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 ICO 時代,矽谷怎麼看加密貨幣的未來?

評論
Bitcoin (virtual currency) coins are seen in an illustration picture taken at La Maison du Bitcoin in Paris, France, May 27, 2015. British authorities have come out in support of digital currencies in the name of promoting financial innovation, while proposing that regulations should be drawn up to prevent their use in crime. But it is technophiles who are leading the drive to make London a real-world hub for trade in web-based "cryptocurrencies", of which bitcoin is the original and still most popular. Picture taken May 27, 2015. REUTERS/Benoit Tessier - PM1EB5R1DJW01
評論

原文《Tokens at the Gate: What’s Coming After the ICOs》作者 Noah Jessop,36Kr 編譯,INSIDE 獲授權轉載。

中國央行等六部委 9 月 4 日下午聯合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ICO 監管的腳步終於落地。公告指出,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ICO 為定性為非法融資,這也許有的確有這個產業良莠不齊的因素在裡面,但是就像《加密貨幣最具顛覆性的力量 》那篇文章所說那樣,也許加密貨幣動了金字塔模式最大操縱者的奶酪才是根本原因。ICO 也許要經歷陣痛,但 去中心化 的大勢依然不可阻擋。Founder Collective 對今後的走勢進行了 分析

加密貨幣市場泡沫不小。8 月稍早,CNBC 報導稱加密貨幣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公開代幣預售)已經為新創企業融資了超過 12 億美元,這已經超過了 2017 年的風投資金的活動——而且這數字已經至少超過 5 億美元。

我們暫且拋開那些炒作、暴發戶以及令人眼花繚亂的數字不談。先來看看幾件正在發生的重要(同時麻煩的)事情。

這些是矽谷私底下正在討論的事情。

1:風投資本正面臨生存威脅。

有模有樣的公司一家接著一家地登門(地點可能在沙丘路,大廳會擺著鮮花以及一堆從未碰過的報紙)造訪,你很難感受到那種緊迫性。這個低矮的辦公園區已經透過一波又一波的技術賺到了高額的回報。為什麼這次會有任何的不同呢?

除了匿名貨幣的隱含意義以及不可思議的技術可能性以外,加密貨幣也昭示了某樣非常重要的東西。市場對無縫接觸新項目以及不見頂峰回報的渴望近乎貪得無厭。ICO 的瘋狂是表明此需求最響亮的訊號。

在歷史上,風投資本對資源——也就是資金和資訊有著嚴格的控制。這種機制生效的時候就是很好的夥伴關係——對於創業者、VC 以及 VC 的資助者來說都是如此。

但如果任何人都有機會拿到到 10 倍以上的回報時(而且始終都可以變現),為什麼大家不能把可投資組合的 1-2% 投到加密貨幣裡面?機構(基金、養老基金等)對自己的 VC 組合就是這麼認為的——但我們大多數人並沒有足夠的資金以及影響力來成為最好基金(因此慢慢被超額訂購)的投資者。

而加密貨幣就提供了這樣的途徑。

SEC 的裁決有沒有障礙?絕對有。有沒有不好的玩家,逢高出貨的做法,以及最後變成無底洞的項目?當然。目前的 ICO 市場有沒有持續性?必須進行一些修正。不管是像網路泡沫那樣戛然而止,還是監管的逐步收緊(以及隨之而來的未上市交易),當前形式下的 ICO 市場都是難以為繼的。

但天機已經被洩露: 可達性和變現能力 ,在去中心化技術的支持下,對沙丘路的公司來說將是顛覆性的。

時代很快就要改變。

2:無限資源會帶來嚴峻挑戰。(機遇≠ 專注)

上週 Fred Wilson 的《資源約束》可謂是及時雨,他提出了中肯的告誡,直截了當地指出:

資源從來都不是成就偉業的限制性因素。

限制性因素是:

1、可作出正確決定並推動執行的好管理

2、知道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3、玩自己的遊戲而不是別人的

他繼續指出資源往往會令 #2、#3 點困難得多。

當戰爭基金充足而賭注高昂時,我敢肯定你一定能找到一位不看其他成功企業在做什麼的 CEO。不幸的是,融資總額以及員工人數是唾手可得的指標。矽谷文化最有毒的元素之一就是休閒聚會時發生的社會過濾。「你現在又在幹什麼了?」「哦,沒意識到你也是創辦人…… 這次你的團隊又有多少人啊?」

產品開發有句格言叫做「不要抄襲你的競爭對手;你只能抄到產品,而不是初衷。」

對你的企業來說這個「初衷」就是你一開始——在你達到里程碑或者成功拿到大量資金之前創業的理由。要用你擁有的一切去守護你的初衷。

沒有了資源約束不僅會讓公司失去專注。還會從根本上改變動機。正如巴菲特的商業合伙人查理 · 蒙格指出的那樣:

在你想好動機之前,永遠別分心思考其他事。(Never, ever, think about something else when you should be thinking about the power of incentives.)

當你覺得沒有資源時,你的動機就是在資金更加的充足的別人搶走機會之前捷足先登。

當你說服某個好人離開自己很有前途的職業並且接受降薪 50% 時,你的動機是不要辜負他們的信任。

當現金結餘很少時你的動機是想辦法。坐上第一趟航班去達成交易。向早期客戶爭取更高的定價。

當你看到那堵牆正在快速襲來時會更容易說不並作出艱難抉擇。

3:加密貨幣的「Day 1」:還有大量工作和建設要做

現在還為時尚早。

慶典過後還留有殘餘的香檳,後者還在辦公桌和茶几上滴淌著。還沒有人開燈。天色漸漸照亮了辦公室,偌大的空間里只有幾張桌子。

這就是 ICO 之後的第一天。徹夜狂歡之後的那一天。新基金(約 1 億美元)正在默默地等著,等待著擁有私鑰的人到來。

第二天是停滯。接踵而來的是遠離主業,然後是一蹶不振,業績痛苦地下跌,然後是死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一直待在 Day 1 的原因。

——貝佐斯

這是第二天了嗎?

哪些機構會做留在 Day 1 需要做的工作?動機又該怎麼建立呢?

還是說許多作惡者會拿走自己的獎金,留下一個複雜的誘因結構吸引其他人繼續運作他們建起來的東西?

在矽谷這裡,一部分內幕人士對坐收 ICO 炒作和狂熱的漁利並不是那麼感興趣。相反地,他們私底下的討論話題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討論的是需要做什麼事情才能讓加密貨幣動能保持在 Day 1 的勢頭。

做法可以有若干形式:

基礎設施的許多支撐部分還需要建立(就像網際網路有很多底層協議一樣,去中心化的信任 web 也需要自己的底層協議)。

其中一些最好的建設者和思想家還有待弄清楚加密貨幣的「真相」。

核心協議開發本身還處在早期階段,還很不成熟。

目前的區塊鏈存在規模問題。

對於任何已經花了很多時間思考加密貨幣背後意義的人來說,有一件事情是很明確的:那就是 我們還看不到這項技術中最有意義的應用

4:開發和銷售這些會有多大變化?

我往往關注下一個平台是什麼…… 這些平台的策略以及形態對人類整體的發展歷程很重要。

——Reid Hoffman

我們有一個可能會是爆炸性的組合:規模大到不可思議的資金在尋找回報,非常早期的、很脆弱的平台,以及一點老式的公司建設訣竅。

許多加密貨幣專案——包括非常重要的一些專案在內——可能會更像 Linux 和維基百科那樣,而不是傳統的新創企業。

這會給下一代的「Red Hat」創造機會。解決現實世界的更大問題的新創企業——一家公司也許仍然是替大部分人解鎖價值的最佳工具。還有大量東西有待建設。

ICO 取代了財務面向的門檻,如果資金不再是限制,優良投資者的其他特質就會有更大需求:有耐心的利益關係者、跟難以企及的公司和人建立聯繫、幫助避免常見陷阱的建議。

即便協議去中心化了很多東西(包括協作)——中心化仍然會在其他地方形成。比方說,為了讓成千上萬的新冒出來的掛牌,你認為 Coinbase 要接收多少份 pitch 呢?

(Coinbase 內部人士已經在呼籲更加成熟、更加傳統的公司進入加密貨幣領域。)

有耐心的風險資本、公司建設、搞好團隊。這些事都不會一夜之間就發生改變——如果有這麼容易的話,我們現在早就有各種版本的矽谷了。

所以新挑戰者們,如飢似渴者們,建設者們——各就各位吧。建設下一代矽谷的競賽才剛剛開始。

延伸閱讀:

 


Visa 品牌轉型三大面向做創新:B2B 金流、Fintech 新創、支付附加價值服務

要打造一家高獲利的公司是基本,但要在疫情擾動全球快速轉變之時勇於蛻變顯然不是容易的事,而 Visa 就是其中的典範之一。
評論
Photo Credit: Visa
評論

1958 年成立的 Visa,在 60 多年前也是一間金融科技新創公司,預見一個可將支付轉變為電子與光子,並在全球光速的移動的世界,更率先推出當時市場上全新的商務模式 — 四方模式,顛覆人類現金交易史,這些年來更伴隨 FinTech 技術、電子支付場景的革新,持續以其全球規模及能力拓展數位支付創新。已是數位支付領域全球領導者的 Visa,如何持續自我創新以及與時俱進?

Photo Credit: Visa
引領全球的支付 - Visa 品牌標誌的演變

Visa 重申品牌使命,啟動多年轉型計畫

許多企業營運數十年甚至百年之後,因應時代潮流啟動轉型計畫,向新世代消費者扎根;Visa 也不例外,在積蓄超過一甲子時光的風華,推出全球品牌升級的長期計畫和行動,重新定義核心價值和品牌使命,改變消費者認知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喊出「作為一為所有人服務、匯聚全球網路的網路」,聚焦「Visa 全球網絡成就你我,金流交易輕鬆掌握」的願景。

Photo Credit: Visa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

然而,百年大疫逼著許多企業放緩腳步,為何 Visa 敢在此時勇於蛻變?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Patricia Sun),用玄奘取經故事為譬喻:Visa 從創立所擁抱的信任、安全、接受和包容等核心價值沒有改變,但在獲取經書的路上,勢必要經歷穿越戈壁的險惡環境,這時就考驗一家企業,是否保有堅韌的精神,面對新的挑戰,勇於設法找出創舉。

換言之,Visa 的品牌轉型計畫可視為 Visa 進化踏向下一段里程的途中綠洲。其中幾個具體的轉變,像是 Visa 品牌標誌,換上全新的 Logo 色彩、字體,媲美踏上旅程的英雄增添嶄新裝備;及向各處市場推出能讓受眾產生共鳴的品牌宣傳內容,分享在地市場使用 Visa 解決方案的成功故事,就如古代驛站的使節,傳播最新、有用的消息。

三大戰略方針實現普惠金融,「賦能」中小企業與新創,助力挖掘「支付附加價值」 

現在每天使用 Visa 服務世界各地的持卡人、超過 39 億的 Visa 卡,橫跨 200 多個市場、15,500 間金融機構、超過 8,000 多萬個商戶受理 Visa 卡。鏈結如此龐大的社群,Visa 這次轉型有個重要的理念就是「賦能」,包含為一般消費者創造公平交易環境、幫小商家及中小企業解決金流挑戰、乃至於針對新興的交易場景,Visa 都能運用品牌力量,提供更多元的服務項目。

孫麗軍表示,Visa 最想爲社會上的企業和個人實現「普惠金融」價值,透過金融教育計畫,協助其學習及獲得小額貸款或流動銀行服務,讓全球 17 億缺乏金融服務的弱勢、偏鄉地區人口,得以解決支付問題,獲得更多機會。

此外,Visa 關注小型企業的賦能與發展,她舉例,2022 年北京冬奧期間,Visa 攜手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體育大學發起「冬奧有她」專案,至今已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型企業主,通過豐富的資源及訓練課程,有效提升女性小微企業家在企業管理、戰略規劃、組織效率等方面的能力,幫助女性所領導的小型企業蓬勃發展,為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價值。

Photo Credit: Visa
Visa「冬奧有她」專案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微企業主

除了提供龐大消費者支付服務,Visa 業務亦放眼新的支付領域,協助商戶與企業採用創新解決方案,藉此提高金流效率與透明度,在各垂直領域拓展創新金流。

「我們推動的台灣在地專案叫『挺好的小店』,教育店家手機感應收款方案的益處,不僅減少紙鈔接觸染疫風險,同時讓店家更方便、機動方式收款,提高商機。已導入的商家類型包含小吃店、市場攤販、花店外送等,未來也將導入計程車、週末市集。」孫麗軍分享其中一間來自桃園年輕夫妻經營的商家「查理Q蛋」,平常多在中壢市場擺攤販售放牧的雞蛋,過去除了現金就只能給銀行帳號讓客人轉帳,許多客人覺得轉帳麻煩而棄單,讓商家相當苦惱。自從使用 Visa 手機感應收款,手機就是刷卡機,現在客人只要手機輕碰感應即可快速完成付款,幫助商家提升客源又減少錯帳率。

Photo Credit: Visa

Visa 亦積極支持地方觀光圈數位轉型,與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DTTA)與合作賦能地方觀光圈商家已邁入第三年,今年為新北市平溪在地商家舉辦線上永續發展主題工作坊,輔助商家上手數位工具,開啟地方永續發展。Visa 更特別為小微商家設計實用商務技巧網站(Practical Business Skill),透過工作坊將資源分享給商家,包括電商經營、數位支付等,幫助台灣小微商家優化體質,挺過疫情風暴。

除了消費者、商家,Visa 賦能的觸角亦拓展至金融科技新創,廣邀新創加入 「Visa 亞太區金融科技優速計畫」,提供這些新創公司解決方案和顧問服務,將重心放置在幫助新創公司找尋商業機會,協助新創快速跨入區域市場。鼓勵創業新手在金流服務嘗試更多創新,賦能金融科技公司拓展更多應用場景的創新方案。

最後,Visa 看準支付環境趨於複雜, 亦串聯全球合作夥伴,延伸到更全方位的支付服務,協助企業與金融機構探索更多支付的附加價值,從資料分析、產品權益、應用介面、風險管理到行銷推廣,提供一站式完整的支付附加價值服務,因應消費者不斷演變的多元支付習慣,拓展更多應用場景。孫麗軍舉例,針對永續發展,Visa 推出永續消費權益(Visa Eco Benefit Bundle),幫助夥伴搶攻在意氣候問題、支持永續消費的消費者。Visa 台灣亦曾協助業界領導百貨、航空聯名卡等客戶透過挖掘資料(Data mining)、彙整分析,找出含金量最高的消費者、新的場景,再針對這群人再行銷。

Visa 轉型腳步不停歇,讓全球各角落人們享受經濟果實

上述幾項案例,再再證明 Visa 早已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的規模及格局,未來 Visa 接觸的對象將如同毛細血管一樣散開,成為任何交易的連結點,持續透過全球網路,推動商務、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都能參與全球經濟。當然 Visa 的戰略目標不僅於此,為支持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Visa 承諾要助攻全球 5,000 萬中小企業數位化。此外,Visa 也表達支持全球金融科技新創擴大規模、與全球 200 多個政府達成合作夥伴關係的決心。

回到玄奘取經的故事,當英雄完成經書抄寫之旅,往往不只在成就自我,更是將心血成果分享給世人獲益,不論現在或未來,Visa 都希望複製玄奘的精神。孫麗軍重申,「期待透過 Visa 全球品牌轉型計畫,Visa 會持續引領創新,同時傾聽客戶聲音,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得以打破藩籬、沒有障礙的參與全球經濟體系,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就能看見普惠金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