力提供更好的服務,房客會努力表現得更好,不只是安全,也讓所有的人都變成一個更好的人。當然,還是會有意外發生,在平台上則會提供保險理賠來降低這些事件所造成的傷害,但這總是事後補救,所以目前正在努力透過大數據的探勘,在可能發生不好的事情之前,就先阻止事情的發生,防患於未然。

在這些機制運作之下,你可能做了一件沒有違法的事情,但是卻可能在平台上獲得了負評。換句話說,Airbnb 整個社群的規範,甚至已經比法律還要更為嚴格了,而且這些規範甚至是跨越國家、跨越世代甚至跨越文化都要能夠接受的。

的確,Airbnb 認為自己是一個新的產業,需要有新的法規,但每個地方的情況都不同,未必只有一種解決方案。這其實是一條長遠的路,需要很多的努力,這包含了政治和產業上面的利益與衝突,Lehane 參與過政治競選,這方面很熟悉。

在既得利益者的陰影下,如何取得政府的信任?

問 Lehane 怎麼說服政府,尤其政府可能聽的是旅館業者的話?Lehane 也同意,在美國旅館業者或是相關的企業可能會有政治的遊說或想辦法去保護他們的既得利益,不過終究這是一個過程,Airbnb 會繼續努力。舉例來說,電業剛開始的時候甚至是違法的,原因是煤油產業不希望被電燈所取代,所以當時的說法是晚上的街頭越亮越不安全,現在想起來都很不可思議。但終究電業不只合法了,還變成不可或缺的公共事業。

所以 Airbnb 會更積極的去教育市場,即便這樣做很昂貴、很花時間。也會努力的去跟政府溝通,試圖理解政府的需要,建立與政府的合作關係。最重要的是,Airbnb 有一大群的房東和一大群的房客,這一群人就是一個 Airbnb 最主要溝通的對象,努力地提供最好的服務,讓房東能夠賺到錢、房客能夠獲得非常好的體驗,讓他們都能愛上 Airbnb。

最終,不是 Airbnb 告訴大家應該怎麼做,而是大家取得一個共識,要怎麼做才能創造一個互利共生的環境,甚至是,如果 Airbnb 無法在一個市場合法經營,那受害最大的可能不是 Airbnb,而是當地民眾。台灣的民宿就是如此,如果因為旅館法規過於老舊而阻礙了民宿的發展,而不是與安全相關的考量讓大部分的民宿無法合法經營,那不是很可惜嗎?Airbnb 內部常常講,建立這個平台並不是只追求自己可以賺錢,更是要建立一個大家都可以賺到錢的生態系統,而當經濟更蓬勃發展,Airbnb 也能賺到更多錢。

陸客不來,Airbnb 來

跟政府合作、跟房東合作,那 Airbnb 會跟旅館合作嗎?Lehane  笑著說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其實在 Airbnb 上面是有旅館空房可以訂的。為什麼呢?很多地區性的小旅館,不同於大型旅館有資源可以做國際行銷,所以 Airbnb 反而就是這些小型旅館的合作夥伴,而不是競爭對手。其實台灣的民宿也可以將 Airbnb 當成為他們擴展國際市場的好夥伴,而且還同時解決了金流問題和大部分的技術問題。

所以像是那些因為陸客不來就只剩下一堆空房的旅館,也可以成為 Airbnb 合作的對象,招攬來更多國際的旅客,不過 Lehane 認為「陸客不來」這個例子也顯示了客源的多樣化有多重要了。

以前的旅遊業其實淡、旺季非常明顯,但是透過 Airbnb 可以做適度的「避險」(Hedge)。舉例來說,即使是冬天的台灣,對溫帶的人來說還是溫暖的,但是台灣的夏天對正在酷寒的南半球澳洲來說也是溫暖的,所以你在不同的季節可以吸引不同的人來,淡季、旺季就漸漸的不再那麼明顯,因為 Airbnb 上有來自世界各地,甚至是有各種興趣的人,台灣可以在特定的季節吸引喜歡衝浪的人、喜歡美食的人以及喜歡美酒的人,盡可能的多樣化自己的觀光資源。

Airbnb 的功能甚至不止如此。過去的里約奧運,Airbnb 就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讓許多遊客能夠找到住的地方,這麼一來,主辦國其實可以不必花那麼多的經費在交通設施甚至是蓋飯店上面,而可以把更多的心思花在運動場館上。未來的東京奧運也會是如此,尤其是日本新的法律已經過了。

有機會跟台灣的新創團隊合作嗎?

Lehane 再次強調,Airbnb 向來不打算自己賺走所有的錢,而是創造一個生態系,讓所有的人都能賺到錢。所以當然很樂意跟台灣的團隊合作,不管是停車或是餐廳評鑑的服務,只要能讓 Airbnb 的使用者體驗變得更好,對於各種合作都很開放、歡迎。

那麼,知不知道台灣有高水準的工程師?有沒有打算在台灣成立研發團隊?Lehane 倒是沒有正面回應,但是也提到了在台灣可能更需要的是業務開發的團隊,而目前 Airbnb 先尋求與地方政府是否有合作的機會,並持續與社會溝通,希望能儘早協助民宿業者脫離違法困境。


精選熱門好工作

樂趣買Web Designer(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Front-End Developer 前端工程師

Infocast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前端工程師 - Solution (Senior Frontend Enginee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