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鏡週刊》社長裴偉(下):數位篇-17 年的媒體數位轉型經驗談

媒體的數位化,也許平台改變了、說故事的方法改變了,但是「能發動議題就有影響力」、「故事本身最有價值」的這些基本原則並沒有變。
評論
評論

接續:

專訪《鏡週刊》社長裴偉(上):創辦篇-仍然相信紙媒存在的意義

專訪《鏡週刊》社長裴偉(中):內容篇-靠人物故事留住讀者

網路興起,紙媒的獨家只剩五分鐘

2001 年《壹週刊》創刊的時候,裴偉剛好是創刊總編輯。裴偉談到,當時一個議題從出刊到發酵,完全都是由紙本媒體所主導。後來網路媒體越來越蓬勃之後,紙本媒體的內容才出刊,網路上瞬間就擴散出去了,獨家也只能維持五分鐘,紙媒的主導力快速削弱。

但裴偉認為,不管是紙媒或網媒,其實最有影響力的媒體就是發動議題的媒體,甚至網路的擴散速度快不見得對媒體來說是一個不利因素,反而讓能夠發動議題的媒體影響力更大,因為大家知道這個媒體有獨家可以抄,就會一直關注這個媒體。

媒體的數位化,也許平台改變了、說故事的方法改變了,但是「能發動議題就有影響力」、「故事本身最有價值」的這些基本原則並沒有變。

裴偉的媒體數位化經驗

在裴偉要離開《壹週刊》前的一兩年,黎智英在平常對話中就一直看衰紙媒的發展,並且早就在數位化上面做了很多的嘗試,包括《蘋果日報》與《壹週刊》的數位化、影像化,《動新聞》就是由此而生。

所以裴偉對於媒體面臨數位與網路的衝擊並不陌生,而學到的兩件事情是:

  1. 內容才是最重要的,而這也是唯一能掌握的部份。
  2. 數位怎麼發展沒有人能預測,只能不斷學習和嘗試,跟上最新的趨勢。

裴偉也質疑,紙媒真的就再也回不來了嗎?被唱衰了很久的紙媒,今年在美國就開始呈現復甦的現象,而紙本書籍的銷量也 早就開始回升

反而許多認為自己抓住數位化浪潮的媒體,包括許多的內容農場,以聳動的標題、輕薄短小的篇幅來獲取讀者,雖然美其名為「追求最好的使用者體驗」,但是這些內容一直在走下坡,不只 Google、包括 Facebook 也都在想辦法淘汰這些有流量卻粗製濫造的內容。

所以到頭來,不論紙本或網路,好的內容仍然是經營媒體一個持久不變的關鍵。

但是在網路上,《鏡週刊》會努力嘗試各種可能的呈現方式,因為每個讀者所習慣或喜歡的確很分眾。有的讀者喜歡看影音,有的讀者喜歡閱讀文字來節省時間;有的讀者喜歡將數據視覺化之後一圖勝千言的報導,有的讀者則喜歡閱讀純文字的故事。畢竟,這社會上總是有人理性、有人感性,不是嗎?

不只是呈現方式的多元嘗試,《鏡週刊》報導所用的程式碼也都開源,報導數據甚至在報導前就已經開放,讀者或其他媒體也可以運用這些資源。而公開這些素材,也能讓讀者透過互動告訴《鏡週刊》團隊,讀者對於這個議題,所在乎的是什麼?所以報導形成的順序與過去相反,素材先公開,再寫報導,讓讀者也可以參與報導。

流量如何成長?

INSIDE 採訪前,也看了《鏡週刊》過去一年創辦以來網路上的流量與排名,發現從創刊以後就以很穩定的速度成長,直到今年四月開始處於一個高原。這也不禁讓人好奇,一開始究竟做對了什麼事?而現在又打算如何突破停滯?

https://www.alexa.com/siteinfo/mirrormedia.mg

裴偉提到,一開始《鏡週刊》在網路上還太小,紙本的關注度比較高,就透過紙本來導流到網路,也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過去曾經有一件總統府的人事案報導,一開始只在網路上線,但是都沒有人關注,隔週就放在紙本上。結果一出刊,網路上那篇報導就被很多人轉載了。照理說網路的報導應該是在網路上發酵,但是其實紙本的影響力還是存在的,而且會連帶的影響到網路上報導的流量。

前期流量的成長,其實沒有特別的方式,就是一期一期把題目做好。鏡傳媒的團隊發現,現在一個很明顯的現象就是每個媒體都在等待週三《鏡週刊》出刊之後的題目是什麼?這也顯示了《鏡週刊》在發動議題上已經獲得主導地位。

另外,原本網路只有一位編輯,但其實內容差異程度很大,所以後來把新聞編輯和娛樂編輯區分開來,讓他們各自發揮自己對特定內容的了解來決定如何操作議題,也對流量的成長有很大的幫助。至於技術部門,除了 Growth Hacking 以外,則持續以 AB Test 的方式改版與調整,雖然編輯部門有時候會覺得不夠美觀,但一切讓數據說話。

後來流量停滯有幾個原因,包括 Google 連結的調整,同時臉書專頁經營的委外也開始產生一些不夠有效率的現象,七月就正式成立了網路操作小組,流量也逐漸恢復成長。

流量的來源有哪些?

https://www.similarweb.com/website/mirrormedia.mg#overview

根據 SimilarWeb 的資料,《鏡週刊》對社群平台的依賴度並不高。那麼,流量又是哪裡來的呢?

裴偉也詢問了網路操作小組,表示目前以臉書為來源的流量不到 40%。雖然臉書可以帶來成就感,但是問題是過度依賴臉書太危險了,有時候演算法一改變,PV 就下降好幾成,《鏡週刊》盡量不依賴臉書。

所以《鏡週刊》分散導留的管道,除了臉書以外,Yahoo 是目前最主要的流量來源。除此以外,包括關鍵字的經營也是分散流量來源的方式,像是重大事件發生之後,一定有很多讀者搜尋相關的資訊,這個時候經營特定的關鍵字就很有效,這個努力從上面 SimilarWeb 的資料也的確可以看得出來成效。

Yahoo 是目前《鏡週刊》最主要的流量來源,https://www.alexa.com/siteinfo/mirrormedia.mg

當然,對於媒體來說,看待臉書這麼強大的分發管道還是很兩難,一方面很希望透過臉書可以獲得很好的流量,一方面又不想過度依賴臉書。但是不依賴臉書的風險比較低,所以最終裴偉還是決定盡量降低依賴。

另外,裴偉也提到了應該有不少人留意到台灣的媒體廣告市場在往下掉,所以開拓其他市場也是要開始著手進行的方向。《鏡週刊》已經開始跟中國的騰訊合作,每天提供 25 則政治以外的新聞,有不少導流的效果,並且有廣告的拆帳,未來應該會再多增加一些中國的合作媒體。

這些境外的合作也開始有一些意外的成效,例如有一些鐘錶的報導就會希望也可以在中國那邊曝光,而有一些鏡文化的專欄作者也希望可以打開在中國的知名度而主動要求刊登在騰訊。

仍然在實戰中不斷學習的媒體人

訪談結束後,裴偉急忙趕著參加下標題的會議。

過程中,裴偉遇到自己不熟的,就直接請相關部門的同事來代為回答,而互動之間也可以感覺得到裴偉對領域專業的尊重與充分授權,還跟同事開玩笑,好奇為何技術總監總是可以把很有趣的事情講成沒什麼的小事。

過去這一年來,媒體界的風風雨雨不斷讓人感嘆,這真的是夕陽產業嗎?媒體所具備的專業難道這麼難變現嗎?透過專訪裴偉,發現了一個比想像中還要更「文青」的《鏡週刊》,但又不同於其他文青的獨立媒體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活下去,《鏡週刊》則在營收上持續擴展,並且力求不仰賴資金而能養活自己,如同裴偉所說的:「不求一鳴驚人,但求可長可久」。

這一系列的報導,也希望可以給正在努力找商業模式求生存的媒體參考。在九一記者節的今天,也祝福所有的媒體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可長、可久。


用太陽增加被動收入?友善環境ESG永續投資——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能源置產者

不必身懷鉅款也能投資太陽能電廠?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個綠能群募平台管道,無論是大老闆或小資族都可以投資看得見的日光綠電,並藉此獲得20年穩健的賣電收益,更為地球減碳盡一份心力。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全球氣候變遷劇烈,如何找到與大自然環境共生共榮的經濟模式,是生活在地球上每一個人的課題與任務。在聯合國啟動的「 2030 永續發展目標」( SDGs )中,其中一項便是確保人們能享有可負擔的乾淨能源;此外,台灣經濟部也設定「 2025 年要實現再生能源發電占比 20%」的目標,並積極推動太陽光電等綠色能源,預計到了 2025 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需達 20GW (吉瓦=一百萬千瓦)。

當然,不只台灣積極思考綠能,全球也掀起一股 ESG (環境 Environmental 、社會 Social 、公司治理 Governance )的永續投資概念,要讓地球公民們投入兼顧經濟發展與友善環境的行列。現在,除了投資 ESG 概念股或基金,還有一個可以「眼見為憑」的投資方法,就是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太陽能源的置產者,讓太陽為你增加穩健的被動收入。

以行動支持永續,投資乾淨能源最有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故事起源於 2011 年,日本因為受到 311 福島核災的衝擊,開始積極思考能源轉型的做法,太陽人全民電廠為了讓民間力量也能投入,在日本首創群眾投資綠能電廠的共享經濟模式,透過將太陽能電廠分割成以太陽能板為單位的投資方式,大幅降低了賣電的投資門檻,也更有力地號召投資人加入日光創能的行列,一起創造穩健收益。到了 2017 年,太陽人全民電廠正式在台灣落地啟動,成功建構全台第一間串連線上/線下服務的全民電廠企業,截至目前為止已完成一百多座全民電廠,在桃園青埔、新竹芎林、台中沙鹿、南投中寮、雲林土庫、高雄林園、屏東萬丹等台灣各地,都可以見到太陽人的全民電廠,和太陽一起協力創能,發出對環境更友善的綠電。

只要太陽還在的一天,就能持續創造穩健收益,聽起來是否很迷人?太陽人全民電廠作為一個能源共享平台,讓個體投資戶能與有志一同的太陽人夥伴,一起投入這場綠能共享經濟,成為完善循環經濟的推手,也讓可眼見為憑的在地太陽能板,持續為投資人創造被動收入。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主要服務有三項:

  • 買電廠:投資人可以小額認購太陽能板,也可以選擇認購整座太陽能電廠。
  • 賣電廠:太陽能板或電廠持有人,可以藉由這個平台轉售;當然,在太陽人全民電廠購入的太陽能板或電廠,也能在這裡進行轉手交易。
  • 蓋電廠:有意從無到有開創太陽能源者,也能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出租屋頂、建置太陽能板,或是直接自己出資蓋一座太陽能電廠。

如果只是投資一塊太陽能板的話,就算是小資也能輕鬆入門,三個步驟就能成為能源置產者。只要到太陽人全民電廠官網選擇想要參加的電廠專案,並加入會員、選擇付款方式,就能直接晉升為電廠老闆,可以說是非常簡單的 ESG 投資術。

投資太陽能的多邊效益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投資太陽能電廠,有什麼好處?首先,對於投資人來說,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包辦電廠建置與維運,投資人不必自備屋頂建設電廠或了解艱澀的專業知識,即可以加入投資綠電的行列,並獲得20年穩定的賣電收益。而對於土地或屋頂擁有者,則可以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免費評估電廠建置的可行性,並進一步獲得出租收入;若打算自己蓋電廠、自己賺電費,也可以獨享20年的賣電收益。

不只有經濟效益,太陽能電廠能貢獻的還很多。例如在高雄的鳳甲國中,即是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建置了「高雄鳳甲太陽人一號電廠」,打造太陽能光電風雨球場,不只為學生遮風避雨、阻擋炎炎夏日,也為學校減碳發電,實現偏鄉地方創生與能源自主。也因為這次的成功案例,愈來愈多學校積極考慮太陽能電廠與校園建設融合的可能性,並送給孩子們一座兼顧能源與環保教育的校園。全民電廠不只讓投資人多一個綠色理財選擇,也是最佳的永續示範,讓更多人見證綠能共好的實踐,達成環境、能源、理財、教育的多方共贏。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那麼,投資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為何?其實算法非常簡單,購買電廠後,接下來的 20 年都是套用同一個公式:

發電度數X電價=賣電收益
投資人實際獲得的收入,便是賣電收益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費、屋頂租金等固定支出後所獲得的淨利。

發電量會因為日照量變化而有高低落差,但基本上,每度電的價格及計價基礎都是固定不浮動的。電費將由台電公司每兩個月結算一次,並透過銀行第三方自動化金流匯入投資人帳戶。在這個過程中,太陽人全民電廠擔任的角色,就是提供綠能群募平台管道,讓投資人可以輕鬆入門電廠投資,並且提供App服務供投資人追蹤獲利表現。如果還有其它關於電廠的問題,也可以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獲得解答。

花東日出太陽人九號電廠為例,最基本的投資單位是一塊太陽能板,金額為22,595元。假設第一年的總發電量為434度,每度電價為6.07元,則首年度的賣電收益則為2,636元;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租金等固定支出,則投資人第一年的實際獲利為2,082元。以此類推,到了第20年,投資人即可獲得累積收益39,324元,不只回本當初購買太陽能板的本金,還另外淨賺16,729元,投資報酬率(IRR)為6.08%,算是金融市場上相當穩健的投資工具。

為了讓還不熟悉綠能投資的民眾可以更加了解全民電廠的運作模式,太陽人也貼心的提供「30天免費體驗電廠收益」的服務,讓民眾可以實際感受到每天太陽出來都有收益可領的好處後,參與全民電廠更無後顧之憂。

ESG綠色投資趨勢愈來愈熱,但是否真正將投資人的資金投入在環境保護的用途上,是近期的討論話題。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很好的解方,讓看得見的太陽能電廠實現投資人的環保初心,真正落實節能減碳、能源轉型,讓日光創能,也讓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能與環境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