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鏡週刊》社長裴偉(中):內容篇-靠人物故事留住讀者

裴偉:「雜誌就是人跟故事,故事沒有人就不成為故事,雜誌沒有人也不成為雜誌。」
評論
評論

接續: 專訪《鏡週刊》社長裴偉(上):創辦篇-仍然相信紙媒存在的意義

雜誌的內容,什麼才是重點?

聊完了創辦的經過,接下來想了解一下,媒體界有「內容為王」的說法,對《鏡週刊》而言,一本雜誌的內容,重點又是什麼呢?

裴偉:「雜誌就是人跟故事,故事沒有人就不成為故事,雜誌沒有人也不成為雜誌。」

很多人可能對《鏡週刊》的印象是「跟壹週刊很像」、「有聳動的封面報導」、「瑪法達星座專欄」。但是對裴偉來說,人物故事才是《鏡週刊》的重點,而這似乎也是《鏡週刊》正在走出一條與《壹週刊》不一樣的路。

裴偉解釋,每一期的雜誌就有六篇人物故事,佔的比例非常重。《鏡週刊》的封面故事通常很有爆點,這樣才能吸引讀者來購買,但是要把人留下來成為忠實讀者,那就得靠這些人物故事了。所以《鏡週刊》的核心,其實不是隔週就不太有價值的新聞,而是這些不管什麼時候閱讀你都會有啟發的故事。

鏡傳媒一開始的設定就是有紙本也有網路,紙本的《鏡週刊》又分為 A、B 本。A 本比較偏向調查報導,主題可能跟政治、財經和社會議題比較相關,尤其財經是《鏡週刊》比較重視的領域,甚至還分成財經與理財兩個部分,大部分會成為封面報導,用來吸引讀者購買和閱讀《鏡週刊》。而內文的部份,強項就是人物故事,這是一開始就已經設立的定位。

《鏡週刊》的 B 本,內容則是娛樂與美食、旅遊報導,但在娛樂的部份,除了讀者喜歡的八卦、緋聞以外,因為台灣的娛樂產業最近也遇到了瓶頸,所以裴偉在編制上增加了「娛樂產業組」,探討台灣的影視產業發展遇到了哪些問題?有什麼可以突破的?

但是在網路的部份,內容的呈現就跟紙本不一樣,比起紙本還多了動漫遊戲組、國際組等編輯的編制,這是針對網路的閱讀族群而規劃的,像是網路上的讀者對國際資訊很重視,所以在國際組裡面就有非常資深的記者,他們的任務並不是編譯國際新聞,而是針對國際上發生的事情完整的了解之後寫出他們的觀察和觀點。

《鏡週刊》網站的 國際頻道

除此以外,網路內容也多了「鏡文化」,這算是一個媒體實驗,將一些文學作品影像化,甚至讓詩人自己來朗讀,連評論都由作者來讀給大家聽,用戶可以拿著手機聽而不一定只能用眼睛看。因為有了鏡文化的實驗,後來才出現了「鏡文學」。

【詩】那些可以的 嚴忠政

人物故事才是《鏡週刊》的核心

裴偉在《壹週刊》就很重視人物組,創辦《鏡週刊》之後更重視了,還把人物組分成人物組和財經人物組。目前人物組目前有三個專欄: 心內話(小人物)、 一鏡到底(話題人物,例如 侯孝賢)、 鏡相人生(新聞人物的後續追蹤,例如 白凜),這個小組有九位記者,副總編王錦華要求非常嚴格,在交稿的同時,記者也要把整個訪談過程的逐字稿一併附上,可能文稿只有四千字,但是訪談去了六、七趟,逐字稿累積起來高達二十萬字。而交稿之後,組內還會進行激烈的辯論。

像是「心內話」很受歡迎,但卻非常難寫,要在六百字的篇幅把一個人物值得被報導的特點寫出來,是很大的挑戰。所以對於這一組的成員,不一定原本就是記者,可能是對於人物描寫能力很好、觀察能力很敏銳的小說家,像是 報導白凜 的陳又津先前已經得過許多文學獎。

財經人物組則把重點放在企業家成功或失敗的報導,同樣也有三個專欄: 頭家開講(企業老闆成功的背後緣由是什麼?)、 名店傳奇生意經 。這一組的報導,記者的人脈與經驗很重要,所以大多是過去曾經當過財經記者的人。

從爭議報導中,《鏡週刊》學到了什麼?

《鏡週刊》創辦一年,但已有不少爭議報導出現,其中讀者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 愛滋人球北市學童個資 這兩個報導。沒有不犯錯的編輯室,但每次犯錯總要學會點什麼,就像鄉民說的:「從跌倒的地方爬起來之前先看看周圍有沒有錢可以撿?」所以,《鏡週刊》學到了什麼呢?

裴偉坦承,這兩個爭議事件的確是編輯部對內容的管控不夠周全所造成的,所以編輯部要負起責任來。對於第一線的記者來說,其實都很相信爆料的人,但是常常會過於信賴,而在求證的動作上疏忽了,或是即使求證了還是比較相信爆料的人,最後就會造成傷害。對記者來說,往往最難的抉擇是花了很多時間求證,最後發現這個新聞不能做,但是又割捨不下。所以需要不斷的叮嚀,有問題的新聞就要斷然捨棄。

每經歷一次的事件,就會多一次的學習。所以《鏡週刊》現在對於編輯流程已經有所改進,一個是增加處理的題目,題目多了就比較不會放不下,另外網路新聞的問題也會比較多,因為時效的緣故,可能沒有太多把關就上線了。現在,即使是網路報導,也會多幾道防守的把關,畢竟《鏡週刊》也不是以時效為強項的媒體,正確性還是比時效更重要。

裴偉提到,相對於其他媒體要求事件發生後五分鐘內要出即時新聞,即使只是幾句話也先上線,再慢慢補細節,《鏡週刊》則不那麼重視時效,但會要求上線的報導一定要讓讀者看到完整的內容。《鏡週刊》同樣會報導突發事件,不會是最快的媒體,也不會最慢,但是會是很完整的報導而不只是破碎的片段,讀者還得到處去看完所有的媒體才知道發生什麼事。

為何會成立「鏡文學」?

前面提到,在網路上成立「鏡文化」頻道之後很成功,後來成立了鏡文學。但鏡文學到底是要做什麼內容呢?

裴偉認為,鏡文學將會是鏡傳媒一個很重要的發展,甚至比《鏡週刊》更早開始獲利。目前很多台灣作家的好作品除了跟出版社打交道以外,往往就沒有其他的發展了,非常可惜。但是在全世界,作家的作品卻通常可以有很多元的發展。

所以《鏡週刊》決定往 IP(智慧財產)的領域發展,剛好中國最大的網路文學平台盛大文學的創辦人邱文友(台灣人)是《鏡週刊》的監察人,就順勢在今年四月成立鏡文學這個平台,延攬知名小說家或是有興趣寫小說的作者,目前平台作者 3049 人,作品 2458 部,其中簽約作者已經有 200 人以上,簽約作品近 600 部。

鏡文學希望能讓簽約作者的文學作品可以轉換成影視作品,已經建立了一個很專業的影視編劇團隊,除了可以幫影視公司量身打造劇本,也可以協助作者將自己的作品改編為劇本。成立至今短短四個月,已經順利賣出三部小說,都以超過百萬元的價格賣給台灣的影視團隊,將來也很樂意擴展中國市場。 

裴偉相信鏡文學的成立不僅可以協助很缺劇本的台灣影視產業,也可以幫助小說等文學作家除了出版書籍以外,找到更多的發展空間。鏡文學的團隊很堅強,由董成瑜帶領,原本是《鏡週刊》的創意總監,現在則是鏡文學的總經理兼總編輯。十一月份將會有鏡文學的發表會,並且進行募資,雖然鏡文學四月就成立了,不過大家都還不了解,所以到時候會正式介紹給大家。

相信紙本閱讀,《鏡週刊》以行動證明

聊了許多關於文學、紙本媒體和閱讀的習慣,但是除了發行一本紙本雜誌以外,還有其他的規劃嗎?

裴偉一再強調,網路和紙本的讀者是兩群不一樣的人,但不管透過什麼介面,他們的共通點就是相信閱讀。這也是創辦鏡傳媒團隊時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相信閱讀的習慣不會停止,所以要提供最好的內容給讀者。《鏡週刊》除了週刊以外,每個月也都會發行主題月刊,這些主題都是針對特定族群的需求去規劃的,像是八月主題是台股投資、九月主題是保險理財、十月主題則是文學,也跟鏡文學的發表活動相結合。

像是《鏡週刊》的「心內話」就有許多的讀者喜歡,但是每期只有一篇,讀者總覺得看得不過癮,所以推出了集結而成的別冊之後,可以滿足讀者的閱讀需求和收藏需求。除此以外,這些月刊的主題也都可以針對當時讀者的需求去規劃,像是一月份就做瑪法達的星座別冊,讓大家可以知道從星座看新的一年怎麼規劃,到了四、五月則規劃動漫遊戲的別冊,大家就知道有哪些好作品可以期待在暑假的時候推出。

接續: 專訪《鏡週刊》社長裴偉(下):數位篇-17 年的媒體數位轉型經驗談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